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37章 摘下月亮送给你

第37章 摘下月亮送给你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这话的确是厉奉行方才说的,没错,在场的人都听见了,说的是紫阳君,为的是白四xiǎo jiě这个红颜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白四xiǎo jiě拍椅而起,又冲冠又一怒的,为的是谁啊?

    三公九卿包括龙椅上帝王都是一愣,接着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,看向下头站着的江玄瑾。

    江红颜负手而立,一身青珀色绣银纹锦服拢身,身姿萧然,如青山玉竹。微微侧过脸来,墨瞳里蒙着湖光山色间的一场春雨,顾盼动人。

    他薄唇轻启,感动地朝前头护着他的李怀玉道: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气势汹汹的怀玉被他吼得一哆嗦,皱眉回头:“你怎么又凶我?”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说他是“红颜”,还想让他不凶?江玄瑾冷笑,一把将她按回椅子里,声音从牙齿里挤出来:“老实呆着!”

    李怀玉很不服气,小声道:“我是帮你说话呀,你听听那人嘴里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,加上那副道貌岸然的模样,看着就让人想揍他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用你来。”

    往前站了半步,他侧身将她连人带话一起挡在身后,朝厉奉行道:“四xiǎo jiě快人快语,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快人快语?”厉奉行皱眉道,“她这是以下犯上!区区臣女,身无功名,竟敢如此质疑本官!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,但也是事实,白四xiǎo jiě方才言行冲撞,的确可以算是以下犯上。

    李怀麟有点担忧,他觉得这位四xiǎo jiě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,甚至可以说是一针见血。然而她输在了身份上头,以下犯上的罪名说大不大,说小可也不小,若厉奉行非要计较的话,恐怕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厉奉行许是也想到了这一点,眼里划过一道狠戾之色,端好架子就想发难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把话说出来,江玄瑾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抬眼看向厉奉行,他目光平静地问:“丞相长史之位,年俸几何?

    厉奉行一顿,不明所以地回答:“年俸千石。”

    “那领地封君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君上飨紫阳一方供奉,年俸万石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回答,江玄瑾满意地点头,转而问前面站着的徐偃:“若无俸臣女质疑千石之官,是为‘以下犯上’,那千石之官质疑万石之君,该称之为何?”

    三公九卿一向以年俸分官阶大小,年俸千石的官员,在没有功名的rén miàn前的确是高高在上。然而与年俸万石的紫阳君比,便是如同尘星之于皓月,差了不知道多少级别。

    真要说“以下犯上”,厉奉行可比白四xiǎo jiě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厉奉行心头一颤,脸上厉色顿失。眼瞧着徐偃要开口答,连忙道:“是下官之失!今日众人都是为求公正,相互赐教,如何能说成以下犯上呢?”

    改口的速度之快,让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李怀麟皱了眉,终于忍不住开口道:“厉大人一口一个公正,却没拿出半点可以证明孟恒远清白的证据。光凭臆测污蔑紫阳君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厉奉行一慌,连忙朝上头行礼:“陛下明鉴,臣只是觉得此事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你觉得?”李怀麟猛地伸手往龙椅上一拍,横眉问,“证据呢?”

    “咚”地一声响,震得朝堂上的人都低了头。厉奉行更是直接跪了下去,叩首道:“陛下息怒!”

    “都还拿朕当小孩子,随意三言两语就想糊弄?”李怀麟当真是怒了,“若是证据不足的案子也就罢了,此案铁证如山,你却还要在这里胡搅蛮缠,是真当朕辩不了是非,分不清黑白?!”

    厉奉行大惊,连忙俯首不敢再言。旁边众臣出列,纷纷拱手:“陛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息怒?李怀麟冷笑:“若现在执政的还是长公主,你们敢像现在糊弄朕一般去糊弄她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旁边柳廷尉皱眉低喝: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知道朕是陛下?”腾地起身,李怀麟道,“朕这个陛下,在你们眼里根本还是个好拿捏的黄毛小儿!”

    谁也没料到皇帝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,江玄瑾皱紧了眉,抬步上前就想呵斥他。学了那么久的帝王之仪,如何能在朝堂上失态至此?

    然而,他刚跨出去一步,袖子就被人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骂他。”李怀玉低着头垂着眼,将他往后拽了拽,“陛下又没有说错。”

    厉奉行之所以有这么大胆子敢保孟恒远,就是欺幼主涉世不深,换成丹阳长公主在上头,他定是一个字也不敢多说,因为说了也不会有用。

    江玄瑾脸色不太好看:“劝诫君主,是人臣应尽之职。”

    他那能叫“劝诫”?怀玉撇嘴,想都不用想,她的手一松,这人定然上前去用《太祖帝训》和《帝王策》把怀麟骂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“你让他把话说完吧。”她小声道,“未必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皱眉,看一眼旁边被吓得浑身发抖的厉奉行和孟恒远,想了想,当真站着没动了。

    他不拦,旁人便没有敢拦的。李怀麟怒火高涨,瞪眼看着孟恒远就道:“区区草民也敢在朕的面前撒谎!三千斤禁药!三千斤!你若是不知道,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放进你孟记的仓库?!”

    再扭头看向厉奉行:“堂堂丞相长史,竟颠倒黑白偏帮商贾!舌灿莲花又如何,你真当朕不知道你揣的是什么心?!”

    天子之怒,伏尸百万,血流千里。

    方才还口若悬河的厉奉行,眼下是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了,连连叩首,叩得“砰砰”作响。孟恒远双腿打颤,瘫软在地上头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徐偃!”李怀麟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立马出列拱手:“陛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结案,定罪,该怎么判就怎么判!”李怀麟道,“谁若有异议,便带上证据来同朕说!”

    心口一震,徐偃郑重应下:“是!”

    朝堂里鸦雀无声,三公九卿皆低头垂目,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李怀麟重新坐回龙椅上,袍子一抖,上头绣着的五爪金龙熠熠生光。再抬头,尚且稚嫩的眉眼里露出了不容置喙的霸气。

    怀玉看得笑了,眼里满是欣慰。

    这才是她李家的男儿啊!

    拖拖拉拉了十几天的案子,终于在今日有了结果,李怀玉被江玄瑾带出宫去的时候,还跟在他后头兴奋地拍手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陛下真的好有气势啊!你瞧见没?那么瘦弱的身板,发起怒来像是比房梁还高,压得人喘不过气呢!”

    “不过生气归生气,他还是清楚地抓着了案子的关键,很聪明啊!”

    “虽然年纪还小,但有这般的魄力和睿智,将来必定会成流芳百世的一代明君!”

    叽叽喳喳,字句都不离皇帝。

    江玄瑾停下步子,侧头看她:“有那么好?”

    怀玉嘴角的笑意止都止不住:“是啊!你不觉得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没回答,他抬步就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李怀玉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对,上了马车依旧沉浸在见到弟弟的开心里,双手托腮,眼里柔光潋滟。

    能再见怀麟一次真好,还能从他嘴里听见一声“皇姐”更好,虽然不是在喊她,但她也觉得高兴,仿佛回到很多年前,怀麟刚学会说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皇姐。”一岁的小怀麟吃力地喊。

    抱着他的孝帝垮了脸,佯装不高兴地问:“为什么不喊父皇,只喊你皇姐?”

    小怀麟咬着手指,茫然地看了看孝帝,又朝她喊了一声:“皇姐!”

    六岁的小怀玉乐得直跳,叉腰朝父皇炫耀:“谁让您平时没空抱他?皇弟是儿臣抱着长大的,肯定先叫儿臣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得教他叫父皇!”孝帝哼声道,“他的父皇可是九五之尊!九五之尊大还是皇姐大?”

    “皇姐!”小怀麟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朝堂上威震八方的孝帝,被个一岁的娃儿说得气愤又委屈,脸都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怀玉哈哈大笑,举起怀麟转了个圈儿,奶声奶气地道:“皇姐一定会好好照顾你,等你长大,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你!”

    怀麟自然是不明白什么是好东西的,但被举得高高的,他也咯咯地跟着笑。笑声传出去老远,染得整个飞云宫一片暖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忆及这些,怀玉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马车骤然一停。

    身子前倾,差点没坐稳,怀玉回神,茫然地问:“到了?”

    江玄瑾没理她,面无表情地下了车道:“我还有事,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帘子一摔,甩来一阵风,吹得她鬓发微动。

    李怀玉眨眨眼,不明所以地掀开帘子喊住他:“我哪儿惹着你啦?”

    江玄瑾头也没回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你耍什么脾气?”哭笑不得地跳车追上去,她伸手拉住他的袍子,“天都要黑了,你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气息冰冷,江玄瑾道: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这还在大街上,拉拉扯扯像什么话?

    “又说这没用的。”翻了个白眼,李怀玉将他的袍子抓得更紧,“你这个人脾气古怪,有话总不会直说,要靠我猜。可我也有猜不到的时候呀,你憋着会憋坏的!”

    “真憋坏了,心疼的还不是我?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,说得带了笑。

    江玄瑾却是笑不出来,回头满眼寒霜地看着她:“我脾气便是如此,你若不喜欢,那便退了聘礼。”

    “哎,喜欢喜欢!你什么样我都喜欢!”连声哄他,怀玉手往下滑,抓着他一根食指摇啊摇,“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呀!”

    轻哼一声,江玄瑾绷着脸别开了头。

    看着他这侧脸轮廓,怀玉眼露赞叹,忍不住伸手摸一把,啧啧道:“生气也气得这样好看,我真想去天上给你摘月亮!”

    她这张嘴说好听的倒是厉害,谁知道什么时候是真心,什么时候是假意?他好看?这世上好看的人多了去了,当今圣上不也好看么?不还很有气势么?照她这个说法,天上有几个月亮够她摘的?

    拍开她的手,江玄瑾眯眼道:“要摘便去摘,若是摘不下来,就别让我再看见你!”

    说罢,甩开她就走。

    一口恶气难出,他眼神阴沉,步子走得极快。

    然而,没走多远,四周的百姓突然就骚动起来,三两聚作团,朝他身后的方向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出什么事了?江玄瑾不解,看着这些人古怪的反应,他停了步子,回头一看。

    方才他离开的位置,有人正攀着旁边酒楼的墙往上爬,动作不太灵活,但很是执着地爬上了二楼露台,踩着露台上的椅子,她伸出手,颤颤巍巍地要去摘檐下挂着的一盏灯笼,身子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瞳孔一缩,江玄瑾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身上有伤,李怀玉的动作吃力得很,好半天才够着那灯笼,可用力大了些,她一个没站稳,竟朝外头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围观的百姓一阵惊呼,灵秀也失声尖叫:“xiǎo jiě!”

    抓稳了灯笼,怀玉反应极快,脚尖往二楼的栅栏上一勾,稳住身子顺势攀住下头一圈儿屋檐,借力翻了个身,稳稳地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已经上来打算接住她的江玄瑾顿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怀玉回头就瞧见了他,捂着腰龇牙咧嘴了一会儿,然后就将她手里的灯笼塞进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给你摘的月亮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又圆又亮的灯笼,透着皎洁的光,像极了天上的明月。

    江玄瑾下颔紧绷,看看灯笼又看看她,眼里飞起了千年的霜雪。

    李怀玉咧嘴,忍不住伸手又摸了摸他的脸,眨眼道:“是你说摘不下来就不见我了呀。我说过要同你‘岁岁常相见’的,你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常相见。——谁敲着茶勺唱出来的词,止不住地又回响在了耳边。

    身子一僵,江玄瑾瞪眼看着她,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街上百姓熙熙攘攘,不少人经过一家酒楼旁边,都停下来张望。

    一个长得极好看的男子捧着一盏灯笼站着,脸色难看得很。而他面前,一个灵巧的姑娘伸手叉着腰,笑得酒窝盈盈。

    白府。

    江玄瑾一声不吭地拿膏药涂着她手背上裂开的伤口,李怀玉趁机就占人便宜——贴着他的背,下巴放在他肩上,贪婪地盯着人家的侧脸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消气呀?”她苦恼地问,“不是都给你摘月亮了吗?”

    他没说话,薄唇抿成一条僵硬的线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心疼我了?我也没摔着呀……嘶!疼!你轻点!”

    “还知道疼?”终于开口,江玄瑾语气很差,“自己身子是个什么样子自己不清楚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命,养了十几天才有点人样,哪是她这样折腾的?方才要是没勾住栅栏呢?要是他反应也不够快,接不住呢?

    被他凶得愣了愣,怀玉眨眨眼,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,眼睛陡然亮起来。

    “江玠。”她喊他的大名,笑得意味深长,“你……是不是在心疼我啊?”

    抹着药的手一顿,他黑着脸抬头:“想做这种梦,就白天睡觉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把药膏往床边一放,起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不甘心地朝他吼:“我都那么心疼你,你心疼我一下怎么啦?小气鬼!”

    江玄瑾没应,他跨出门槛,径直回去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心疼吗?

    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,他冷笑,就算心口会疼,那也是染了心疾了,跟她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江玄瑾抬眼就看见了桌上放着的一个灯笼,又圆又亮的,像极了月亮。

    盯着它看了一会儿,他进屋,把它捧起来放在了窗台上。

    窗外夜色沉寂,窗边明月皎皎。

    上床就寝,江玄瑾做了一个很恬静的梦,梦里有一片温柔的月光,和一抹挥之不去的药香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。

    白孟氏入狱,白府气氛一片凝重,在得知自己母亲要被关押十八年的时候,白璇玑坐不住了,带着一众叔伯婶婶就冲到了南院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!”

    李怀玉刚睡醒就被人迎面吼了这么一嗓子,当即皱了眉:“什么?”

    白璇玑双眼通红地看着她:“母亲就算有错,那也是你要叫一声‘母亲’的人,你竟然把她送进大牢关十八年!十八年啊!你孝心何在?”

    听明白了她的意思,李怀玉坐直身子,痞笑:“把她关进大牢的是陛下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进宫去告状,她能被关吗?”后头的婶婶白梁氏怒道,“都是一家人,你怎么能这么狠心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白刘氏也帮腔,“咱们都在想法子救她呢,你倒是好,不但不帮忙,反而还去告御状!”

    “太没有良心了!”

    屋子里一时唾沫横飞,李怀玉茫然地抹了把脸,问灵秀:“白孟氏是为什么被关的来着?”

    灵秀皱眉回答:“因为下毒谋害您。”

    “哦对。”怀玉点头,又看向旁边这群叔叔婶婶,“她先下毒想杀我,还怪我告她御状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没死吗?”白梁氏皱眉道,“你还活得好好的,她却要被关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十八年,你觉得公平吗?”

    怀玉听得笑了:“律法便是如此,shā rén偿命,我没死,所以她也还活着,只是活得不自由些,算是对她恶行的惩罚。这还不公平?”

    “可她是你母亲啊!”白刘氏满眼怨恨地看着她,“哪有女儿狠心到让母亲去坐牢的!”

    “我想过了。”白璇玑道,“这件事因你而起,只要你去跟陛下求情,说母亲不是故意的,那陛下一定会减轻对母亲的惩罚,让她早日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一个比一个不要脸。

    怀玉安静看着她们,等她们说够了,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道: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满屋子的人都睁大了眼看着她,白璇玑尤其不敢置信:“你怎么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样?”抬眼回视她,李怀玉冷笑,“她对我下得去手,我为什么对她下不去手?”

    都被害得差点死了,她还得回头去原谅别人?像她这种心胸狭隘的人,没把白孟氏弄死都算脾气好,这些人竟然还企图让她帮忙把她救出来?

    还真是不如白天回去睡个觉呢!

    说来也怪,世上似乎到处都不缺这种拿着亲戚关系绑架人的畜生,分明害人的人是罪无可赦,这些个人却总喜欢指责被害的人,用血缘劝,用道德绑,非要让被害的人接受他们的感化,再给害人的人一次犯错的机会。

    什么缺心玩意儿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真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,就可以不把白家放在眼里了?”看着她这态度,白梁氏气了个够呛,指着她就道,“没有白家,你怎么可能嫁得进江府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白刘氏也道,“真把大家都得罪透了,你以为你能有好日子过?”

    劝说不成,这群人明显是恼了,纷纷威胁起她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救白孟氏,足以证明你毫无孝顺之心。咱们把事儿往江府一说,人家还肯要你这个儿媳妇?”

    “这事传出去,整个京都的人都会骂你,别说嫁给紫阳君了,你以后就是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的!”

    李怀玉听得很不耐烦:“说完了吗?说完了我还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白璇玑走到床边,扯着她的被子就道,“你今日不给我个说法,就别想睡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都什么时候了,竟然还睡得着!”

    一群人站起来,都围到了她的床边,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。

    要是普通人家的xiǎo jiě,还真得被这场面吓得就范,可床上这位什么场面没见过?就几个碎嘴的妇人,想吓她?

    捏了捏拳头,李怀玉看着白璇玑道:“你再扯一下试试?”

    白璇玑一愣,被她这眼神看得心里一颤,下意识地就想放手。

    然而,这么多人站在她这边,她哪来的道理退缩?定了定神,她捏紧被子道:“怎么,害了母亲还不算,还要打我吗?你敢动手,我便去让人请紫阳君过来,让他看看自己想娶的到底是怎个凶恶冷血之人!”

    怀玉很想告诉她,紫阳君本也没觉得他自个儿娶的是个好人呐!然而不等她开口,门口有个声音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本君一直在此,不劳二xiǎo jiě相请。”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37章 摘下月亮送给你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为爱而生作者:伊能静 2轻易靠近作者:墨宝非宝 3失乐园作者:[日]渡边淳一 4大王饶命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5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:三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