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52章 重翻旧案

第52章 重翻旧案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温热的水面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氤氲了人的眉眼,江玄瑾轻轻喘息,颇为恼怒地看着面前这人。

    “你简直是恣意妄为!”

    水纹一圈圈地荡开,潋滟的光都折在了他眼里,李怀玉满是叹息地伸手抚过他的眉毛,指腹在眉梢轻轻摩挲。

    “又没把你怎样,做什么这么凶?”

    热气蒸腾上了脸,江玄瑾皱眉看着他,薄唇抿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怀玉低笑,按住他的肩膀替他抹上澡豆,轻声哄他:“别害羞,别生气,咱们是偷偷过来的,外面没人知道呀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慎独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知道都一样,荒唐之事不可为。”他说得气呼呼的。

    怀玉连连点头:“有道理有道理……转过去,背后也得抹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伸手推了推,发现完全推不动,怀玉眨眼,抬头一看,就见他表情严肃,眼神执拗,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。

    好笑地睨着他,怀玉决定同他讲道理:“共浴到底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还用问?”他皱眉,“荒淫轻浮之举!”

    “你我是拜了堂的夫妻。”怀玉道,“圆房之事尚且做得,共浴怎么就不行了?”

    微微一愣,江玄瑾被问住了。

    趁他专心思考这问题,怀玉很顺利地就将他扭转了半个身子,一边给他背后抹澡豆一边道:“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你看,同我一起沐浴,还多个人伺候你,是不是有益无害?”

    “背心这一块儿你自己够不着吧?我就可以帮你!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待在这里无聊吧?我还能陪你说话!”

    ……这么一听,好像还真的挺有道理。

    江玄瑾低头迷茫地看着水面,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来共浴到底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温软的身子贴上来,熨烫了他的后背,有人欺身上来含住他的耳垂,低声蛊惑他:“别想啦,没什么好想的!”

    浴池里起了水花,溅起来迷了他的眼。江玄瑾低哼一声,终于是放弃了挣扎,伸手在水里一捞,将旁边这乱刨水的人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乘虚和御风在主楼外头等啊等,眼瞧着天都黑了,也没见屋子里两位主子有要出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君上?”想着水要放凉了,乘虚忍不住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屋子里没反应。

    疑惑地侧耳听了听,乘虚嘀咕:“怎么半点声音也没有?”

    御风道:“你推门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要推你推!”乘虚连连摇头,显然是对推门这种事心有余悸,“我可不想再去刷马了。”

    他以前进主楼都是不用敲门的,有事进去禀告就是。可上回进去得不是时候,正撞见里头两位主子……咳咳。

    当时夫人没生气,反而是哈哈笑开了,但他家那皮薄的君上……直接把他扔去了马厩,让他刷了一下午的马。

    这门推不得!

    御风看着他这表情,摇头鄙夷:“胆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胆怯你上啊!”乘虚瞪眼。

    两人你推我搡了好一阵子,最后谁也没敢伸手。对视一眼,干脆齐齐贴耳上去,想听听里头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,刚听了没一会儿,背后就有人冷声问:“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两个脑袋瓜顿时惊得撞作一处,“咚”地一声响。

    江玄瑾皱眉,颇为不悦地看了他们一眼,也没多说什么,抱着怀里半睡半醒的人就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夜风吹得他怀里的人长裳飘飘,乘虚和御风僵硬地站在门的两边,只觉得鼻息间飘来一阵沐浴后的清香味儿。

    乘虚有点茫然,听得门“呯”地合上,挠着头问御风:“他们这是……从浴房过来?”

    御风点头:“已经换了寝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过去的?”

    “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乘虚纳闷了,沐浴而已,怎么神神秘秘的?而且,主子又遇见了什么开心事?眼眸都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把人抱到床上,江玄瑾拨弄了两下她的脑袋:“别睡,头发没干。”

    困倦地打了个呵欠,怀玉顺手抱着他就嘟囔:“没干就没干吧,我好困。”

    今儿是她兴致勃勃地打算调戏他来着,结果到最后还是她先招架不住,不过也怪不得她,是白珠玑这身子太弱了。

    搂着这人劲瘦的腰,她刚想再蹭两下,结果江玄瑾竟然推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小气鬼。”眼睛也没睁,怀玉只当他又不喜亲近了,翻身就往枕头上一滚,埋头就睡。

    然而,片刻之后,这人竟然又回来了,伸手垫在她的后颈处,将她的脑袋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怀玉迷茫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。

    入目是一张冷淡而俊美的脸,垂眸下来看着她,修长的手指捧着干燥的帕子,慢条斯理地擦着她的长发。

    “会生病。”他嫌弃地道。

    怀玉愣了愣。

    头发在被轻轻揉着,胸腔里的东西好像也被轻轻揉了揉。她眨眨眼,突然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是别扭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睨她一眼,江玄瑾轻哼一声,表情很是不屑,手上动作却细致又温柔。擦着擦着,突然停下动作,盯着她的肚子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嗯?”顺着他的目光,怀玉捂了捂小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它,最近有点鼓。”江玄瑾低声道。

    怀玉哭笑不得:“这几日每次用膳你都让我多吃,怎么能不鼓?”

    是吃多了的原因?他恍然,漆黑的眸子慢慢移开,眼帘半垂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意识到他在想什么,李怀玉呆了呆,接着心虚地别开了眼。

    她的肚子,只会是因为吃多了鼓,再没别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安静下来,江玄瑾继续替她擦着头发。怀玉埋头继续睡,却是压根睡不着了,心里乱七八糟的事情涌上来,叫她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江玄瑾上朝去了,青丝进来伺候她起身,一边替她更衣一边小声道:“钓着的鱼是太厩尉孙擎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熟悉的名字,李怀玉冷笑:“这人还真是贼心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就不该留他性命。”青丝摇头。

    孙擎是昔日平陵君座下副将,与李家姐弟仇怨颇深,平陵君薨逝,他被丹阳长公主打断了一只胳膊,革去副将之职,贬到太仆麾下看守马场。

    丹阳当时是觉得死太轻松了,非得听他骨头碎裂之声、再看他昔日傲气折没,才能泄她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然而没有想到,区区太厩尉,也还能翻出风浪来。

    “斩草果然还是要除根才行。”怀玉嘀咕,“不过倒也有好处,他跳出来了,咱们顺藤就能摸着他背后的瓜!”

    青丝道:“紫阳君已经着廷尉府在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廷尉府有柳云烈在,能查出个什么来?”怀玉摇头,“这事儿得找韩霄帮忙。”

    提起韩霄,青丝皱眉道:“昨夜奴婢去陆府的时候,陆掌柜说最近韩大人的处境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徐将军才遭了罪,云岚清又一直没升迁,他左右无人,处境能好才怪了。”怀玉一点也不惊讶。

    韩霄性子冲,云岚清在的时候能拦着他些,要是不在,那他指不定又会跟谁当面起冲突。

    青丝的表情看起来很凝重,怀玉穿好衣裳,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也不用太担心,说不定云大人马上就升位上去帮衬他了。”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升位需要大功,云岚清现在顶的是礼官大夫的官衔,哪来立功的机会?

    青丝摇头,只当这是主子在安慰她。

    然而,没过两日,云岚清竟当真得了恩典,升任丞相长史。

    江玄瑾对此不意外,他本就该升的,只是被人压了折子。如今寻着别的机会升了,算是运气好。

    但柳云烈却在下朝的时候拉着他说了一句:“一个礼官,突然查到落花河的堤坝修筑之事,若说没人帮他,我是不信的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觉得他很无聊,就算是有人帮又如何?落花河堤坝的确有问题,若不是云岚清察觉,等夏日洪水一到,半个京都都要遭殃。

    既然是实打实的功劳,不管是谁帮的,他都应该升迁。

    下朝回去,同白珠玑说起此事,她笑得眉眼弯弯地道:“朝廷之事我哪里听得懂?不过云大人看着面善,升官了倒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这人看事情就简单得很,才不管什么党派偏帮,顺着他的话就乐呵,看起来没心没肺的。

    江玄瑾微微勾唇。

    怀玉拿着锉子坐在他怀里,认真地替他磨着指甲:“你一说丞相长史,我倒是想起来,今日上街听人说,之前的那个厉长史好像是要被流放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一只手被她抓着,另一只手得空捻了捻她披散着的头发,江玄瑾道,“厉奉行的所有罪名都坐实了,流放之刑也该他受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个什么易大人也遭了秧?”

    “易泱牵扯其中,罪名也不小,是你爹亲自上的折子,虽然柳廷尉如今尚未定刑,但想必轻不了。”

    恍然点头,怀玉嘀咕:“guān chǎng就是多变,这些人以前多风光,转眼就什么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风光吗?江玄瑾不以为然,这两个人就算官阶都不错,但除了在扳倒丹阳一事上出了力,别的时候也只能说是安分守己,基本没什么亮眼的成就。

    念及丹阳,他一顿,突然想起还有话该问厉奉行,连忙抱着怀里这人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怀玉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江玄瑾道:“我得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刚下朝回来,又走?”怀玉不高兴。

    捏着她的腰,他轻声道:“你随我一起,把青丝也带上。”

    眼眸一亮,她立马展颜笑了,也不问去哪儿,喊上青丝就蹦蹦跳跳地跟着出门。

    江玄瑾去了京郊驿站,厉奉行被暂押在此,等交接的人一到,就要送出京城。

    怀玉跨进院子就看见厉奉行浑身镣铐地跌坐在囚车的角落里,浑身脏污,眼里没了以前的锐气,显得很是颓败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一看见江玄瑾,他咬牙就骂,“我不需要谁假惺惺地送行!”

    江玄瑾满眼冷漠地看着他:“送行?本君只是来问你几句话罢了。”

    厉奉行一愣,看一眼他的脸,像是猜到了什么似的,头一转,闷声道:“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在囚车旁边站定,江玄瑾道,“你心里应该清楚,事到如今,再也没人能救你。”

    的确是没人能救了,拖了这么久,想了那么多法子,他最后还是个流放边疆的下场,甚至都没人替他打点押送的官差。

    厉奉行心里不是不怨,只是不想让人看笑话罢了。

    正努力将脸埋得更深,他突然听得江玄瑾说了一句:“你若是能解本君疑惑,本君心情一好,指不定便拉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黑暗之中的一丝光明,溺水前的最后一根稻草!

    厉奉行猛地抬头,眼里迸出了光。

    紫阳君重诺,可比旁的拿好话搪塞他的人要可靠得多。

    “君上想知道什么?”他转变了态度。

    江玄瑾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想知道,你当初为何要撒谎诬陷长公主?”

    厉奉行一顿,深深地看他一眼:“君上果真还是在意司马旭旧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撒谎蒙骗本君,还是仔细说说前因后果?”

    瞥了瞥旁边一脸看热闹表情的白四xiǎo jiě,厉奉行抿唇道:“我都这副模样了,还撒谎有什么用?君上是聪明人,我骗你不得,不如就一次说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丹阳长公主与我有旧怨,我本是拿她没办法的,但司马丞相一死,有人告诉我可以借此机会报仇,我便听了他的话,去廷尉府作证,告上长公主一状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和李怀玉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”他问。

    厉奉行哼笑:“还能是谁?廷尉大人柳云烈,供词都是他与我商量好的,不然我也不会知道司马丞相是戌时离开的宫宴。”

    柳云烈?!江玄瑾震了震,脸色瞬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怀玉皱眉看着他,喉咙微紧,捏了拳头道:“供词竟然都能作假。”

    “司马旭一案的供词就没几份是真的。”厉奉行不屑地道,“有廷尉大人在上帮忙,让丹阳公主死又是众望所归,故而这案子定得是又快又周密,君上当时不也没看出端倪么?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后头一直低着头的小丫鬟突然冲上来,一脚踹在他面前的栅栏上。

    “呯”地一声巨响,囚车差点翻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惊呼一声抓紧手边的木头,厉奉行看着那人怒斥,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小丫鬟缓缓抬头,眼神冷漠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青丝?!”认出这人是谁,厉奉行愕然,接着就咬牙道,“你果然是被紫阳君藏着的,我没说错!”

    冷笑一声,青丝抬腿就给了囚车第二脚。

    “息怒息怒。”怀玉伸手把她拉退两步,轻笑道,“人家好歹是说了实话,你这么激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帮凶。”青丝盯着厉奉行,吐了这两个字,又转头盯着江玄瑾,皱眉道:“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没有辩驳,他沉默地站着,脸色有点发白。

    丹阳的死是众望所归,没错,当时他也是盼着她死的,所以他依着卷宗定案,觉得她罪有应得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厉奉行说,卷宗里的供词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他以为对的事情,结果错了个彻头彻尾?一向自诩公正的紫阳君,带着偏见冤枉了人,还亲手送人下了黄泉?

    拢着袖口的手慢慢收拢,他垂眸,长长的眼睫无措地颤了颤,又恼又茫然。

    看他这模样,李怀玉觉得很解气,知道冤枉她了吧?知道她真的是无辜的了吧?一直没有做过错事的紫阳君,一做就做了件无法挽回的大错事,要怎么办?

    然而,多看他一会儿,她又有点心疼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故意的呀……

    以这人的性子,当初若是知道她是冤枉的,一定会站出来,顶着众人非议替她辩护。他与朝中其他人不同,以前针对她,单单只是因为她做的事看起来是错的罢了。

    怀玉发现,她以前对紫阳君,其实也是带着偏见的,从未真正了解过他。

    沉思片刻,怀玉伸手拉住他,将他拉离了囚车。

    “知错就改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她很是宽厚地道。

    只要他帮她翻案,她甚至可以把杀身之仇一笔勾销!

    江玄瑾哪里知道面前这人是谁?又哪里想到丹阳还会再活过来?他只觉得自己身上多了罪孽,还是怎么也无法抵消的罪孽,这等宽慰的话完全听不进去,眼里墨色汹涌,躁动难平。

    “君上。”负责押解的官差过来拱手,“交接令到了,犯人该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厉奉行一慌,连忙看向江玄瑾,后者缓缓回神,冷声道:“犯人身上还有公案未了,不能上路。你且将他押在此处,本君去请示陛下。”

    官差愣了愣,有些不明所以,江玄瑾却是说完就没多解释,只朝怀玉道:“你回府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怀玉笑着点头,微微松开手,这人便抽身往外走,背影潇潇,步子极快。

    厉奉行蹲在囚车里看着,有点愕然:“他……竟打算直接去同陛下说?这怎么行?司马旭和长公主都已经死了,他现在翻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怀玉侧头睨他一眼:“这天地间还有公道二字呢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!”厉奉行道,“只为个公道,就要在尘埃落定之后去再掀波澜?这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!”

    这案子要翻,的确没什么好处,甚至会直接与朝中一大部分人为敌。若是换个立场,她站在江玄瑾的位置上,也不一定会有勇气蹚这趟浑水。

    然而江玄瑾走得一点犹豫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样的傻子,朝中、亦或者说是这天下,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。

    咧嘴笑了笑,李怀玉想,她真是嫁了个了不得的人。

    八月初一,长公主薨了已经四月有余,紫阳君突然进宫,于御前要求重查司马旭一案。

    宫廷哗然,收到消息的三公九卿纷纷往宫里赶。

    柳云烈走得最快,脸色也最差,他想过很多种与江玄瑾周旋的法子,但独独没有想过这人竟当真会把旧案翻到明面上来。

    真是疯了!

    “君上此举到底意欲为何?”齐翰赶到了地方,上前跟皇帝行了礼,立马就质问了江玄瑾一声。

    江玄瑾站在大殿中央,四周围上来的大臣越来越多,他头也没侧,眼里只有座上那一脸惶恐的帝王。

    旁边的云岚清微微有些激动,见他不吭声,出列便替他反驳:“还能为何?君上不是随性之人,会提出此事,定是发现了蹊跷。丞相不问真相,倒质疑君上目的?”

    齐翰沉声道:“旧案牵扯甚多,并也已经了了,突然再翻出来,势必撼动朝纲。”

    “撼动朝纲?”旁边的徐仙轻笑,“当初定案之时,不是说证据确凿吗?既然长公主是罪有应得,那大人何惧重审?”

    齐翰一噎,旁边的司徒敬上前拱手道:“微臣以为,重审此案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吵个不歇气,江玄瑾半个字都没听。

    他敢提重审,就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后果,眼下除非陛下不同意,否则再没什么能阻挡他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爱极了自己皇姐的人,李怀麟怎么可能不同意?他只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惊着了,神色复杂地沉思了许久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的时候,瞧着满殿的嘈杂就怒喝了一声:“放肆!”

    正在极力争执的大臣们瞬间安静下来,纷纷拱手低头。

    李怀麟起身,在龙椅前踱了两步,恼怒地道:“君上是来请示朕的,不是来请示你们的。朕尚且没有开口,你们吵什么?”

    “重审个案子而已,君上觉得有必要,那便重审就是。当初都审得,如今为何就审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柳云烈道,“马上就是秋收之际,事务繁忙,谁有空来审这案子?”

    江玄瑾淡声道:“既然是本君提出来的,自然由本君主审。”

    柳云烈咬牙,侧头看着他道:“君上莫忘记了,之前的案子也是您定的罪!”

    “正因如此,本君重审才最为公正。”余光轻扫他一眼,江玄瑾抬头看向李怀麟,“若是没有审错,臣认扰乱朝纲之罪。若是审错了,臣也认连带之责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一直小声质疑紫阳君的人瞬间都闭了嘴。

    众人惊愕莫名,李怀麟也是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“君上?”

    重审对他也是一点好处也没有,进退他都要受罚,他还这样坚持?

    一时间柳云烈等人也不知该说什么好,相互看几眼,没能再找到反驳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还请陛下示下。”江玄瑾拱手。

    大殿里寂静无声,气氛有些凝重,旁边几个老臣脸色都很难看,有人甚至在轻轻摇头,示意他不要答应。

    然而,李怀麟想了片刻,还是点了头。

    “朕允君上所请。”

    扫了殿内一眼,他接着道:“紫阳君主审,廷尉府相助,朕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,不要让朕失望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松了眉。

    “谢主隆恩。”他躬身行礼,郑重而诚恳。

    平静了许久的北魏朝廷,终于是又起了轩然大波,三公九卿议论纷纷,关于紫阳君的奏折一封又一封地往御书房里飞,众人都觉得君上是疯了,说不定被长公主的鬼魂下了蛊。

    别说外人了,江家自己人都很意外。江玄瑾一回府,就被老太爷叫到了前堂。

    怀玉闻讯赶到的时候,老太爷正杵着龙头杖道:“我教你公正,不是教你一意孤行!”

    “这回大哥也不帮你。”江崇摇头,“太胡来了,以你一人之力,如何能抵得过百官之意?”

    江深吊儿郎当地听着,倒是看见了门口进来的她,笑着道:“弟妹来了?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看过来,李怀玉定了定神,笑着便上前行礼:“给父亲请安,见过各位叔伯。”

    瞧见她,老太爷火气没消,反而是殃及池鱼:“江白氏,你既过门成他夫人,就该好生劝导他!”

    怀玉无辜地眨眼,别说她不会劝,就算会,以江玄瑾的性子,哪里能在这种事上听她的?

    旁边的江焱神色复杂地开口:“小婶婶若能劝还是好事,就怕不但不劝,反而觉得小叔做得好。”

    小少爷倒是个明眼人啊,李怀玉暗笑,面上正经了神色,疑惑地问:“君上做错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他错,他未必有错,但做的事就是不合时宜。”江崇皱眉,“重审旧案,公然与朝中元老重臣为敌,不听劝诫、不顾后果。一个月后,不管结果如何他都得领罚!这算什么?”

    怀玉听着,侧头小声问旁边这人:“形势很不利?”

    江玄瑾平静地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叫没什么?”江焱忍不住道,“您从宫里出来,齐丞相、司徒大人、林大人并着柳廷尉就都留在御书房里参奏,看样子也不会说什么好话。昔日那些敬您重您的,如今都纷纷倒戈,您分明就成了众矢之的!”

    这么严重?李怀玉惊了惊,有些慌张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江玄瑾神色不悦地看了江焱一眼,然后道:“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依旧是这认定了就八匹马也拉不回来的倔脾气!江老太爷长叹一口气,也不打算多说什么了,只道:“你回去好生想想要怎么办吧,江白氏留下。”

    被点了名的李怀玉老实地站在原地没动,看着江玄瑾行礼离开,心里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“江白氏。”等人走远了,老太爷才开口,“我听人说,玄瑾对你宠爱有加,你既受着他的恩宠,就该为他着想。”

    干笑两声,怀玉低头:“父亲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个懂事的。”老太爷颔首道:“好生劝劝玄瑾,这么多年攒下来的名誉,总不能都丢在一个旧案上头。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,稍不留神,就容易牵连全家。等会用过晚膳,崇儿和深儿都去一趟墨居,他们说话,你在旁边帮衬着些。”

    都已经决定要重审了,还有什么好劝的?闹得那么大,现在就算江玄瑾现在反悔也没用了啊,开弓没有回头箭。

    然而,看看这满屋子神色凝重的江家人,李怀玉还是认怂地应下:“儿媳明白。”

    江焱看着她,忍不住问:“小叔进宫之前,与小婶婶一道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怀玉装傻,“就是去街上逛了逛。”

    “若当真只是逛了逛,小叔如何会突然想起司马丞相一案?”江焱皱眉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提,江崇也有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背后有点发凉,怀玉顶着他们的目光,把脸上无辜的表情保持住了:“我如何能知道君上的想法?他一贯不与我多说朝政之事。”

    江深倒是帮了句腔:“别为难弟妹了,等会直接去问三弟便是。”

    主位上的老太爷点头:“那你也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如获大赦,怀玉退身就走,暗自庆幸自己又糊弄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等她走远,前堂里的江焱却是说了一句:“你们看吧,小婶婶果真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他们出府去了何处,府里的车夫是知道的,江白氏撒了谎。

    起初听江焱说白马寺一事,江崇还不相信,觉得这孩子是多虑了。但如今一看,他也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这个江白氏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?

    老太爷摆手道:“都是一家人,没有证据之前切勿下定论。”

    证据还不简单?多试探两回就有了。江焱捏拳,若是他怀疑错了还好,但江白氏若当真存了害小叔之心,他一定不会放过她!

    回到墨居,怀玉四处找了找,发现江玄瑾在洗砚池的书斋里,埋首于一大堆案卷文书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给他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江玄瑾抬头,抿唇问:“你要来劝我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怀玉点头,双手捧着茶杯递到他唇边,“劝你多休息,别累坏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顿,他皱眉:“父亲要你劝的定不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喂他喝了口茶,怀玉笑道:“你都知道他们的目的,我又何必多嘴呢?”

    要是娶的是个规规矩矩的夫人,这会儿肯定在他耳边苦口婆心地劝开了。可这人倒是好,压根没把长辈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江玄瑾摇头,心里倒是一轻,继续拿了卷宗来看。

    怀玉乖巧地陪着他。

    晚膳过后,江崇和江深当真来了,一左一右地坐在江玄瑾身边,跟他从家族利益谈到了天下苍生。

    怀玉领着老太爷的命令,尽职尽责地在旁边帮衬,不停地说着“是啊”、“对啊”之类的捧场话。

    江崇对她的表现不太满意,低喊了一声:“弟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李怀玉一脸茫然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还问怎么了?说好帮着劝,她却除了应声以外一个字也没多说。江崇皱眉,心里的怀疑又重一层。

    看着他这眼神,怀玉有点心惊,连忙扭头对江玄瑾道:“大哥说的都有道理!”

    江玄瑾看她一眼,抿唇对江崇道:“何必为难到她头上?”

    对他的劝告没半点反应,护起短来倒是快。江崇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两人铩羽而归,怀玉正坐在凳子上走神,冷不防地就被人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话,你不必都听。”江玄瑾轻声道,“听我的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心神归位,胸口一暖,怀玉笑着就搂住了他的脖子:“你也不怕把我惯得目无尊长。”

    本来也不是个目有尊长的人啊,江玄瑾摇头,将她放在床榻上,轻轻吻了吻她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几日我会很忙,你老实待着,别乱跑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怀玉挑眉,勾着他的脖子不让他起身,一脸认真地道:“那咱们可得抓紧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正想问什么机会?结果这人不由分说地就盘腿缠上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去看公文。”

    “明儿再看也不迟,你先看看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些恼,却没能抵住她的纠缠,翻滚进红帐,喘息之间微怒地道:“你这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笑盈盈地压着他,怀玉捏着他的下巴道,“我这人就是大胆又不知羞,可你不也还喜欢得紧?”

    “谁喜欢?”他驳斥。

    咯咯直笑,怀玉压住他一个劲儿地亲吻,手不老实地伸进他的衣裳里,摩挲着他的腰际问:“喜不喜欢?嗯?”

    身子一寸寸地烫起来,江玄瑾咬牙,很是艰难地道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被她一口咬在喉间。

    “紫阳君是不可以撒谎的。”她严肃地道。

    江玄瑾气坏了,翻身将她压住,哑声道:“太目无尊长,该长教训了。”

    身下这人愣了愣,接着就舔着嘴唇眼波流转地道:“还请君上赐教呀~”

    要了人命一般的yòu huò。

    轻喘一声,他低头,终于是放肆地咬上她白皙的脖颈。

    烛光未熄,内室里红影交织,翻云覆雨。

    之前都是打着算盘与他欢好,可这一次,李怀玉心里什么也没想,只紧紧抱着这人,他要什么就给什么。听着他的声音,她也觉得情动。

    竟然觉得情动了。

    “江玠。”难耐之处,她低喊他的名字,只一声尚觉不够,反反复复地又喊好多遍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有些慌张地伸手捂了她的嘴,头抵在她耳侧,声音微颤地道:“别喊了……”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52章 重翻旧案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:小春 2帝皇书 上卷作者:星零 3失乐园作者:[日]渡边淳一 4终于等到你作者:蓝白色 5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: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