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100章 引狼入室

第100章 引狼入室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宁婉薇初得他宠幸,是沾了皇姐的光。zi幽阁om

    那是两年以前的一天,江玄瑾还在御书房里教他帝王策,正说到“不残手足,不毁血脉”之时,李怀麟抬眼问:“那皇姐杀了平陵君该怎么算?”

    江玄瑾顿了顿,说:“所以她受万人唾骂,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李怀麟很清楚当时自家皇姐就躲在暗处偷看,他是故意这么问的,以舒缓自己心里怎么也散不开的恨意。

    可,看着皇姐真的伤了心,黯然地走了,他又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这种难受在看见宁婉薇的时候找到了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宁婉薇长得跟皇姐有几分神似,他从百人之中将她挑出来。轻声问她:“要朕如何,你才会高兴?”

    她当时是被他吓傻了的,呆愣愣地看着他,半晌也没能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不过等缓过神来,她跪在自己面前说:“能伴君左右,妾便高兴。”

    好,李怀麟应她,接她入后宫,给她封贵妃,每晚都赖在她的宫殿里,要她学皇姐一样给他哼曲儿哄他入睡。他给皇姐使了绊子,就去赏宁婉薇东西,他设了陷阱要害皇姐,就越加地宠宁婉薇。皇姐死后。他更是将她宠得冠绝六宫。

    可是宁婉薇从来没有得意忘形过。

    她像是很清楚他的宠爱是来自哪里,懂分寸地侍奉着他,安慰着他,从来没有奢求过什么。

    渐渐的,李怀麟发现,他看她的时候,已经很难恍惚地看见皇姐的影子了。面前这个人是她,是个一心一意对他好的人。

    他只是不太明白自己这样的人有什么好,值得她这样。

    不是不肯相信她的感情,只是很怕很怕她会走。很怕自己最喜欢的,最后都是要离开自己的。

    抿了抿唇,李怀麟起身,走到她身边去,捏了她方才用的药酒,用帕子沾了,轻轻擦了擦她额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宁婉薇瞳孔一缩,接着又释然。

    陛下总这样,发脾气之后就会对她好,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他只要不再赶她走,那什么都好说。

    “柳云烈有二心。”仔细地替她上了药,他低声道。“朕要法子保住你我二人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睫毛轻轻颤了颤,宁婉薇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陛下去何处,臣妾就去何处。”

    低头盯着她看了许久,李怀麟突然笑了,露出两颗小虎牙,眉目间有一丝难得的孩子气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西梁之兵大量入境,边关告急,却无皇令而不得妄动。江玄瑾收到消息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果然。”他道,“柳云烈是西梁的人。”

    从得知他把mèi mèi嫁给西梁将军的时候,他就怀疑过,毕竟柳云烈行事稳重,这种关头与西梁扯上关系,万一出什么岔子,他是要成千古罪人的。以他的谋算,若没别的什么原因,应该不至于自找死路。

    而眼下,他拥兵却不战,让出京都还不算,还纵容西梁之兵入北魏。若不是西梁的人,他断没有理由下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李怀玉靠在床头。忍不住爆了句粗:“竖子!潜伏在朝廷里这么多年,就为了给西梁开门!”

    “你别动气。”放下文书,江玄瑾皱眉,“祁锦说了,你要静养。”

    不提还好,一提李怀玉简直就是哭笑不得。自从生完两个小东西,江玄瑾就把她当成了个瓷娃娃在养着,站不让站,动不让动,饭菜都喂到嘴边,还替她擦身子。她实在受不了了想动弹,他就冷着一张脸背她在屋子里走两步。

    没错,是背,地都不让她下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报复我啊?”怀玉伸着指头去勾他的手,“报复我临盆那天吓着你了?”

    江玄瑾温柔地抚了抚她的鬓发:“怎么会呢。”

    分明就是啊!看他这眼神!怀玉敢怒不敢言,眼珠子一转,又笑:“你今儿的话是不是该说了?”

    临盆那天答应她的,每天都跟她说一遍那三个字。

    神色有些不自在,江玄瑾沉了眉眼道:“都说了快一个月了,你还没听腻?”

    “听不腻的!”李怀玉摆手,笑得眼波潋滟,“我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听你说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自个儿有点无耻?”江玄瑾微怒,“那个时候了,都还下套诓人。”

    摸着下巴想了想,李怀玉点头:“是啊,我也觉得自个儿挺无耻的,所以你千万别跟我学!该说的就得说,来吧!”

    江玄瑾:“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理解了这个人为什么要选择当个坏人,因为坏人真是一点脸也不用要,自己怎么高兴怎么来,不像他,快被自己的承诺给逼死了。

    手被她握在手里,脸被她死死地盯着,江玄瑾紧绷了脸,声音极轻地喃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怀玉挖了挖耳朵,“没听清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恼:“你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凶人家哦?”怀玉眨巴两下眼,拉着床帐就摆出了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,“你凶人家!”

    额角跳了跳,江玄瑾问:“人家是谁?”

    “人家就是人家嘛!”捏着嗓子娇嗔,怀玉扭了扭腰,冲他抛了个媚眼。

    江玄瑾起身,麻利地扭头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别走呀。”怀玉伸手就拖住他,嬉皮笑脸地道,“我不闹了。”

    他顺势坐回床边,她欺身上来,捧着他的脸就亲上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“身子。”他皱眉,接住她悬空的腰身。

    “嗯?”伸着小舌头轻轻舔他的下唇,怀玉笑。“那你可扶稳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竟松了手。

    手上的重量陡然增加,江玄瑾闷哼一声,发现这不要脸的人竟是借着他的支撑在亲他,然而,他还不能放开,一放她就会掉下床去。

    “你”他又气又笑。

    含着他的唇轻轻摩挲。李怀玉坦荡地道:“我恃宠而骄,有恃无恐!”

    还真好意思说?简直是无法无天!

    轻吸一口气,江玄瑾闭了闭眼,秉承江家常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的良好品质,最后得出结论:都是他惯的,他活该!

    忍吧,能把她怎么样呢?

    屋子里气氛甚好,好得乘虚和御风都想假装自己是个香炉。

    这两位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把?啊?这么大两个活人杵在这里,这两位都有本事谈着谈着正事就亲热起来了?

    柳云烈的事儿怎么说?还有嘴说吗?

    乘虚这叫一个气啊,他觉得自个儿和御风的俸禄是不涨不行了,这活儿都没法干了!

    御风用眼神问他:退还是留?

    废话,肯定是留啊!乘虚挤眉弄眼地示意:还等着主子下决定,然后把消息传出去呢!

    御风了然地点头,然后出其不意地,一脚踹在乘虚的臀上。

    一个没站稳,乘虚踉跄两步,撞到旁边的紫檀木圆桌上,震翻了烛台,“咚”地一声响!

    江玄瑾一震,飞快地掐着怀玉的腰,把她塞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然后回头,眼神凉凉地看向桌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主主子。”乘虚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,急忙摆手,“不是不是属下!”

    看了看他桌上倒下的烛台,再看看这个离桌子最近的人,江玄瑾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乘虚满头冷汗,用一种近乎绝望的姿态瞪了御风一眼。

    人家的好兄弟是为人两肋插刀,这混账的刀是专往他肋上插啊!

    御风眼观鼻口观心,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乘虚只能自己硬着头皮上前道:“敢问君上,调令如何下?”

    勤王之军已经多达二十万,若一路追赶皇帝,定是能活捉他,可如此一来,边境便无人,西梁之兵也会继续肆虐。但若分兵,那就是腹背受敌,前有西梁之兵,后有柳云烈,两边都拿不准会是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“以长公主之名,下懿旨于边境,命边境守兵竭力抗梁。”江玄瑾抽了纸笔来,“再分长林、南平两方人马,去支援边境,其余之人,平内乱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在纸上详细写好兵力分布和调遣安排,写好放进乘虚手里:“去转呈长林君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乘虚接过信,觉得自己能逃过了一劫,松了气就想跑。

    然而。步子刚迈到门口,自家主子的声音就从后头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送完信,去把马厩清扫两遍。”

    乘虚:“”

    该来的始终会来,逃是逃不过的。

    慕容弃收到风声,跑来找江玄瑾和李怀玉。

    “人家都知道找邻国帮忙,你俩怎么就脑子转不通呢?”皱眉看了看他们,她道,“我东晋国力雄厚,比那劳什子的西梁可厉害多了,我愿意替你俩撑腰,保管把那皇位都掀了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淡声道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李怀玉难得地附和:“的确不必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看不清外头形势多紧张吗?”慕容弃挑眉,“有西梁掺和进来,你们赢面很小,万一一朝兵败如山倒。那可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很含蓄地道:“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,百花君不用忧心。”

    李怀玉笑了笑,开门见山地道:“怀麟年纪小,容易被人蒙骗,引狼入室,我跟他加起来都活了快五十年了,哪能上这种当?输赢都是我北魏的事情。君上有多余的闲心,不如出去走走?”

    一个精明的人不可怕,两个精明的人凑成了对才可怕。慕容弃很不甘心啊,都在北魏等了这么久了,还等不来一个趁虚而入的机会。眼瞧着西梁要来分杯羹了,她东晋之兵却入不得境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看北魏这形势,乱是一定的了,东晋的地位,十年之内都不会再被撼动。

    松懈了身子,慕容弃也懒得跟他们说这些了,转头道:“我刚出去走了回来,不知道为什么,后头跟了好多人。”

    李怀玉翻了翻白眼:“你这张脸往街上一晃,跟很多人在后头有什么值得惊奇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寻常跟着的人都挺温柔的,还会脸红,可今儿跟这一群气势汹汹的,拿着扁担锄头什么的,像是想打我。”慕容弃耸肩,“可我站着让他们上来打。他们又不动,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李怀玉愕然:“你上街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做什么啊。”慕容弃望着房梁回忆,“也就是不小心踢翻两个小摊儿,抢了个姑娘的手帕,再喝了一罐酒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李怀玉:“”

    慕容弃想着想着也觉得不太对劲,问他们:“你们这儿喝酒要给钱吗?”

    “你废话!”怀玉一拍床榻,“不给钱的那叫抢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慕容弃点头,掰着手指道,“那我就是踢翻了两个小摊儿,抢了一张手帕和一坛子酒。”

    这得意的语气,仿佛是在数自己做了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江玄瑾侧头吩咐御风:“出去把钱补给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哎,补什么呀。”慕容弃哼笑,“我在东晋也这样,从来不给钱。”

    怀玉朝她抱拳:“你这样的真liú máng还能受人赞誉,真是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。”慕容弃起身,“你俩反正不上我的套,那我就再出去逛逛吧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目送她出门,想了想,对御风道:“再找个人,给百花君引引路,她对一线城还不太熟。”

    要抢东西,也得挑好铺子啊,比如一线城的陆记,就很好抢嘛。

    明白了自家主子的意思,御风拱手应下:“是。”

    北魏开始内乱了,以京都为界,西边所有封地以紫阳君为尊,不再受朝廷管制。东边有皇帝的人马流窜,也有西梁之兵肆虐,双方不同的是,柳云烈领兵自卫,江玄瑾却是分了人守卫边境,抵挡西梁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在江家祠堂跪了一天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江焱小声劝他,“您应该明白的,小叔没有错,这回错的是陛下。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不能引外兵入北魏之境,这是祖训,皇帝已经完全违背了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没吭声,只盯着牌位上的字。

    江家世代忠良,都是拥护帝王的,哪怕遇见不是很英明的君主,也一直恪守职责,精忠报国。

    江玄瑾是他最疼爱的小儿子,是江家最有出息的一个,可他现在,亲手把皇帝从京都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他有苦衷,但错了就是错了,他该跪在这里替他向祖辈们认错。

    也求祖辈们庇佑,庇佑一下这个不肖子,让他能安然归来。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100章 引狼入室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景年知几时作者:匪我思存 2独身女人作者:亦舒 3爱情的开关作者:匪我思存 4如果蜗牛有爱情 5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:桃桃一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