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8章 丹阳长公主的余孽

第8章 丹阳长公主的余孽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厉奉行之前是辅佐司马丞相的长史,与李怀玉积怨颇深。她被关在飞云宫的那段时间,厉奉行连上了二十封奏折,每一封都是想着法子置她于死地。这个人在朝的目的,这么多年来就只有两个——

    一是让李怀玉死,二是让和李怀玉一党的人统统都死!

    现在她死了,厉奉行还来找江玄瑾。想干什么,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站直身子,怀玉想也不想就钻去了旁边的梨木屏风后头。

    江玄瑾皱眉看她一眼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能干什么,维护你紫阳君的名声呀。”屏风后头的人笑嘻嘻地道,“难不成让旁人看见我一个姑娘家在你房里?”

    姑娘家?从她嘴里听见这三个字,江玄瑾只想冷笑。

    他起身,一边收拾洗漱,一边咳嗽着道:“要回避,你也该回避去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怀玉从屏风后头伸出个脑袋,一脸认真地道,“我一刻看不见你就浑身难受!”

    “撒谎。”江玄瑾摇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又不信!”怀玉跺脚道,“人家一颗真真切切的芳心啊,都要被你摔在地上踩烂了!”

    放下擦脸的帕子,江玄瑾回头看她,一双眼无波无澜:“你有心?”

    平平静静的三个字,却问得怀玉微微一震,下意识地就不敢看他的眼睛,只笑嘻嘻地跳出去,握住他的手就道:“我有没有心,你要不要摸摸?”

    说着,拉起他的手就往自己心口放。

    江玄瑾吓得后退两步,震惊地看着她,太阳穴直跳:“放肆!”

    还以为昨天已经是不要脸的极限了,结果今日还能更不要脸?这玩意儿还与日俱增的?

    手被他挣开了,怀玉嘿嘿笑了两声,也没多说,转头就跳回了屏风之后。

    江玄瑾盯着那屏风,突然就有一种上去踹上一脚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主子,人到药堂外头了。”乘虚拱手道,“看样子,来得还颇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压下怒气,他坐到旁边的椅子里,“请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乘虚出去了,江玄瑾看着那打开的门,低声说了一句: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等会听见什么不该听的,你会惹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过一句话吗?”屏风后头的人吊儿郎当地回答他,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总有一天要把这人的嘴巴给缝起来!

    “君上!”厉奉行很快就走了进来,满脸严肃,进门就行礼直言,“听人说,君上前些日子抓到长公主的贴身婢女青丝了。”

    怀玉在屏风后头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江玄瑾正襟危坐,闻言也没急,只掩唇轻咳道:“大人先坐。”

    厉奉行深吸一口气,压下几分急躁,在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要是本君没记错,大人现在应该忙于百官查考,怎么会来问这档子事?”

    厉奉行一顿,接着就皱眉:“长公主出殡,她那一党余孽却逍遥法外,继续兴风作浪,在下如何能不操心?君上你也知那长公主的手段,我怕她死得心不甘情不愿,留下什么报复的后招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,陛下已经全权交与本君处理。”江玄瑾抬头,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大人是担心本君办事不力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敢,但几日前君上已经抓着了青丝,为何时至今日,她还没有被关进廷尉大牢?”

    江玄瑾端起旁边的药喝了一口,垂眸看着褐色的药汁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厉奉行是个性子很急的人,但在紫阳君面前,他也不敢造次,憋着等了半晌,看他还是没有要回答自己的意思,心里不免就有点慌了。

    “君上在想什么?现在韩霄、徐仙那群人,就等着青丝的供词来定罪。只要丹阳长公主的余孽统统落网,君上的心愿就达成了!”

    江玄瑾头也不抬:“本君的心愿,自始至终,都只是幼帝亲政、皇权稳固。大人说的东西,是大人的私心,并非本君所图。”

    屏风后的怀玉听着这话,无声地冷笑。

    说得多好啊,心愿只是幼帝亲政、皇权稳固?若当真只是如此,又何必费尽心思杀了她?

    厉奉行被这话噎着了,脸色有点发青,沉默了片刻才缓和语气道:“不管如何,将丹阳余孽一网打尽,与君上所愿并未相悖。”

    “余孽?”慢慢咀嚼了这两个字,江玄瑾嗤笑出声,抬眼看着面前这人,“你口中的余孽,是精忠报国的徐仙徐将军,还是两朝重臣韩霄?亦或是刚刚出使西梁、立下汗马功劳的云岚清?”

    这些人,都与丹阳长公主有深厚交情,但同时,也是国之栋梁。

    厉奉行说不出话了,他抬头看江玄瑾一眼,忽然就明白自己找错了人。

    原以为紫阳君帮着杀了丹阳,就是站在他们这边的。其实不然,这人当真只是个一心保皇之人,与他目的相同的事情,他会顺手帮一把。目的不同的,他完全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捏了捏拳头,厉奉行起身道:“是在下唐突,此事还是该由君上做主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颔首,又寒暄了两句便目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门开了又合上,怀玉从屏风后头走了出来,先前复杂的神色统统消失,抬脸又是满眼痞笑。

    “君上好厉害啊。”她捧心夸赞。

    斜她一眼,江玄瑾又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,瞧这可怜的,生着病还要操心这些事。”蹭到他身边,怀玉伸手就将他从椅子里拉起来,“走,躺着去。”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他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放的,别说这些没用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笑眯眯地将他按上床,又盖好被子,怀玉托着下巴朝他直眨眼:“你觉不觉得我很会照顾人?”

    江玄瑾没耐心听她瞎扯:“开门见山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直说了。”一拍手,怀玉笑道,“你收丫鬟吗?”

    “不收!”看出她的想法,江玄瑾斩钉截铁地吐出两个字,一点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怀玉垮了脸:“你好绝情哦,好歹也是亲了抱了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江玄瑾撑着身子坐起来,板着脸道,“我这就让乘虚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怀玉撇嘴,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“要么你亲自送我,要么你收了我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江玄瑾咳嗽得更厉害,他甚至开始想,这是不是丹阳死的时候给他下的诅咒?怎么就遇见这么个人呢!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8章 丹阳长公主的余孽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如果蜗牛有爱情 2小女花不弃作者:桩桩 3帝皇书 上卷作者:星零 4如果这一秒,我没遇见你作者:匪我思存 5第四部 光芒纪·星芒作者: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