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62章 逃出生天

第62章 逃出生天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申时,李怀麟离开了天牢,齐翰奉命前来,在她面前似笑非笑地一拱手:“三位大人可以离开了,殿下若是不放心,便跟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怀玉点头,抓着手上的锁链就跟他们一起往外走。

    被定死刑的只有徐仙、云岚清和韩霄三人,怀玉看见他们被押出来,唏嘘道:“此一别,就是永别了,齐大人,容我同他们说两句道别话吧?”

    齐翰是领了皇帝的命要来拿兵符的,这点小要求自然要满足她,两句话而已,又不会碍事。

    于是四周的守卫就都退了五步,留他们四人在马车旁边。

    “往西走。”看着他们,怀玉道,“西边有陆景行接应。”

    徐仙拧着眉看了四周一圈,道:“殿下,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就算他们出得去京都,怕是也走不了多远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。”怀玉笑了笑,“等见着陆景行,你们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呢?”云岚清很是不放心,“剩您一个人,要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眉梢微挑,怀玉道:“谁告诉你就剩我一个人了?”

    云岚清不解,除了他们和陆景行,殿下身边还有谁?就梧他们还尚在大牢,未曾出来呢。

    再多说,旁边的齐翰该起疑了,李怀玉摇头,朝他们挥手道:“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这瘦弱单薄的身子,徐仙等人心里都不是滋味儿,可眼下实在没别的办法,他们只能上车,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一旦有机会,臣等拼死也会来救殿下的。”韩霄最后一个上车,轻声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李怀玉微笑,很满足地道:“夫复何求啊!”

    马车骨碌碌地上了路,碾着郊外青翠的草地,飞快地往西奔驰。齐翰看着,上前来拱手道:“陛下如约放人了,殿下是不是也该交出兵符?”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?”嗔怪地看他一眼,怀玉道,“这才走出去多远?等他们到驿站了,我亲自带你去拿还不成么?”

    齐翰皱眉:“殿下可别耍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捏着手上的锁链给他看了看,又指了指自己这弱不禁风的身子,怀玉问:“你看我还能耍什么花样?”

    她好像就是撑着一口气在,虚弱得已经要魂归西天了,齐翰觉得,人到这个地步,别说区区女子了,就算是男儿家,也不会再有什么诡诈心思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安心地在旁边候着。

    李怀玉静静地看着这处郊外小路。

    这地方她是来过的,当时月光甚好,她撒娇地说想在这里过夜,江玄瑾没应,却是板着脸将她背起来,一步步地往回走。

    他背人的时候背脊也挺得很直,导致她在后头要花很大的力气攀住他的肩膀才能不掉下去,可怀玉觉得很高兴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,恍然间好像都能感受到流淌的月华和那人身上的梵香。

    微微勾唇,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就算最后什么也不能剩下,至少有很多事,她是同他一起经历过的。经历过就好,管他什么结局呢。

    太阳要落山了,怀玉掐算着时间,看见没有人来报信,估摸着徐仙等人应该已经与陆景行汇合,安全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转身,朝着齐翰道:“去明山宫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山宫?”齐翰皱眉,“你休要骗人,那地方陛下已经派人搜过,没有兵符。”

    翻了个白眼,李怀玉道:“我让人藏的东西,还能被你们搜出来?”

    齐翰狐疑地看着她,想了想,也许明山宫里还有什么他们打不开的机括呢?遂点头让人押她进宫。

    然而,到了明山宫,怀玉没去侧殿开机关密室,而是直接走到院子里荒芜的草丛边,扒拉两下就将兵符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齐翰看得嘴角直抽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把三万禁军的兵符……放在这里?”

    拍了拍上头的泥,怀玉一本正经地问:“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……也太草率了啊!谁能想到这么重要的东西会被随意扔在草丛?怪不得陛下翻遍所有的地方也没能找到!

    “东西给你。”怀玉道,“我能问问明日我会怎么死吗?”

    接过兵符仔细看了看,确认不是假的之后,齐翰道:“殿下这死而复生之术,臣等已有耳闻,白大人一力求保四xiǎo jiě身躯,故而明日只是诛魂,不会诛身。”

    脸上露出很惊恐的表情,怀玉皱眉,厉声问:“这主意谁出的?!”

    看她如此激动,齐翰心里很是踏实,冷笑道:“没想到吧?你当长公主的时候就不得人心,当白家四xiǎo jiě,身边的丫鬟也不喜欢你,她知道你全部的秘密,直接去告诉了白御史和柳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怀玉心痛地抱着脑袋,“灵秀……她怎么会出卖我?!”

    “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齐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,“你抢了人家白四xiǎo jiě的身子,人家丫鬟自然会想替她家主子抢回来。听说你这魂魄近不得佛,明日可有十位高僧,并着寒山寺运来的金佛,都等着送殿下上路呢。”

    李怀玉满脸痛苦,脸色发白。齐翰看得很是舒心,挥手让人押她回天牢,便捏着兵符去龙延宫复命了。

    他一走,怀玉脸上的浮夸的表情就慢慢收敛了起来,低头跟着护卫走,眼里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灵秀什么时候知道她不是白四xiǎo jiě的?

    那小丫头胆子一向小,说两句话都会浑身发抖,怎么有胆子向白德重和柳云烈撒谎?

    她不怕佛啊,在墨居的佛堂里待过都没事,灵秀知道的。可她竟然跟人说,她的魂魄近不得佛?

    喉咙有些发紧,李怀玉低低地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傻丫头。

    九月初九重阳节,是民间认为阳气最重的一天,皇室宗庙前的祈“祈福仪式”已经摆好了阵仗,李怀玉乖巧地坐在牢里的竹床上,让人给她梳妆。

    灵秀抖着手打开抱来的妆匣,拿出了梅花琉璃钗和银丝镶宝梳,仔仔细细地给她挽好发髻,又伺候她换了一身瑶池牡丹的苏绣裙。

    牢外都是护卫,怀玉一句话也说不得,只能定定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越看,灵秀越抖,一张小脸白得跟她差不多,眼神飘啊飘,就是没敢落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李怀玉挑眉,正觉得奇怪呢,这小丫头就突然抓着她的手,将一个东西抹了过来。

    沉香木佛珠。

    瞳孔微缩,她诧异地开了口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莫要记恨奴婢。”急急地开口打断她,灵秀道,“奴婢也只是想要原来的xiǎo jiě回来。”

    看了外头一眼,怀玉抿唇,配合地横眉道:“我待你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灵秀颤颤巍巍地点头,“殿下待奴婢很好,可……可殿下怎么也不是xiǎo jiě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来的?”怀玉问,“我用的是你家xiǎo jiě的身子,照理说应该不会被察觉才对。”

    灵秀吸了口气,壮着胆子大声道:“奴婢伺候xiǎo jiě,是从小伺候到大的,您是不是xiǎo jiě,旁人不知道,奴婢心里却清楚得很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她的话一落音,外头就传来柳云烈的笑声。

    李怀玉回头,就见他依旧坐在肩舆上,被人抬着放在牢房栅栏前,满脸讥讽地道:“殿下没想到吧?千算万算,竟败给了一个小丫鬟。”

    灵秀一凛,起身就跑到他身边去,屈膝行礼:“柳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分外满意地看着她,柳云烈道,“你是个识时务的,之后定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灵秀脸上露出喜色,又怯生生地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拉过袖子盖住手腕上的佛珠,怀玉一抹脸就换了副冷笑的表情,睨着灵秀道:“算我瞎了眼!”

    灵秀吓得往柳云烈身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柳云烈哼声道:“你怕她干什么?马上就要魂飞魄散的人了,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灵秀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这还能有假?”柳云烈嗤笑,“寒山寺里的高僧可都厉害得很。”

    灵秀似是很放心地松了口气,然后道:“那奴婢且将殿下的妆上完吧。”

    “动作快些。”柳云烈道,“时辰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跑回李怀玉身边,她麻利地拿起旁边放着的胭脂水粉,仔细给她涂抹。

    柳云烈是没耐心等的,听了两句话,觉得灵秀的确没问题,他便让人抬起肩舆,先一步往祖庙走。

    “您宽心。”脂粉擦过耳侧,灵秀声音极轻地道,“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李怀玉听见了,睫毛颤了颤,手摩挲着那佛珠,心里疑惑难消。

    太常本说今日会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,然而已经快到午时,太阳也没露面,天上乌云沉沉,吹着的风都夹着股子阴冷。

    李怀麟坐在祭坛正对面的龙椅上,轻轻揉着眉心,倦怠之色甚浓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齐翰关切地拱手询问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他道,“这两日睡得不太好罢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宁贵妃听着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陛下岂止是这两日睡得不太好?他一贯会在半夜惊醒,一个人坐在龙榻上发呆。这两日尤为严重,入睡不到一个时辰就会醒,问他什么他也不说,只让她哼曲儿给他听。

    宁贵妃是后宫里最得宠的,即便比皇帝大了两岁,皇帝也总爱在她宫里歇。外人都以为她是惑主有术,然而宁贵妃自己知道,她唯一会的,也就是哼曲儿罢了。

    这个年幼的帝王,最缺的好像只是一个哄他入睡的人。

    可惜即便她愿意哄,他也依旧睡不着。

    十位高僧穿着金线袈裟,呈一个阵的模样端坐在祭坛四周,人高的金佛放在祭坛之上,空气里有一股檀香味儿缭绕不散。

    李怀麟安静地等着,没一会儿,入祭坛的地方就响起了锁链声。

    那人穿的是她以前最爱的瑶池牡丹宫装,容貌变了,气势却没变,和着锁链的响动声一步步朝祭坛走过去,背脊挺直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察觉到他的目光,她遥遥望过来,笑意渐散,眼神渐冷。

    身后的护卫低喝了一句什么,她僵了僵,缓缓朝他的方向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对他很失望吧?李怀麟低笑,摩挲着扶手上的龙头想,皇姐曾经说过,他一定会成为一代明君,可他在当明君之前,先当了一个暴君。

    是不是很后悔?后悔有他这么一个弟弟。

    戴着扳指的手微微紧握,片刻之后又松开。李怀麟恢复了常态,看了看时辰,道: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属于紫阳君的位置空着,凉风拂过,乌红色的椅面泛着一层寒气。

    李怀玉看了那椅子一眼,捏着手里的佛珠,躺上了祭台。

    祭台四周放了八个香炉,她一上去,香炉里就点了香,四周和尚的念经声大起来,mī mī哞哞的,吵得人头疼。

    李怀麟垂眸没看,一下又一下地摩挲着扶手上的雕龙,抚了第二十下的时候,祭台上传来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根针刺在眉心,李怀玉痛得叫出了声,吓得祭坛四周的护卫齐齐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拿着针的和尚看她一眼,嘴里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怀玉皱着眉听了听,是《观音经》第一段。

    想起很久以前,江玄瑾嫌人吵,黑着脸闹脾气的时候,她跟他说的就是:“这是在背《观音经》呢。”

    心尖微缩,紧张顿消,她倒是低低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捏着针的和尚皱了皱眉,转身背对着帝王,朝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笑不得。

    怀玉一愣,挑眉看这和尚一眼,目光落在他脖上挂着的佛珠上,终于知道了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和尚挂的佛珠串里有十颗大的,每一颗上头都刻了字,她目光所及之处,能看见“施”、“戒”、“忍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跟她手腕上戴的那个刻的字一样。

    轻吸一口气,李怀玉握紧了手。

    这些人……

    “好痛!啊!”四周念经的声音更大了些,祭台上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一众皇亲站在旁边都不敢吭声,生怕丹阳的魂魄等会出来缠上谁,可那群和尚好像当真很厉害,几篇佛法念下去,丹阳的惨叫声越来越小,越来越微弱。

    “嘭”地一声,祭台上的高僧袖子一挥,空气里突然烧起了一团火,火势极大,可片刻之后,就变成了飞灰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李怀麟皱眉问。

    旁边的齐翰拱手道:“许是烧了魂。”

    高僧动作未停,打开一小臂长的石条,取出其中符文,就着案台上的蜡烛点了,往空中一扔,又是“嘭”地一团火爆起。

    祭台上躺着的人喉咙里发出干涸的哀鸣,手不甘地往空中伸出,颤抖了两下,终是无力地垂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头的和尚就扯了个麻布袋出来,点燃最后一团火,然后用袋子一收——

    麻布袋涨得鼓鼓的,里头仿佛还有东西在动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都倒吸一口凉气,有胆子小的,扭头就跑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李怀麟神色复杂地看着那袋子,侧头问柳云烈:“东西呢?”

    柳云烈递来一个宝匣,他打开,里头是一块粉碎的玉佩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一并做法吧。”合拢匣子,李怀麟让人送去祭台。

    高僧接着宝匣,只看了一眼,就扔去旁边的火盆里烧了,并让人传话:“冤魂已收,需要再做两日法事超度。”

    一旁等着的白德重老泪纵横,上来就朝李怀麟跪下了:“陛下,可否将珠玑还给老臣?”

    李怀麟看着那祭台上毫无生气的人,略微一思忖,道:“你且把人带去福禄宫歇息,等她醒了,朕还有话要问。”

    皇帝戒心重,没那么容易放人走。

    白德重垂眸,僵硬地应了一声“是”,便带着几个人上前,将不知是死是活的白珠玑给抬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珠玑……”一探她的鼻息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白德重也不要什么礼仪颜面了,直接哽咽出声、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李怀麟看着,抿唇道:“白四xiǎo jiě也真是遭了无端的灾祸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柳云烈应和一声,扭头看着旁边的灵秀道,“你跟着去看看,若是你家xiǎo jiě回来了,让人来禀告一声。”

    灵秀是分得清丹阳和白四xiǎo jiě的,让她去看着,可以杜绝后患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灵秀乖巧地应了,同白德重一起前往福禄宫。

    护卫一路紧盯,完全没有因为驱魂结束了就放松。但白御史是真真切切的伤心,他们半点破绽也没看出来,听他的哀哭声,他们甚至也被感染得有点难过。

    于是到了福禄宫,他们就守在殿外,留了两分安静给里头的人。

    白德重止不住地哭着,压根没敢停,就算脸上没眼泪,声音也是情真意切的。

    李怀玉睁眼看着他,小声赞叹:“您也是厉害啊!”

    本以为正经如他,是不会演戏的,谁知道这还是个老戏骨,听这哀伤的哭声,她都差点以为自己没命了。

    瞪她一眼,白德重一边哭一边沾水在桌上写:出宫。

    灵秀贴着门听了听外头的动静,跑回来焦急地小声道:“不行啊,外头全是人,没办法出去。”

    原以为在祭坛上瞒天过海,他们就能把她给带走了,谁曾想皇帝竟戒备至此,非得等人醒了再问话才肯放人。

    眼前的白珠玑依旧是李怀玉,若是瞒不住皇帝怎么办?那白府和那满祭坛的和尚,都一定会被牵连。

    白德重和灵秀都有些着急,可坐在对面的李怀玉却很是镇定。

    她伸手托着下巴,很是好奇地问他们:“你们不想白四xiǎo jiě回来?”

    白珠玑才是白德重的亲女儿啊,他有什么理由帮她这个以前他最讨厌的长公主?

    灵秀蹲在她身边,小声道:“奴婢伺候了xiǎo jiě十几年,若是可以,奴婢也想让xiǎo jiě回来。”

    但是,她的xiǎo jiě早在四月初四那日就死了。

    五日前,寒山寺的高僧来了白府,高僧告诉他们,人只有死了,身躯才会被别的魂魄占着,一旦把这魂魄赶走,原身也就是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让白四xiǎo jiě还活着的是李怀玉,她一旦出事,白四xiǎo jiě也就该入殓。

    灵秀低低地将这些话解释给李怀玉听,神色有些哀恸。

    李怀玉沉默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三魂七魄之类的事情,就算她是借尸还魂过了,也依旧不太清楚究竟是个什么名堂。这些压根没死过的高僧,到底是为什么这么笃定白四xiǎo jiě的魂魄一定不在了的?

    摸了摸手腕上的佛珠,她眼神微动,心里泛上来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灵秀犹自在着急。

    白德重止了哀哭之声,眉头紧皱,看起来也很为难。

    怀玉很是轻松地叩了叩桌面:“找个火种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今日就算他们不出手相助,她自己也是准备了逃生之法的,眼下既已经到了福禄宫,一切都简单了不少。

    起身扶着桌子稳了稳身子,怀玉抬步,慢悠悠地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“您干什么?”灵秀吓得跟过来扶着她,看了看映在殿门上的四个影子,连连摇头,“有人,有人守着的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怀玉点头,走到殿门边,伸手就轻轻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门外守着的一个人疑惑地转身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旁边护卫的一记手刀。

    “咚”地一声响,那护卫连人带刀一起倒在了地上,殿门接着就被推开。

    灵秀惊得拉着李怀玉就往后退,抬眼看去,就见三个穿着护卫衣裳的人跨门进来,摘了银色红穗的头盔,抱在手里朝她身边的人躬身: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没时间耽误了。”接过清弦递来的火折子,怀玉回头,看着白德重和灵秀道:“你们赶快离开这里,去同陛下禀告,说我已经醒了,请他来看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打量那三个护卫一圈,皱眉:“你要逃?”

    “我不逃,等着害死更多人吗?”痞笑一声,怀玉伸手抓住白德重的胳膊肘,半扶半推地就把他往外送。

    这动作很没有仪态,很不符合礼教,白老头子的眉头又皱起来了,在殿外站定,他回头看着她道:“大魏律法第七十二条,故意纵火,烧毁官邸或宫殿者,处流放之刑!”

    一听这熟悉的强调,怀玉竟觉得有点高兴,下巴扬了扬,努嘴道:“我烧完就流放自己,您放心!”

    白德重板着张脸,盯着她沉默了片刻,低声道:“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喉咙一紧,怀玉愕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白德重也没打算留下来看她纵火,带上灵秀,头也不回地就走了。

    这老头子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扶额摇头,李怀玉忍不住咧嘴笑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清弦递来了晕过去那护卫的装束,她接过换上,打燃火折子点了福禄宫里的纱帘,等火势起来了,才跟着清弦等人一起,很是镇定地离开福禄宫。

    谋逆一案关进大牢的人太多,陆景行捞不出死牢里的人,却是能捞出几个罪责轻的。清弦这几个人混在被监管的造反禁军之中,很容易就被陆景行救了出去,眼下只要他们能顺利出了三重门,就彻底安全了。

    身子依旧很难受,怀玉勉强撑着,学前头他们的模样,昂首挺胸神色自如地捏着刀迈步子。

    然而,白珠玑这个头委实矮了些,要是一个人的时候还好,但跟清弦赤金他们站在一起,就整整低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“那边的。”刚出福禄宫,外头就有巡逻的郎将喊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心里一紧,怀玉屏息低头,站在最后。清弦等人很是自然地将她挡住,拱手问:“大人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郎将疑惑地看了看他们身后那个小不点: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清弦微笑,赤金和白皑左右看了看,发现这四周无人,也都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笑什么?”郎将皱眉,心里正生疑呢,就感觉后颈一痛,眼前一黑——

    “快走!”怀玉低喝。

    清弦很是麻利地将昏过去的郎将拖到旁边的草丛里,赤金和白皑一人一边,半扶着她,飞快地抄小路逼近宫门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看着宫门口的守卫,清弦喘着气小声道,“陆掌柜已经联系过今日看守宫门的卫尉,但那人似乎油盐不进,若是等会被拆穿,咱们可能要硬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李怀玉嘀咕,“那卫尉不是挺好说话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您头埋低些。”清弦说着,掏出了伪造好的手谕,大步上前去。

    看见人来,宫门处执着画戟的守卫“锵”然将长戟交叉拦路。

    清弦双手捧着手谕走到旁边的卫尉面前,低头道:“奉陛下之命出宫。”

    那卫尉眼神很是古怪,看了他两眼,伸手接了手谕,没立马打开,倒是看向后头那几个人。

    赤金很是紧张,高大的身子挡过来,将李怀玉遮了个严实。

    然而,这宫门两边立着的人甚多,他挡得住卫尉,也挡不住旁边守卫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有个守卫看后头那小个子鬼鬼祟祟的,忍不住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呼吸微窒,李怀玉衡量着形势,听见这声音,已经做好了要杀一场的准备。

    但,那头的卫尉捏着手谕慢悠悠地翻开看,好像压根没听见旁边人的警示,看完在出宫记录上记了两笔,便摆手道:“放行。”

    竟然放他们走?怀玉错愕,清弦等人按在刀柄上的手也松了。

    四个看起来就形迹可疑的人,竟在宫门六十多号守卫的眼皮子底下溜出了宫。

    直到坐上了马车,李怀玉都还有点不敢相信:“他瞎了?”

    清弦摇头:“目光如炬,几乎是一眼就发现手谕上的玉玺是假的,看我的眼神都让我觉得慎得慌。”

    怀玉震惊了:“那他还放我们走?”

    清弦也想不明白,思忖了好一会儿,最后道:“许是陆掌柜的油盐进了吧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个,也不可能有别的解释了。

    怀玉缓缓点头,手指无意识地拨弄着腕上的佛珠,朝外头驾车的赤金吩咐:“往江府的方向走。”

    江府?赤金摇头:“殿下,现在宫里应该已经发觉不对劲了,京都不久就会戒严,咱们直接出城,许是还有一线生机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的。”怀玉低声道,“马车从这里往西城门走,最快也要一个半时辰才能到城门口,皇帝封城的消息应该比咱们先到。”

    “可,去江府有什么用?”赤金不解,“听消息说,江府的人今日一早就都出城了。”

    江府的登高望远,全府上下的确是都要去的,但……

    微微勾唇,怀玉道:“有个好姑娘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徐初酿跟她约好,只要天还没黑,她就会在江府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江府的马车出京是不需要检查的,就算城门戒严,她也出得去。

    赤金不再多问,调转马头,飞快地往江府赶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脸色很难看。”清弦伸手拭了拭她额上的汗水,“在牢里受苦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伸手捂住小腹,怀玉道,“等安顿下来,先给我找个大夫吧。”

    白皑看着她这副摇摇欲坠的模样,忍不住伸手,将她揽过来,让她靠在自己肩上歇息。

    清弦刚伸手呢,就被他抢先了,秀气的眉不悦地皱起来:“你又跟我争?”

    “争什么?”白皑道,“你没看见殿下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我看见了,但殿下离我更近,你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熟悉的斗嘴声,以前飞云宫里每天都能听见。眼下再听,怀玉倒是笑了:“让你们装面首,你们倒是真装得像,连争风吃醋的桥段都有。”

    这哪里是装?白皑和清弦一直看对方不太顺眼,白皑觉得清弦娘,清弦觉得白皑呆,要不是中间有个李怀玉,他们老早就得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都很识趣,没人会对殿下说什么露骨的话,要较劲,也是彼此心知肚明地暗着来。

    眼下还是逃亡关头,他们也没吵多久,一到江府门口,个个都噤了声。

    “弟妹?”马车外响起徐初酿试探的声音。

    怀玉将车帘掀开一个角,笑着朝她道:“二嫂果然守信。”

    左右看了看,徐初酿递给她一件斗篷,看她穿上将脑袋都罩住,才扶她换车。

    “你救了家父,这点小忙,我怎么也是要帮的。”她低声道,“只是动作得快些,君上他……”

    怀玉上了马车,在里头坐定,帮忙掀着帘子,好奇地问:“君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江府紧闭的大门就打开了,江玄瑾带着乘虚从里头出来,两人低声说着话,尚未抬眼往外瞧。

    李怀玉吓得浑身汗毛倒竖,清弦等人也是骇得不轻,飞快地蹿进车厢,将车帘死死按住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谁家的马车?”乘虚抬头看了看,好奇地问,“二夫人?”

    徐初酿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,手里死死地掐着帕子,嘴上强自镇定地道:“不知道呢,我方才出来就见停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了。”乘虚走过去翻了翻车厢,疑惑地挠着头。

    江玄瑾面无表情地看了徐初酿两眼,开口道:“二嫂可方便载本君一程?”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62章 逃出生天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:匪我思存 2到爱情为止作者:申尔 3星落凝成糖作者:一度君华 4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:赵乾乾 5云中歌3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