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33章 生死未卜

第33章 生死未卜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轻轻巧巧的几个字,落进耳里却如同平地一声惊雷,炸得人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乘虚倒吸一口凉气,震惊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属……属下这就去!”

    向来对诸事都漠然的紫阳君,竟然会冲冠一怒为红颜?乘虚震惊之后,又有点感动。不容易啊!活了二十几年的老铁树,总算是开了朵鲜活的花,还真是得让江家的人都来看看!

    这样一想,他脚下生风,转瞬就冲出了厢房。

    怀玉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,耳边听着有人说话,却听不清说的是什么。朦胧间感觉有人将自己翻了个身,接着背后就被什么东西轻轻一扯,皮肉顿时火辣辣地疼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痛苦地shēn yín出声,她艰难地掀起眼皮。

    灵秀站在她的床边,手里捏着她半幅中衣,眼睛盯着她的背,泪水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啪嗒啪嗒往下掉。看见她睁眼,眼泪掉得更凶:“xiǎo jiě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哭了?”怀玉恍惚地朝她道,“我没事……你先别哭……”

    这还叫没事?灵秀急得直摇头,嘴巴张了张,却发现喉咙堵得说不出话,跺两下脚,她“哇”地一声哭得更凶。

    江玄瑾本是背对着床榻回避,乍一听灵秀这哭声,还以为床上的人出了什么意外,倏地就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床上的人趴着,身上衣裳褪了一半,贴着背的料子被血黏住,目光所及一处,一片青黑交杂、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背上竟然还有这么重的伤?!江玄瑾心口一震,有点不敢置信。白府里的都是些什么人,竟当真能对她下这么重的手?

    李怀玉瞳孔涣散,气息也微弱,却还断断续续地朝灵秀道:“就是一点皮肉伤……我也没让他们好过……你别着急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她这模样,江玄瑾皱眉,也顾不得什么非礼勿视,上前便替了灵秀的位置朝她道:“去找医女来。”

    灵秀犹自哭着,半晌才反应过来,点头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她跑得没了影,李怀玉便艰涩地动了动眼珠,将目光落在旁边这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仍旧没死了调戏他的心思,哪怕是半死不活,怀玉也哑着嗓子朝他说一句,“你脸色这么难看……是不是在心疼我?”

    都这副模样了,还有心情说这种鬼话?江玄瑾真是气不打一处来:“没有!”

    委屈地扁嘴,怀玉低声嘟囔:“真绝情……”

    绝情的江玄瑾板着脸,正待问问她到底为什么弄成这样,却见床上这人像是撑不住了似的歪了脑袋,眼睛也陡然阖上。

    吓了一跳,他立马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。

    一息尚存。

    心口一寂,之后又疯狂地跳动起来。江玄瑾低头看了看,觉得自己可能得了什么心病,今日一整天都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“君上。”灵秀出去没一会儿又回来了,跺脚急道,“他们说府里的医女在夫人那边,没空过来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江玄瑾的脸色寒了寒。

    罚家法尚可找到说法,但明知白珠玑伤得如此重,却扣了医女在自己身边,摆明了是要置她于死地。堂堂御史夫人,心肠竟歹毒到了这个地步?

    摘下腰间铭佩,并着荷包一起递给她,江玄瑾道:“你拿这些去府外请个医女回来,走侧门,不必告知白家主母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出府去请的医女来得就比府里的轻快多了,只是,那医女自打进门看见床上的人,眉头就没松开过。

    “得先替姑娘将衣裳褪下来,替我备些温水。府上若是有干净的盐,也拿些过来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灵秀照办,江玄瑾守在旁边看着,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有大碍吗?”

    医女叹了口气道:“这岂止是大碍,能活下来都算这位姑娘命硬。瞧她的脉象,先前身子想必就有旧疾,加上这一身重伤,内外皆损、心神疲惫,小女真是没什么把握能治好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怔了怔,皱眉:“需要什么药材你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不是药材的问题……”医女叹息,看了看他的神色,无奈地道,“小女先写个方子给这姑娘吊一口气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拿了纸笔由她写,江玄瑾转身走回床边,看了看那张惨白的脸,想了想,伸手抓住她的手,将自己常年戴着的沉香木佛珠抹到了她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申时一刻,太阳落山。

    白德重终于忙完朝中事务乘轿回府,结果刚跨进自家府邸的大门,就有东院的家奴迎上来朝他道:“老爷,您快去看看夫人吧!”

    “夫人怎么了?”他不解。

    那家奴在前头带路,一边走一边摇头:“奴才不好说,您去到东院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跟着走,心里暗怪这白孟氏就会卖关子。

    然而,到了东院的主屋门口,他顿时明白了家奴为什么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向来整洁的屋子,眼下竟是一片狼藉。桌椅倒地,往日摆在各处的精美瓷器眼下皆成了碎片,铜香炉、银痰盂,都砸在地上变了形,墙上甚至还有些血迹。

    眉头紧皱,白德重喝道:“这是进贼了不成!”

    白孟氏哭着从侧堂出来,捏着帕子就朝他跪下了:“老爷,你要给妾身做主啊!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白德重一把将她扶起来,“你要我做什么主?”

    擦了擦眼泪,白孟氏哽咽道:“您看见的这些,都是珠玑所为!她昨晚一夜未归,今早倒是偷偷溜了回来。妾身气她不自爱,便想罚她一二长长记性,谁曾想她竟不服管教,打伤家奴不说,还将妾身屋里的东西都砸了!”

    白德重听得一惊: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证据都在这里,妾身还会撒谎不成?”白孟氏叹息,“本是念着珠玑她失了婚事难过,不想与她太计较,关几天磨磨性子也就罢了。谁曾想,她不但没有丝毫悔意,还找了人来给她撑腰,该受的罚也不受,耀武扬威地就走了!”

    白德重大怒:“谁敢给她撑腰?”

    一提这个,白孟氏支吾了两下,没敢答。

    旁边的柳嬷嬷立马接着道,“四xiǎo jiě做的可不止这些呢!她还偷了二xiǎo jiě的嫁妆,被发现也不惭愧,反而威胁说要将二xiǎo jiě的嫁妆全都偷光!”

    这叫个什么话?白德重气得眼前发黑,也顾不得什么撑腰不撑腰了,伸手就拿出了衣袖里的红木戒尺,怒喝一声:“她现在人在哪儿!”

    白孟氏道:“在西院呢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转身就走,心里简直是火冒三丈!

    他一向自律,教导子女也是尽心尽力,不求她们有多大出息,只要知礼义廉耻,辩黑白是非,那也就算没枉费他多年心血。结果怎么的,他竟还教出个嚣张跋扈,无法无天的土匪来?

    白珠玑昨晚彻夜不归,他本就压着气,今日再一听白孟氏所言,白德重真是恨不得把白珠玑打回娘胎里,当从未生过这个女儿!

    一路冲到西院,他推开厢房的门,就看见白珠玑正趴在床上睡觉。

    竟然还在睡觉!

    怒气冲了脑,白德重跨进屋,也没看屋里其他人,举着戒尺就朝床上的人打过去!

    “老爷!”灵秀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白德重没理她,也不可能理她,现在谁拦他都没用,他这一戒尺挥出去就没打算收手!

    然而,电光火石之间,旁边有人突然侧身过来挡在了床前。三尺长的红木戒尺落在那人的手上,清脆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屋子里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白德重愕然,盯着那人接住戒尺的手看了一会儿,才缓缓抬头看向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白大人。”江玄瑾脸色阴沉,捏着戒尺的另一头往旁边一推,收袖问,“您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君上?!”看见是他,白德重后退了两步,一瞬间以为自己闯错了地方。可回头看看,这屋子的陈设、屋外的景物、包括旁边站着的灵秀,无一不证明这的确是珠玑的房间。

    申时末,天色已晚,紫阳君竟然还在别人家女儿的房间里?!

    刚滞住的怒气又翻涌上来,白德重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又恼又气地道:“还以为君上是个懂礼数的正人君子,没想到也能做出这种私闯闺房的事情来!”

    看不见床上半死不活的亲生女儿,倒是指责他私闯闺房?江玄瑾皱眉看着他,一瞬间就明白了白孟氏为何敢把白珠玑打成这样。

    白德重这老头子,压根没把白珠玑的性命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君上。”旁边的医女战战兢兢地将药递给他,“得快些了,耽误不得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江玄瑾也顾不得白德重了,接过药就对灵秀道:“扶一把你家xiǎo jiě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灵秀连忙过去坐在床头,托起李怀玉让她侧了身,方便灌药。

    这一翻动,白德重才发现床上的人脸色惨白如纸,屋子里的血腥味儿也重得很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他愣了愣。

    灵秀咬牙道:“xiǎo jiě被夫人打了个半死,眼下浑身没一处好的地方。老爷不管不顾的,却还要把xiǎo jiě这最后一口气给打没!她好歹也是您亲生的女儿啊!您的心怎么这么狠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白德重意外了:“夫人打了她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皱眉道:“她犯那么多错,自是该打!”

    额角青筋跳了跳,江玄瑾看着白德重,终于是忍无可忍,寒着脸喊了一声:“御风!”

    乘虚去了江府,御风听了消息就先过来了白府。此时闻声,御风立马抽出腰上的峨眉刺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白德重厉声道,“这可是白府!君上越矩不说,还想欺主不成?”

    完全没有理会他的话,江玄瑾朝御风下令:“把闲杂人等清理出这个院子,你在门口守着,没我的吩咐,一只苍蝇也别放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御风应下,峨眉刺横到白德重面前,推着他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“闲杂人等”四个字里,竟包括了他?白德重出了房间,回头一看,当真是怒了:“江玄瑾,你欺人太甚!明日朝上,老夫定要参你一本!”

    放下空药碗,江玄瑾起身去门口,捏着门弦看着外头那气急败坏的人,冷声道:“大人只管去参,本君等着陛下召见。”

    说罢,挥手就扣上了门,将嘈杂的声音统统挡在外头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人都吓得不敢吭声,医女哆哆嗦嗦地理着御风带来的药材,灵秀也慌忙去看床上的怀玉。

    不看不知道,这一看吓得她惊呼出声:“xiǎo jiě!”

    床上的人眉头紧皱,方才还惨白的脸,转瞬就红成了不正常的颜色,嘴巴微张,浑身抽搐,像一条摔在石头地上的鱼。原本上好药的肌肤,又渗出了血。

    江玄瑾下颔紧了紧,连忙大步跨过去,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触手滚烫!

    轻吸一口气,他扭头看向医女:“发高热了。”

    医女一听,慌忙放下手里的东西,过去又把了把脉,神色霎时凝重。

    怎么?江玄瑾看着她。

    医女叹息,伸手指了指门外,起身便往外走。江玄瑾会意,跟着出去,带shàng mén。

    “我就直言了。”门关上,医女低声道,“这姑娘内外伤都重,尤其脾肺,若是不发高热,吃些灵药许还有转机,但这时候高热不退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她没说,江玄瑾也明白,脸上波澜不惊,袖口却是微微收拢了些。

    医女叹息:“我且去再给她抓些退热的药,劳烦君上找些酒水,让人给她擦擦身子。能不能熬过去,就看她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低声应下,他看着医女离开,犹自在门口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夜凉如水,白府里各处都已熄灯安寝,唯独西院这一间厢房灯火通明。伸手接了接从门缝里漏出来的光,江玄瑾抿唇,极轻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推门回去,他让灵秀找了半坛子酒来,然后拧了帕子,一点点地替怀玉擦脸和手脚。反反复复一个时辰,竟也没嫌烦。

    医女的药熬送来,江玄瑾才终于停了手。

    “给她喂下去。”医女比划,“小心别碰着她的伤口。”

    灵秀应声将怀玉抱起来,江玄瑾接过药吹凉些,一勺勺往她嘴里送。

    然而,这回的药李怀玉没有咽下去,竟是皱着眉悉数吐了出来。江玄瑾瞧着,脸色一沉,干脆就放了勺子,端起碗捏着她的嘴灌下去。

    虽还是吐出来了不少,但好歹也咽下去一些。一碗药见底,江玄瑾又钳了她半个时辰,怀玉渐渐安定下来,不再抽搐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院子外头的吵闹声也逐渐消失。灵秀不安地看了看时辰,又看了看坐在床边岿然不动的紫阳君,忍不住小声道:“君上,您去客房歇着吧,这儿有奴婢看着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没动,只换了帕子继续替她擦脸,顺口问了她一句:“你家xiǎo jiě平日在府里吃什么?”

    灵秀一愣,不懂他为何要问这个,但还是如实回答:“按例每日早膳清粥小菜,晌午两个素菜一两米饭,晚膳与午膳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絮絮叨叨地念叨:“这府里都是些见高踩低的人,知道夫人不待见我家xiǎo jiě,吃穿用度就都有亏待。先前xiǎo jiě痴傻的时候,他们还拿xiǎo jiě取乐,没少趁着我不在打骂欺负她。如今好不容易xiǎo jiě神智清醒了,他们又变着法克扣月钱银子,xiǎo jiě日子过得实在艰难!”

    江玄瑾听完,看了床上的人一眼,低声道:“我以为……倒当真是我错怪她了。”

    当时她说自己在白府吃不饱穿不暖,他还当她撒谎骗他同情,结果说的竟是真的,只是他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那这么久以来,他以为的那些谎话里,是不是也有被他忽略了的、她的真心?

    这念头一起,耳边顿时有无数她说过的话响起: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傻吗,姑娘家说给你赔罪,就是想勾搭你的意思,谁管到底用不用赔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会放手的,别说这些没用的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在我眼里,自然是你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玄瑾皱眉,下意识地想摇头将这些声音赶开。然而,最后最软的那一句,还是无法阻挡地钻进了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想同你,岁岁常相见呢。”

    她声若黄莺,尾音带着媚人的小勾子,勾得人心里发痒。

    心口一热,江玄瑾只觉得喉咙微紧。低头再一看,方才耳里眼里那张笑盈盈的脸渐渐消失不见,床上的人依旧虚弱又苍白。

    他倏地捏紧了手里的帕子。

    “君上?”灵秀吓了一跳,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微微一怔,他察觉到自己失态,缓缓垂了眼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胸腔里的躁动渐渐镇定下来,江玄瑾伸手,又探了探怀玉的额头。

    高热还是没退。

    心里一沉,他扭头朝医女道:“来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在桌边打瞌睡的医女回了神,连忙过来重新把脉。这一把,嘴唇就白了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江玄瑾问。

    犹豫半晌,医女艰难地吐出四个字:“听天由命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听了,低头看着床上的人,剑眉不松。

    伸手拨了拨在她手腕上戴着的、跟了他多年的佛珠,他低声道:“就算是天命,也该偏心你一些才是。”

    灵秀听着这话,愕然地看他一眼,莫名地觉得鼻子发酸。

    白德重从西院离开之后,又回去了白孟氏那边。虽然很气江玄瑾这霸道的行为,但他冷静下来也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,于是问白孟氏:“珠玑身上的伤是你打的?”

    白孟氏一顿,接着就委屈地道:“妾身不是说过了吗?想让她长长记性,所以让人请了家法。可家法一点也不重啊,谁舍得当真用力打她?您切莫信了那些个障眼法!”

    “那紫阳君是怎么回事?”白德重皱眉,“你为何之前不告诉我是他在护着珠玑?”

    白孟氏更加委屈:“紫阳君什么身份,半分颜面也不给妾身的,妾身哪里还敢告他的状?”

    的确是半分颜面也不给,别说白孟氏了,他在他那里都没讨着好。

    白德重想了想,觉得白孟氏说的也没什么问题,气归气,还是先洗漱休息,打算明日早朝参他一本。

    可当真睡了一觉起来,走在上朝的路上,白德重又犹豫了。

    昨日紫阳君面上一丝愧疚也没有,行坐之间一身正气,不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的模样。临走的时候,他更是半分也不怕他上奏皇帝,甚至说等着陛下召见。

    是不是还有什么隐情他不知道?

    站在朝列中,悄悄看一眼龙椅上端坐着的帝王,白德重犹豫再三,终究是将想好的奏本给咽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今日上朝的人莫名地少,朝会一个时辰便结束了。白德重疾步出宫,想着若是今日江玄瑾还守在西院不给说法,那他便去找江家老太爷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,一只脚跨进白府,白德重被里头的场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红绸盖着的聘礼担子,从门口一路排到了前堂,一眼望过去,活像是一条火红的龙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门房满脸喜气地上来朝他行礼,“您可回来了,江家的各位都在前堂等着了!”

    微微一愣,白德重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。暗道自己真是气糊涂了,都忘记今日是江府来下聘的日子。眼下璇玑的婚事才是最重要的,至于其他,可以等空了再说。

    提了提精神,他整理好仪态,迈步进了前堂。

    白孟氏已经在前堂里站着了,余光往那满屋满院的红色上一扫,简直是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聘礼一向决定着婆家对儿媳妇的重视程度,她家璇玑可真是出息,竟让江家给出了六十四抬的最高规制,光看前两担露出来的边角,就能知道那红绸下头盖着的东西分量多足。

    她身后站着的白家亲戚都艳羡地道:“璇玑嫁得好啊,这女儿没白养!”

    白孟氏一听,心里更是高兴,面儿上却还矜持地掩唇道:“聘礼是其次,璇玑能嫁个好夫婿才是正事。”

    几个亲戚又恭维她几声,直把白孟氏捧上了天。

    江家的人坐在客座上安静地喝着茶,没吭声。

    白德重进来,也没多看,先朝最前头的江崇见了礼:“劳亲家和各位久等。”

    江崇起身,没应他这一声“亲家”,拱手道:“白大人为国效力,咱们等一等也是应当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一愣,礼貌地笑着,却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目光往旁边一扫,他登时怔住了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拄着龙头杖端坐在客座上,他身边还有个笑吟吟的江深,背后站着的一排人都是江家叔伯亲戚,随意拎一个出来都是朝中有头有脸的人。

    怪不得今日朝会上空荡荡的,这些人怎么都来这里了?!

    心里惊骇,白德重强自镇定,拱手朝着江老太爷补上一礼:“老太爷竟然亲自过府,白某真是惶恐!”

    江老太爷笑了笑,和蔼地看着他道:“亲家先坐。”

    扫一眼他背后那些人,白德重僵硬地落座,只敢坐了半席,身子挺得笔直。

    老太爷又道:“老朽今日,是来下聘的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点头,拱手道:“其实按规矩大将军过来即可。您来一趟,倒是让白某惭愧府上礼数不周。”

    老太爷笑着摇头:“老朽就是按规矩过来的,亲家不必不安,府上礼数很是周全。”

    这话什么意思?白德重有点茫然,背后的白孟氏听得也糊里糊涂的。

    按规矩,不是该新郎的父亲过来下聘礼吗?江焱要娶亲,老太爷来干什么?再者,大将军方才是不是嘴瓢了?怎的称白德重为“大人”呢?该同老太爷一样称“亲家”才是啊。

    不等他们想明白,江老太爷又说了一句:“犬子玄瑾可还在贵府上叨扰?”

    提起这茬,白德重脸色有点不好看了:“君上想必仍在西院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老太爷点头,转眼朝江崇道,“去把他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白孟氏一瞧,急忙插嘴道:“江家今日这么多人为璇玑婚事而来,已经是兴师动众,何必再惊动君上呢?”

    看她一眼,老太爷笑道:“若是为贵府二xiǎo jiě的婚事,老朽今日就不必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白德重总算是想到点什么,愕然地看了看江家的人,张嘴想说话,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荒谬,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白孟氏犹自不解地皱着眉,觉得这话莫名其妙。堂上白府的人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西院厢房。

    江玄瑾一宿未眠,却还是没有等到床上的人醒转,一双眸子盯着把脉的医女,颜色深如黑夜。

    医女战战兢兢地按上脉搏,半晌也没说个结果。他有些焦躁,上前就想再探探那人的鼻息。然而,手指还没放上去,厢房的门就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御风进来拱手传话,“老太爷请您去前堂,大公子在院门外等您。”

    请他去,想必就是白德重下朝归府了。江玄瑾抿唇,看了看床上这人,手指停在离她鼻息一寸远的地方,想了想,终究是垂下去替她掖了掖被子。

    “我先替她去解决别的事情。”他起身朝灵秀道,“照顾好你家xiǎo jiě,若是有事,便来知会一声。”

    灵秀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接过御风递来的干净外袍,江玄瑾更衣,就着凉水抹了把脸,出门去寻江崇。两人一道去往前堂,刚跨过门槛,就听得老太爷一声呵斥:“你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众人都吓了一跳,不知他斥的是谁。江玄瑾却很是自觉地上前,站在他面前低了头:“儿子失礼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自己失礼?”老太爷直瞪眼,“下聘的日子,你个要娶亲的人,能比亲家还晚来?”

    刚刚还一片嘈杂的前堂,因为这一句话,瞬间安静得仿佛人全死了。

    白德重瞪大了眼,白孟氏也瞪大了眼,后头一众白家的人个个都傻在了原地。有人甚至挖了挖耳朵,怀疑自己在做梦。

    要娶亲的人是谁?紫阳君?这老太爷莫不是老糊涂了?

    一片震惊之中,江玄瑾面色很是平静,转身朝向白德重,淡声道:“晚辈来迟,还望大人恕罪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江玄瑾年纪辈分都比他小,但人家身份摆在这里,一向是以“本君”自称。乍一听他自称“晚辈”,白德重莫名地觉得心里发慌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白孟氏不镇定了,皱眉看一眼江玄瑾,又看向后头的老太爷,“今日不该是替江家小少爷来给璇玑下聘吗?如何就变成了紫阳君要娶亲?”

    老太爷杵着拐杖笑道:“今日请两家这么多人来,为的就是将此事说清楚,以免日后落人口舌——玄瑾辈分比焱儿长,他的婚事,自然是要排在焱儿前头的。今日我江府上下齐到,就为让白大人看见我江府的诚意,放心把女儿嫁给玄瑾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白德重很震惊,不是震惊江府诚意多么足,而是震惊……紫阳君竟然真的要给他当女婿?

    朝中多少人想与紫阳君攀亲啊,齐阁老甚至愿意把嫡女给他做妾,那般倾国倾城的美人他都没看一眼,如何就瞧上了白珠玑?

    要是没有昨日的事,白德重可能还会天真地以为紫阳君看上的是璇玑。但经过昨日的事……要是还不知道他想娶谁,他这四十多年就白活了!

    白孟氏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,脸色霎时由红变白,瞪眼看着江玄瑾,手指甲都嵌进了肉里。

    他想娶白珠玑?他怎么能娶白珠玑!璇玑嫁给江焱尚算高攀,那四傻子凭什么嫁给紫阳君?这事儿要是真成了,璇玑往后岂不是要喊她一声婶婶?简直荒唐!

    怒不可遏,她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,急急地开口道:“这事不行!”

    白德重尚未说话,倒是女眷先出了声。江老太爷皱眉,很是不悦地看她一眼,沉声问:“为何不行?”

    白孟氏有些慌神,又气又急地上前问:“老太爷可知君上意欲娶谁?”

    “自然知道。”他点头,“贵府四xiǎo jiě,白珠玑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那老太爷也该知道,白珠玑痴傻多年、品行不端!嫁给小少爷尚且不行,又何德何能嫁给君上?”白孟氏连连摇头,“请老太爷三思!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难听,无形中就踩了江焱一脚,旁边的江崇看她一眼,登时也没了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你放肆!”白德重察觉到不对,斥了她一句,“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君上乃国之栋梁,他的婚事自然不能马虎。老爷今日就算责罚妾身,妾身也非得说明白,不能让她蒙骗了君上!”白孟氏一副大义灭亲的公正态度,“妾身所言,句句属实。那白珠玑不但偷盗成性,而且还夜不归家,声名败坏,实在难登大雅之堂!”

    别家嫁女儿,都是巴不得说尽好话,生怕被婆家轻贱了去。这白府倒是好,下聘的人才说几句话,当家主母就急急地要往待嫁的女儿身上泼脏水。

    江玄瑾抬眼看着她那气急败坏的模样,微微勾唇:“句句属实?”

    迎上他的目光,白孟氏有点心虚,却还是使劲点头:“是,府里的人都知道!白珠玑因为虚荣,偷了她二姐的嫁妆穿戴,昨日不知跑去了何处,一晚上都没回来!”

    “偷她二姐的嫁妆?”江玄瑾想了想,“白夫人指的是昨日四xiǎo jiě身上那些首饰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白孟氏笃定地道,“那都是妾身给二女儿备下的,妾身亲自看过,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嗤笑一声,江玄瑾翻手拿出一支金丝八宝攒珠簪:“那白夫人且看看,这个是不是也是二xiǎo jiě的嫁妆?”

    这是白珠玑在墨居里落下的,还是御风捡着了带来的白府,本是打算等她醒了就还她,没想到还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白孟氏瞧了瞧他手里的簪子,觉得做工跟白珠玑身上那些差不多,当即就点头:“是!这个也是!”

    收回手,江玄瑾点头:“这就好办了,这簪子出自沧海遗珠阁,沧海遗珠阁的陆掌柜的家宅就在隔壁。白夫人若执意说这些东西是你替二xiǎo jiě置办的嫁妆,那不妨就把陆掌柜请来,一问便什么都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白孟氏的脸顿时一青,接着就怒道:“君上的意思是妾身在撒谎?”

    这是恼羞成怒的反问,一般人被她唬住,怎么也会说句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”之类的场面话。

    然而,她面前站的是从来不给人颜面的江玄瑾。

    “你本就在撒谎。”他敛眉,神情越发冷冽,“四xiǎo jiě那一身首饰是沧海遗珠阁陆掌柜相赠,却被你说成了偷的白二xiǎo jiě的嫁妆。白家的当家主母,竟这当众污蔑小辈?”

    没想到谎话会被当场拆穿,白孟氏顿时臊得站不住脚,结结巴巴支吾两句,窘态尽显。

    她这模样,白德重看着都觉得丢脸,怒斥道:“你怎么敢在这里胡言!”

    “妾身……”白孟氏咬牙,厚着脸皮抵死不认,“妾身没撒谎!分明是君上有意包庇白珠玑!退几步来说,就算那首饰她是从别处得来的,她夜不归家也是事实!一个未出阁的姑娘,待在别人家里过夜,谁知道发生过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你胡闹!”事关女儿家的名节,白德重终于是坐不住,起身就给了白孟氏一巴掌,将她打得踉跄几步。

    捂着脸扶着桌子,白孟氏眼神越发怨毒:“妾身说的是实话,也是为了咱们白家好。君上若是一时冲动娶了珠玑回去,再发现什么不对,岂不是要怪罪咱家?”

    这话可以说是用心险恶了,一字一句都暗示白珠玑不干净,当着两家长辈的面说出来,几乎是没打算给白珠玑留活路。

    江家众rén miàn面相觑,沉默了片刻之后,江老太爷突然站了起来,朝白德重弯了弯腰。

    白德重连忙伸手作扶,皱眉道:“您这是折煞白某!”

    “老朽理应行这一礼。”江老太爷叹息,“如白夫人所言,一个未出阁的姑娘,留在别人家过夜,的确是不像话。”

    白孟氏闻言大喜,以为自己的话终于有了作用。

    然而,老太爷接着就道:“更何况玄瑾向来是守礼的人,知道这样对四xiǎo jiě不好,却还将她留在了江府过夜,实在是老朽教子无方,愧对亲家!”

    后头的江崇也跟着弯腰:“我身为大哥,没有阻拦他,也愧对白大人!”

    江深拱手:“我身为二哥,亦没有阻拦,更是愧对白大人!”

    江家后头那一排知道“三公子在房里藏女人”之事的人,统统都朝白德重行了礼。他们身为江家人,不但没有阻拦,反而还特别高兴,实在是很惭愧啊!

    看着面前这齐刷刷的脑袋顶,白德重愣住了,白孟氏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昨晚……珠玑是在江府过的夜?”白德重低声问。

    江玄瑾看他一眼,神色冷淡:“四xiǎo jiě昨日在江府崴伤了脚,一时行走不便,晚辈便让她住在了客楼上。此事是晚辈考虑不周,与四xiǎo jiě无关,还请大人恕罪。”

    什么偷盗成性,什么夜不归家与人有染,原来统统都是污蔑!众人听江玄瑾说完之后,目光便落在了白家主母身上。这回,就连白家自家人都觉得,白孟氏这回的举止真是恶毒又荒唐!

    白德重颇为愧疚地看着江玄瑾:“所以君上昨日那般蛮横,是因为老夫冤枉了珠玑?”

    脸色微沉,江玄瑾道:“大人觉得自己仅仅只是冤枉了她?”

    白德重微愣:“不然?”

    看一眼白孟氏,江玄瑾对白德重道:“您的夫人将您亲生的女儿打掉了半条命,昨晚若不是晚辈拦着,您那一戒尺下去,她怕是要断了气!您倒是好,不闻不问便罢,还冤她怪她,一言一行,可有半分值得玄瑾敬重之处?”

    白德重心头一震,张了张嘴,竟是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后头江家的人也吓着了,连忙问他:“怎么回事?四xiǎo jiě受伤了?”

    江玄瑾垂眸,掩了情绪答:“生死未卜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词,白德重不敢置信地看向白孟氏,后者连忙低头,小声道:“我可没下那么重的手。”

    都是家奴动手打的。

    顾不得招呼其他人了,白德重抬步就往西院走。江老太爷也坐不住,生怕好不容易盼来的儿媳妇就这么没了,连忙拄着拐杖跟上去。

    他一动,江家的人全动了起来,只留白孟氏和几个白家人呆滞地站在堂内。

    一行人快到西院,却见个丫头从西院门口跑出来,跑得又急又快,一个趔趄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灵秀?”白德重瞧见就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像是摔得狠了,灵秀没能爬起来,趴在地上抬头看见江玄瑾,傻兮兮地咧嘴就笑:“君上,xiǎo jiě熬过来了!”

    这笑容灿烂得很,饶是脸上一片脏污,也像是发着光一般。然而,这光只留了两瞬便褪了个干净,灵秀怔然地望着一处空地,突然就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一晚上的担惊受怕,一晚上的心惊肉跳,全被她哭了出来,哭声悲恸,听得在场的人心里都泛酸。

    江玄瑾看着她,一直攥着的手也微微一松。

    熬过来了……

    这四个字听得众人心里都有点复杂,白德重看了看前头那狭小的厢房,终于觉得自己当真是待珠玑不好,竟任由她被欺负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他转头,朝身后这一群人道:“屋子小,让君上和老太爷先进去吧,各位不妨在旁边的厢房里歇歇脚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人去看病,也影响病人。众人虽然都想去看看那四xiǎo jiě,但主人家都这么说了,便也识趣地点了头。

    江玄瑾进了厢房,熟门熟路地去床边,低头看了看床上那人的脸色。

    依旧是一张惨白的脸,但隐隐的,能感觉到一丝生机了。

    松了眉头,他看一眼旁边的白德重,起身让了个位置。白德重凑上前看了看,眼里愧疚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个好父亲。”他道,“当初答应她娘好生照顾她,我没做到。”

    江老太爷道:“现在补偿还为时不晚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苦笑:“老太爷觉得白某该如何补偿才好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?”老太爷瞪眼,捏着拐杖指了指旁边的江玄瑾,“把女儿嫁给他,就是最好的补偿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德重沉默,沉默之后不得不承认:“老太爷说得对。”他看向旁边的江玄瑾:“大概是老天爷心疼珠玑,所以让她得了君上的青睐。坦白说,今早白某差点当真参了君上一本。幸好,幸好白某信了一次君上的好人品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笑道:“真参他一本也好,这孩子还没被人参奏过呢,有个经历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亲家这么豁达,白德重心里更是感激,但看一眼床上虚弱的人,他有些担忧地问医女:“当真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医女疲惫地笑道:“方子已经开好,一日三次药,悉心照料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点点头,白德重又朝江玄瑾拱手:“多谢君上救小女一命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还没来得及应,旁边的江老太爷就摇头道:“这有什么好谢的?他要是不救,就没媳妇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又拉着白德重往外走:“既然亲家也接受这婚事,那就详议一番婚期,顺便把聘礼收了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连连应是,踉跄几步跟着他出去,却又忍不住再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幽暗的厢房里,紫阳君安静地站在床边,姿态萧然,一如在朝堂上他看见的那个背影一般。明明离人很近,可又让人觉得很远。

    东院主屋。

    白璇玑已经默默掉了半个时辰的眼泪,白孟氏拿冰敷着脸,眼里也满是不忿。

    “她肯定是用了什么狐媚手段,不然君上能看上她?”白孟氏恨声说着,又安慰她两句,“你别急,他们只说让紫阳君的婚事放在前头,可没说要退你的婚啊。”

    “提也没提一句,跟明说退婚有什么分别?”白璇玑抹泪,“再说,就算不退,我嫁过去也低了白珠玑一头。”

    能有个好婚事固然让她高兴,但更让她高兴的,是能踩白珠玑一脚。如今不仅婚事摇摆不定,白珠玑还反过来踩了她一脚,这叫她如何甘心?

    一想起方才家里亲戚那好戏一般的眼神,白璇玑就心里生恨。

    白孟氏叹了口气:“早知道就该直接打死她,这样就算紫阳君想娶,她也没命嫁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璇玑抬眼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心里一虚,白孟氏连忙道:“我开玩笑呢,真打死了,我也得吃牢饭。”

    擦了擦眼泪,白璇玑道:“若是明面上打死,您肯定是要吃牢饭的。”

    但若不在明面上呢?

    白孟氏一愣,看了看她的眼神,倏地觉得背后一凉。

    江家人与白家人谈好婚事细节,便举家告辞了。江老太爷跨出门,看了一眼并未跟着出来的江玄瑾,又气又笑:“你堂堂紫阳君,是要倒插门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东西要还她。”江玄瑾道,“等她醒了,还完就走。”

    担心人就担心好了,还找个什么还东西的烂借口。老太爷听得直摇头:“出息!”

    江玄瑾置若罔闻,目送他们离开,与白德重说了两句便回去西院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御风跟在他身后道,“您先睡一觉吧,眼睛都泛红了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摇头,坐在床边道:“今日未去早朝,不少事要处理,你替我沏盏茶便是。”

    御风叹了口气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手边有不少刚送来这里的折子,江玄瑾揉了揉眉心,耐心地拿起来一本本地看。看到第五本的时候,床上的人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微微一惊,他连忙欺身去看,却见白珠玑一双眼紧闭,嘴唇微微张了张,像在念什么。头一遍没听清楚,第二遍这两个字就清晰了。

    她喊的是:父皇。

    江玄瑾一愣,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接着就笑了。

    做梦还梦见自己当公主,可把她美坏了!

    正想伸手去碰碰她那胡言乱语的嘴唇,外头却突然传来一声呵斥: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是御风的声音,江玄瑾挑眉,放了折子起身去打开门。

    门外,御风一手端着茶,一手捏着峨眉刺,满眼戒备地看着对面。

    他对面站着个人,那人一身银丝雪袍,捏一把南阳玉骨扇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陆景行抬眼看他,眼里满是戾气。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33章 生死未卜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山楂树之恋 2砍价女王(砍价师)作者:睡懒觉的喵 3千山暮雪作者:匪我思存 4风月不相关作者:白鹭成双 5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: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