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106章 玉雕

第106章 玉雕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宁婉薇回头,眼里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李怀麟有点恍惚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自己已经跟个傻子似的抓着人家的手不放了。

    侧殿里安静了一瞬。

    紫阳君打小就教过他,为帝者,有重仪,像寻常人这种拉拉扯扯的行为,是断不可以有的。然而,现在想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他只能僵硬地站着,等她的反应。

    要是要是她软了眉目,拉他去软榻上温和地说上几句话,他这龙颜,也就不算白丢。

    宁婉薇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毕竟眼前这一张脸冷漠又带着恼意,她照旧抽回手。屈膝道:“若是不用御医诊视,那臣妾便让人熬些莲子清心羹来。”

    没有软话,没有反手拉他,一个帝王伸出去了两次手,两次都被她挣开了。

    李怀麟沉默,然后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收拢衣袖,他抬了抬下巴,恢复一身帝王该有的气势。“朕还有事,你自个儿留着喝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衣摆一展,大步流星地就离开了侧殿。

    “娘娘。”宫女看得眼泪都要急出来了,上来扶她,“您何苦同陛下置气?对您没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宁婉薇摇了摇头,眼底一片灰败:“去准备午膳吧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”

    “让你去你便去。”宁婉薇摆手。

    宫女无奈,咽回想说的话,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打从这天起,皇帝便与贵妃闹了别扭,谁也不去看谁,皇帝还下令让贵妃搬去别院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多年的恩宠情分,好像瞬间就灰飞烟灭了,李怀麟没再提宁贵妃半个字,大丈夫何患无妻?人家都冷淡了。他还贴上去不成?

    柳云烈来得很快,冯翊君似乎没有要顽强抵抗的意思,见柳军人数众多,意思意思抗争了两日,就打开了城门。

    李怀麟这时候想走已经是来不及,被柳军带人堵在行宫里,倔强地不肯交出玉玺。

    “微臣护驾来迟,还望陛下恕罪。”柳云烈笑眯眯地站在殿门外行礼,“陛下跑得太快,微臣实在赶不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奸贼!”李怀麟怒喝,“从投效于朕的第一天起,你就在骗朕!”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啊。”扫了一眼他身前那些个宁死不屈的护卫,柳云烈笑道,“微臣要是不说些谎,陛下何以狠得下心处死长公主,继而亲政?若没有微臣,陛下怕是得再晚上个八年才能摸着玉玺。”

    柳军已经将这主殿围了个水泄不通,可他想活捉皇帝,仍是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李怀麟冷笑:“让朕亲政?你分明是为了自己谋朝篡位!”

    “话别说这么难听啊。”柳云烈哼笑,“谁对这皇位有兴趣?北魏江山破败,战火四起,皇室不存,早晚是要被西梁吞入腹中的。趁着现在您手里的玉玺还有点用,不如好生与微臣谈谈?”

    大殿外的人不敢进去,里头的人也出不去,李怀麟沉默许久,问他:“你想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陛下只要交出玉玺,并写一旨号令各地封君处死紫阳君的诏书,微臣便会奉上金银万两,送陛下安度余生。”

    打的算盘是极好的,他现在打不过江玄瑾,便等着江玄瑾打退西梁之人时,卷土回京都,拿出圣旨,坐收渔利。

    打仗很容易,平天下也很容易,但要那些个封君坐下来分赃,冲突就多了。柳云烈掐的就是这个时机,用圣旨把江玄瑾制住。各地封君必定会响应。

    届时,北魏就真的国之不国了。

    捏紧了袖袋里的玉玺,李怀麟道:“你容朕多想两日。”

    脸上的笑意微微阴暗,柳云烈道:“陛下是觉得还有谈条件的余地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他平静下来,道,“你若不允,朕便碎了玉玺,自尽以谢天下。如此一来,你连最后一丝胜算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神色一僵,柳云烈沉了脸哼笑:“臣不信陛下舍得自尽,您是个自私的人,自私的人都怕死。”

    “锵”地一声,长剑出鞘横在脖颈间,李怀麟抬眼道:“你可以赌一赌。”

    大殿内外都安静了下来,柳云烈直直地看着殿内的帝王,等瞧见殷红的血从他脖间流下来的时候,他让人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以前怎么没发现皇帝还有这样的气节?倒有两分紫阳君嫡传弟子的风采了。”副将跟在柳云烈身后,忍不住小声打趣。

    柳云烈面无表情地道:“缓兵之计而已,他拖得起,咱们拖不起了,去,把宁贵妃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怀麟别的没听清楚,“宁贵妃”三个字却是教他浑身一凛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女人就能要挟到朕?”他心里微急,面上却是不动声色,“宁婉薇已经失宠,没看她都不在行宫之中吗?你就算把她捆来,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用,等人来了就知道了。”柳云烈轻笑,“陛下瞒得过别人,还瞒得过微臣吗?微臣可是您的心腹啊,您待宁贵妃有多好,微臣能不清楚?”

    “最近发生的事,柳大人的确不太清楚。”捏紧了手,李怀麟道,“朕与她已经决裂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紧张什么?”柳云烈挑眉。

    是啊,紧张什么?宁婉薇对他已经是从极致的爱变成了极致的厌,半个多月没见面了,柳云烈现在把人带来也好,他至少能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“左隆。”垂了眼眸,李怀麟轻声对身边的卫尉道,“你们是忠心不二的,朕知道,但这回朕可能保不住自身也保不住你们了。等会宁贵妃来的时候,你们投降,把朕绑出去,尚可留下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?”左隆惊愕不已,“还有玉玺在,您何至于此?”

    李怀麟没答,只道:“记住朕的话。”

    左隆很不理解,可想想方才柳云烈与陛下说的话,他恍然,接着更急:“陛下,大局为重,您总不能因为宁贵妃而舍了龙体!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龙体。”李怀麟低声呢喃,“朕不是真龙天子,也不是什么天命所归。朕只是个普通人,是肉身凡胎。”

    大势早已去,是他固执地不肯放手而已,冯翊君都没把他当皇帝了,只有这几个忠将依旧奉他为皇。若是若是柳云烈真以宁婉薇为要挟,他能如何?总不能还为着这些个东西,让她死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想了想那个场面,李怀麟觉得自己受不住。北魏江山是毁在他手里的。他可以为此自尽谢罪,她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然而,柳云烈派去的人没能将宁贵妃带来,柳云烈听人耳语了几句,哈哈大笑:“还真是闹僵了?贵妃以前那般担心陛下安危,如今听闻陛下被困,竟然逃了。”

    李怀麟怔愣,意外地,竟不觉得生气,反而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真聪明,还会逃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放了剑出来吧,再思虑两日也没什么别的结果。”柳云烈道,“现在出来,您还有什么别的要求,臣都可以答应。”

    心里吊着的石头放下了。李怀麟反而笑了出来,捏着剑道:“柳大人与朕一起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柳云烈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在这里能等来什么呢?很显然—-紫阳君。

    江玄瑾料到柳云烈想生擒帝王,但没料到的是,帝王竟能拖延两日,刚好让他赶到,围住了来不及撤的柳军。

    柳云烈大怒,一边下令让人攻进大殿杀了皇帝,一边带着人逃走。

    江玄瑾单枪匹马越了千人的阵仗。闯到正殿,护住了李怀麟。

    身上的伤已经不少,李怀麟勉强抬头,说了一句:“朕真不想看见你,但又庆幸能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失血过多,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江玄瑾面无表情地让左隆扛住他,转身厮杀,杀出一条血路,与被堵在外头的就梧等人汇合。庆幸的是,柳云烈见势不对,退得极快,缠斗没有持续太久,损失也不大。

    乘虚清点了冯翊城里的伤亡,皱眉同自家君上禀告了些什么,江玄瑾听得沉了脸,看了一眼床上脸色惨白的李怀麟。

    他安静地睡着,一张脸天真无邪,不像过尽千帆的帝王,倒像是依旧被疼宠得好好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一线城。

    怀玉嘻嘻哈哈地跟初酿聊了天,又去找了一趟闲得慌的百花君,仰着下巴跟人挑衅:“打一架怎么样啊?输了你就滚回东晋去。”

    慕容弃心情正不爽呢,闻言就捋了袖子:“来来来,我今儿不给你打个芝麻开花节节高。你还真当我好欺负!”

    两人在庭院里拉开了架势,青丝蹲在旁边沉默地看着。

    慕容弃出手阴狠,自家殿下借的是别人的身子,很快就落了下风,但她完全没有要退避的意思,硬着脑袋迎上去,然后被百花君一拳打在了肩上。

    很是骄傲地吹了吹拳头,慕容弃叉腰问:“服不服?”

    李怀玉后退了好几步,眨眨眼看着她,眼眶突然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慕容弃怔愣,以为她眼睛进沙子了,谁曾想下一瞬,这人直接蹲在地上,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吧?她低头看了看自己:“我一拳就能把你打哭?”

    青丝摇头,冷静地道:“殿下只是想哭,但没个借口,所以赖上您了。”

    每天抱着玉雕,却还是没能等回来一封信,怀玉今儿一早起来就闷闷不乐,她憋了很久了,再憋要坏了,但直接哭出来又很不符合她的作风,所以只能找个借口。

    眼泪吧嗒吧嗒地往土里掉,李怀玉一边抹脸一边哽咽:“碰瓷都要被身边最信任的丫头拆穿。这日子没法过了!”

    慕容弃翻了个白眼,轻轻踢她屁股一脚:“陆景行不是给你送了个玉雕?怎么不抱着了?”

    “抱着没用!”怀玉负气地道,“这都四十多天了,连个要回来的消息都没有!我等会就砸了它去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慕容弃乐了,冲去她房间里就把那玉雕拿出来塞她手里,然后坐在旁边翘了个二郎腿:“砸,赶紧砸。我看着你砸!”

    李怀玉:“”

    “哎,别光说不做啊,反正没用,留着干什么?”慕容弃笑得焉儿坏焉儿坏的。

    狠狠瞪她一眼,怀玉抱着玉雕起身:“我拿去送人也比砸了好,外头的难民多着呢,跟银子过不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说罢,气哼哼地就走了。

    然而。夜深的时候,这座要被她拿去送人的玉雕,还是被李怀玉抱在怀里入睡。

    青丝站在床边,看了看自家殿下脸上的泪痕,忍不住叹息一声,替她掖了掖被子。

    人间最是相思苦,化作笔墨也难读。

    一个翻身,李怀玉松了手,那玉雕在凉席上滚动了两下,落下了床沿。青丝惊得急忙伸手去接,然而只抓住玉雕的底座,雕身磕在地上,“咔”地一声响。

    青丝白了脸。

    李怀玉睡得安安稳稳的,像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还吧砸了两下嘴,轻唤了一声谁的名字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熄了灯的公主府,除了主院,其他院子里的人统统被青丝拎了起来。灯火通明,众人神色凝重地围在桌边,盯着那个断成了两截的玉雕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青丝嘴唇都白了,“殿下要是看见,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弃打着呵欠道:“一个玉雕而已,又不是紫阳君,看见就看见了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她身上,带着明显的责备。

    微微一噎,慕容弃抿唇:“你们殿下还迷信什么不吉利之类的?”

    “平时不迷信。”陆景行摇着扇子道,“但碰上江玄瑾的事,另说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找个一模一样的来吗?”徐初酿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陆景行摇头:“若是有,我就不会坐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沉默,赤金想了许久,道:“明日弄些大动静出来,分散殿下的注意,让她来不及找玉雕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,明日过后呢?瞒不住太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瞒一天是一天。”赤金道,“殿下很聪明,所以各位务必拼尽全力,不要有任何破绽让她察觉。”

    断成两截的玉雕无辜地躺在桌上,桌边的众人倒是伸手交叠在一处,相互打气鼓劲。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106章 玉雕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美人逆鳞作者:莲沐初光 2芙蓉簟(裂锦)作者:匪我思存 3云中歌2 4密室困游鱼作者:墨宝非宝 5终于等到你作者:蓝白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