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31章 我娶她

第31章 我娶她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对于一向守卫森严的江府来说,一日内起了两次火,可谓是不得了的大事,足以让江老太爷大发雷霆,把管家吊起来问罪。

    然而,在听见后头的家奴呼喊的话之后,江老太爷松开了管家的衣襟,大喜过望地看向旁边的人:“你在屋子里藏了人?”

    这语气,要多高兴有多高兴。

    江玄瑾脸上一阵姹紫嫣红,手上用力,差点把沉香木的佛珠给捏碎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他想说:我没有藏。但现在这话说出来,一点信服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于是,他阴着脸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沉默就是默认!江老太爷这叫一个激动啊,拄着龙头杖站起来,看着他道:“有喜欢的姑娘就带给我瞧瞧,我还能不让人进府不成?藏着掖着的干什么?白叫外头不知情的人传闲话!”

    江玄瑾少年成名,又位高权重,按理说也该三妻四妾美人成堆。可这人偏生清心寡欲得很,别说三妻四妾了,就连个通房丫鬟也没有,以至于外头的人一度传他是不是有隐疾,再或者就是断袖之癖。

    别说外人了,江老太爷也这般担心过,甚至还为此茶饭不思了许久。如今倒是不用担心了,能在屋子里藏姑娘,他肯定没什么问题!

    喜上眉梢,老太爷扭头就朝人吩咐道:“把那姑娘请过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朝白德重拱了拱手:“亲家别见怪,我家这三儿子头一回带姑娘回府,老朽自然是想急着见见。咱们两家的亲事,什么时候说都不会晚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很是理解地点头:“恭喜老太爷。”

    怎么就恭喜了?怎么就是他带姑娘回府了?江玄瑾觉得头疼,看一眼白德重那什么也不知道的看好戏的表情,头疼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他道,“此事容儿子之后再详禀。眼下您还是先与白御史坐会儿,儿子回墨居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太爷顿了顿,颇为不高兴:“为父瞧一眼都不成?”

    “您最近身子骨不好,不瞧为上。”江玄瑾起身,朝着白德重和他行了礼,扭头便走。

    老太爷很不解,瞧个人而已,跟身子骨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墨居。

    江玄瑾跨进大门的时候,客楼上的火已经熄灭了,乘虚和御风两个人站在庭院里,一看见他,“呯呯”两声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属下领罚!”

    “人呢?”他冷声问。

    御风硬着头皮道:“昏迷不醒,属下将她放在了那边的客房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毫不犹豫地转身往御风指的方向走,上阁楼,一脚踹开了门。

    跟在后头的乘虚吓得脸色惨白,手里的剑鞘都差点没捏稳。

    他家向来端正自持循规蹈矩的主子,踹门了……

    李怀玉躺在床榻上,双目紧闭,嘴唇发白,手背上还有一片火燎的水泡,看起来还真是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然而这回,他半点同情心也没有了,上前就捏了她的肩膀:“装睡被废了胳膊和马上醒过来,你选一个!”

    这咆哮声如同惊雷,霎时把怀玉从睡梦里给炸醒。睁开眼,很是茫然地看了看眼前的人,她嘴一扁,眼角一耷拉,很是委屈地坐起来就伸手抱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你可算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嗓音哑哑的,手也抱得紧紧的,她拿脸颊蹭了蹭他,哽咽道:“我差点就被烧死了!”

    江玄瑾僵硬在了床边。

    本是想来质问她的,可被她这一抱,他双手不知所措地张在两侧,怒气顿无。

    低头看她,他板着脸道:“别随便抱我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害怕嘛,心有余悸神魂不安的,抱一下你怎么了!小气鬼!”怀里的人闷声道,“幸好御风救我救得快,不然真死火海里了,你现在想抱我也抱不得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眯眼:“你死了我也不会想抱你。”

    抬头看他一眼,怀玉嗔怪地伸手点了点他的下巴:“嘴硬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气极反笑,他一时间都忘记该发火了,垂眸看一眼她烧得半毁的衣裙,想了想,抿唇对乘虚道:“去拿件披风过来。”

    乘虚的下巴“哐当”一声就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呆愣地应下,他下楼去主楼拿披风,走得跟抹游魂似的。还在下头站着的御风见他出来,连忙道:“你出来干什么?不去拦着点,主子怕是要把那四xiǎo jiě给活撕了!”

    扶了扶自己的下巴,乘虚惆怅地看向远方:“你放心吧,主子把你活撕了,也不会把四xiǎo jiě活撕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御风不解。

    乘虚拍了拍他的肩膀,长叹一口气,捂着下巴去拿披风。

    李怀玉哼哼唧唧地躺在江玄瑾怀里不肯起来。

    “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啦,我就是想点个香睡觉,谁知道睡了一半屋子突然就起火了,我还能没事烧自己玩不成?”

    伸手捻着他垂下来的墨发,她绕在自己手指上打了个卷儿,眼里水汪汪的。

    江玄瑾没好气地道:“真烧死你才好了,你知不知道现在外头乱成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怀玉很无辜,“乱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在我的院子里,还被那么多人瞧见了,你说乱什么!”

    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儿,她“哎呀”一声,很是懊恼地道:“这么一来,我是不是不能嫁给江小少爷了?”

    江玄瑾“刷”地就站起了身,差点将她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!快扶我一把,要掉下去啦!”死死抓着他的腰带,李怀玉哀嚎连连。

    没好气地拎着她的后衣襟将她放回床上,江玄瑾揉了揉太阳穴,低声道:“冤孽。”

    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个无赖呢?

    “你现在这脚,可还走得路?”

    怀玉摸着下巴笑嘻嘻地道:“这个分情况,你要是赶我走,那我就走不动路。你要是想陪我出去赏花,那我走得。”

    还赏花呢,江玄瑾白她一眼:“你再不走,定是要被父亲抓起来仔细盘问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怀玉兴奋了起来,抓着他的胳膊问:“你父亲知道你屋子里藏了个我,是不是特别生气?觉得我是个蛊惑人心的狐狸精?”

    说着,叉起腰扭了扭并不存在的尾巴:“让他放马过来!我这千年的狐狸精,还能怕了区区凡人?”

    江玄瑾跟看傻子似的看着她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嗯?不是这样还能是哪样?怀玉疑惑,正想再问,乘虚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四xiǎo jiě。”除了披风,他手里还端了一个托盘,很是无奈地走过来递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老太爷让人送来的,说‘姑娘’受惊,喝盏安神茶压一压。”

    啥?怀玉错愕,看看茶又看看乘虚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伸手接过茶杯打开闻了闻,她皱眉:“有毒?”

    江玄瑾没好气地拿过她手里的茶杯放在一边,然后起身去窗边看了看。

    果然,府里不少家奴在墨居四周晃荡,看似无意,却是将大门堵了个死,谁出去都得被审视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家老太爷这是待见我还是不待见我啊?”怀玉犹自在跟乘虚嘟囔。

    乘虚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知道您是个姑娘,老太爷现在正高兴。但……若是知道您的身份,那就未必了。”

    白四xiǎo jiě,江焱名义上的未婚妻,如今在君上的院子里被发现了,会被人传成什么样?

    怀玉听着,脸上倒是没什么担忧的神色,水灵灵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,看起来分外不老实。

    “别想什么歪主意。”江玄瑾冷声开口,“就算你现在站出去大喊你是白四xiǎo jiě,也过不了我的门。”

    小心思被拆穿,怀玉心虚地干笑两声:“我没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最好。”关上窗户,江玄瑾回头看她,“这院子你暂时出不去了,老实呆着。”

    扁扁嘴,怀玉抱着被子看着他:“依我看啊,咱们不如破罐子破摔了,趁着这机会,你娶了我,咱们皆大欢喜。”

    谁跟她一样是破罐子?江玄瑾黑了脸:“你做梦!”

    总是这一句,就不能换个词儿?怀玉嫌弃地看他一眼,正想再调戏两句,楼下突然就传来御风紧张的一声喊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留步!”

    江深带着人站在客楼下头,很是温柔地看着御风笑道:“你别急啊,我又不会硬闯,只是问问三弟在不在上头罢了。”

    御风拱手:“主子在上头……待客,许是没空见二公子。您若是有要事,不妨让属下转达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江深一听,更是想往楼上走了,“方才就听人说三弟屋子里藏了个姑娘,正好我遍寻白四xiǎo jiě不着,不如就顺便替老爷子看上一眼。”

    御风摇头:“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使不得了?”江深好奇地看着他,“你一向稳重,今儿怎么也跟你家主子一般,古里古怪的。”

    御风僵硬地站着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楼上的乘虚也慌了,“二公子来了!”

    他要上楼,御风是没有理由拦的。江玄瑾脸色很难看,扫了一眼屋子里,发现几乎没地方可以让床上那祸害藏起来。

    “完啦!”李怀玉幸灾乐祸地小声道,“这回是当真要破罐子破摔了啦!”

    目光阴沉地瞪她一眼,江玄瑾咬牙道:“你还真是半点不紧张!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紧张的?”她嬉皮笑脸地道,“能同紫阳君扯上关系,我只赚不亏。”

    眉头皱得死紧,江玄瑾当真有些生气:“在你眼里,缠上我比你自己的名节还重要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怀玉摇头,眼波潋滟地睨着他,拍手道,“应该说在我眼里,你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噎,江玄瑾捏紧了拳头:“胡扯!”

    江深已经开始往楼上走了,楼梯上一声声的响动,听得他心里发紧。他甚至已经开始飞快地想,要怎么说才能让二哥相信他与这女子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旁边的人喊了他一声,“你是不是真的很不想我被你二哥瞧见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她是要嫁给江焱的,此时被江深看见,且不说江深认不认得她,就算不认得,往后过门也会被发现。到时候乱成一团,压根无法解释清楚,他和焱儿之间因此生了嫌隙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心里急躁,江玄瑾周身的气息都乱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江深已经到了门口,伸手轻轻敲了敲:“三弟?”

    喉咙发紧,江玄瑾认命地垂了眼,打算让乘虚去开门。

    然而,嘴刚张开,旁边一只手突然就伸过来,抓着他的衣襟,往下一拉。

    江玄瑾猝不及防地被拉得低下头,唇上碰着个软软的东西,“吧唧”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他瞧见我,那我就不让他瞧见。”一双杏眼笑成了弯弯的月牙,李怀玉满意地松开他的衣襟,捏着粉拳轻轻在他心口上一捶。

    然后飞快转身,拖着有伤的右脚,三步并两步冲到窗边,单手撑着窗台一跃,玄色的披风被风吹得翻飞,整个身影潇洒无比地跳出了窗外。

    江玄瑾瞳孔猛缩。

    目光所及之处,是一扇雕花木窗,她从窗口上一闪而落,如被射中的候鸟。留一片披风的边角,在风里划出一片波澜,跟着飞快地消失。

    竟然就这么从阁楼上跳了下去!

    倒吸一口凉气,他白了脸走到窗边,急急地往下看!

    砖石地上空荡荡的,竟然没人。

    刚刚被捶了一下的心口,这会儿好像才有了反应。胸腔里的东西猛烈地跳动起来,震得他呼吸不畅。

    “三弟?我进来了啊。”外头等着的江深半天没听见声响,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就你们两个人?”扫了一眼屋里,他疑惑地问,“不是还有个姑娘吗?”

    回头看他,江玄瑾张了张嘴,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江深走到他面前,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乘虚回过神,看了自家主子一眼,拱手替他回答:“二公子,我家主子无碍,就是今日事情多,累着了。”

    还没见过自家三弟这副模样,活像是被什么给吓着了,一张脸白得跟纸似的。江深也不打算多纠缠了,关切地嘱咐道:“累了就休息会儿,没必要总逼着自己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极缓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再看了四周一眼,确定当真没什么姑娘,江深很是遗憾,唠叨了两句便带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他一出墨居,江玄瑾便快步动身下楼,踩过木阶,绕过前院,冲到了阁楼后头的屋檐下。

    李怀玉半靠在屋檐下头的柱子上,正抱着自个儿的右脚龇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,她侧头,冲他笑得明眸皓齿:“怎么样?他没瞧见我吧?”

    走到她面前停下,江玄瑾低头看着她,沉默了半晌才道:“你真是个疯子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怀玉大笑,“我可没疯,你这阁楼修得巧,上头有檐啊,我攀着跳下来定然摔不死。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,又揶揄地看他一眼:“是不是吓坏啦?”

    沉着脸没吭声,江玄瑾伸手,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呀,这回竟这般主动?”笑嘻嘻地勾住他的脖颈,她一双杏眼眨巴眨巴的,“可是心疼我了?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半句好话也不肯说,小气鬼!”

    江玄瑾觉得,自己没被她气死真的是福大命大。还好话呢,没骂她已经算他脾气好了!

    回去楼上,他板着脸坐在她的床边,拆开她脚踝上的白布瞧了瞧。

    原本小巧的脚踝,已经肿得跟个馒头似的了。

    “乘虚。”他道,“去请医女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,不用麻烦。”怀玉掏出了方才祁锦留给她的药膏,“我自己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说着,撩开裙子将女绔往上挽了挽,露出一截白嫩嫩的小腿。

    线条流畅,隐有珠光,本该是被拢在层层布料下头的肌肤,竟被她这般豪迈地显露人前!

    江玄瑾沉了脸,下意识地就侧身挡在她前头,抬眼瞪向还在旁边站着的乘虚。

    乘虚也是被怀玉这举动吓傻了,一时忘记移开眼。待察觉到自家主子的目光,他浑身一紧,连忙退后、转身、出去、关门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看着那门合上,江玄瑾犹觉得心里一口恶气难消,伸手就想替这没脸没皮的人将裙子拉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,他没转头看,这一伸手,没抓着裙子,倒是触手一片细腻如羊脂。

    江玄瑾愕然,缓缓地扭过头。目光所及之处,就瞧见自己的手正握着床上人的小腿,修长的指节触碰着她的肌肤,温软滑嫩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安静得他很清晰地听见自己和她的呼吸声交织在了一处,空气都稀薄了些。

    他的眸色突然就暗了暗。

    李怀玉眨眨眼,也被这突发的状况弄得有点手足无措,半晌才反应过来:“疼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猛地回神,江玄瑾收回了手,颇为狼狈地别开头,“疼死你也好。随意在外rén miàn前掀裙子,不疼死也早晚被白德重打死!”

    察觉到这人话里的怒意,怀玉缩了缩脖子,可怜巴巴地道:“人家要上药嘛,上药自然要掀裙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等人出去了再掀!”

    扁扁嘴,怀玉没脾气地认了:“以后照你说的来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一句乖巧的话,江玄瑾终于松了眉头。目光扫过她那包扎的笨拙手法,他心里叹了口气,一把拍开她,将白布接过来,一圈圈地给她缠上。

    怀玉愣了愣,诧异地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堂堂紫阳君上,给她包扎?吃错什么药了不成?

    察觉到她怪异的目光,江玄瑾耳根微红,冷声道:“要给你眼睛上也打个结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客气地朝他拱了拱手,怀玉一本正经地道,“我还要留着眼睛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人说起这种话来真是厉害得很,他完全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别开脸,江玄瑾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窗台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下次别跳了。”他道,“总有别的解决办法。”

    怀玉一听就笑咧了嘴:“你果然是心疼我嘛!不跳了不跳了!只不过……眼下这状况,你打算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她看样子是出不去的,一直在这里呆着也不是个办法。江家二公子来了她还能躲,但要是那位老太爷来了呢?

    江玄瑾低头思量,瞧着也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眼下最矛盾的地方,莫过于她顶着“江焱未婚妻”的头衔,虽说焱儿一直不愿意承认,但在旁人眼里名分是定了的。他突然把人带在院子里放着,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认真想了良久,江玄瑾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你好生歇息。”他道,“我去前庭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怀玉乖巧地应下,目送他出去。

    等房门合上,她单脚跳下地,从后头的窗口往洗砚池的方向望了望。

    方才那么好的时机,也不知道到底成事没有。

    江玄瑾从茶厅旁边过,正好遇见敬完茶出来的江焱。

    “小叔!”江焱苦着脸过来朝他行礼,“小叔救命啊!”

    停下步子,江玄瑾看他一眼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您看那边。”努嘴指了指不远处站着的人,江焱颇为烦躁,“这白二xiǎo jiě好生霸道,非跟着我一道,还替我端茶敬长辈。”

    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,江玄瑾道:“人家帮你的忙,不是挺好?”

    “您可别笑我了!”江焱摇头,“明知道这是爷爷硬塞给我的人,我哪里会觉得好!”

    江焱也没别的毛病,就是傲气了些,不太愿意别人插手他的事情、替他做主。江家长辈已经触了他的逆鳞,碍于辈分没法发作。白二xiǎo jiě再来触,他显然就不会给颜面了。

    墨瞳里光闪了闪,江玄瑾捻着佛珠略微一思量,侧头问他:“先前许你白四xiǎo jiě,你不愿。如今给你换成白二xiǎo jiě,你还是不愿。是不是还不想成亲?”

    江焱顿了顿,仔细一想,若今日花园里那个真是白四xiǎo jiě,其实他是可以勉强接受的。但换成了二xiǎo jiě……他连连摇头:“小叔辈分比我长都尚未娶妻,侄儿实在没有着急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急,你爹和爷爷可急了。”江玄瑾道,“要说服他们取消婚事不容易,更何况当真悔婚,伤的可是江白两家的交情。”

    垮了一张脸,江焱使劲朝他作揖:“所以才想求小叔帮帮忙,您一定有法子的!”

    江玄瑾沉默,眉心微皱,看起来很是为难。

    诓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呢?那就是让别人求着自己去诓。他心里已有打算,但以江焱的性子,不卖卖关子,他反而不容易买账。

    果然,见他不吭声,江焱连忙朝他又是行礼又是说好话:“小叔一向最疼我的,总不能见死不救!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江玄瑾道:“办法不是没有,但你可想好了,当真不愿成亲?”

    江焱一顿,又看了一眼远处望着他的白璇玑,打了个寒战笃定地点头:“想好了,不愿!”

    再等个几年也来得及啊,他还年轻么不是?

    “好。”江玄瑾点头,难得地露出个微笑来,“我给你指条明路吧。”

    眼眸一亮,江焱问:“什么明路?”

    伸手指了指大门的方向,江玄瑾意味深长地道:“这就是明路。”

    怔了怔,待明白小叔是什么意思之后,江焱倒吸一口凉气,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茶厅里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和白德重还在等着见白四xiǎo jiě,可江深回来,竟然说没找着人。

    “确定人是来了吗?”老太爷很疑惑。

    江崇也有点不解:“看帖子上写的的确是白氏珠玑,但到底是不是她……儿子不曾见过白四xiǎo jiě,也无法确认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捏着胡须道:“四女是何形状,老夫自然是最清楚的。若当着如将军所言那般端庄大方,那多半是有人冒了四女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江老太爷沉默了,正有些为难,抬眼就瞧见江玄瑾从门口跨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墨居那头如何了?”他连忙问。

    “无碍,只烧了半间屋子,损了些小东西。”江玄瑾答,“火已经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江老太爷很想问,那位姑娘呢?不带来看看?

    然而面前这人却先他一步开口道:“继续商议要紧事吧。”

    时辰不早了,白德重父女还赶着回府呢,自然是先说婚事要紧。江老太爷定了定神,与白德重对视一眼,两人轮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白四xiǎo jiě寻不着人,就算寻着了,想来还是二xiǎo jiě与焱儿合适。看二xiǎo jiě今日忙里忙外的,帮了焱儿不少,也算贤惠得体。”

    “江府的孙媳妇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的,珠玑那孩子终归是没有璇玑处事成熟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说,江齐氏若还在,定也心疼她儿子,要选最相宜的好媳妇。两个当母亲的都逝去多年了,就算是白四xiǎo jiě嫁过来,江齐氏照顾不了,白冯氏也得不到什么好处,又何必固守不变呢?”

    “璇玑的八字与小少爷也是合得上的,庙里的算命先生还说她是旺夫命。”

    两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,江玄瑾没反应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叹了口气:“为父也知道你这孩子重诺,要你变通有些困难,那你权当不知此事,一切有我们做主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江玄瑾也不打算再争辩,只看着白德重问了一句:“贵府四xiǎo jiě,当真十分不堪?”

    白德重一愣,叹了口气:“是老夫疏忽了对她的管教,等她二姐成了亲,老夫定会悉心教导她规矩,再为她寻个好人家。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江玄瑾道:“那便就这样定了吧,黄道吉日让人选好便是。”

    竟然让步了?白德重一喜,老太爷也十分高兴,朝着他点头道:“日子为父看过,五月二十一是顶好的黄道吉日,今日说定,后日正好宜下聘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江玄瑾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白德重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松了,与江家人再寒暄两句,便叫了白璇玑来行礼拜别,乘车回府。

    “三弟怎么突然改主意了?”江深站在江玄瑾旁边,很是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江玄瑾淡声道:“听从父命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父很欣慰。”江老太爷乐呵呵地道,“既然你这么肯听为父的话,那不如现在把你屋子里那姑娘带给为父瞧瞧?”

    朝他拱手,江玄瑾摇头:“明日吧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要明日?今儿时辰也还早啊?众人都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江深倒是笑得意味深长,凑到他身边低声道:“该不会是还没把人家姑娘弄到手?没关系,二哥可以教你!”

    “多谢二哥。”江玄瑾面无表情地道,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真弄到了手他才头疼呢。

    眼下事情算是解决了一半,他微微松了口气,正打算喝口茶,就听得身后的乘虚小声道:“主子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又出什么事了?江玄瑾皱眉,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低声道:“她怎么这么不安分?”

    乘虚摇头:“不是,是洗砚池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洗砚池,他关着青丝的地方。

    脸色一变,江玄瑾起身就朝老太爷行礼告退,带着乘虚就匆匆往回赶。

    青丝是极为重要之人,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从她嘴里得到dá àn。若是被人抢走,多半不是灭口就是消失于江湖,那可就棘手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赶到竹屋里的时候,一眼就看见了尚被镣铐锁着的青丝。

    “主子恕罪!”有暗卫半跪在他身侧道,“来者早有预谋,趁着咱们救火的时候闯进来抢人。咱们人手不够,虽保住了犯人,但还是让贼人全身而退了。”

    人还留着,江玄瑾便松了口气,看了一眼竹屋里乱七八糟的打斗痕迹,皱眉道:“谁那么大胆子?”

    “卑职已经派人去追了,一有消息便回禀君上。”

    在府里都留不住,出去了哪里还能追得上?江玄瑾皱眉,盯着不远处那满身镣铐眼神冷冽的女子,眼里生疑。

    方才客楼那火烧的,会不会太巧了点?

    “你早晚会遭报应的。”青丝抬眼看他,满头长发披散,发间和脸上都凝着不少血块儿,看起来阴冷可怖。

    “报应?”回过神,江玄瑾嗤笑,“这个词更适合你那死去的主子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青丝眼神更凶,挣扎着站了起来,猛地朝他一扑!

    血腥气冲鼻,那双满是脏污的手停在离江玄瑾一寸远的地方,受着镣铐禁锢,再难近半分。

    不甘心地屈了屈手指,青丝恨声道:“你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江玄瑾站着没动,心平气和地捻着佛珠道:“泯灭人性之人才为畜生,我替天行道,除暴安良,何以得这二字?”

    替天行道?青丝使劲呸了一口血沫子,艳红的颜色飞溅到他青珀色的衣袖上,浸染得星星点点。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给小人当了刀子使,真当自己做对了事情?”她双眸如刀,透过发丝的间隙,狠戾地盯着他,“总有一天你会后悔,你杀了整个北魏最不该死的人!”

    丹阳还不该死?江玄瑾摇头:“你这话太过荒谬。”

    天下人人都知道,北魏最该死的就是丹阳长公主,何来的“不该死”一说?

    “荒谬?”青丝咬着牙道,“你只消去问一问韩霄大人,问问他为何不顾人言也要拥护长公主,你就会明白到底是谁荒谬!”

    微微一顿,江玄瑾道:“你话说明白些。”

    青丝冷笑:“与你还用怎么说明白?你有手段嫁祸公主,没手段查明真相?”

    真相?江玄瑾垂眸,他只知道丹阳以阴诡手段杀了自己的亲叔叔,以残忍刑法弄死了先皇忠仆,还害得三朝丞相司马旭惨死宫中,更是玩弄权术,置百姓于水火——这些都是真相。

    有这些真相在,丹阳死的就不冤枉。

    收敛了心神,他冷眼看着面前这神态癫狂的婢女,挥袖朝旁边的人吩咐:“看牢她,再莫让人接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齐应。

    江玄瑾回去了客楼上,站在门口的时候,他发了会儿呆,直到手心被佛珠硌得生疼了才回过神,伸手推门。

    “回来啦?”屋子里的人满脸好奇地看着他,“你去哪儿了,脸色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琥珀色的杏眼清澈无比,半点心虚也没有。

    看着她,江玄瑾轻声道:“没什么大事,有贼人趁着方才客楼着火,想从我院子里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怀玉瞪眼,“在你院子里偷东西?胆子也太大了吧?丢了什么东西?很贵重吗?”

    他摇头:“贼人并未得手。”

    怀玉一顿,拍手笑道:“那就好,真让人在你眼皮子底下偷了东西,紫阳君的颜面往哪儿搁?”

    态度坦然,吐字流畅,一双眼看着他也是不避不闪。江玄瑾觉得,许是他疑心太重了。就算方才客楼的火给了人可趁之机,但她也说过了,不是故意的。再者,她与青丝八竿子打不着一处去,没必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心里松了松,他道:“我方才去前庭,他们已经将焱儿与白二xiǎo jiě的婚事定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怀玉脸一垮,万分委屈地伸手抓住他的衣袖,“不是说好的替我抢回婚事么?你说话不算话!”

    额角青筋跳了跳,江玄瑾咬牙道:“要不是你执意要来我的院子里,何至于弄成这样!”

    本来么,她要是好端端的不闹腾,他便能全力替她争一争。然而现在怎么争?给她争个“未来小少夫人”的名头,再被老太爷逮着在他房里藏着?两人非得一起浸猪笼了不可!

    面前的人眨眨眼,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对哦,是我主动要求来你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又哀怨地看着他:“你怎么不拦着我?那么轻易地就被我说服了?”

    江玄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呀呀!”被人抱起来举到了窗台边,怀玉惨叫两声抓住窗台,可怜巴巴地道,“我开个玩笑,你别这么激动啊!我的错!都是我的错!你别扔我!”

    江玄瑾这叫一个气啊,只要一遇见这祸害,他总能被气个半死,恨不得把她摔下去摔成个肉饼,从此世界就清净了!

    感觉到他身上的杀气,李怀玉立马跟八爪章鱼似的缠在他身上,双手相扣,打死不松:“你不能这样对我!”

    “给我个理由。”他微微眯眼。

    咽了口唾沫,怀玉眼珠子转了一圈儿:“shā rén偿命!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很正经很有说服力,江玄瑾轻哼一声,终于是消了气,将她扔回了床榻上。

    挨着被子打了个滚儿,怀玉委屈兮兮的:“你这么凶的人,以后是娶不着媳妇儿的!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你管。”他转身,边走边道:“老实在这里呆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一天?!”怀玉惊了,“白府那边怎么办?”

    脚步一顿,江玄瑾停在了门口,手微微收拢成拳,看起来颇为恼怒:“我会给他们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一个黄花大闺女,在他院子里夜不归家,这个交代要怎么给?怀玉摸着下巴眯着眼,很是认真地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江玄瑾跨出房间,带上了门。

    房门一合上,李怀玉瞬间收了吊儿郎当的表情,皱着眉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要救青丝果然没有她想的那么容易啊,找到了地方,也有了时机,却还是没能把人给捞出来。方才抓着江玄瑾的衣袖,她看见了上头新鲜的血迹。江玄瑾没有受伤,那血多半是青丝的。那丫头被江玄瑾抓着,不知道吃了多少苦。

    心里闷得难受,怀玉很愁,愁得脸都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xiǎo jiě?”正想着呢,门外响起了灵秀的声音。

    怀玉愣了愣,看着她推门进来,有点意外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灵秀眼里满是惆怅之色,走到她跟前来,勉强笑了笑:“方才紫阳君身边的人来寻奴婢,说让奴婢过来伺候您。”

    进江府的时候灵秀就与招财一起在门外的马车上等,江玄瑾倒是心细,还知道把她的丫鬟叫过来。

    拍拍床弦让她过来坐下,怀玉打量了一番灵秀的神色,好奇地问: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灵秀犹豫了一番,低声道:“奴婢在车上的时候,恰好碰见老爷和二xiǎo jiě从江府出去,听见他们说了几句话。那话的意思是……江家准备去给二xiǎo jiě下聘礼了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先前江玄瑾说过了,李怀玉倒是不意外,伸手拍拍她的背安慰道: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”

    有先前自家xiǎo jiě半夜出府找衣裳首饰的事情在前,灵秀倒是没有那么执着于这件婚事了,只是难免有些惋惜:“江家小少爷那么好的夫婿,别处可是再难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怀玉宽慰道,“天涯何处无芳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灵秀哭笑不得地看着她,“xiǎo jiě,这是您的夫婿没了,不是奴婢的夫婿没了!”

    “啊,是吗?”她无所谓地摆手,“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也太豁达了些啊!灵秀忍不住都乐了,一边笑一边摇头,没一会儿也释然了。

    xiǎo jiě看得开就好,也许将来会遇见更好的人呢?

    怀玉半真半假地跟她交代了一番自己为什么会在紫阳君的院子里,灵秀觉得很不可思议,连带着又感叹了一下自家xiǎo jiě真是命途多舛,好端端的又受伤了。

    两人嘀嘀咕咕没多久,就到了用晚膳的时辰。怀玉让灵秀把乘虚叫来,本是想嘱咐两句多来点肉食,结果乘虚过来的时候,把晚膳和江玄瑾一起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满桌子珍馐佳肴以及桌边一个俊朗非凡的紫阳君,看得她很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想我了吗?”怀玉看着他直眨眼,“连晚膳都要同我一起吃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江玄瑾淡声道,“我是为了在吃完饭之前不被打扰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怀玉不解,谁会在吃饭的时候来打扰他啊?

    这个问题在晚膳用到一半的时候有了dá àn。

    “三弟在不在?”门口有人进来,朗声问着,随后便跟着御风去了主楼等着。

    怀玉都听见了声音,旁边的这个人却恍若未闻,慢条斯理地将碗里的东西吃完,又拿帕子净了手,才施施然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好奇地看着他的背影,怀玉二话不说,拿过旁边的拐杖便撑着跟上去。

    乘虚瞧着,也没拦,还让灵秀看着她些。

    江崇满脸焦急地坐在主楼里,一见江玄瑾进来,便起身迎上来:“三弟,你可见过焱儿?”

    江玄瑾一脸莫名:“焱儿?下午的时候倒是在前庭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他可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想了想,江玄瑾道:“他说让我救命,说白二xiǎo jiě太过霸道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江崇铁青了脸,又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这孩子是被我娇惯坏了,任性得很。父亲定下的婚事,哪有置喙的余地。他一个不满意,竟然还离家出走了!”

    “离家出走?”江玄瑾顿了顿,垂眸问,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江崇摇头,“晚膳的时候找不着人,四处找了一遍,在他房里发现了这封信,你看。”

    接过信纸,江玄瑾看了一番,收拢道:“他左右只有那么几个地方能去,先派人去找吧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派人找了,我现在是拿不定主意,不知该不该禀告父亲。”江崇很为难,“叫他老人家知道,定是睡不好觉,但若明日一早还找不到人,老人家也是会知道的,到时候免不得怪我欺瞒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有些难办,江玄瑾想了想,低声道:“且找吧,若是明日清晨还没找到,就假意刚发现这信,禀了父亲就是。”

    外头听墙角的李怀玉闻言就弯了眼,小声对后头的乘虚道:“你家主子被我带坏啦,都会教人撒谎啦!”

    乘虚摸摸鼻尖没吭声,他家主子岂止是教人撒谎啊,自己现在也在撒谎好吗?得亏大公子耿直,半点也不怀疑。

    近墨者黑啊,古话都是有道理的!

    屋子里的江玄瑾面色镇定地把江崇应付走,一扭头就见李怀玉从角落里撑着个拐杖蹦跶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。”她朝他笑得揶揄。

    莫名的耳根子发红,江玄瑾别开眼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,就觉得你很可爱。”怀玉摸着下巴色眯眯地道,“想把你骗回家去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又胡扯!”江玄瑾没好气地挥袖,转身就走回了主楼里。

    怀玉看着他的背影朝旁边的乘虚感叹:“你家主子哪儿都好,就是用词匮乏,不是‘胡扯’就是‘放肆’,再不然就是‘荒谬’和‘闭嘴’,他还会点别的词吗?”

    乘虚憋着笑,拱手朝她行礼:“是四xiǎo jiě太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。”毫不谦虚地应下,李怀玉打了个呵欠道,“我也回去歇着吧,明儿似乎有好戏看。”

    白璇玑好不容易将婚事拿到手,还没焐热呢,新郎官就跑了。要是明日找不到江焱,那可真是好大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江崇也明白这个道理,为了让江焱不被老太爷责难,他派了众多的人,甚至惊动京都衙门,几乎要将整个京都都翻过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,江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,始终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天色破晓的时候,江崇跪在了江老太爷的房门前。

    清晨的江府,又是一场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李怀玉打着呵欠醒过来的时候,江玄瑾正坐在她房间的桌边,睨她一眼,淡声道:“更衣,用膳。”

    笑了笑,怀玉朝他伸手:“我被被子缠住啦,要紫阳君抱抱才能起来!”

    声音软软糯糯的,带着不清醒的鼻音,沙哑慵懒。

    要是换个人来,定是被她撩得口干舌燥了。然而,江玄瑾完全不吃这一套,冷着脸道:“再废话,你便别用早膳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怀玉一个鲤鱼打挺便起身了。只是动作太大,不小心扯到受伤的脚,她痛呼一声,捂着脚踝哀嚎了半晌,才委委屈屈地穿鞋下床。

    旁边的灵秀连忙把隔断处的帘子放下来,将她扶去屏风后头更衣。昨儿穿的衣裳烧坏了,幸好紫阳君体贴,寻了一套新的过来,料子花样都不错,今日也能撑撑场面。

    更好衣,洗漱收拾一番,李怀玉又是一副端庄大方的模样了。撑着拐杖去江玄瑾身边坐下,她拿了筷子看着他道:“我昨儿想了一晚上,总觉得江小少爷突然离家出走,跟你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提筷,夹了菜细嚼慢咽,没理她。

    怀玉接着就道:“瞧瞧江崇大将军昨儿都急成什么样了,你作为最疼江焱的小叔,半分不着急不说,还吃得香睡得饱的,怎么看都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?江焱与白璇玑的婚事都定了,他再离家出走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对白璇玑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碗饭吃完,江玄瑾擦了嘴,起身道: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怀玉瞪眼,“我早膳还没吃呢!”

    “话那么多,定然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被这话噎住,怀玉哭笑不得,看他当真没有要等自己的意思,连忙起身,抓了两块点心往自己衣袖里一塞,撑着拐杖就追上去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正在前堂里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看看他写的都是些什么混账话?什么‘焱心有家国而暂无家室,恐误姑娘终身,故以此为凭,解除婚约’,长辈定的婚约,是他能解除就解除的?!”

    江崇跪在下头没吭声。

    江玄瑾进去的时候,老太爷已经把江焱留的信撕完了,随手一扔堂里就是一场纸雪,纷纷扬扬地朝他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息怒。”他道,“我已经让人在出京的各处关口都安排了人,一旦发现焱儿,定然马上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见他来了,老太爷立马扭头迁怒道:“你瞧瞧你教出来的好侄儿,有样学样,都学得清心寡欲不愿娶妻了!我江家的香火是不是就得断在你们手里?”

    江玄瑾垂眸:“您保重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保重什么啊保重?”老太爷捏着龙头杖使劲杵着地,“明日就要去白府下聘,消息都放出去了,白家也做好准备了。江焱这一跑,我们拿什么去给白府交代!”

    “儿子自当去请罪。”江崇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请罪?”老太爷怒道,“这是你请罪就能完了的事情?江白两家世代的交情,不得毁在你那不肖子的手里?外人怎么说咱们江家?白府又会怎么看我们江家?”

    江崇为难地低头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江玄瑾安静地站着,等老太爷火气发得差不多了,才轻声问:“要送去白府的聘礼,可已经备好了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江老太爷更气:“还能没备好?几年前就备好了!但摊上这样的不肖孙儿,怕是又得搁置好几年!”

    “搁置倒是不必了。”江玄瑾道,“给我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爷不吼了,不怒了,瞬间就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呆愣半晌,他愕然地看着江玄瑾,“聘礼给你用?你怎么用?”

    江崇也吓得差点没跪稳,扭头一脸震惊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顶着众人灼热的目光,江玄瑾平静地道:“还能怎么用?自然是用去下聘,换个夫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换个夫人回来……换个……夫人……回来?

    一个哆嗦,江老太爷觉得自己可能是老了,耳朵不好使了,出现这么可笑的幻听。他抓着自己的胡须扯了扯,感觉到了疼,茫然地问:“你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“既要保住江白两家的关系,又要保住江家的颜面,岂不是只有这一个法子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江老太爷是真的感动啊,甚至开始有点庆幸江焱逃婚了。逃了个小的,逮着个大的呀!江玄瑾的婚事可比江焱让他头疼多了,江焱尚年少,玄瑾可是早该成亲了!

    想了想,他问:“你去娶那白二xiǎo jiě回来?”

    刚问出口,又皱了眉:“那丫头瞧着是机灵,与焱儿还算合适,但你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江崇还在,老太爷也没说得太白,心里却是有计较。白璇玑配焱儿已经算是高攀了,何德何能做玄瑾的夫人?就算是随意拉扯个人过日子,他老人家心里也难免有点遗憾。

    正纠结呢,面前的江玄瑾突然道:“今日过来,还有别的事情要同父亲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老太爷坐直了身子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在街上遇见了些暴民,差点被人暗算。危急关头,有个姑娘冲出来救了我一命。”深吸一口气,江玄瑾硬着头皮撒谎,“那姑娘心善,救了我不求回报,也没留下名姓,故而我未能报恩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昨日宴会上,我又遇见了那姑娘,并且很巧的是,她崴伤了脚。所以昨日,我将她扶回墨居请了医女诊治,不想却被家里奴仆瞧见,引起了误会,差点毁了人家的名节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老太爷眼睛亮了:“你这说的是你藏在房里的那个姑娘?”

    “不是藏在房里的。”江玄瑾耐心解释,“是因为她受伤了,所以暂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父听明白了。”老太爷笑着摆手,“就是因为受伤了而被你藏在房里的那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崇也激动了:“这么好的姑娘,还不带来让父亲见一见?”

    “她就在外头。”看一眼老太爷,江玄瑾想了想,问:“父亲今日的药可喝过了?”

    旁边的管家笑着回答:“还没有,在炉子上温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先端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管什么药不药的?”老太爷慈祥地道,“先让人家进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又朝还跪着的江崇摆手:“你也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江崇松了口气,起身去旁边的椅子里坐下,默默揉着膝盖。江玄瑾看管家将药端来了,才对乘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门外的李怀玉接到了让她进去的传话,抽出胳膊下的拐杖往灵秀手里一塞,理了理衣裳便要走。

    “xiǎo jiě!”灵秀担忧地喊住她,“您脚不疼么?”

    “疼。”怀玉老老实实地点头,低声道,“但忍这一会儿,你家xiǎo jiě就能飞黄腾达,疼就疼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便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,端庄地跨过了前堂的门槛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和江崇都睁大眼盯着门口,须臾之间,就见一位翩翩佳人迎风而来,容色姣好,身姿曼妙。上前三步作福礼,礼数周到,架势极足。

    “给老太爷请安,给将军请安。”

    声若黄莺,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老太爷乐了,面儿上虽然还端着架子板着脸,眼里却泛着光,上下将这姑娘打量一圈,很是满意地点头:“姑娘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江崇乍一看也觉得这姑娘不错,可是等走近几步,他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怎么瞧着……有点眼熟啊?

    “敢问这位姑娘,家住何处,是何姓氏啊?”没察觉到江崇的不对劲,老太爷自顾自地问。

    李怀玉微笑,看了江玄瑾一眼,以眼神询问:直说吗?

    江玄瑾顿了顿,朝老太爷道:“父亲,先把药喝了吧,等会放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。”老太爷摆手,一门心思都在面前这姑娘身上,觉得她的家世要是也合适,他这药就不用喝了,身体起码得好上几个月!

    犹豫片刻,怀玉屈膝道:“小女家住长安官道旁,姓白,名珠玑。”

    听见长安官道,江老太爷还高兴了一下,心想定是个富贵人家的,配得上,配得上!然而再听见后半截,他沉默了。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父亲?”江玄瑾疑惑地唤他一声。

    老太爷捏着龙头杖一动不动,旁边的江崇却是吓得直接站了起来:“怪不得眼熟呢,竟是白四xiǎo jiě!”

    怀玉笑着朝他又行一礼。

    江崇看着她,心情很是复杂,扭头朝自家父亲道:“您瞧,我就说白四xiǎo jiě懂规矩得很,仪态也大方,您还不信。不过我是当真没想到,于三弟有救命之恩的人,竟是白四xiǎo jiě!”

    说着,看一眼老太爷那平静的神色,忍不住赞叹一句:“父亲真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,遇见这等事也不觉得惊讶。”

    他都被吓着了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定定地看了李怀玉许久,终于咳嗽了一声,嘴巴张了张,嗫嚅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管家倾耳去听,以为他有什么私密的吩咐,谁知道凑近了听见的是:“把……把药给我端来!”

    连忙把药碗放进他手里,管家惊慌地替他顺气:“您慢点喝!”

    老太爷咕噜几口灌下药,总算是能喘两口气了,咳嗽着看了看面前这姑娘,又看了看江玄瑾:“你想娶的,是白四xiǎo jiě?”

    “父亲明鉴。”江玄瑾道,“我想娶的是于我有救命之恩的人,而这个人,恰好是白四xiǎo jiě而已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不是有意要搅进白家的浑水里,这都是缘分啊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昨日为何又会极力促成白四xiǎo jiě与焱儿的婚事?”老太爷急得直杵拐杖,“这不是荒唐吗!”

    “此事有所误会。”江玄瑾垂眸,又开始瞎编。

    “之前之所以促成那婚事,当真是为了大嫂的遗愿,并且当时我不知道她是白家四xiǎo jiě。直到后来长辈们将婚事定下,我回去感叹了一句,她才想起告诉我她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老太爷立马将矛头对准了李怀玉:“他不知道你的身份,你还能不知道他的身份不成?分明与焱儿有婚约,何以又来牵扯玄瑾?”

    李怀玉暗自咬牙,心想紫阳君不厚道啊,竟然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,锅全让她背了!

    不就是比撒谎么?他这点本事都是她教的,还能怕了他不成?

    鼻子一吸,眼眶一红,她哑声开口:“老太爷明鉴啊!小女痴傻三年,前些日子刚痊愈,很多事情不记得。初遇紫阳君,当真是没认出他来。昨日府上再遇,本是不愿再纠缠,谁知道君上竟拉着小女不放,深情款款地说要报答小女救命之恩。本是想立马说清楚,奈何君上事务缠身,急匆匆地就走了。小女不得已,只能等他空闲下来,才禀明实情。”

    说着,委屈不已:“小女何种身份,哪里敢高攀君上?在来之前,小女都不知道君上有娶了小女的心思。眼下知道了,自然是不敢应下的!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老太爷的眉头就松了松,再看看这真诚而凄楚的表情,心里也跟着松动了。

    白家四女儿一直是不受人待见的,母亲早逝,在白府的日子想必也不好过。如今婚事还被她二姐夺了,又受了伤,孤苦伶仃的,实在可怜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又看向江玄瑾:“你也是,怎么能不提前问清楚呢?”

    江玄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姜还是老的辣,他这刚会撒谎的小门生,完全敌不过她那撒谎界的老鼻祖。

    “也不怪君上。”旁边这人越说还越来劲,捏着帕子擦着眼角道,“他位高权重,事务繁忙,也就逮着空能与小女戏言两句,哪里当真有空听小女肺腑之言呢?方才说要娶小女的话也多半只是一时兴起,想给他昨晚的行为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侧过头来,脸上恼怒又娇羞,丹唇半启:“君上不必给小女什么交代,昨晚的事情是意外,小女断不会因此纠缠不休。”

    昨晚?意外?

    一听这些个词儿,老太爷呼吸又是一窒,颤颤巍巍地朝管家伸手:“再给我盛晚药来!”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31章 我娶她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十二年,故人戏作者:墨宝非宝 2很想很想你作者:墨宝非宝 3迷雾围城(人生若如初相见)作者:匪我思存 4如果这一秒,我没遇见你作者:匪我思存 5假日暖洋洋作者:梵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