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59章 皇姐

第59章 皇姐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听见这话,她着实愣了好一会儿,才从稻草堆里爬起来,跟着乘虚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您还好吗?”乘虚看了看她的脸色,眉头也没能松开。

    怀玉想朝他笑,但嘴唇干得厉害,一扯,竟然裂了口子,血珠子飞快地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乘虚吓了一跳,只不过一夜没见罢了,怎么感觉夫人好像憔悴得像是生了一场大病?

    抿了抿唇,一股子铁锈味儿,怀玉垂眸不再看乘虚,只踩着大牢濡湿的地,一步步往审问室而去。

    审问室里点了很多灯,亮得让她有些不适应,进门闭眼半晌,才看清里头的场景。

    江玄瑾背对着她站在白皑面前,白皑跪在地上,看见她来,背脊挺直了些,目光里充满担忧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乘虚进去禀告,“人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没回头,青珀色绣雪松的袖子微微被拢起些:“不进来跪下,是还要本君请吗?”

    冰冷的语气,比昔日朝堂上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怀玉轻笑,穿着囚服走去白皑身边,低着头缓缓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拜见君上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江玄瑾侧眼看向别处:“殿下的人嘴巴紧,本君撬不动,不如就由殿下亲自来吧。”

    撬白皑的嘴?怀玉怔了怔,随即想到梁思贤的事情,低声朝白皑道:“你傻吗?事到如今,那些个事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    幸好是江玄瑾在问,换了别人来,二话不说就动刑,他岂不是还得受一顿皮肉之苦?

    白皑执拗地摇头——没有殿下亲自松口,他是绝不会说半个字的。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”怀玉又气又笑地看着他,眼眶微微发红。

    前头放着的长桌被人叩了叩,脆响几声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。”江玄瑾面无表情地道,“还请殿下利索些。”

    收回目光,怀玉看向他衣摆上的绣纹,已经没了开玩笑调戏人的兴致,正色道:“选仕一事,我利用了二哥和你,送二哥的护身符里有mí yào,他出门就嗅过,去考场上自然是困倦不已。他的印鉴是我偷拿的,给了白皑,印在了他自己写好的卷子上,再把印鉴偷放去了掌文院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白皑交上去的卷子到了最后审阅的时候,看的人就会以为是把寒门和高门的卷子弄混了,凭着印鉴就会把白皑的卷子归成江深的。

    而江深,江家人,他知道自己交的是白卷,便会提出异议,江玄瑾定然为自己二哥详查此事,一查就会发现梁思贤其他的卑劣行径。

    眼里墨色翻涌,江玄瑾道:“所以文院那幅字画,是你故意让人挂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怀玉点头,“文院本就是陆景行的铺子。”

    什么偶然看见了相似的笔迹,装得那么像,竟是在一步步引着他往她设计好的圈套里钻。

    江玄瑾冷笑出声:“是我傻。”

    怀玉垂眸,沙哑着嗓子道:“梁思贤徇私舞弊是事实,他祸害寒门学子多年,也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。”这才是最大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我不骗你,你会怀疑梁思贤吗?”怀玉问他,“在你眼里,梁思贤是不是个德行不错的好官?”

    江玄瑾皱眉看她,就见她突然抬了头,一双杏眼直直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君上哪里都好,就是太过纯良刚正,你以为你正直,全天下的人就都表里如一地正直?”她轻笑,“多少人道貌岸然阳奉阴违,又有多少人当着你的面德行高远,背着你沆瀣下作,你真觉得你眼睛看见的东西,就是全部的事实?”

    分明是清秀内敛的杏眼,在她这里,却迸发出一股子摄人的气势来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一直没发现呢,这个人的面貌和她的性子,压根就不是一路的。

    心口闷疼,他移开视线,沉声道:“这就是你骗我的理由?”

    身子有些受不住,怀玉跪坐下来,垂眸道:“骗你是我的不对,抱歉,我有必须要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手指收拢,慢慢紧握成拳,江玄瑾道:“你利用我做这些事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?”

    有没有想过,一旦被他发现,会是什么后果?

    怀玉看着他,沉默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没想过呢?可当时即便是想了,她也依旧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看一眼她的表情,江玄瑾也明白了:“你压根没想与我安稳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得很轻,回荡在审问室里,像夹着秋雨的凉风。

    李怀玉呼吸有些困难,白着脸看着他。

    江玄瑾僵硬地站了好一会儿,垂眸道:“我一直没有问过你,柳云烈派人去搜墨居的那天,你为什么会突然想到把青丝转移去其他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问过你,为什么在你眼里,陛下比我重要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这些问题都有了dá àn,你可还能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心口一点点收紧,怀玉像是预料到他要问什么,颇为狼狈地别开了头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声音还是钻进了她的耳朵:“去白龙寺那一日,将我的行踪泄露给孙擎的人,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怀玉捏了捏手,慌张和心虚涌上来,让她有些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这件事她是愧对他的,御风说那日凶险万分,他差点就要回不来。

    当时马车经过树林,他还伸手替她捂了口鼻,回去之后,更是半个字也没同她提,是完完全全信任她,怕她担心害怕,将她护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可她……将他当成了饵,甚至没有顾及他的生死。

    指甲掐进肉里,她不敢抬头,也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面前的人安静地等着,等了许久也没有得到回应,却是低低地笑了出来:“连骗也懒得骗我了吗?”

    青珀色的衣摆被人捞起来,那人缓缓蹲在她面前,伸手将她的鬓发别去耳后:“再骗我一回吧,说不是你,你不知道,你怎么可能舍得让我死。”

    干裂的嘴唇动了动,又冒出血珠子来,怀玉躲闪着眼神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江玄瑾定定地看着她,薄唇上毫无血色,碰着她脸颊的手指冰凉如雪:“你这个人,心到底是什么做的?”

    前一天还在与他打趣逗笑,一转眼就可以置他于死地?他们已经成亲了啊,拜过堂、圆过房,她给他剥过很甜的橘子,他背她看过郊外的月光,分明已经亲密到无以复加,可在他掏出真心的时候,这个人为什么掏出的是刀子?

    为什么啊?

    “……对不起。”怀玉艰难地解释,“当时……我只是听闻你拿飞云宫的奴仆当饵,想引蛇出洞,所以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觉得,拿我的性命做赌,赢了能引蛇出洞,输了能报仇雪恨,不管如何结果都能如你的意,是吗?”

    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猛捶了一下,江玄瑾站起了身,不想再听她的回答,只伸手抓过她的手腕,将他曾经给的那串佛珠取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怀玉挣扎着想留下那串东西,直觉告诉她,这东西不能丢。

    然而,白四xiǎo jiě的身子已经虚弱得不成样子了,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,手抬手落之间,那串佛珠就已经回到了江玄瑾的手里。

    江玄瑾垂眸,拿了帕子出来,一颗颗地、认真而仔细地将佛珠擦干净。

    “你不珍惜它,那便还给我吧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“江玠。”李怀玉红了眼睛,“我以后会好好珍惜,你能不能别把它拿走?”

    轻嗤一声,江玄瑾看着她道:“你以为你还有以后吗?”

    谋逆犯上,是死罪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间的以后,黄泉的也行。”她咧嘴,唇上的血珠和眼里的泪珠一起冒出来,哀哀地求他,“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妄想。”收拢佛珠,江玄瑾头也不回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江玠!”

    沙哑的声音响彻整个审问室,然而那人步子微顿,转瞬就消失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怀玉哽咽,抱着膝盖坐在地上,摩挲着空荡荡的手腕,眼泪一颗颗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白皑怔愣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印象里的长公主,似乎从未有过这么伤心的时候,脸皱成一团,抽抽搭搭地哭着,像个迷了路的小孩儿。

    “是我错了。”怀玉边哭边道,“我不该这样,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陆景行说得对,玩火必**,她现在被烧得浑身都疼,疼得只想大声哭。

    要是一切能重来就好了,要是能重来,她一定不设那陷阱抓孙擎,只同他一起去上香、求签,再平平安安地回家。

    乘虚还在旁边站着,本也是有些怒的,但一看她哭得厉害,眉头皱着,话却没说太重,只道:“您真的很伤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啊。”她胡乱抹着脸,眼泪却越抹越多,“我最舍不得他难过了,可是他怎么连个哄的机会都不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给?”乘虚微恼,“别的都还好说,您与君上在一起这么久了,竟还想杀他,您让他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我没……没想杀他……”哭得有些抽搐,怀玉一个劲儿地摇头,“援兵都安排好了,若是想他死,我何必提前知会蒋驱和徐偃?”

    可……就算有援兵在,谁能保证当时一定赶得上呢?夫人做这个决定的时候,心里是没有君上的。

    乘虚连连叹息,心里也堵得慌。

    白皑在旁边听着,忍不住道:“君上不也杀过殿下吗?更何况,殿下是真的死过一回,你们君上可还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。”乘虚摇头,“君上动手的时候,与长公主并无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的并无感情?”白皑沉了脸。

    紫阳君与长公主能有什么感情?就算半个师徒,那也是常年看不对眼的。

    乘虚不以为然,只当他是在护主,抬手拱了拱,就追着江玄瑾离开了。

    怀玉呜咽不成声,白皑伸手将她按在自己肩上,低声道:“别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一个人,真的好辛苦啊。”李怀玉想笑,眼泪却流得更凶,像是要把白珠玑这一辈子的泪水都哭干似的。

    白皑看着难受,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,只能轻轻拍了拍她的背。

    “君上有令,押回牢房。”旁边的衙差上来,将两人分开,一左一右地往外拖。

    怀玉起身,跟着踉跄两步,身子一软,差点摔下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白皑低喝。

    朝他摆摆手,李怀玉勉强站直了身子,跟着衙差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和江玄瑾,果然是一段孽缘吧,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会有好结局,她竟然还痴心妄想花好月圆。

    梦该醒了,哭够这一场,她也该变回原来的丹阳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回到牢房里,旁边的徐仙一看她那红肿的眼,就问:“见过君上了?”

    将地上那凌乱的稻草捡起来,都堆在栅栏边,怀玉坐下,捂着小腹道:“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徐仙道:“不知君上是何意,竟接手了咱们这桩谋逆案,皇帝竟也应允。”

    在今日见面之前,怀玉听见这个消息,可能会抱有希望,觉得他是来护着她的,像无数次侧身挡在她前头的那样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她垂眸:“有冤报冤,有仇报仇吧。”

    他定是不会让她好过了,至于怀麟……

    李怀玉想了想,道:“徐将军,若是以后有逃命的机会,还请你们务必头也不回地离开京城,千万莫再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徐仙听得怔愣:“逃命的机会?”

    眼下除非陆景行找人来劫狱,不然如何还有机会逃?

    怀玉摇头,没多解释,休息了一会儿,等肚子没那么难受了,便找来狱卒道:“替我传个话,御史白德重之女、紫阳江玄瑾之妻,有要事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死牢里的人求见皇帝,这是常见的事情,但听着她这前缀,狱卒犹豫片刻,还是出去向牢头禀告,牢头越过紫阳君,直接传去了柳云烈那里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时辰之后,李怀玉被戴上了shǒu kào脚链,押到了宫内。

    大门和窗户都紧闭的飞云宫,里头光线幽暗,李怀麟坐在合欢榻上,安静地看着她跨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认出我了吗?”怀玉轻笑,“看见自己皇姐,怎么是这副表情?”

    神色紧绷,李怀麟盯着她,眼里充满了戒备。等她走到自己面前,才低声开口:“皇姐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熟悉的两个字,怀玉再想装作若无其事,手也还是忍不住发抖。

    “皇姐有哪里对不起你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李怀麟看着她手上的锁链,沉默良久才开口:“您当真不知道?”

    缓慢而坚定地摇头,李怀玉勾唇,眼里的光脆弱得很:“你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光从雕花的大窗透进来,照出了空气里的灰尘,一颗颗地飞舞着,瞧着就让人窒息。她说完这话之后,四周就安静了下来,只有那控制不住颤抖的锁链,不断地发出轻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玄瑾回了墨居,毫不意外的感觉到了杀气。

    冷眼往旁边一瞥,他站定身子,等着青丝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人慢慢朝他走过来,一身杀气浓郁,却一招也没出,只道:“君上想知道平陵君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江玄瑾垂眸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青丝道,“我用两个秘密,换你送我进宫见皇帝一面,如何?”

    江玄瑾冷漠地看着她:“你连陛下也敢刺?”

    “他该死!”青丝眯眼,“全天下最该死的人不是平陵君,是他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江玄瑾低喝,“辱骂帝王是死罪!”

    “辱骂帝王是死罪……”青丝眼含讥讽,“那敢问君上,若有人冒坐帝王之位,残害皇室中人,又该是什么罪?”

    身子一顿,江玄瑾怔然。等反应过来之后,他大步便往洗砚池走。

    青丝抬脚跟上,进了书斋就关了门。

    “冒坐帝王之位是何意?”

    屏息听了四周的动静,确认除了乘虚之外再无旁人,青丝才开口道:“李怀麟并非孝帝亲生。”

    平地一声惊雷,江玄瑾听得瞳孔微缩。

    青丝看着他,一张脸上冷淡没有表情:“这是殿下在死之前知道的秘密,也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个,所以引来了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造反的,她做的每一件事,都没有错。”青丝道,“在世人眼里,她有三桩大罪,一是杀了平陵君,二是凌迟了张内侍,三是在江西瘟疫之时,置七县百姓于不顾,封锁城池,让城里的人自生自灭。”

    “可要是这三桩事,她都没错,您是不是也该对她改观些?”

    江玄瑾慢慢地在书案后坐下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江西瘟疫之事,君上审过厉奉行,也该知道来龙去脉,是他们tān ū赈灾银在先,导致旱灾不解,瘟疫随之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封锁城池的主意是御医出的,长公主权衡之下决定照做,虽做法残忍,但何错之有?那般来势汹汹的瘟疫,最后不是止于七县,再也没往周边蔓延?”

    一向少话的青丝,眼下为怀玉辩驳,一字一句说得分外清晰:“再说平陵君和张内侍,君上,你知道他们曾对公主做过什么吗?”

    孝帝初初驾崩的时候,李怀玉只有十二岁,只会坐在飞云宫无措地大哭。

    平陵君李善是孝帝的五皇弟,按年岁来说,皇位禅让给他更为合适,但孝帝不知用什么法子,说服了李善,让他辅政。

    于是,李善就理所应当地从平陵搬到了宫里来住。

    李怀玉对李善天生就没有好感,尽管以前都没怎么见过这位五皇叔,但她一见他就避得远远的,眼里满是戒备。

    刚开始青丝还觉得奇怪,以为是殿下怕生,但后来她发现了,这位平陵君行为极其下作,只要一靠近殿下,就会装作一副长辈疼爱晚辈的模样将她抱在怀里,手分外不规矩。

    发现了这一点之后,青丝总会将殿下护在身后,再也不让平陵君靠近。

    然而那天,张内侍来传话,说发现了先皇留下的一些遗物,问长公主要不要去看。

    张内侍是服侍先皇多年的人,怀玉对他很是信任,尽管当时青丝不在,她还是跟他走了。

    结果,张内侍带她去的是平陵君的寝宫。

    青丝发现去救的时候,寝宫里已经是一片狼藉,她的殿下蹲在角落里,满嘴都是血,身上衣裳凌乱,眼神分外狠戾。而另一头的平陵君,手上被咬出了一个大血口子,正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你母后都不是什么贞洁烈女,你跟我装什么蒜?!”李善恼羞成怒地吼,“要是没有我,你以为你还能好端端地当什么长公主?”

    青丝听着,气得浑身发抖,大步走到殿下身边,将她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二岁的李怀玉稚嫩而瘦弱,只有她肩膀那么高,经常会哭鼻子。

    然而那一天,青丝愣是没从她眼里看见一滴泪水。

    她站直身子,将宫装上散开的几个系带重新系好,再掏了手帕,仔仔细细地将自己嘴里的血擦干净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青丝担忧地唤他,又气不过,想上去打那平陵君一顿。

    怀玉伸手,小小的手轻轻拉住她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别急。”她看着远处那人,声音平静地道,“他早晚会死在我手里的。”

    就是那一天开始,李怀玉变了,她很少再哭,也从不提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开始学着掌权、与群臣交涉、把属于她皇弟的权力,一点点地从李善那里拿回来。

    这一场漫长的争斗持续了四年,丹阳受过李怀麟想象不到的委屈,做过不少差点丢了命的事情,要不是后来得了徐仙等人的支持,她是要撑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好在四年之后,李善的权力完全被架空,迁居了宫外的平陵府。李怀玉笑嘻嘻地算着日子,掐着她母后祭日的这天,带着噬心散去找了他。

    “怀玉,你是我侄女啊!”李善被她吓得满屋乱蹿,看着她手里的东西,连连摇头,“你怎么可能要害皇叔呢?我是你五皇叔啊!”

    “见过五皇叔。”怀玉依旧笑眯眯的,打开手里的药瓶子,让人把他按在了软榻上。

    “皇叔别怕呀,这东西可珍贵了,里头用了上好的鸠毒和pī shuāng,并上新鲜的蛇毒,喝着应该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善惊恐地看着她,又急又怕地骂:“你怎么能如此恶毒!”

    “恶毒?”怀玉嘀咕,“光说几种毒药你就说我恶毒,那要是知道这噬心散吃下去会让你五脏六腑尽烂,疼上几个时辰再七窍流血而死,你又该用什么话骂我?”

    李善吓懵了,怔愣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怀玉拿手帕垫了垫,捏开他的嘴,将药尽数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咳咳……”李善使劲挣扎,却还是只能眼睁睁地感觉到药从嘴里滑进了喉咙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你早晚会死我手里的。”食指一挑,手里空了的小瓶子落在地上应声而碎,怀玉站起身,笑着朝他道,“您放心吧,没有您,我照样能当好我的长公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飞云宫里响起低低的笑声,李怀麟抬头看着面前脸色苍白的人,轻声问她:“皇姐不是看过密室里的东西了吗?那东西,我十岁的时候也看过。”

    孝帝写的《还位诏》。

    李怀麟不是孝帝亲生,是先皇后与平陵君所产孽种。孝帝对先皇后情意太深,知道她背叛过自己,却还是将怀麟当亲生的儿子养大。

    只是,“当”亲生,终究不是真正的亲生。

    孝帝心里不是没有膈应的,他让怀麟穿上龙袍,只是为了防止平陵君篡位。他留下《还位诏》,要怀麟在丹阳的第一个孩子满十五岁的时候,把皇位让出来。

    李怀玉得知这个秘密的时候,只觉得天都暗了,她没想到父皇会瞒着她这么多事情,更没想到父皇还有让怀麟还位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父皇千算万算,算错了一点——正常的姑娘家,十七八岁也该有个孩子了,但她丹阳,却是已经双十年华,都还没个真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皇位,她觉得,给怀麟坐下去也无妨,就算是平陵君的孩子,那也是皇室血脉,也是她的弟弟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怀麟竟在她之前看过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喉咙微紧,李怀玉轻轻笑了笑,抓着手里的锁链看着他道:“所以,你是在向我报杀父之仇吗?”

    李怀麟身子轻轻抖着,双眸回视他,哑声问:“我不该报吗?平陵君何辜?他一直辅佐我,帮着我,你争权夺势就罢,竟还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心口疼得难受,怀玉站不住了,慢慢蹲下来,哑着嗓子道,“你觉得我杀他,只是为了争权夺势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李怀麟皱眉。

    李怀玉沉默,想起往事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怀麟只当她是心虚,捏着手不甘地问:“皇姐,你为什么要变?”

    父皇还活着的时候,她是多温柔的人啊,可自从辅政、穿上朝服,她就变得他完全不认识了,狠戾、残忍、冷血,虽然依旧对着他笑,依旧护着他,疼着他,可他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聋子瞎子。

    她做的那些事情,是该获罪的,他没有做错。

    伸手慢慢盖住了自己的眼睛,怀玉颤着声音道:“要是父皇没死,我也想一直当个天真的长公主,一辈子不变。”

    可是孝帝死了啊,她的天真换来的是无数人对她的觊觎,对皇位的觊觎,那天真要来又何用?

    真以为朝堂是什么过家家的地方,轮得到两个傻傻的小孩子来指手画脚吗?

    怀麟眼神深邃地看着她,眼里有难过,有不舍,但也多了帝王的漠然。

    “皇姐已经薨逝了。”他道,“既然已经薨了,为什么不乖乖地跟黑白无常走,还要回来搅弄这朝堂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为什么?”怀玉勾唇,自嘲地笑了笑,“你以为我还想凭这白四xiǎo jiě的身子,来同你抢皇位吗?”

    怀麟皱眉。

    我还不都是为了你。

    ——这句话,李怀玉说不出来了,她觉得自己也很傻,比江玄瑾更傻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把他当同父同母的亲弟弟,他也会同样待她,谁知道从五年前开始,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芥蒂。

    她怎么就……一点也没发现呢?

    如今倒是好,被人从背心捅了一刀,痛得无处可躲,还不敢回头看捏着刀子的人到底是不是他。

    沙哑着嗓子笑出声来,怀玉摇头,想了想,又摇头,喃喃念着什么,李怀麟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皇姐既然不想抢皇位,那是不是该把兵符交出来了?”他道,“留着也无用。”

    禁军的兵符,从他们进大牢那一日开始,李怀麟就在找,可已经将各处的府邸都搜过了,也还是没能找到。

    “从小到大,你要的东西,皇姐都会给你。”怀玉抬眸看他,声音轻柔,“你要兵符,皇姐自然也会给,只是……这回,皇姐得问你要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怀麟微微拧眉,思忖良久才问:“皇姐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死牢里那群人的命。”怀玉道,“你知道的,他们没有造反之心,只是被我牵连,才会踩进你的陷阱。”

    为难地看着她,怀麟道:“他们,一直是我的心腹大患。”

    “皇姐知道。”怀玉点头,“所以这回,你只要放过他们,皇姐就让他们永不回京都,可好?”

    李怀麟似笑非笑:“皇姐,‘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’的道理,你比怀麟懂吧?”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怀玉点头,“所以只要你放他们走,我便自尽,带着所有可能威胁到你的东西,一并赴黄泉,可好?”

    要公开说白珠玑是丹阳附体,无法令朝中百官和天下百姓信服,因着白德重和江玄瑾的庇佑,他想要她死,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他松口,她自己去死。

    李怀麟喉结微动,眼神复杂极了。他不是在衡量这件事的利弊,而是细细地打量她的反应,带着些小心翼翼,又带了点莫名的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想让你死?”他低声问。

    怀玉失笑:“很多事情,只是因为我太信任你,知道了也假装不知道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这一次,你能不能别借紫阳君的手来杀皇姐了?”按住闷疼不已的心口,她勾唇道,“你明知道他对皇姐来说意味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紫阳君……

    李怀麟心虚地闭眼。

    很久之前的龙延宫,紫阳君每日未时都会来,着一袭青珀色的绣锦长袍,玉冠高束、风华动人。每到这个时辰,龙延宫门口自请守门的宫女都会特别地多,偷偷看他教皇帝写书论字。

    怀麟是习惯了这种场面的,他知道紫阳君很招人喜欢,宫里大大小小的宫女,没有不仰慕他的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他不经意往外瞥的时候,竟瞥见了皇姐。

    错愕地睁大眼,李怀麟看看那一闪而过的牡丹宫裙,又看看自己身边这认真念着《国辞》的君上,恍惚间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整个宫里的人都知道,长公主和紫阳君不对盘,紫阳君教她礼仪书法,她从来不学,只会跟人鬼混,惹君上生气。

    可李怀麟知道,他的皇姐其实很喜欢君上,只是……她似乎顾忌着什么,从来不敢靠近紫阳君,只敢在他没察觉的地方,偷看两眼。

    这个小秘密,皇姐大方地没有瞒他,只叮嘱了他不能告诉任何人,却成了他后来捅进她心窝里的尖刀。

    他知道皇姐会有多难过,他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可他偏生就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“皇姐恨我吗?”李怀麟轻声问。

    腿脚有些发麻,怀玉慢慢坐到了地上,低声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挨打都是会疼的,可要是某一下打得太猛太狠,人反而会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她现在就处于这样的状态。

    李怀麟像是有些坐不住了,提着龙袍站起来,走到她面前道:“我答应皇姐,皇姐想让他们活,朕就让他们活,只是……皇姐答应的事情,也要做到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怀玉缓慢而认真地点头。

    看他急急地想走了,怀玉又叫住他:“皇姐还有一个问题想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李怀麟停住步子,手已经放在了殿门的弦上。

    咧了咧嘴,她问:“九五之尊和皇姐,哪个更大?”

    李怀麟怔愣,手指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稚嫩的笑声好像还在这飞云宫里盘桓不去,小小的孩子被孝帝抱在怀里,回答得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皇姐。”

    他听见自己的声音,与那稚嫩的童音重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低沉暗哑的笑声从他背后传来,李怀麟觉得心里闷得慌,不敢再回头看,也不敢再久留,提了龙袍就跨出了飞云宫。

    “您说,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死吗?”

    墨居里,青丝说完往事,声音冷冽地问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江玄瑾安静地坐在书桌之后,修长的手指抵着眉骨,指节冰凉泛白。

    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青丝看得很慌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信了,还是没信?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乘虚在外头喊,“小少爷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轻应一声,江玄瑾收手站起了身,没有再看青丝一眼,只道,“你在墨居待着别动。”

    不动怎么去杀皇帝?青丝微恼:“你想食言?”

    “本君从未开口应承过你什么,谈何食言?”淡声扔下这句,他抬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青丝愕然,随即意识到这人是真的没承诺什么,当即脸色就沉了。

    他不帮忙,那就只能靠她自己。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59章 皇姐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:匪我思存 2第二部 光芒纪·斑斓作者:侧侧轻寒 3彼岸花作者:安妮宝贝 4千屿千寻作者:明前雨后 5密室困游鱼作者: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