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111章 看你洗澡啊

第111章 看你洗澡啊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专心以待专心以待!她到死都觉得他不是真心喜欢她,到死都觉得他宠她是因为那张跟长公主有几分相似的脸!李怀麟捏紧了拳头,浑身都止不住地发抖。

    若是若是他早些告诉她,早些表明心迹,她是不是就不会自尽了?再或者,他不将她放去别院,是不是就还有机会救她?

    江玄瑾说的没错,他好像没有做对过一件事,一步错,步步错,皇姐离开他了,宁婉薇也离开他了,他落得如今下场,都是咎由自取!

    现在后悔来得及吗?他愿意用所有的东西,换这个人醒过来。

    喉咙里梗得难受,李怀麟红着眼轻轻扶起她的身子,就像无数次她对他那样温柔,拉着她的手,转身将她背在了背上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寒姑大惊,“您要干什么?快放下娘娘!”

    恍若未闻,李怀麟背起宁婉薇,哑声道:“我要带她回宫。”

    和喜宫是他给她建的宫殿,是她的地方,她得回去那里才行。

    “走回去?”江玄瑾淡漠开口。

    身子一僵。李怀麟转过头来,眼里神色复杂。他认真地想了想,道:“朕会下旨,禅位于皇姐之子。”

    微微挑眉,江玄瑾看向他。

    眼里没了光,脸色也灰败得跟死人差不多,李怀麟像是什么念想都没了,低声喃喃:“只要你们把我和她送回和喜宫,该做的事,我一件也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本是打算将李怀麟囚住的,毕竟这人一手造成了天下大乱,又让他姻缘坎坷,几多波折。但听了这话,他还是捏着袖口,仔细地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李怀玉用过早膳就忐忑不安地在屋子里等着,眼巴巴地朝门口张望。过了半个时辰。江玄瑾回来了,她又立马收回目光,装作不经意地问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江玄瑾进门就宽了衣,很是嫌弃地将外袍扔去外头,穿着中衣捞开隔断处的珠帘,往内室走:“陛下在别院安顿了,再过两日,与我们一同进京。”

    怀玉起身就朝他跟过去。抓住晃动的珠帘,伸了个脑袋进去道:“咱们也要进京?”

    “毕竟京城才是一国之都。”手按在自己的腰带上,江玄瑾侧头,“我要更衣沐浴,你能不能回避一二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答得又快又响亮,怀玉扬了扬下巴,“你身上还有哪儿是我没看过的?”

    乘虚提着水桶正要进来,闻言脚一顿。扭头立马想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江玄瑾咬牙喊住他,“水。”

    别院里尸气太重,沾染了一身,旁的事都可以不管,沐浴是一定要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硬着头皮装作什么也没听见,乘虚提水进屋,倒去屏风后面的浴桶里。

    李怀玉双手托腮做了个花瓣的形状,看江玄瑾褪了中衣,嘴里忍不住“呲溜”一声。

    面前这人眼皮跳了跳,侧头道:“方才进门的时候看见徐姑娘和赤金好像起了争执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陆景行又得了个宝贝,藏在他酒楼里,你要不要去抢?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江玄瑾问:“那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眼里笑意潋滟,怀玉色眯眯地看着他,一个字一个字地做口型:看、你、洗、澡、啊!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乘虚背对着她在倒水,压根没看见她在说什么,只有面对着她的江玄瑾,一张俊脸红了又青,青了又绿,羞恼不已,五彩斑斓。

    “主子,水好了。”试了试水温,乘虚低着头就告退出去。顺便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听见门扣上的声音,李怀玉“嗷”地一声就朝江玄瑾扑了过去,伸手替他解开一直捏着的里衣系扣,把衣裳拉下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江玄瑾微恼:“耍liú máng?”

    “允你点着灯欺负我,不允许我大白天欺负你?”摸了一把他白皙的肩头,感觉硬邦邦的,又忍不住伸着指头戳了戳,她低声赞叹,“好结实啊。”

    耳根泛红,江玄瑾拍开她的爪子,捏着她的肩让她转过了身,然后除掉身上最后的料子,跨进浴桶里去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!”怀玉连忙回头,却已经来不及了,水花四溅,热气氤氲,面前这人只剩一张微微泛红的脸露在水外,下颔紧绷,薄唇死抿。

    一个没忍住,怀玉“扑哧”地笑了出来,抓着浴桶边沿笑弯了腰:“都老夫老妻了,你害羞个什么?”

    “非礼勿视。”江玄瑾咬牙,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关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话跟别人说有用,跟liú máng说有什么用?”李怀玉大大咧咧地捋起了衣袖,伸手拿起旁边的澡豆就往他身上抹,“快出来点,我帮你擦背。”

    “江家家规,不得以女子侍浴!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来,手抬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此为荒淫!”

    “嗯嗯没错,好了,换另一只手。”

    “李怀玉!”

    水花四溅,江玄瑾怒:“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”

    笑嘻嘻地往他手上抹着澡豆,怀玉侧头低下来,在他脸上一啄:“你声音这么好听,我怎么可能不听你说话?就算你不说话的时候,我也爱极了你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前半句还算正经,后半句算个什么?不说话的时候能有什么声音?他冷眼扫过去,刚想斥她,就想起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红帐翻浪,巫山**,有人控也控制不住,抵在她耳侧闷哼出声。

    江玄瑾:“”

    “哎,你说你,好端端地洗个澡,脸怎么红成这样了?”李怀玉一脸无辜地问,“水太热了?”

    伸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,他低声道:“昨日是我的错,久别重逢,没把握好分寸。”

    跟聪明人在一起就是好啊,她还什么都没说,这人就能反应过来她是在报他昨日调戏之仇。咧嘴一笑,李怀玉摸着他的胸口大方地道:“我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?”低头看了看她这罪恶的爪子,又看了看她,江玄瑾抿唇示意:是不是该放过他了?

    “你这话来得太晚了。”怀玉痛心疾首地继续摸着,“若早些说。我就退出去了,可现在碰着你了,我挪不开手。你瞧瞧,这肤如凝脂爱不释手的”

    乘虚在门口守着,冷不防就听得里头“哗啦”一声,接着就是夫人那一串银铃般的笑声:“哈哈哈—-”

    洗个澡也能这么高兴?乘虚很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雾气散开,李怀玉伸手将宽大的帕子裹在面前这人身上,细细替他擦干水。又拿了干净的袍子来,替他穿上。

    江玄瑾闷不吭声地坐在软榻上,任由她揉弄自己湿答答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呀。”眼含笑意地看着他的后脑勺,怀玉突然正经了些,低声道,“我原以为再也没机会见怀麟一面了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江玄瑾软了眉眼:“很惦记他?”

    “说不惦记怎么可能?他是我抱着长大的。”怀玉认真地搓着他的头发,“他小时候的尿片都是我换的。会的第一个词是‘皇姐’,每年我的生辰,他都自个儿做个小东西送我,有木雕,有绳结,甚至有一年还送了我一对泥塑,说大的那个是你,小的那个是我。可把我高兴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副表情,当时我喜欢你呀,他知道的,他知道,肯定就送能讨我喜欢的东西。你别说,做得还挺逼真的,一直藏在飞云宫里,我上回同你一起去的时候,那东西还放在博古架上。”

    捏着帕子的手慢了下来,怀玉轻叹了一口气:“如果李善不是他的父亲,也许我现在还好端端地坐在飞云宫,看他亲政之下的北魏盛世。”

    可惜了,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江玄瑾低声问:“你希望他继续坐皇位吗?”

    李怀玉摇头:“不是我希望不希望的事儿,而是事实已经放在了这里,他不适合当一国之主,李家皇室,怕是要完了。”

    曾经她很执拗,觉得誓死也要护住父皇留下的皇位。可经历了这么多事,又从江玄瑾这里学到了两分正气,如今的怀玉觉得,皇位谁来坐都无所谓,只要能让北魏百姓安居,国姓不姓赵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眼里露出两分赞赏,江玄瑾伸手,将她拉过来抱在怀里:“等回了京都,你可以看见很多熟人。”

    捻了捻他半干的墨发,怀玉挑眉:“大家都要回去?”

    想了想,神色又有点凝重:“你家里的人也要回京都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江玄瑾问,“害怕?”

    “笑话,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怀玉撇嘴,“只是他们还不知道我生了小混蛋和小祸害,等知道了。不会来同我抢吧?”

    “谁抢得过你?”江玄瑾唏嘘,“长安小霸王,制霸菜市场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清弦常喊的口号,在出征的时候一见他面露担心就会对他喊上一次,让他不必担心殿下。久而久之,就在整个紫阳军里都流传开了。

    李怀玉听得嘴角直抽:“我看他们是皮痒了,想挨揍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很有气势。”江玄瑾一本正经地道,“行军的时候边喊边走,大家都很有劲儿。”

    捏着小拳头就要砸在他肩上,江玄瑾微哂,伸手接住她,低声道:“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有我在,你什么都不用怕。

    怔了怔,怀玉眨眼,看着他这笃定的表情,心口突然一软。

    是啊,她现在是有人罩着的人了,天塌了也还有他顶着呢!她操心个啥!勾唇一笑,怀玉吧唧一口就亲在他的手背上:“承蒙君上多照顾了!”

    “殿下客气。”他眯眼,捏了她的下巴,俯身下去,狠狠还她一礼。

    柳云烈一路逃往佛渡关,让人盯着方圆百里的动静,一旦江玄瑾带人过来,就继续往西梁的方向退。然而,四周一直没有风吹草动,等他知道江玄瑾已经撤兵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。

    京都被长林之军驻守着,李怀玉本以为他们过去会遇见些麻烦,然而出乎意料,不仅没人阻拦,马车进城的时候,街边百姓还夹道欢呼。

    “紫阳君上回来了!紫阳君上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君上用兵如神!威名盖世!”

    “丹阳长公主也跟着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听前头的议论,李怀玉还笑嘻嘻的,觉得很骄傲,但听见最后一句,她一惊,下意识地把脑袋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江玄瑾斜眼看着她,问。

    怀玉抱着脑袋小声嘀咕:“我怕人砸我鸡蛋啊!”

    白她一眼。江玄瑾道:“你以为现在还是大兴八年?”

    大兴八年,长公主薨逝,天下之人皆拍手称快。可年底至大兴九年战火起,长公主身上的污名已经被洗刷干净,加上一线城的崛起和丹阳之军在抵抗西梁一战里的功勋,如今已经没人会再骂她是祸害。

    怀玉怔了怔,犹犹豫豫地掀开车帘一角。

    街边百姓脸上都带着笑,没有什么凶恶的表情。提起长公主,众人议论:“这么多年的委屈,也算是沉冤得雪,听闻她重活了过来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“假的吧,人死了哪儿还有复生的?多半是长公主当初机敏,知道自己要被陷害,玩了一出金蝉脱壳。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厉害啊!”

    跟当初满街的谩骂完全不同。怀玉支着耳朵听着,眨眨眼,嘴角慢慢往上扬。

    “他们夸我厉害!”她回头,满眼光芒。

    江玄瑾点头:“实话。”

    心情明朗得很,李怀玉笑问:“那你说说,我哪儿厉害?”

    别人得夸奖,都会谦虚地说“不敢当”、“过奖”,这位倒是好。还嫌人家夸得不够到位,来他这儿要表扬?江玄瑾摇头,面无表情地道:“别的不妄议,有一点殿下实在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怀玉双手捧心,期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车里的人理了理自己的袖口,客观公正地道:“当上了紫阳君夫人。”

    李怀玉:“”

    人都说夫妻在一起久了会越来越像彼此,别的不说,光厚脸皮这一点。他的确是越来越像她了。

    长长的车队蜿蜒了半里路,队伍中间,有一辆车却是分外奇怪。六个木轮承着的长板,上头似乎放了个棺材模样的东西,被四周支起来的帷帐挡着,风吹拂间,带来一股子怪味。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111章 看你洗澡啊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迷雾围城(人生若如初相见)作者:匪我思存 2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:小春 3佳期如梦作者:匪我思存 4华胥引(唐七公子) 5我们的婚姻啊作者: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