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65章 心疼我?

第65章 心疼我?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江玄瑾和李怀玉没走两步就被这三个人堵住了,他们来得气势汹汹,可到他们跟前站着,相互看看,谁也没先开口。

    让他俩这样凑成堆,怎么开口?江崇思忖片刻,道:“三弟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看他们一眼:“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两句话罢了。”江焱瞥了旁边两眼,小声道。

    看他们这顾忌她的模样,李怀玉倒是大方:“那我就先回南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弟妹……不,殿下留步。”江深抬手道,“在下也有话想问殿下。”

   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怀玉朝旁边作请。

    她跟江深过去了,江玄瑾也只得随江崇和江焱去另一边,看他们到底要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殿下与三弟,不是该分开了吗?”江深往石凳上一坐,撑着下巴吊儿郎当地道,“怎么还跟没事人似的在一起?”

    怀玉坐下,比他还吊儿郎当地答:“这个得去问你家三弟,他让我来安抚老爷子的。”

    江深笑了:“在下一直觉得奇怪,白府那样的门第,怎么能教出白四xiǎo jiě这样随性洒脱之人。如今真相大白,倒是说得通了,殿下与寻常人家的姑娘,还是大不相同的。”

    这二公子可不简单,面对她,竟还能说出漂亮话来!怀玉勾唇,深深看他一眼,道:“都是明白人,二公子不妨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点点头,江深道:“那我就开门见山吧,殿下当初接近三弟,想必也是有所图谋,目的可达到了?”

    这说得还真是够直接,怀玉摸了摸鼻尖,点头道:“算是达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殿下如今是什么想法?”食指点了点面前的石桌,江深问。

    怀玉失笑:“还能有什么想法?二公子难不成以为我如今和紫阳君还能继续过日子?我与他之间只剩一个青丝之事未结,别的再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江深挑眉,“好歹也有半年多的夫妻情谊,殿下当真半点不留恋?”

    已经半年多了啊。

    怀玉垂眸,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疤。

    半年多不算短,可也不算长啊,没能长到他们彼此死心塌地,也没能长到心里生出决绝的勇气,阴谋算计、任何一桩往事揭开,都会让他们不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半年只是她做的一个梦而已,梦里她可以不管不顾地和江玄瑾腻在一起,享受以前从未有过的温存。可一朝梦醒,她就得接受事实:

    只要她是丹阳,江玄瑾就依旧像以前那般厌恶她。

    “丹阳……”寺庙另一边,江崇连连叹息,“你既然都知道了,何不让她走?”

    江玄瑾背靠着朱红的柱子,冷淡地道:“还有事没做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需要她来做?”江焱不解。

    秋风吹过指间,有一种流沙般的触感,江玄瑾伸手接着穿堂而过的风,漫不经心地道:“很多。”

    江焱皱眉,有些焦躁地道:“小叔您这是在找借口!侄儿真不明白她有哪里好,为何都这样了,小叔还不肯放手?”

    他语气很急,带着股孩子气的埋怨和愤怒,江玄瑾抬眼,看了看面前这个已经有自己下巴高的侄儿,轻声问:“你真不知道她哪里好?”

    很平静的一个问句,落在江焱耳朵里,却是叫他莫名心虚。

    “侄……侄儿没看出她哪里好。”眼神移向别处,江焱捏着拳头道,“她借人身子蛊惑小叔,以前也是个作恶多端的大魔头,是个坏人!”

    伸手捻了他肩上落叶,江玄瑾淡淡地道:“既然知道她是坏人,就别总看她了。若是跟着学坏了,倒让大哥担心。”

    江崇一愣,听明白了这话其中含义,眼神一沉:“焱儿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,我没有!”江焱慌忙摆手,“之前让人盯着她,是想找她的错漏,好让小叔早些看清她的真面目……”

    站直身子,江玄瑾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江焱咬唇,声音渐低,最后直接闭了嘴。

    怎么会被小叔察觉的?他想不明白,他表现得分明对江白氏很是厌恶抵触,小叔怎么会知道他的心思?

    人的感情除了爱恨,还有一种,叫恼。白珠玑是他错过了的人,心里多少都会有几分不甘。看她与小叔感情日笃,看她每天都笑得明艳,江焱无措之下,就生出了恼意来。

    他喜欢挑她的毛病,喜欢挑拨她和小叔,但每次离害她受苦了,他心里又难受得很。距离大概是五步,五步之外,他会冷眼相待,可跨进五步之内,他就回到了很久以前的江府花园、躲藏之间撞见她的时候。

    心会跳很快。

    这种复杂的情绪,江焱不知道该怎么排解,他也明白这不对,不是小叔教他的正道,可就是无法遏止。

    眼下,终于是被小叔揭穿了。

    脸上发烫,江焱再不敢吭声。后头的江崇神色也复杂,本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要同三弟说,但现在也没心情了,朝他一拱手就道:“我先回去,与焱儿好生谈谈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颔首,平静地目送这两人离开,视线一转,看向庙前的那处石桌。

    江深和李怀玉有说有笑的,神情一点也不严肃,仿佛是出来喝茶的友人,肆意地谈天说地。

    “呔!《郎豺女豹赋》是你们这群人写的?瞎编的功夫挺厉害啊!”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。”江深笑道,“实在是殿下与那陆掌柜太有意思,足以载书载文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他有多少意思,全看你们一支笔。”怀玉勾唇,“人家的笔都用来选仕考功名,二公子是真的闲啊,竟用来写这些子虚乌有的风月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这是恼羞成怒?”

    “怒有点,恼羞倒是没有。”怀玉道,“毕竟我脸皮厚,骂我的文章就算飘满整个长安街,我的脸也不会红一下。”

    江深一噎,拱手道:“殿下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站起身,怀玉冲他笑得一脸坦荡,“二公子与其管这管不了的闲事,不如好生陪陪令夫人吧,她好像受了委屈呢。”

    初酿受委屈?江深轻笑:“正常人家的姑娘,都很识大体,哄两句便好。”

    看他一眼,李怀玉道:“你以为哄两句就好的姑娘,是识大体?”

    “殿下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怀玉伸出食指痞里痞气地摇了摇:“别糟践人的真心,会像我一样遭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什么识大体,不过是因为喜欢你,若是不喜欢,任凭你怎么哄,人家都是觉得无所谓的,还真当是自己手段厉害?

    江深显然重点不在“糟蹋真心”上头,而是眯眼道:“殿下遭什么报应了?如今逃出生天,三弟还护着你,你可是安逸得很呐。”

    安逸?李怀玉嗤笑,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江玄瑾站在远处望着这边,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,冷冷淡淡的,像是夹着细雪的寒风,瞧着就让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与这样的紫阳君在一起,谁会安逸啊?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念起旧仇,抽刀子往她心口扎呢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怀玉道:“若是没别的要说,我可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江深抿唇,“还有最后一个请求,请殿下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请说。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江深道:“三弟救了你,必定会惹下dà má烦,若有后患,还请殿下务必放他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身子僵了僵,怀玉低笑:“这不是应该的吗?还说什么请求。我丹阳再无耻,也不会恩将仇报。”

    “那在下就放心了。”江深颔首。

    看似相谈甚欢,实则唇枪舌剑,李怀玉觉得有些乏,也没同后头的江玄瑾打招呼,径直就朝南院走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三弟?”瞧着那远处走过来的人,江深觉得背后发凉,起身道,“你同大哥他们说完了?”

    没有回答,江玄瑾只站在他面前,问:“二哥方才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说什么啊,就随意聊两句,好让你同大哥他们说话。”江深笑着别开头,“时候也不早了,我该回去带你二嫂出来走走了,告辞!”

    言罢,溜得飞快。

    江玄瑾眉心微拢,不悦地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,才跟着回了南院。

    江府一贯的规矩,是在山上待两日便回京都,可第二天,京里竟来了圣旨。

    怀玉没睡够,被江老太爷喊着去庙前跪下,一双眼都睁不开。朦朦胧胧间就听得黄门太监念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朕惟治世以文,戡乱以武。而紫阳之君实朝廷之砥柱,国家之干城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今有丞相之嫡长女,蕙质兰心,端庄贤淑,特许以为正妻,即刻回京完婚。一切礼仪,交由奉常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。布告中外,咸使闻之。”

    “钦此。”

    话是从耳朵里进去了,李怀玉却压根没仔细听是什么意思,旁边徐初酿担忧地拉了拉她的衣袖,她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亲自赐婚,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君上!”那太监笑眯眯地把圣旨一合,往江玄瑾面前一递,“快接旨吧!”

    江老太爷愕然:“陛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旨意?”

    玄瑾不是已经娶了白家xiǎo jiě为妻了吗?怎会还给他赐婚?

    江崇和江深一看就知道麻烦了,赶紧示意自家三弟接旨,然后再想办法糊弄糊弄老爷子。

    若是让他知道这白四xiǎo jiě是个死囚犯逃出来的,非旧病复发不可!

    然而,江玄瑾起了身,却没伸手接旨。

    “君上?”传旨的太监吓了一跳,连忙把圣旨往前递了递,“您接了才能起来啊!”

    紫阳君是一贯最懂规矩的,不接圣旨而起身,等同抗旨!不过小太监觉得,君上可能是太激动了,眼下再接过去,他可以装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然而,圣旨都快直接塞进他怀里了,江玄瑾也没动弹。

    “东西收拾好了吗?”他侧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今日是江府回京都的日子,行李自然是一大早就收好了的。众人都僵硬地点头,不明所以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怀玉抬眼,正好瞧见他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戾气。

    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她看看他,又看看旁边脸色越来越差的传旨太监,突然有种很强烈的预感。

    这人……该不会是要……

    “收拾好了就动身吧。”他拂开面前的圣旨,平静地道。

    明huáng sè的卷轴“咚隆”一声砸在了庙前的青石地上,不管是站着还是跪着的人,都齐齐吸了口凉气。旁边的江崇反应最快,捡起圣旨低喝一声:“三弟!”

    “玄瑾!”老太爷也不解地皱眉。

    那传旨太监见势不对,转身就想跑,乘虚看了一眼自家主子,上前就将他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还没去过紫阳吧?”江玄瑾朝他拱手,“儿子带您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荒唐!”

    红木做的龙头杖,立马狠狠地打在了他胳膊上,“呯”地一声闷响!

    李怀玉站起了身,几乎是不经思考地就跑到江玄瑾身边,把老太爷挥过来的第二杖给拦住。

    “父亲息怒!”江崇等人也连忙上来把老太爷扶稳,顺势将他抬起的手压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要气死我?!”江老太爷盯着江玄瑾,死命挣扎着还想打他,“那是圣旨!圣旨!你以为是什么东西,可以往地上拂?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!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江玄瑾平静地答,“儿子在抗旨。”

    态度平和,没有丝毫冲动之意,像是一早就做好了的决定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怔愣,脸色苍白地看着他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不等他回答,老爷子又看向他身边的李怀玉:“因为她吗?”

    是因为有了正妻,所以不想接皇帝的赐婚旨意?

    怀玉干笑,摆手道:“这跟我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应该是从离京的那一刻起就想好了,皇帝除了丹阳,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他紫阳君,眼下颁旨,也不过是为了把他诓回京都,继续捏在手里。

    不过江玄瑾能这样直接地抗旨,她是没有想到的。看老太爷的反应也知道,对江家人来说,抗旨是个很需要魄力的事情。

    守了二十多年规矩的江玄瑾,终于要让老太爷操心一回了。

    庙前乱作了一团,江家人一边劝着老太爷,一边劝着江玄瑾,闻讯而来的人越来越多,李怀玉被挤得有些难受,正想越过人群离开呢,手腕就被人抓住了。

    江玄瑾没看她,依旧在应付着激动的家人,可手上力道不松,似乎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她小声问。

    他没回答,像是没听见一样,慢条斯理地跟其他人说着话。

    怀玉低头看了看,他的手指修长,指节有些泛白,拇指扣着其余四根手指,扣得很紧,但却没勒疼她。

    是在紧张吗?看起来这么从容不迫的一个人,还是要靠抓着点什么才能安心?

    怀玉挑眉,轻笑一声,站着不动了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用了半个时辰才缓过神来,江焱忙不迭地帮自家小叔说好话:“爷爷您消消气,咱们去紫阳走走也没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去紫阳是什么意思,江焱可能不知道,但老太爷是清楚得很的,抬头看向那边的江玄瑾,他脸上头一回露出了极度失望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请家法!”

    “父亲?”江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听不懂吗?”老太爷怒道,“我说请家法!”

    李怀玉上次犯错,老太爷给的家法是抄佛经,她觉得比起白家来说算很轻松的,所以眼下听见这话,反应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但,当江玄瑾跪在蒲团上,老太爷拿来一块厚实的木板站在他身后的时候,怀玉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徐初酿白着脸小声道:“江家的女子犯错,是文罚,可男儿犯错,都是武罚。”

    这样啊,恍然点头,怀玉看向江玄瑾,喉头微微一滚。

    “担心吗?”徐初酿看着她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怀玉摇头,“旁人不知道,你还能不知道?我与他已经恩断义……”

    “呯——”打在骨肉上的闷响,叫人听得心惊。

    李怀玉倏地闭了嘴,看着那跪得端正的人,眉头皱了皱。

    老太爷这一下半点没省力,可江玄瑾竟也没动弹,硬生生受着,身子都没倾一下。

    “江家家规,第一条是什么?”老太爷怒声问。

    “忠君。”

    木板又是猛地一下砸在他背上,老太爷呵斥:“那你在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没答,脸上也没有一丝愧色。

    老太爷气得眼睛都红了,一下又一下地打着他,越打力气越重:“在做什么?你说啊!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照这个打法,怕不是要把人打死了?李怀玉抿唇,侧头问徐初酿:“不上去拦一拦?”

    徐初酿连连摇头:“江府的规矩,动家法的时候是劝不得的,你看对面的大公子,神色那么焦急,不也没上前吗?”

    规矩,又是规矩!李怀玉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要说丹阳是死于太邪,那江府就是太正,矫枉过正,也未必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呯——”又是一板子,江玄瑾那跪得笔直的身子,终于是晃了晃。

    徐初酿瞧着,有些唏嘘地道:“君上也真是倔,说两句软话,老太爷也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手……哎?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先前还说不担心的李怀玉,在老太爷下一个板子即将落下去之前,直接大步跨了上去,站到了江玄瑾身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扬在半空中的木板顿住,堪堪停在她头顶,带起点风,拂过她额前几丝碎发。怀玉抬眼瞧了瞧,伸手把那木板按回地上。

    庙里顿时一片哗然!这么多年了,敢上去拦长辈家法的,这江白氏还是头一个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看着她,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    “殿……弟妹!”江崇急忙道,“快退开!”

    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似的,李怀玉迎上老太爷的目光,笑道:“您就是打死他,以他的性子,也不会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老爷子怒道,“抗旨之人,打死又何妨?”

    “你让开。”江玄瑾低斥一声。

    怀玉没动,只朝老太爷道:“您身子骨也不好,打这么多下明儿胳膊定会疼,不如坐着喝喝茶,听我解释解释?”

    江老太爷目光阴翳:“你以为凭你这么两句话,老朽就会放了这家法?”

    怀玉想了想:“您要拿着听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江老太爷怒道,“阻家法者同罚!你也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哇,这么严重,怪不得没人敢来拦。怀玉咋舌,旋即又笑:“听完再罚行不行?”

    赖皮赖脸的,跟平日里那个老老实实的江白氏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老太爷看得更气,捏着木板的手都哆嗦起来,头也一阵阵发晕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见状,江崇和江深连忙上来将他扶住。

    “您先去休息会儿,缓缓气!”

    江深一边说一边朝李怀玉打手势,怀玉看懂了,抓起江玄瑾的胳膊就往大殿hòu mén的方向拖。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江玄瑾皱眉。

    李怀玉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:“我放手,你自己能走?都这个时候了就别计较那么多了吧?把我当成乘虚御风就行。”

    乘虚和御风就跟在他们身后,听见这话,乘虚上前就想去帮着扶一把。然而御风反应极快,伸手就把他拽住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乘虚不解。

    “想过好日子,就别去帮忙。”御风低声道。

    为什么?乘虚皱眉,抬眼看了看,突然发现夫人几乎是半搂半抱地扶着主子在走,而他家武功高强且向来喜欢逞强的主子,直接将半个身子的力道都压在了夫人身上。

    乘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疼?”李怀玉撇嘴问。

    江玄瑾轻哼一声,没有搭理她,但脸色苍白,额上还有汗,怎么看也不太轻松。

    怀玉忍不住嘀咕:“你家老头子下手怎么比白德重还狠呐?我不争气,白德重打我也就算了,你这么规规矩矩的孩子,他也舍得往死里打?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,直接跟他们说皇帝想对你下手,去紫阳是明哲保身之举不就好了?白挨一顿打!”

    “以前就说你这不喜欢解释的性子要不得,你偏不信,吃亏吃多了就该长点记性了吧?”

    嘴上状似轻松地在絮叨,捏着他的手心却有些出汗。江玄瑾斜眼看着她,眼波微动。

    一跨进南院,清弦就看见了他们,急忙迎上来问:“殿下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怀玉好笑地道:“这哪里是我怎么了?分明是紫阳君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转眼看江玄瑾,清弦神情顿时冷淡,“伤得挺重啊?让我来扶吧,我力气怎么也比殿下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伸手就抓住了江玄瑾另一只胳膊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一直没吭声的江玄瑾,被他一扯,突然闷哼一声,一双墨瞳里满是痛苦。

    怀玉吓了一跳,连忙道:“清弦,你别乱碰!”

    “胳膊上也有伤?”清弦愕然,“我力道不重啊!”
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也没两步路了,我扶他过去,你帮我开个门。”怀玉努嘴指了指前头的房间。

    清弦呆愣地点头,往前走两步,下意识地又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江玄瑾半倚在殿下身上,察觉到他回了头,一双漆黑的眼盯着他,嘴角微微一勾。

    挑衅!这一定是在挑衅!

    清弦怒了,停下步子来就道:“你堂堂紫阳君,玩这些小把戏,不觉得丢人吗?”

    竟然用苦肉计?!

    怀玉被他这一吼吼得莫名其妙的,皱眉抬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殿下,你快放开他!”清弦怒道,“这人没安好心!”

    李怀玉没看见刚刚江玄瑾的眼神,她只亲眼看了他挨家法,扶也是她自愿的,怪别人没安好心算怎么回事儿啊?

    一想清弦那喜欢与人争抢的性子,怀玉无奈地道:“你先开门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完全不相信的态度,清弦简直要气死了,伸手猛地将房门推开,然后道:“我先去找白皑和赤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这一身huǒ yào味儿,怀玉也不想留,径直把江玄瑾扶进屋,然后对乘虚道,“找点药来。”

    乘虚恍惚地点头去找寺庙里的和尚,御风站在床边看了看,小声对李怀玉道:“君上这衣裳得褪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啊。”怀玉道,“你在这儿,还要我动手不成?”

    御风一本正经地道:“君上向来不用我等更衣。”

    男人给男人更衣,怎么也有点怪怪的,江玄瑾身边又没有丫鬟,故而这位爷更衣,经常都是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可眼下……

    李怀玉想了想,就当给肚子里那小家伙积德吧。

    御风说了一句“属下去打水”就离开了厢房。怀玉站在江玄瑾面前,伸手慢慢解他外裳上的系扣,有些尴尬地道:“你忍会儿啊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半阖着眼坐在床边,任由她将外裳褪下去,又解他中衣。手指碰上里衣的衣襟之时,她有点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昔日解裳同寝,都是风光旖旎、情浓难控之时,如今再看,倒是颇有些人是情非之感。

    冰凉的手指触碰到他微微发烫的肌肤,怀玉抿唇,低声道:“你身子侧过去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听话地转了头,将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一看他背后,李怀玉顾不上什么尴尬不尴尬了,沉了脸道:“也真是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这才多久,背上就青紫浮肿成了这样,她方才要是没拦呢?他是不是就跟她以前挨了家法一样,要在地府门口晃悠了?

    听着她这语气,江玄瑾背脊微僵,接着慢条斯理地问了一句:“心疼我?”

    怀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以前怎么调戏他都很难开口说这种话,如今说起来,怎么倒是自然得很了?李怀玉失笑,笑着抹了把脸:“我心疼你干什么,我只是有点生气,下手这么重,真把你打死了,谁去救青丝?”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青丝,江玄瑾垂眸,眼神凉凉地盯着床上的被单。

    “不过君上,你要抗旨的话,后果还真是挺严重的。”她别开头,“想好怎么安置家人了?”

    这话头转得比磨豆子的石头还硬,江玄瑾冷哼:“不用殿下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讨了个没趣,怀玉摸摸下巴起身道,“那我就带人先走一步吧,等到了丹阳,答应君上的事定会做到,也希望君上如约把青丝送来。”

    又要走?

    下颔紧绷,江玄瑾沉着脸开口:“海捕文书一下,你觉得你能顺利穿过紫阳各城,到达丹阳境内?”

    脚步一顿,李怀玉回头,干笑道:“就是因为不能,所以之前才问君上,能不能行些方便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不能你还说什么!怀玉有点怒,拂袖道:“那我们就自己翻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本君要送江府的人去紫阳主城。”话没说完,江玄瑾就接着道,“殿下若是老实本分,不再耍些阴诡手段,一路同行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怀玉愕然,愕然之后眼眸就是一亮:“你……你还愿意带我一程啊?”

    “殿下不回丹阳,一线城之事谁来履约?”

    原来是为着这事儿,怀玉眨眨眼,心想也对,他们现在就算情谊不成,也还有买卖在。她顾忌青丝的生死,还要回丹阳重谋大事,与紫阳君的这点恩怨,可以姑且放下的。

    而紫阳君这边,已经是被皇帝逼上了绝路,眼下自然是江府上下的性命要紧,江玄瑾也不会继续跟她计较那些旧账。

    两人真的可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,互惠互利。

    傻笑两下,怀玉按了按自己的小腹,心里不免还是有两分悲凉。

    怎么就走到这个地步了呢?

    “殿下!”正晃神呢,门外突然就响起了白皑的声音,着急忙慌的,直接进了厢房来。

    江玄瑾立马拢了里衣,皱眉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怀玉问,“慌成这样?”

    白皑看了江玄瑾一眼,撇撇嘴,然后道:“刚得到的消息,陆掌柜一直在驿站等,没等到您,就回了京都,结果遇了埋伏,眼下就梧等人护着他,已经退到了紫阳边城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惊,怀玉瞪眼:“陆景行中埋伏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据说还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轻吸一口凉气,怀玉跺脚:“我怎么就忘记给他传个信了!”

    薄唇轻抿,江玄瑾看她一眼,目光扫过她那当真焦急起来的眼神,忍不住冷嗤。

    还真是在意得很呢。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65章 心疼我?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星光璀璨作者:匪我思存 2佳期如梦作者:匪我思存 3橘生淮南·暗恋作者:八月长安 4终于等到你作者:蓝白色 5砍价女王(砍价师)作者:睡懒觉的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