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87章 最后两分潇洒

第87章 最后两分潇洒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乘虚觉得,自家君上是越来越会撒谎了。ziyouge

    以前说谎还会觉得不安,神色紧张,如今倒是好,站的正挺得直,一张脸上无波无澜,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问人家“用晚膳了否?”一样平常。

    他说:“就梧要走那么久,让她来送送也是应当,有何值得生气之处?”

    然而,站在这庭院一角,看着那头的夫人抱着肚子同就梧絮絮叨叨地说话,一炷香过去,君上的眼神就沉了。

    什么话这么久都说不完?他走十天半个月,又不是走十年!

    “主子,要去提醒夫人一声吗?”乘虚体贴地问。

    江玄瑾摇头:“她有话没说完,就让她慢慢说,有什么好催的?”

    嘴里是这么答的,可脸色分明越来越难看啊。静静地盯着远处那两个人瞧了许久,确定夫人一眼也没往他这边看之后,君上极轻极轻地哼了一声,一拂衣袖,径直往月门外走了。

    李怀玉没察觉,她清点了就梧的行李,很认真地跟他道:“这个机会我给不了你,他给你了,你就得好生抓住。”

    调兵来一线城,一旦平陵来的人有动作,他就能立功。就算没动作,就梧也会被当成紫阳君的心腹,与众多人建交,正式跨进guān chǎng。

    她强占一线城,只让一线城的百姓承认了他们的官位,名牒送去京都,京都官府不认,始终名不正言不顺。江玄瑾此举,虽说有些个人情绪吧,但他是真的拉了就梧一把。

    就梧神色复杂地点头,朝她拱手:“殿下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还有这么多人在呢,你只管去。”怀玉笑了笑,“等你回来的时候,再摆酒宴庆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就梧郑重地再行一礼。

    李怀玉抱着沉甸甸的肚子,看了看天边的阴云。老实说,一线城和丹阳最近的形势都不太乐观。除却与南平有交情来往之外,丹阳之地等同被孤立,就算江玄瑾现在松口让紫阳施以援手,丹阳紧张的形势要缓和,也得过上一阵子去了。

    怀麟很聪明,挑这个时候朝她下手,若江玄瑾不在,她应付起来还真吃力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她给怀麟准备的惊喜。也在路上了。

    京都自百官一场大换血之后,元气大伤,一直未曾恢复。李怀麟匆忙建立自己的势力,提拔了不少新人,也惹了不少非议。

    以前长公主在时,也不曾这般大举清除异己,而幼帝不仅下手狠毒,还动了许多声望颇高的老臣,甚至有轻慢白御史之意。他以齐丞相、柳廷尉和司马太尉为倚仗,偏听偏信,戾气也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每年年底,东晋北魏西梁和南燕都是要相互出使,增进感情的,往年北魏都是让云岚清去,毕竟他睿智又善言,常常化险为夷,为国争光。然而今年云岚清已经逃回丹阳,李怀麟只能派了柳云烈去。

    结果,刚到东晋,柳云烈就被人挡在了关门外,以柳廷尉的脾气哪里忍得?双方发生了冲突,东晋今年直接绕过北魏,让使臣直接去了西梁。

    这事儿一出,朝堂和民间都是一片哗然,本就有意见的几个老臣终于是按捺不住,于朝堂上进言,求陛下近忠臣,远小人。李怀麟糊弄了两句,态度摆明是要护着柳云烈,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,后头再想办法找补也无妨,谁知道那六十岁的老太史竟悲愤交加,一头撞死在了御前。

    老臣死谏,不管所谏为何,君主都会落得个“昏庸刚愎”的名声,这是怎么辩白也辩不平的。

    怀玉唏嘘:“也算他倒霉。”

    本是打算讨东晋百花君一个人情。让他为难为难柳云烈,谁知道竟然闹成了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江玄瑾坐在她面前,冷淡地道:“自作自受。”

    李怀麟听话归听话,心思太深,也太善ěi zhuāng。他以前在教他习帝王策的时候,发现他有些偏执的想法,替他纠了一回,这孩子就再也没表现出来过。

    原以为是他改了,如今看来,只是他藏了而已。

    怀玉垂眸:“他要是听你的话,再不济听我的话也成,都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可惜他信的是李善,李善为人便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,善权术,不辩忠奸,刚愎自用。他一定教过怀麟,三公必为心腹,所以白德重现在被夺权,齐丞相和司马太尉撑起了朝纲。

    看似稳固,实则尽失人心。

    心口还是有点不舒服,怀玉不想再说这事儿,只盯着面前这人瞧。

    江玄瑾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,睫毛不会颤,一双眸子里墨色氤氲,像雨后湿漉漉的玄石。这双握惯了文书奏折的手,现在捏着一方锉子,表情冷淡,动作却温柔,仔细地替她把长了的指甲修整好。

    眉目松缓,怀玉笑道:“其实我自己来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看她一眼,拉起她另一只还未修剪的手递给她看:“自己来?”

    缺缺巴巴的指甲,都是她啃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这样很快吗?”怀玉理直气壮地道,“你锉一个指甲要好半天,我两三口就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眉心跳了跳,江玄瑾眯眼:“老实待着。”

    乘虚和御风在后头看着,面色很平静,内心很汹涌。

    他们君上,竟然会放着那么多文书不看,过来给夫人锉指甲,就因为祁锦说了一句怀着身子的人指甲别留太长。

    明明不久之前还在生闷气啊!还暗戳戳地不肯去大堂用午膳,非逼得夫人来问他是不是哪儿不舒服,一转眼倒是好,坐在这儿半个时辰了,连吕大人送来的加急信都搁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您这气生的就不能久点儿吗?

    一只手被他捏着,另一只手却还有空,怀玉不老实地摸了摸江玄瑾的脸,又蹭到他的唇上,下意识地按了按。

    江玄瑾微恼,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李怀玉笑嘻嘻地道:“真软!”

    尝起来一定甜甜的。

    捏着锉刀的手一顿,江玄瑾轻哼一声,蓦地启唇,含住了她的食指。

    “嘶—-”指尖一颤,怀玉浑身都是一热,惊慌地想把手抽回来,这人却是不肯松口了。眼里墨色几浮,半嗔半怒。

    头一回,李大liú máng的脸变得比江小公主的脸更红,挣扎了半晌,软下语气来:“快松开,别把你嘴唇硌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软吗?”松了她,他冷哼。

    “好,不软不软!”怀玉应和着,眼里亮晶晶的。撑着软榻凑过去,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侧。

    乘虚和御风相互看了对方一眼,齐齐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这等旁若无人的亲昵,刺激谁呢!跟着君上真是惨啊,君上不高兴的时候要顶住冰封千里的霜,高兴的时候还要挡住这刺瞎眼的光。

    怨不得他俩俸禄高,这差事真不是人干的!

    冬日里最冷的这天,江深来见了江玄瑾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紫阳了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江玄瑾从文书里抬起头,颇为意外地看他一眼:“想通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想不通的?”江深哼笑,指了指自己这张俊美的脸,“天涯何处无芳草?”

    江玄瑾沉默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江深在笑,可笑着笑着,眼里的光就黯了下去:“好歹是亲兄弟,你装作看不出来不成吗?”

    徐初酿一天天地在放下他,他却一天天地在挣扎,没有结果地挣扎。

    李怀玉说,无论从哪个方面比较,他都不如赤金适合徐初酿。

    是啊,赤金温柔又体贴,没有三妻四妾,也不会伤她的心,是个极好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他看不顺眼,一想到徐初酿要把所有的好都给这个人,他就怎么也睡不着。恼怒的结果就是自己风度尽失,变得不像自己了。

    在女人方面,他一向是很洒脱的,既怜香惜玉。又不会为谁痴迷,游走花丛,搏得一身薄幸名,恣意畅快。

    可在徐初酿这里,他发现自己真是面目可憎,嫉恨自私恼怒,所有丑恶的样子,他都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与其把最后一丝好感都败光,不如走吧。还能捞回两分潇洒。江深是这样想的,甚至在下决定的时候暗暗为自己叫好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被江玄瑾这了然的眼神一看,他突然觉得很挫败。

    “还能如何?”他道,“我拿她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颇为同情地道:“别太难过。”

    这安慰一点也不走心,江深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,哼声道:“你倒是春风得意,也不怕我回去跟老爷子告一状,让他把你抓回去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如何能算告状呢?”江玄瑾慢条斯理地抽出旁边紫阳城送来的信,往桌前一放,“这件事,也该让徐姑娘听听实话。”

    江深一愣,起身去拿了信,拆开看了看,神色顿时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江玄瑾翻着手里的文书,漫不经心地道:“恭喜二哥,后继有人。”

    孤鸾诊出有孕,算算日子,刚好是他离开之前怀上的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有缘无分啊。”江深笑出了声,把信往桌上一按,“如此一来,她是更不可能跟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这件事,二哥会休了孤鸾催雪,迎徐氏一人归府?”江玄瑾问。

    江深凝重地摇头:“你明知道不可能,孤鸾催雪跟了我多少年?让她们走,走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那二哥还追来这里做什么?”江玄瑾不解,“你明知徐氏是为何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缓缓阖了眼。江深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江玄瑾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了然:“二哥没哪里不好,只是徐氏不适合你,且放了她罢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安静了许久,隐隐能听见外头庭院里的人声,还有后院里的鸟鸣。

    半晌,江深才沙哑着嗓子道:“我放过她,她会过得更好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江玄瑾毫不犹豫地点头。

    低笑出声,江深骂道:“你可真是我嫡亲的三弟!”

    这问题,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有dá àn。来一线城之前,他是觉得她会过不好,可来了之后发现,只要没看见他,她脸上都是带着浅笑的,目光柔和,看着竟有几分像画里恬静的美人。

    徐初酿长得不好看,他很清楚,比她美的人一抓一大把。可偏生就是这么一个人。让他尝到了绝望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“我走的时候,你别声张。”江二公子挺直腰,认真地吩咐,“等我走后,你一定要告诉她,紫阳城的花开了,我赶着回去看,没耐心等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说,我本也没打算一直缠着她。是一线城的风景太好,所以我多住了一段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赤金挺好,她拿了休书,该改嫁就改嫁,该过日子就过日子,我不拦着。我也会另立正室,如她所说,把那齐家xiǎo jiě娶回来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撑着下巴看着他,就见自家二哥眼眶微红地道:“还有。我会疼人了,也不会再故意伤人心了。这是她教会我的,可惜她享受不到了,替我同情她一下。”

    语气带笑,嘴角却怎么也扯不起来,江深闭眼,哑着嗓子说了最后一句:“往后她的消息,再也不必说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江玄瑾应下,“我都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江深点头。深吸一口气,扭身就出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徐初酿正坐在大堂里给怀玉肚子里的小家伙绣鞋,飞针走线的,灵巧非常。

    外头响起搬运行李的声音,她装作没听见,仔仔细细地绣着虎头花纹,一针又一针,很快就绣好了一只。

    只是,不知怎的,听见车轮滚动的声音,银针还是扎进了手指,冒出一颗鲜红的血珠子来。

    赤金看她一眼,递给她一包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初酿愣愣地问。

    打开那纸包,香甜的气息扑面而来,赤金道:“我把新开的梅花熬了糖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带着花香的糖果,一颗就化了嘴里的苦涩。徐初酿含着含着,眼前渐渐模糊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知道对不对?”她喃喃,“都知道,只是没拆穿我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她舍不得,知道她没放下,可还是站在她身侧,给她打掩护,替她留住最后的尊严。

    赤金道:“你绣的这个老虎,额头上少了一横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低头看了看,还真是,初酿哭笑不得。拿起鞋子来重绣。

    “人都走了,别的事情就不用想太多。”赤金曼声道,“往后的日子还是要好好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应下,睫毛颤着颤着,还是滚落了泪,落进衣衫里,印成了一个深色的点儿。

    微微皱眉,赤金站起了身,出去了一趟。

    四周再无人。徐初酿长喘一口气,哽咽片刻,就将脸擦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舍不得,江深是该走的,他的家不在一线城,已经留了几个月,屋子里还有侍妾要安抚呢,再留下去怎么也不像话。

    只是难免有些惹人烦的情绪压不住,习惯比感情更可怕。她失了一心向着的人,空落得难受,要怎么捱过这一段日子才好?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赤金回来了,他道:“西街上有家铺子新开张,卖的是各种各样的丝线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87章 最后两分潇洒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余生请多指教作者:柏林石匠 2簪中录作者:侧侧轻寒 3许你万丈光芒作者:囧囧有妖 4云中歌1 5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:三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