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76章 迎宾

第76章 迎宾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怀玉的事情还没解决,她总是要来与他求情的。

    吩咐了霜天两句,徐初酿起身离开客房,绕过回廊去了后院,到了一个角落,左右看看无人,才慢慢蹲下去,小心翼翼地红了眼。

    母亲说世间坎坷,人命中多劫数,若是遇着劫数,不能怨天尤人,好生避开就是。她照做了,谁也不怨,能避开就避开,可已经走了这么远,为何就是避不开呢?

    天知道她要花多大力气才能忘记世间有江深这么一个人,好不容易有些成效,这人却又出现在她面前,像极了老天爷跟她开的一个恶劣的玩笑,又气又让人觉得无力。

    背后有轻微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徐初酿一愣,飞快地拿帕子抹了脸,装作在看地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“不冷吗?”有人问她。

    听见这声音,初酿才松了口气,回头道:“马上就回殿下那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赤金低头看着她,目光划过她微红的眼,什么也没问,只道:“今日巡城,看见两个甚为好看的汤婆子,便买了回来。殿下已经在把玩了,徐姑娘也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汤婆子?徐初酿站起身,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脚,点头道:“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她怕冷,冬日里最喜欢的东西就是汤婆子,一有空就抱着不撒手。原先的那个前日破了,还没来得及去修,这倒是好,直接有新的了。

    阴郁在头顶的乌云散开了些,初酿笑了笑,提着裙子一瘸一拐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赤金看她一眼:“脚伤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尴尬地低头,徐初酿道,“蹲太久了,有些麻。”

    赤金了然,指了指另一侧的角落:“那边有凳子,下次可以去坐着看蚂蚁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可真是……徐初酿觉得好笑,又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怀玉说的没错,赤金是个很体贴的人,他知道她是躲着在难过,却也没让她难堪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赤金神色如常地看着前头的路:“一个汤婆子而已,哪值得谢。”

    初酿勾唇,顺着他的话就点头:“我去看看它长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寻常的汤婆子,就是个椭圆的铜壶,赤金买回来的倒是巧妙,轻便不说,周身刻着鲤鱼衔梅的图样,盖子上还有镂空的梅花雕纹。

    李怀玉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会儿,笑道:“买给我的?”

    赤金一点也不惭愧地点头。

    看了看旁边欣喜的徐初酿,李怀玉勾手把赤金叫到跟前:“你不觉得这行为很欲盖弥彰?整个飞云宫都知道我冬天不用汤婆子。”

    赤金一脸正色:“禀殿下,有人不知道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那倒也是,看初酿这高兴的模样,显然是没察觉到别人的心思,不然以她的性子,定是要立马把东西还给赤金了。

    怀玉想了想,道:“初酿这个人看起来软,骨子里却还是有徐家人的硬气,你要是因为同情她所以对她好,大可不必,她还有我和徐将军呢。”

    同情?赤金不解地皱眉:“她何处需要人同情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?”

    余光瞥了那边的人一眼,赤金道:“徐姑娘无愧于天地,亦无愧于人前,即便遇人不淑,但也寻着了解脱。她如今步于街上,能得四周百姓点头赞许,亦能得贫穷人家感激拥戴,同情于她有何用?”

    怀玉一愣,继而倒是笑了:“是我狭隘,你看得比我开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不必担心。”他拱手,“赤金做事,一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怀玉拍手,“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徐初酿只看他们在嘀嘀咕咕,也没在意究竟在说什么。抚着那温暖的汤婆子,她长舒一口气,感觉冻僵了的手一点点回暖,心里也一点点放松。

    没关系,既然避不开了,那就去面对,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,不是吗?

    江深醒来的时候,感觉脑子清明了许多,他盯着陌生的床帐看了一会儿,扭头看向床边。

    徐初酿背对着他坐着,手里捏着针线,正仔细地给一件小褂子绣衣襟上的花纹。

    盯着那褂子看了一会儿,确定大人根本不可能穿得上之后,他沙哑着嗓子开口:“那孩子,是三弟的还是谁的?”

    惊得一针就戳在了手上,徐初酿倒吸一口凉气,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醒了怎么也不吭一声,突然说话真是要吓死人。

    江深皱眉,拉过她冒血的手指就要低头,徐初酿却是挣开了他,自己吮了吮,将手放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我来就是想同二公子说此事。”她抿唇,“殿下有孕之事,还望二公子莫要告诉君上。”

    是因为这个才坐在这里的?

    僵在半空的手慢慢收了回来,江深觉得好笑:“你与李怀玉是多大的交情,要这么护着她?”

    徐初酿想了想,道:“我没地方去的时候,都是她收留的我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会没地方去?那么大的江府……江深很想反驳她,但想到一些事,他垂了眼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性子也实在恶劣得很,喜欢欺负人。明知道她看见他与别人亲热会不高兴,偏生要去碍她的眼,就想看她当真生起气来是个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结果每次到最后,他在韶华院里就都找不到她的人了。

    原先还奇怪,不知道她藏去了哪里,现在倒是真相大白了,原来是躲去了墨居。

    抿了抿唇,江深道:“你告诉我她怀的是谁的孩子,我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三弟。”

    若是别人的,那自然没有说的必要,可若是江家血脉,这事儿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徐初酿看他一眼,夫妻这么多年,她也能猜到些他的心思,想了想,她吞吞吐吐地道:“反正不是……不是君上的。”

    这人,连撒谎都撒不利索,还想着骗他?江深摇头,吩咐霜天:“去找个府里的下人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霜天应声而去,徐初酿有些急了:“你一定要如此?”

    “事关江家血脉,马虎不得。”

    原以为能劝劝他,再不济都能骗一下他,没想到两样都不成,初酿恼恨自己无用,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江深急了,鞋也不穿就下床来,伸手抓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徐初酿头也不回地道:“我去让人备车,好送二公子回去。”

    江深气不打一处来:“这么着急想让我走?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?”她道,“这一线城荒芜不堪,连个红街烟巷都没有,二公子不如早些回紫阳,日子还潇洒些。”

    江深一噎,咬了咬牙: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嘴皮子这么利索?”

    徐初酿不吭声了,背影看起来僵硬得很,还带着些怒气。

    江深头疼地扶额,软了语气道:“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会儿话?”

    初酿回头看他,问:“二公子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他向来是会说话的,下至七岁上至七十岁,就没有他哄不好的女子。然而现在,迎上面前这一双黑白分明的眼,江深竟有些捋不直舌头:“你……休书放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送去丹阳主城,给我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心里一沉,江深微恼: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和离了?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徐初酿觉得有些好笑:“二公子,这休书是有人拿刀逼着你写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倒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既然你都写了,我为什么不能把休书给家人?”喉咙有些生疼,她道,“被休弃的人,总要给家里一个交代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他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了,“我是想说,那休书我可以收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,徐初酿左右看了看,拿起桌上的茶杯塞他手里,倒上半凉的茶水,就着他的手把水泼了,红着眼问他:“水能收回去吗?”

    江深怔了怔,也就着她的手,捏着茶壶重新倒了一杯:“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徐初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把茶壶一并放进他手里,她道:“祝二公子新的一杯茶能合口味,小女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初酿!”江深喊她。

    恍若没有听见,面前那人走得头也不回,像在阴平一样,丝毫没有留恋地离开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江深茫然地看着屋子门口,突然觉得女人真的很难哄,以前分明怎样都不生气,如今倒是好,他做什么都不能让她消气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打听消息的霜天回来,拱手道,“问过了,府里人都说,那位殿下肚子里的……是陆掌柜的骨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江深惊得回神,“你没打听错?”

    霜天摇头:“问了很多人,都是这么说,看样子不像是撒谎。”

    怎么会是陆景行的?那么大的肚子,一看都该有五六个月了。五六个月之前,李怀玉不是还在玄瑾身边吗?

    脸色有些难看,江深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,自己好像还不是最惨的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就梧回来了,把长林君寿宴上发生的事都转告了李怀玉,末了补上一句:“属下不明白紫阳君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联名上书减免苛捐杂税?怀玉半靠在软枕上,神色很是古怪:“他这是……也要与怀麟作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何解?”

    怀玉低声道:“我丹阳之地税收不归京都管,他紫阳之地何尝不是?自从他把江家人都接到紫阳之后,便不与京都来往,税不上抽、折不上递,也不入京述职,完全是独立于皇权之外的封地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之下,折子会怎么写?肯定就以一种表述各地封君心愿的态度,让皇帝减税,反正与他无关,要减税的是别的封地。

    长林君那几个傻子,真以为江玄瑾是好心替他们说话?孰不知折子一递,在皇帝眼里,他们就都成了与紫阳君一条船上的人。在当今形势之下,无疑成了江玄瑾用来制衡皇帝的筹码。

    一个紫阳君皇帝尚有动干戈的心思,屯兵在了临江山。那要是紫阳君背后还有长林君、平陵君、公仪君这些人呢?加起来,可就是北魏的半壁江山了,他焉还敢动?

    李怀玉唏嘘:“我现在都能想象到怀麟看见折子时候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原以为把江玄瑾除掉,就能彻底坐稳他的江山,谁知道江玄瑾逃出了生天,还反手送他一个撼动社稷的大礼。

    你不是忌惮我十万兵力吗?那我不仅把兵力握紧了,还把周围的封君都握紧了,你怕不怕?

    看江玄瑾这态度,好像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死板忠君,就算有江老爷子在上头压着,他似乎也没打算一条路走到黑。

    只是,未来的形势会如何,谁也说不准,江玄瑾这一步棋,不到最后,谁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就梧想明白之后,很是费解,“他江家一世英名,可还有世代忠良的御笔在呢,怎么会这样做?”

    怀玉揣测:“也许跟临江山屯兵有关?我听青丝说,临江山那边形势有些紧张。”

    就梧道:“毕竟都还是北魏土地,紫阳君不让朝廷兵力靠近紫阳边城十里之内,委实有些过分,无怪京都那边反应大。”

    不让兵力近边城十里,这是国与国之间的规矩,在北魏一国之内如此,说是挑衅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旁边一直没吭声的白皑开口道:“咱们反正是不用担心这些的,丹阳之地位于紫阳之西,朝廷的人就算攻过来,也有紫阳在前头顶着。”

    说来这位置也算是有意思了,紫阳地形本就如一轮弯月,横在丹阳与京都前头,眼下来看,像极了丹阳面前的盾。

    朝廷的人连紫阳都无法靠近,更别说靠近丹阳。

    “既是不关咱们的事,那便说点别的好消息吧。”就梧道,“殿下可还记得南平君?”

    李怀玉道:“他老人家我如何能不记得?当初各地封君有反意,齐聚于京,李善推我去见那一群君主,要不是他护着我,我定是没命回宫。”

    就梧点头:“长林寿宴,南平君也去了,本是有礼物要属下转赠,但属下只身前往,无人可运那么多东西,故而托了长林君来送,算算日子,再过两三天就该到了。”

    怀玉乐了:“这的确是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长林君与她没有仇怨,但关系也不亲近。毕竟封地相邻,有机会拉扯两句,那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同样的消息,传到江深这里却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江深站在屋子里,脸色黑得难看,“三弟来了?”

    霜天点头:“御风大人刚刚让人传来的消息,说是君上与长林君一起,正在来一线城的路上,问公子是否安好。”

    要是别的时候江玄瑾来,江深至多骂他一句轻重不分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想了想李怀玉那肚子,江深连连摇头:“不行,他会气死的。”

    整个江府都知道紫阳君有多看重曾经的君夫人,若是只把消息传到他耳朵里,尚有让他缓和的余地,可若直接让他看见,那还得了?

    江深起身,想出门。

    然而,门口守着侍卫,他一只脚刚跨出去,两把刀就横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好生休息。”侍卫面无表情地道,“殿下吩咐,我等在此护公子周全。”

    呸!护他周全还把刀对着他?江深咬牙,想了想,还是让霜天出去,让他一定要阻止三弟来。

    江玄瑾这一路心情都甚好,就算越靠近一线城越荒芜,他眼里也是泛着光的。

    “主子,要先去找二公子吗?”乘虚问。

    江玄瑾很莫名:“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自家主子心情好,乘虚也跟着胆子肥了,戏谑道:“不找二公子,那咱们来这一线城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江玄瑾抿唇,漆黑的眼眸里光芒更盛,像刚出水的黑珍珠,有月华流转其中。

    旁边的长林君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这副模样,心想这不对吧?在紫阳看见的那位君上不是这样的啊,严肃起来能吓得他这个大两轮的老人家说不出话,怎么转脸又变得这般温和了?

    还……还有点喜悦?

    正襟危坐,长林君开始回忆,想这紫阳君是不是在哪里被人掉了包他没发现?

    “君上!”

    已经行至一线城城外了,前头突然有人拦路。乘虚抬头,就见霜天和御风一起回来了,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乘虚道,“你们有话上车说啊,别挡着道。”

    霜天摇头:“长林君可以先行,三公子请听奴才一言!”

    江玄瑾闻声掀开了车帘:“何事?”

    跑到车边,霜天拱手:“传我家公子的话,请君上回紫阳,莫要再往前。”

    眯了眯眼,江玄瑾声音冷了:“原因?”

    “公子说,紫阳事务繁多……”

    嗤笑一声,江玄瑾道:“你要么说真话,要么就让开。”

    紫阳事务多不多,用得着他们来提醒?更何况已经到一线城了,现在折返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霜天怔了怔,迟疑地道:“我家公子说,不到逼不得已,不能告诉您原因,但您若非进城不可,那与其让您一直被蒙在鼓里,不如提前知道,也好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什么事这么严重?乘虚都好奇地转过了头来。

    江玄瑾定定地看着他,像是有了什么预感似的,眼里的光一点点地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公主府里准备好了迎宾之礼,听见长林君一行人已经入城的消息,她裹好了虎皮披风,带着就梧等人出门去迎。

    早上起身的时候外头还是个晴天,但现在抬头,头顶全是阴沉沉的乌云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要下雨了?”清弦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皑往手里呵了口气,道:“要下也是雪吧,这么冷的天,雨落下来也得冻住。”

    一线城鲜少下雪,几年也见不得一次,若是能赶上倒是不错。怀玉笑了笑,远远看见长林君的王旗,抱着肚子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长林君上。”她道,“一别六载,不知身体可还康健?”

    四周的随从都朝她跪下,怀玉盯着为首的马车,就等长林君出来应话,寒暄一番。

    然而,等了片刻,车里也不见有动静。

    怀玉一愣,靠近了些:“长林君上?”

    一只修长的手伸出来,掀开了车帘,里头的人一双漆黑的眸子对上她的,如深冬檐上垂冰,又冷又尖。

    心口一震,李怀玉退后了两步,想捂住肚子已经是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江玄瑾捏着车帘,目光从她那鼓起的肚子上扫过,声音低沉:“怎么就不能是我?”

    掐了自己一把,确定这不是一个噩梦,怀玉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背后那阵梵香来得很快,她步子没迈出去两步,肩膀就被人抓住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是不想见我,所以不去长林。”他从身后欺上来,放在她肩上的手指微微发抖,“原来是不敢见我?”

    “殿下!”就梧等人齐齐跑上来,想护她,却被江玄瑾那眼神看得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怀玉觉得嗓子有点干,左右看了看,没话找话似的道,“你喜欢狐狸毛的披风啊?”

    “李怀玉。”他声音低到发颤,“你打算戏弄我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她戏弄他?鼻子莫名有点酸,怀玉回头,迎上他的眼睛,指着自己的肚子道:“这是你戏弄我。”

    天知道她当初怀着身子有多高兴地想去告诉他,又是有多绝望地被关进了死牢。

    从天上到地府,也就是那么一天的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他知道了,又想如何?这是她的孩子,跟他没关系了,就算他要认错也……

    “长公主殿下。”乘虚突然开口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怀玉侧头,就听得他道:“我家主子就算也有错,可与您成亲之时,是真心在待您,您不觉得这样做会亏心吗?”

    啥?怀玉不解,当时的情况,她瞒着不说是情有可原吧?该亏心的是谁?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都进去说罢,在这里有些不妥。”御风道,“长林君还在后头等着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捏了捏她的肩膀,又松开,垂了眼眸,唇色苍白地道:“殿下请。”

    这模样,怎么看也不像是喜悦,倒像是……悲怒至极的压抑?

    李怀玉茫然,被江玄瑾带着往自己的府邸里走,低头看了看他的步子,实在是虚浮又凌乱。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76章 迎宾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云中歌2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:籽月 3爱情的开关作者:匪我思存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:籽月 5独身女人作者:亦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