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92章 进步巨大的紫阳君

第92章 进步巨大的紫阳君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抬头看了看天,乌云浓郁,

    李怀玉:“”

    眯了眯眼,她问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?”

    扯开她那松垮的系带,重新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,江玄瑾轻笑:“你怎么会这样想?”

    抓了他的手,怀玉拢眉:“人的直觉很准的,更何况我现在还是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任由她抓着他,江玄瑾伸出另一只手,摸了摸她的头,再摸了摸她的肚子,点点头:“是有件事,瞒了你许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怀玉绷了脸,严肃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江玄瑾低头回视。轻声招供:“早在你第一次跳上我马车的时候,我就有点心动。”

    哦,第一次跳上他马车的时候

    等会,啥?!

    怀玉愕然,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,呆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人:“你”

    怎么会那么早就心动了?她当时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才能杀了他啊!

    “瞒了你这么久,实在心有愧疚。”江玄瑾满脸歉意地道,“给夫人请个罪,任凭夫人处置如何?”

    李怀玉傻了,她一时间都忘记了自个儿本来在怀疑什么,眼里脑子里都只有这张笑得温和俊朗的脸,咽了口唾沫,结结巴巴地道:“我我我也有愧。”

    深深地看她一眼,江玄瑾替她拢了碎发到耳后,半阖了眼道:“我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如春风拂面,吹过湖水泛起涟漪,李怀玉心头微酸,又觉得发热,握紧他的手看了他好一会儿,软了语气小声道:“我给你绣件儿袍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别的我也做不了什么了。”挠挠头,她道,“就最近看初酿一个劲儿地在刺绣打络子,学了两手,能给你添件春衣。”

    眼里光芒流动,江玄瑾勾了勾唇,又飞快压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温和地道。

    乘虚和御风蹲在假山后头看着,神色很复杂。

    “主子以前是不会说这些话的,如今怎么倒是顺口得很了?”

    御风叹息摇头: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。”

    夫人一定没想到。有一天她也会被君上给诓住,瞧瞧,这三言两语的,直接就被君上给糊弄过去了,还要给他绣袍子。

    外头正是兵荒马乱风起云涌,这一处倒是好,春风吹过百花盛开啊!

    瞧着青丝来扶夫人去喝药了。乘虚终于抓着空隙,出去拱手禀告:“主子,长林、平陵、南平三位封君有信来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回头,方才还温柔无比的一张脸,霎时恢复了冷淡:“回信已经放在了书房暗格,直接送出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竟不看看人家说的什么,就已经准备好了回信,乘虚还能说什么?只能佩服自家主子,深深鞠躬之后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铺垫了那么久,这三个人总算是有偏帮他的心思,既然肯主动给他写信,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。

    江玄瑾又勾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平陵君最头疼的是圣上针对,那他可以护他于翼下,甚至替他解决平陵之地少盐的难题;长林君是个喜好日子平顺的谨慎之人,此番来无非是想分点好处,想套牢他,就得许以重利,再加利用;至于南平君这个人应该是因着怀玉才出的手。

    李怀玉之前受的骂名不少,但说实话,真心待她的人也不少,徐仙云岚清他们如今在丹阳主城。替她夺权又巩固丹阳势力,就梧等人更是出生入死都没有一句怨言。而南平君,听闻是多年前受过长公主一次恩惠,后来就偏帮了她不少次,上回还托长林君送贺礼,这回更是仗义相助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得还以真心。

    一线城此番遇劫,没有什么人伤亡,贾良纵容麾下之人打砸抢物,恶名已经传了出去,给了长林君他们充足的理由围困城池。他与怀玉,在这里坐收渔利就好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方?!”长林君收到回信的时候,人正在一线城外东南方三十里处的军营里,捏着信纸,他眼眸都亮了,“羽箭三万支,兵甲六千,良驹三百真是好大的手笔!”

    幕僚笑着拱手:“小人没有说错,这紫阳君上是个知恩图报之人,大人施以援手,他便涌泉相报,怎么算也是不亏的。”

    长林最缺兵甲ǔ qì,而紫阳刚好有铁矿无数,许多城池都盛产刀刃盔甲。长林君是打过主意想买的,又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。眼下倒是好,紫阳君直接送了他这么一大批。

    心头一热,长林君拍案就道:“这还有什么说的?一线城的公道,咱们怎么也要替紫阳君讨回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幕僚笑着应下。

    于是,等京都收到消息的时候,贾良已经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。

    “真是反了不成!”齐翰在朝堂上怒斥,“一线城区区小城,不属紫阳也不属丹阳,他们有什么道理来阻拦朝廷管制?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所言甚是。”柳云烈皱眉道,“上回众君上书挟君减税,已经是无礼至极,陛下宽厚不计较,本以为他们会改过自新,谁曾想竟是变本加厉。朝廷若再无动作,我北魏江山都怕是要不稳了!”

    李怀麟脸色很难看,坐在上头扫了百官一眼,目光落在白德重身上:“御史大人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白德重如今除了上朝,别的什么事都不做了,御史之位已经等同虚职,可他依旧站得笔直,眉目间都是浩然正气:“陛下,微臣拙见,紫阳君和丹阳之主似乎都并未出面,只是其余几位封君对一线城之事有所异议,陛下不妨先让人问清楚来龙去脉。再行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怎么问?封地之兵已经把钦差给困在了一线城!”司徒敬怒道,“钦差代表的可是陛下,他们不把钦差放在眼里,就是不曾把陛下放在眼里,这就是大不敬,罪名确凿!”

    白德重闭了嘴,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李怀麟皱眉看了司徒敬一眼,突然觉得有些烦:“你们就不能让人把话说完?三言两语把事情定死了,那朕现在是不是该直接派兵去封地问罪?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就该如此。”司徒敬拱手道,“平陵君拒接圣旨,长林君、南平君围困钦差。这些行为陛下若是都忍了,那他们必定更加嚣张,视皇权为无物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所言甚是。”齐翰附议。“得给些惩戒了。”

    柳云烈也道:“微臣赞同司徒大人所言。”

    李怀麟高坐在龙位上,眉目冰凉。

    下朝之后,他去了后宫。

    宁贵妃捧了热汤在宫里等他,见他回来,笑着上前行了礼便迎他进殿,拿匙子一勺勺将汤舀进御用的碗里,奉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陛下又不高兴了吗?”她柔声问。

    殿门关上,再无旁人,李怀麟满脸的戾气丝毫不藏地露了出来,拂袖便将汤碗砸碎在地上,“啪”地一声响。

    若是别的嫔妃,定是要被他吓坏了,可宁贵妃已经是见怪不怪,拿了备用的碗重新盛汤,放在他面前道:“只能再摔这一碗了,臣妾总共只熬了三碗的量。”

    满眼怒意地看向她,李怀麟道:“朕是不是注定只能被人摆布?!”

    白皙柔软的手指捏了汤匙,舀了一勺递到他唇边,宁贵妃笑道:“陛下聪慧过人,有谋有略,年纪轻轻已经从长公主手里夺了权。是个了不得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没看见!”李怀麟低喝,“司徒敬那几个老贼,活像朝堂是只有他们能说话的地方,如今朕能听见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少,他们犹不满足,非得要朕只听他们的!”

    “朕也想当个广言纳谏的好皇帝啊,可如今的朝野。朕改变不了”

    眼眶发红,李怀麟看着宁贵妃问:“朕是不是一开始就错了?”

    看着他这模样,宁贵妃很是心疼,柔声哄着他喝下两勺汤,叹息道:“皇室中人身不由己,您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您自己的理由,说不了对错。”

    死死抿着唇,李怀麟一脸倔强,眼底却还是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他回神,还想说两句什么,却看见宁贵妃红肿的手背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脸色一沉,他抓着她的手就问。

    宁贵妃轻笑:“熬汤的时候不小心烫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亲自熬?宫里那么多人又不是养着吃白饭的!”他怒道,“下回再弄成这样,朕让你宫里的宫女都跪去黄泉路上!”

    这声吼得大了些,殿门外守着的宫女吓得齐齐跪下,有胆子小的,捂着嘴就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宁贵妃不笑了,她伸手拉了拉他的龙袍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这人总是这么凶,自长公主走后。戾气更是越发重了,很多时候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取人性命,似乎并未把人命当回事。

    瞧见她这脸色,李怀麟扬了扬下巴:“你对朕有意见?”

    她一贯是捧着他的,像长公主那般护着他,对他好,所以皇帝最宠爱她,六宫之中她最受宠,连带着宁家一门都飞黄腾达。

    可她也不是非要什么荣华富贵,她更怕的是他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?”心里焦躁,李怀麟捏紧了龙袍,“连你也不想同朕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”

    挥袖起身,李怀麟似是跟谁赌气一般,冷声道:“不想说就别说了,觉得朕不对,那朕换个地方去待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起身就离开了和喜宫。

    宁婉薇坐在榻上,呆愣地看了他的背影许久,恍然间想起来礼节,拢了宫裙起身朝门口跪下。

    年关之时,京都以挑选禁军为名。派兵三万,直压平陵。江玄瑾早有预料,与长林、南平两君一起,集结兵力四万,替平陵君镇守边城。

    贾良飞速退离了一线城,还未出平陵境内,就死于来历不明的刺客手下。封地与朝廷之间。顿时就起了大冲突。

    长林君只是想帮忙拿回一线城的,可紫阳君这边态度实在太好,加上利益丰厚,他犹豫半个月,还是站了队,拖延了该向朝廷缴的税,也拖延了年底进京述职的事。

    他不去。平陵君不可能去,南平君也称病不进京,紫阳和丹阳两地更是不用说,其余各地的封君坐壁上观,于是今年年底,竟只有两三个封君按期进京述职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就这样了?”李怀玉收到消息的时候,正挺着七个月的大肚子靠在软榻上,一双杏眼瞪着圆溜溜的看向江玄瑾,“你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本以为年底进京,又是一场博弈,谁知道这些封君竟连进京也不愿了。她顺顺利利地养着胎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江玄瑾很是无辜地道:“我一直与你在一起赋闲,何曾做过什么?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这人整天陪着她,看着她的肚子,比她还紧张,应该没空对付怀麟。可是

    “咱们在紫阳边城一个月了吧?什么时候能回一线城?”她狐疑,“若是一两日还好,我这么久不在,一线城怎么也一点消息都没有?”

    江玄瑾坦然地道:“你若是想回去,下午我便让人准备马车。”

    刚好一线城里朝廷的人都已经退走了,平陵君为了讨好他,还补偿了不少银子,百姓已经陆续回城领了官府发的修葺银两,她现在回去,定是察觉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怀玉鼓嘴道,“我要回去看看,正好初酿也在念叨,说她的络子好不容易打好了,要拿回去找个铺子兑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络子还能兑东西?”江玄瑾不解。

    李怀玉点点头,唏嘘道:“她打得那么复杂,花了不少精力,我觉得掌柜的该兑给她个宝贝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江玄瑾问:“你的袍子绣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李怀玉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:“还早呢,我选了个最简单的图样,正在让初酿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面前这人点头,一本正经地道,“等你绣好,也拿来我这儿兑个宝贝。”

    嗯?怀玉咋舌,意外地看着他:“人家初酿那是手艺好,掌柜的给她兑。你做什么要给我兑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很严肃,江玄瑾认真地想了想,然后道:“就当我是被美色迷了眼吧。”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92章 进步巨大的紫阳君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第三部 光芒纪·颖耀作者:侧侧轻寒 2春日宴作者:白鹭成双 3彼岸花作者:安妮宝贝 4花月正春风作者:匪我思存 5云中歌2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