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57章 救我夫君

第57章 救我夫君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月信?怀玉一愣,掰着指头算了算,也跟着皱了眉:“好像没有。”

    祁锦收了手,表情看起来有点惊讶,犹豫了半晌才问:“迟了多少日了?”

    “大概十几日了吧。”怀玉嘀咕,“月初就该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月事迟了十几日,正常人都该察觉到不对了,可眼前这位夫人倒是好,一脸茫然,像是完全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忍不住又拉着她的手再诊一遍,祁锦咽了口唾沫,有些不敢肯定,但又觉得**不离十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怀玉被她这反应弄得有点心慌,皱眉问,“难不成是我最近吃多了各种乱七八糟的药,伤着身子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祁锦摇头,“您可能是怀了身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是伤着身子了就好!”怀玉大大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意识到哪里不对劲,怀玉扭回头来看着她,缓慢地眨了眨眼: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祁锦起身行礼道:“眼下月份还有些不足,脉象还不够清晰,但就您的症状和月事来看,应该是怀身子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像一朵烟花,“轰”地一声就在她脑子里炸开了。怀玉傻兮兮地看了她半晌,又转头看了看旁边案几上放着的、老太爷给的送子观音。

    真这么灵?!

    胸腔里的东西涌动不止,她深吸了好几口气,努力想冷静一点:“青丝……”

    一开口,声音连带着整个人,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手被青丝上来握住,怀玉反手就死死地抓着她,嘴角止不住地往耳根咧:“我肚子里多了个孩子?”

    青丝呆呆地点头。

    一跃而起,李怀玉大笑,抓着她就在原地转圈圈:“有孩子了?真有孩子了?我可真是个喜鹊嘴儿,说什么灵什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您冷静些!”祁锦连忙扶住她的胳膊,吓得直跺脚,“身子本就弱,眼下可不能摔着磕着!”

    动作一顿,怀玉很是乖巧地就听话坐回了床上,坐得端端正正老老实实的,然后眼巴巴地问:“我身子弱,会影响肚子里这个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祁锦很严肃地点头,“所以自今日起,您一定要按时吃药用膳、切忌大怒大悲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怀玉连连点头,又问青丝:“宫里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这事儿得赶快告诉江玄瑾啊,他那么盼着有个孩子,要是知道了,那张一贯绷着的脸,肯定也会笑开的!

    青丝看了旁边的祁锦一眼,没吭声。

    怀玉反应过来,先朝祁锦道:“你且去替我熬药,先别把这事儿说出去了,等君上回来,我要亲口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祁锦颔首,抱着药箱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关上,青丝才开口道:“徐大人进宫看过了,没见着人,问陛下,陛下说君上还在追查司马旭一案,暂住在了飞云宫。”

    飞云宫?怀玉愣了愣,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江玄瑾是很讨厌丹阳的,就算还有什么要查的东西,他也不可能愿意住她的宫殿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。”她喃喃地问,“齐翰也在宫里吗?”

    青丝点头:“丞相齐翰、太尉司徒敬,这两日都一并在御书房。”

    不妙!

    心里一沉,怀玉起身道:“我得去找大哥一趟。”

    她必须进宫去看看了,但身无品阶,只能求江崇带她一程。若是能见到江玄瑾,那还是好事,若是连她也见不到……

    那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青丝也明白她在想什么,二话不说就随她一起去江崇的院子里拜见。

    江玄瑾五日未归,按理说进宫去看看也是正常的事情,怀玉以为江崇一定会答应。

    然而,等她阐明来意之后,江崇竟然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官家女眷不能随意进宫,你若是担心三弟,我便进宫去替你传个话就是。”

    怀玉有点急:“我亲自去可能要好些。”

    江崇摇头,表情很是凝重。

    从他的眼神里,怀玉莫名察觉到了一丝戒备。虽然不知江崇为何会戒备她,但看样子他是不会帮忙了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怀玉朝他行了礼,带着青丝径直出了府。

    白德重今日恰逢休假,正在家里看着文书呢,突然就听得外头一阵吵闹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白璇玑拦在怀玉面前,皱眉横眼,“一来就直闯父亲书房?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哪有自己回来的道理?”

    李怀玉脸色阴寒阴寒的: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规矩在先,还瞪我?”白璇玑咬牙,“别以为当了君夫人就有多了不起,爬得越高摔得越疼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空跟你废话。”一把将抓住她的胳膊,将她整个人扯着往后一甩,怀玉大步上前就要去推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然而,她手还没碰着门弦,那门竟然就自己开了。

    “成何体统?”白德重拉开门就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怀玉一顿,完全没管他这迎面而来的怒意,张口就问:“您这两日进过宫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进过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白德重不解。

    “君上有五日没归府,宫里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。”怀玉抿唇,“女儿很担心他。”

    五日未归?白德重怔了怔,低头想了一会儿,道:“好像早朝也没看见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呢?”怀玉问,“您有私下在御书房见过陛下吗?”

    白德重摇头:“除了早朝,其余时候陛下都与丞相、司马和君上一起在书房,轻易不让人打扰,有事都是直接递折子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觉得蹊跷吗?”怀玉皱眉,“君上刚打算与齐丞相一起去御前对峙,将司马旭旧案给结了,结果没传唤人证也就罢了,君上还没能出宫?陛下正是亲政繁忙之际,怎么可能因为这一个案子,就不见其他的大臣了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白德重也觉得奇怪:“照理说怎么也该放君上回家一两日的,再大的案子也不至于审这么久。而陛下……陛下最近早朝都不怎么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。”怀玉问他,“您能带女儿进宫去看看吗?去求见陛下,问问君上在何处,看他是否安好。”

    略微一思忖,白德重点头:“容为父换身朝服。”

    能进宫,她的眉头就松开了些,出去吩咐青丝:“找徐仙他们来接应,若是我们进宫一个时辰之后都没出来,就让他们想办法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青丝应声而去。

    怀玉站在外头等着,心乱如麻,偏生那白璇玑还没个眼力劲儿,站在她跟前阴阳怪气地道:“有什么事不去找你婆家人,倒是跑回来找娘家,丢不丢人?”

    压根不想理她,怀玉继续低着头想事情,谁知这人还继续道:“江家迟迟不肯谈我与小少爷的婚事,是不是你在从中作梗?”

    烦不胜烦地抬头,李怀玉冷笑:“那是人家不愿意娶你,与我有什么干系?”

    白璇玑皱眉摇头: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她分明记得生辰宴上初见,江焱对她甚有好感,只要有机会,怎么可能不娶她?

    “不信你就自己去江府提亲好了。”怀玉抱着胳膊道,“不是还藏了十二担东西?刚好拿去当聘礼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白璇玑气得俏脸通红,“你说什么胡话!”

    女方给男方下聘礼?她是有多嫁不出去?

    白德重更完衣出来了,怀玉也没心思跟她多纠缠,白她一眼就跟着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在江府过得可还习惯?”上了马车,白德重抽空关切了她两句。

    怀玉有点感动,咧嘴就笑:“那还能不习惯么?君上对我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白德重难得地也抬了抬嘴角,“我昨晚正好梦见你母亲了,她问起你,我也是这么答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怀玉一愣,忍不住多看了白德重一眼。

    一向刻板严谨的一个人,提起白珠玑母亲之时,话里似乎多了几分温柔。

    感情真是个神奇的东西,不管是什么样的人,好像都会因为它变得柔软,白德重是,她亦是。

    心口温热,怀玉下意识地就催了外头的车夫一声:“走快些。”

    想见江玄瑾,想抱住他的腰埋进他怀里,想快点跟他分享好消息,想看他高兴地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伸手捂住小腹,她走神地想着,脸上的神色温柔祥和。

    然而,刚过殿前的三重门,她与白德重就一起被人拦下了。

    卫尉大人站在他们面前拱手道:“陛下有令,今日不接见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皱眉:“又不见?”

    “是,御史大人请回。”

    心里一沉,怀玉拉了拉白德重的袖子,将他拉到旁边,低声道:“一定是有问题的,既然还有人在御书房里没离开,陛下如何会不见人?”

    白德重也察觉到了不对劲,神色凝重地想了一会儿,道:“光老夫一人不行,得多请些大人一起进宫面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。”怀玉立马带着他回到宫门口,吩咐白家的家奴去各府传话。

    于是半个时辰之后,宫门口聚集了一大群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白德重心情复杂地看了看面前的人群,他们大多数,好像都是昔日的“公主党”啊,是巧合还是?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旁边的珠玑推着他就往宫里走。

    这么一大群人,来势汹汹,可不是区区卫尉能拦得住的了。徐仙走在最前头,身上那久经沙场的杀伐之气硬生生将宫里的禁卫吓得让到两边。

    然而,靠近御书房的时候,突然就有更多的禁卫从各处涌出来,无声地挡在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离御书房只有十几步之遥,怀玉躲在人群里皱眉看着那些禁卫。

    若是正常的奉命阻拦,至少会解释两句,但面前这些人没有,长矛指人,就是一副lán jié的态度。

    如她所料,陛下和江玄瑾,可能真的是被人软禁了。

    轻轻吸了口气,怀玉飞快地转起脑筋来。

    齐翰在升任丞相之前,任的是光禄卿,手里有京都一万的兵权,他升任至今,似乎也没交过权,用这一万人围堵御书房不是什么难事,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个手握五万兵权的大司马司徒敬。

    紫阳君翻案直接与他对上,想来齐翰也是狗急跳墙了,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,干脆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只是,他把人这么困着,想干什么?能干什么?

    出路似乎只有一条——杀了江玄瑾,挟天子以令诸侯。

    心里狠狠一拧,怀玉脸色有点发白。

    “我得进去。”她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您说什么?”声音太小了,徐仙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怀玉抬头,认真地看着他道:“我得进去,不管想什么法子,我要见江玄瑾!”

    说到后头,声音都有点发颤。

    云岚清和韩霄都听见了,齐齐围到她身边来,低声问:“眼下这情况,想进去只有一个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勤王。”

    看这架势,陛下是被人控制住了,但还上过早朝,尚且知道龙体无碍,但紫阳君……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有可能出事,李怀玉止不住地慌起来,眼珠子左右不停地转着,焦躁不已。

    “您先别急。”徐仙道,“此事得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怎么从长计议?怀玉摇头,她现在只想冲开前头的禁卫,去看看江玄瑾到底怎么样了!

    白德重站在旁边,看着这群人对珠玑的态度,心里很讶异。但眼下这状况,他也不好问其他的,只能告诉他们律法:“陛下若两日不曾露面,封地之主便可进京问候,若见不着陛下,便可勤王。”

    “但,最近陛下都是每隔一日就上朝,这等情况是无法勤王的。若是擅动兵力,会以谋反罪论处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他们算计好的,怀麟上朝,各地封君没有理由勤王,他们便能一直控制怀麟。

    江玄瑾聪明归聪明,一个人也不可能抵挡得了那么多人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护城军副将蒋驱从不远处跑过来,拱手朝徐仙道,“打听过了,宫中最近的确有大量兵力不寻常调派,原先陛下身边的护卫已经全部撤换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怔,怀玉先前还带了些迟疑的神情,眼下也终于坚定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明山宫的密室里,除了一封文书,还有先皇留给她的三万禁军的兵符,放在隐秘的机括里,没有被柳云烈发现。

    怀玉动身去取了来,交给了徐仙。

    “明日早朝,准备救驾。”

    徐仙诧异地看着那兵符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怪不得宫中禁卫统领一直可以随意更换,原来兵权都在长公主手里。

    没有兵符的时候,禁卫都听统领调派,一旦有兵符,不管拿着的人是谁,禁卫都会无视统领,效忠于持符之人。

    先皇把这个东西给长公主,可以说是对她分外偏爱了。

    几人一起仔细商议好了该如何行动,怀玉再去白德重身边,行礼道:“情况特殊,若他们行为有违律法,还请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    白德重皱眉看着她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怀玉抬眸,眼神笃定地道:“救我夫君。”

    没别的选择了,一直见不着江玄瑾,她整个心口都揪成一团,止不住地要去想些很坏的可能。

    她以前是巴不得他死,但现在……不管用什么法子,她也想确认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白德重眼神深沉地看着她,像是在犹豫。

    “女儿也不会让您太为难。”怀玉道,“陛下心软,知道我等是为了救驾,便不会太过计较,只要爹不落井下石,其余的事情,他们会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远处那群还在商议的人,白德重沉默良久,极轻极轻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明日早朝便又能看见怀麟,只是他身边的太监禁卫都已经换了人,若是贸然冲上去救驾,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,徐仙等人一直在想要如何引陛下走下御阶。

    怀玉没回江府,只让青丝回去知会徐初酿一声,以免她担心。

    徐初酿在客楼休息了片刻,想起让丫鬟带来的点心还没给君夫人,于是起身去主楼找人。结果扑了个空不说,还正撞见祁锦来送药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闻见那熟悉的药味儿,徐初酿眼眸一亮,“弟妹有喜了?”

    祁锦是不打算说的,不曾想这二夫人竟认识这药,当即便朝她作揖:“君夫人不让给人说的,说是要自己告诉君上,您切莫说漏了嘴!”

    徐初酿大喜,连连点头:“我不说,我不说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成亲在他们之后,没想到倒是先怀上了,一想到君上那宠爱弟妹的模样,她也忍不住跟着开心。

    府里好久没热闹了,等这消息传开,定是要一片欢腾。

    带着愉悦的心情,徐初酿回去客楼睡了个好觉。

    李怀玉是一夜没睡,认真给云岚清他们画出了朝堂附近的地图,安排布置好人手之后,就开始坐在椅子上发呆。

    云岚清一连看了她好几眼,终于是不忍心地问:“明日,您要不也去看着?”

    “怎么去?”怀玉皱眉,“我这样的身份,上不得朝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韩霄打断她,瞪着眼道,“您如今怎么傻乎乎的?君夫人的身份上不得朝,您不会换个身份么?明日禁卫那么多,随意找个人来与您换了衣裳不就是了?”

    被韩霄说傻,那简直是奇耻大辱,但李怀玉压根没心情计较,低垂着眸子应了一声:“那你们替我找衣裳。”

    徐仙深深地看她一眼,突然笑道:“殿下是真的对君上一往情深啊。”

    瞧瞧这都担心成什么样了,昔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个人,现在坐在这里,身子还一直在发抖。

    要是换做以前,她是会一脚踢开椅子,带着他们直接闯宫救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。”怀玉喃喃摇头,拧着眉道,“他脾气不好,又倔,遇见什么事都不会让步,眼下被困,肯定又生气又烦躁,我不在,谁能哄他?”

    她不哄,他便又要发火,真与贼人冲突,定是要吃亏的。

    这次,她要顾着怀麟,更要顾着他。

    天亮得很快,宫里的禁卫调动无声无息地进行着,等到了上朝的时辰,怀玉换好一身禁卫装束,跟在徐仙身边往朝堂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朝阳被厚厚的云层挡住,风吹得有些凉,怀玉压着心里的不安,低声朝徐仙道:“三思而后动,若是没有问题,求见到君上之后,就把这附近的禁卫先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仙应下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提前收到风声了还是如何,今日来上朝的人不多,怀玉站去旁边的禁卫队伍里,安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卯时一到,李怀麟缓缓而来,身边跟着一个太监和一个侍卫,离他很近,待他落座就夹在他两侧,神情很是戒备。

    微微皱眉,怀玉看向徐仙。

    按照之前商量好的那般,徐仙出列,禀明陛下城东郊发现一颗天外落石,似是祥瑞之兆,并让人把那石头抬进来,放在了朝堂中央。

    李怀麟一看,很是好奇地起身:“上头有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仙拱手,“微臣浅薄,见识鄙陋,不敢妄断上头是什么字,还请陛下示下。”

    犹豫地看了身边两人一眼,李怀麟起身,带着他们一起下了御阶。

    就是此刻!

    旁边的禁卫突然齐动,她也夹在中间,飞身过去就将怀麟与他身边的两个人隔开,把他一把拉到了禁卫当中。

    朝堂上一阵骚动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怀麟却是大大地松了口气,看着对面的徐仙道:“终于有人察觉出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得他这句话,怀玉心里更紧,看着禁卫将那两个内侍zhì fú,忍不住抬头问:“陛下,君上到底在何处?”

    身子微微一僵,李怀麟回头看她,认真又缓慢地打量了她一圈儿,然后垂眸道:“在御书房,只是……有很多人看着他,怕是没朕这么好救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江玄瑾还活着。

    心里一直吊着的巨石“嘭”地落地,怀玉轻吸一口气,捂着胸口道:“还在就好,还有机会救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她低声提醒徐仙。

    徐仙回神,朝皇帝一拱手,便带着禁卫往御书房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朕也去。”李怀麟急忙跟上,怀玉自然也不落后,满朝的文武大多数人茫然不解,有稍微知道些情况的,也没敢跟去看。

    黑云压宫,秋风萧瑟,怀玉一行人刚过景崇门就迎上了大批护卫,他们不由分说地就冲上来动手,徐仙见状,立马领着禁卫还击,将陛下护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李怀麟脸色不太好看,像是有些害怕,怀玉站在他身侧,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安慰他:“别担心,有徐将军在,没人能伤得了您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温柔非常的声音,李怀麟怔愣片刻,低笑道:“君夫人真适合给人当姐姐。”

    那是只适合给你当姐姐,给别人当姐姐,怕是会凶死个人。

    怀玉心里腹诽,又冲他笑了笑,继续看向前头的战况。

    刀剑拼杀,血溅满了宫墙,惊呼惨叫声不断。这一路来lán jié的人甚多,到后来,他们每走一步都能踩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饶是见惯了杀戮,李怀玉也有点于心不忍,捂着嘴问徐仙:“必须杀过去?”

    徐仙很无奈:“这些人一直在不要命地冲上来,若是不杀,怕是护不住陛下。”

    空气里的血腥味儿越来越浓,怀玉忍不住连连干呕,徐仙担忧地看着她,她却摆了摆手:“不用管我,继续走,离御书房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已经看得见御书房的大殿,只是,那前头站着的人很多,与他们这边带着的禁卫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“让埋伏的人准备支援。”徐仙低声吩咐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两方兵力对峙,御书房四周都站满了人,场面极为壮观,若是不知道情况的,怕是要以为谁在逼宫造反。

    李怀麟被人护到了队伍中央,怀玉提着长剑站去前头,等双方人马一交锋,就逮着空子朝御书房里冲。

    “您慢些!”同样穿着禁卫服饰的就梧吓得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挥剑隔开旁边砍来的刀,怀玉眼里只有御书房那扇门,四周战况如何她都不关心,就想快点见到他。

    有她带头,背后的禁卫攻势凶猛,不到半个时辰就将御书房门前撕开一道口子,掩护她先进了门。

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一声,御书房的门被推开,李怀玉急急地喊了一声:“江……”

    玠。

    一道寒光落在她喉间,将后面这个字生生地冻在了她喉咙里。

    怀玉愕然抬头,就看见一袭青珀色的长袍被门外的风吹得扬起。

    玉冠端正,神色从容不乱,江玄瑾一双染墨似的眼睨着她,他身上没有枷锁,背后也没人押着,就这么平静地站着,手里三尺青锋凛凛泛光。

    背后的杀戮声好像顿时都消失了,怀玉茫然地望着他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叫他们住手。”江玄瑾冷声道。

    怀玉没能回过神,无意识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江玄瑾会拿剑指着她?他向来最心疼她的,走路撞着桌角他都替她揉药酒,又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青锋进了一寸,喉间一痛,有温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脖子流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叫他们住手。”他沉着眼,语气里陡然带了杀意。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57章 救我夫君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芙蓉簟(裂锦)作者:匪我思存 2长街行作者:王小鹰 3美人逆鳞作者:莲沐初光 4第二部 光芒纪·斑斓作者:侧侧轻寒 5赠我予白作者:小八老爷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