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104章 螳螂之战

第104章 螳螂之战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江玄瑾静静地看着那四个字,漆黑的眼极其缓慢地眨了眨。%d7%cf%d3%c4%b8%f3

    不容易啊,当初在飞云宫教她书法,教了好几个月都没让她认真写好一个字,这四个字却是一笔一划的,很是端正。

    是真的很想念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心头微酸,他合了信,工工整整地放回了信匣子里。

    “主子,笔墨。”乘虚很是体贴地送了东西上来,搁在他手边,想着他写了回信,马上就能让人送走。

    然而,江玄瑾垂眸,却是挥手道: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乘虚错愕。

    掀开营帐。看了看低地上整装的士兵。上一次交锋伤患不少,军中药材不够,很多人本只是轻伤,然而一觉睡下去,竟是没能再起来。赶到苍驹山的路上,不知道埋了多少自己人。

    北魏大乱,生灵涂炭,不是他儿女私情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君上。”御风从外头回来,皱着眉道,“柳军来信。”

    双方交战,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。他与柳云烈一直在暗中较劲,倒也想跟他好生谈谈,但柳云烈一直不愿交涉。眼下既然主动来信,江玄瑾自然是要接的。

    仔细将信看过,他道:“去请就梧将军,让他随本君去一趟山腰凉亭。”

    乘虚很担忧:“君上亲自去?”

    “有先锋营探路,本君何惧?”江玄瑾拿了铠甲穿上,“再者。柳云烈与本君相知多年,他会如何行事,本君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柳云烈不会用这种幌子来诓他,明知道诓不住的,所以说要见他,就一定会正正经经地赴约。

    山风挺大,时值五月,苍驹山上依旧清凉。柳云烈在山腰凉亭备了茶具,拢着袖子斟着水,看起来分外悠闲。若不是他身后跟着众多兵将,江玄瑾真以为他是个爬山爬累了在此处歇脚的公子哥。

    “许久不见,紫阳君的风姿怎的也不减两分?”看见他来,柳云烈侧头便笑,“这一路风尘,愚兄都掩不住狼狈。”

    “柳都尉谦虚。”江玄瑾淡漠地进亭坐下,“先前山道一战,都尉实在气势夺人。”

    皇帝逃去了冯翊,柳云烈自封了万军都尉,虽说他军中之人都这样尊称他,但从江玄瑾嘴里听见这个称谓,柳云烈莫名的觉得有两分嘲讽的意味。

    放了茶杯,他道:“明人不说暗话,君上,你我相抗,伤的都是北魏的兵,咱们不妨先停战,携手把西梁打退,如何?”

    江玄瑾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柳云烈笑得很正直:“总不能让西梁坐收渔利。”

    手指在石桌上点了点,江玄瑾道:“若是没记错,都尉的mèi mèi嫁的就是西梁的大将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别提这事儿了。”脸上笑意顿收,柳云烈皱眉道,“当初联姻,就是陛下一意孤行,我拦也拦不住。如今西梁入魏。人人都骂我是卖国之人,可谁知我的苦楚?舍妹年纪小,嫁了人就认定了,让她回家她也不愿,我也是上了火,与她断绝了兄妹关系,她一扭头就直接去了西梁。”

    风拂过来,吹散柳云烈的几缕墨发,叫他脸上多添了几分苍凉。

    “我生是北魏之人,死也是北魏之魂,让我眼睁睁看着北魏被西梁人占着,我是一万个不甘愿!”

    字字句句豪情万丈,听得后头的就梧很想给他打个唱大戏的拍子。

    墨瞳里有光微微一闪,又很快暗了去,江玄瑾抿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柳云烈多了解他啊,一看他这神色就知道他是被自己说动了,连忙道:“我本是打算护送陛下到郦都,谁曾想陛下执意让我派兵相助西梁之人攻破京都,我不愿,陛下便带着宁贵妃去了冯翊。不然你以为,陛下如何会与我分道扬镳?”

    这话很有说服力,江玄瑾微微颔首,问:“都尉想如何携手抗敌?”

    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地图摆在桌上,柳云烈指给他看:“现在京都被围,你我却在京都以东,西梁若是反手杀过来,君上就是腹背受敌。相反,你我停战,紫阳之军从常怀河域回京都,我带人从洛水一路赶回,你我在京郊会师,便能助长林君等人一臂之力,赶走西梁那五万的兵马。”

    眼眸亮了亮,江玄瑾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柳云烈大喜,拿出自己的铭佩放在桌上:“交换信物,以此为证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摸了摸自己的腰间,他带的是怀玉给的厚厚的护身符。

    “失礼。”他道,“在下的铭佩,被两个不知事的孩子拿去玩了。”

    柳云烈温和的笑脸显出一丝裂缝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他咬牙:“君上若是想炫耀尊夫人生了龙凤胎,可以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都尉消息如此灵通?”

    废话!李怀玉临盆那天,这人跟疯了似的开仓放粮,整个北魏都知道他紫阳君有个了不得的媳妇儿,一胎就儿女双全了!

    了不起吗!堂堂紫阳君,为这点小事惊动天下,也不怕丢人!跟谁会羡慕他似的,哼,他才不会羡慕!

    额角青筋直跳。柳云烈道:“恭喜君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江玄瑾云淡风轻地勾起唇角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柳云烈手里的茶杯碎了。

    就梧看着柳云烈那张扭曲的脸,想了想,这人好像三十多岁了还没个子嗣呢。唉,他要图谋天下也是不容易,万一出个什么意外,就直接断子绝孙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山亭里聊了许久。你来我往,明刀暗枪,最后顺利地结束了谈话。

    “京都见。”柳云烈笑着抱拳。

    江玄瑾回他一礼,带着就梧就走了。

    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,柳云烈疾步下山,低声喃喃:“这么久了,也该我赢一回了。”

    这苍驹山被江玄瑾占了好的地势,他攻上去也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,骗他去京都就好办了,等他到了京都就会明白,什么是真正的腹背受敌!

    “紫阳君答应了?”军师诧异地问。

    柳云烈笑着点头:“这人哪儿都好,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,我为他量身定做的坑,他不掉也不成。”

    眼下停战,他这边的压力也小了许多,舒舒服服地整装上路,起码有一个月的安生日子可以过啊,想想都觉得高兴。

    然而,不知怎么的,去京都的这一路上运气极差,分支的几个军营遇了不少埋伏。对方说是起义之士,总是出其不意地lán jié落后的小支兵力,分吃了就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一次损失的人马也就几百,可次数多了,柳云烈就有些烦了,找了个城池修整,等后头的人都会师了再继续走。

    战报说。紫阳之军速度跟他们差不多,估计在他们之后三天抵达京郊。

    于是,柳云烈就放心地调了个头,把这几股来历不明的人马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等到京郊的时候,他正打算派人去联系附近的西梁军,结果冷不防的,有一大批兵马从四周汹涌而来,在京郊以东五十里的地方包围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震天的擂鼓声,惊得柳云烈愣在了马上。

    北魏的史官将这一场战役称为“螳螂之战”,因为紫阳十万兵力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抵达京都,成功支援长林君和南平君,以螳螂捕蝉之势飞快地吞掉西梁三万攻城人马,然后调头,直接就迎上了往这边赶来的、自以为是“黄雀”的柳云烈。

    紫阳君是如何准确得知柳军的行军路线的,后世不曾得知,但那一场仗打了半个月,京郊之地被鲜血浸透,紫阳君身先士卒,以一柄长剑斩杀七十八颗人头,极大地振奋了军心。

    以此一役为转折,西梁和柳云烈一方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李怀玉趴在窗口上等啊等,始终没能等来江玄瑾的家书。

    她有点委屈,眼眶都发红,侧头问青丝:“他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我?”

    青丝捏着篦子替她梳了梳长发:“君上定是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都不给我一封信?哪怕一个字也好啊。”怀玉嘟嘴,“我每天醒来都盼,盼啊盼的,盼到天黑也没有”

    越说越委屈,她抱着膝盖吸吸鼻子:“我从前怎么不知道,等一个人原来是这么难受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青丝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,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前方传来捷报,西梁已经开始撤兵出境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,皇帝想在冯翊新建国都,但不知受了什么阻力,没能建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,您今日的裙子挺好看的。”青丝别开了头。

    李怀玉鼓嘴。十分愤怒地把小混蛋和小祸害都抱上了软榻,排成一排放着。

    “娘亲跟你们说!你们的爹爹真是个混账!”她掰着指头跟自个儿的闺女儿子告小状,“为人冷淡、容易生气、生气了还不容易哄、一走就是六百七十二个时辰!他之前还欺负你们娘亲,不疼我不爱我还要杀我,现在好不容易娘亲宽宏大量不计较,他还连封家书都不给我!”

    小祸害茫然地睁着眼看着她,小混蛋吐了个泡泡。表情很无辜。

    青丝很是无语:“殿下,这样不妥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妥的,我是他们娘,我说的就是对的!”怀玉气哼哼地继续告状,从江玄瑾吃饭不跟她说话开始,一直告到他睡觉的时候胳膊硌着她脖子了。

    青丝沉默地看了看窗外,心想君上还是早些回来为好,晚回来几年,两个孩子非觉得自个儿的爹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妖怪了。

    陆景行抽空来公主府走了一趟,就迎上一张怨妇脸。

    他展了扇子就笑:“美人卷珠帘,深坐蹙蛾眉。但见泪痕湿,不知心恨谁?”

    李怀玉翻了嘴皮吐出一句:“谁他奶奶的来招惹老子,老子就恨谁!”

    陆景行:“”

    女人真的是好不讲道理啊!

    “你怎么有空过来?”怀玉斜眼看他,“最近生意不是很忙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陆景行道。“托君上的福,各地形势都安定了下来,我觉得吧,银子这东西,还真是好赚。”

    李怀玉白他一眼:“这话只有你陆大掌柜说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战火四起,各处的生意都不好做,不少商贾破产奔逃,也就他胆子大,在商铺无人问津的时候大量购入,形势一稳就坐地起价,银子哗啦啦地往他口袋里流,看得旁人红了眼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喏,你家君上帮了大忙,我也得给个回礼。”陆景行挥手,让身后的人递上来一个檀木长盒,“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怀玉接过来扫了一眼,发现是块上好的玉石,雕了一个眉清目秀的人。这人一身狐毛披风,手里捏着串佛珠,背脊挺直,颇有风骨。

    不消他说是谁,李怀玉看了两下就红了眼。

    “你故意的吧?”她咬牙,“知道老子想他想得不得了,还送这个来?”

    “哎,别激动。”扇子一合,陆景行笑道,“这可是在寒山寺开了光的,主持说了。这玉有灵性,你只要抱着睡上个七七四十九天,玉雕的人就会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这种谎话,傻子才会信!

    李怀玉定定地瞅了好一会儿,还是忍不住问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陆景行深深地看她一眼,点头: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伸手把玉雕抱在怀里,怀玉恶狠狠地朝他道:“要是假的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于是,青丝发现自家殿下不再每天长吁短叹了,只是去哪儿都抱着那个玉雕,吃饭睡觉就算了,连洗澡也带着,甚至有一次想带去茅厕,她拼了命才拦下来。

    好笑之余,她觉得有点心疼。

    江玄瑾捏着毛笔看着眼前的信纸,犹豫许久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乘虚进来禀告,“柳云烈逃窜至了冯翊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顿,他放了手里的笔,起身问:“追得上吗?”

    乘虚摇头。

    柳云烈兵败如山倒,被各路封君追讨,不知是什么心思,竟扭头直奔冯翊,谁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眸色微沉,江玄瑾沉默了许久。

    李怀麟是正统的皇帝,就算眼下没有实权,也拿着玉玺。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他道,“即便追不上,也跟去看看吧。”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104章 螳螂之战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星落凝成糖作者:一度君华 2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:赵乾乾 3长相思2:诉衷情作者:桐华 4冷月如霜作者:匪我思存 5景年知几时作者: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