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春日宴目录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83章 你也该归我

第83章 你也该归我

所属书籍: 春日宴

    宫里出事的前几天,他一直没有回府。再次看见她的时候,已经是她与人围攻御书房之时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她,是怀着身子的?

    江玄瑾呆愣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尖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经历了那些事情,她还没杀了你,你就该知道自己在她心里是什么分量。”门口有人幽幽地出了声。

    他缓缓回头,就见陆景行靠在门框上,满脸讥讽地道:“若是我,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,犯险进宫去救你,还被你反手送进天牢,你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。”

    心尖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攥了一把,江玄瑾轻吸了一口气,哽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被骗了,怀玉与我从未有过私情。”陆景行抬着下巴睨着他,看好戏似的道,“也不知道谁传给你的消息,怎的就把孩子算在了我头上?”

    不是陆景行的骨肉?!

    江玄瑾白了脸。

    一瞬间,所有的事情都摔在地上碎了,碎成一块块的琉璃。画面重新拼接起来,有她推开御书房门时欣喜庆幸的神色,有他架在她脖颈上的冰冷的长剑,有黑暗潮湿的天牢,有从她手上生生扯下来的佛珠。

    她说:江玠,我是真心喜欢你。

    她说:我怕你不清楚,所以一定要告诉你,我想给你生个孩子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的杏眼粼粼泛光,一字一句都是真心诚意的,他听进去了,也一直都记得,可怎么……怎么就还是没信她呢?

    陆景行幸灾乐祸地瞧着,转着扇子道:“今日天气好,我不介意同你多说两句——你知道长公主为何养那么多面首吗?因为她宫里的面首都是她的下属啊,一个个身怀绝技,可厉害了。可惜她心里有人,就算面首之中有人心悦她得紧,也近不得她的身。”

    驿站外的寒风从大开的门口灌进来,吹得人衣袍烈烈,满怀苍凉。

    江玄瑾抬眼看他,喉咙干涩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面首……也不是真的面首吗?

    他以为她风流多情,以为她一时兴起,以为她心怀叵测,以为她糟践自己的一颗真心。

    然而没有,她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认为的真心,和他是一样的,没有区别。她说给过他真心,是真的给过,比他更早,比他更痴。

    脑海里最后闪过的是御书房门口那张清秀的脸,满眼的光亮,被他的长剑一指,以清晰可见的变化黯淡了下去。她身后是铺天盖地的厮杀之声,眼里却只有他冰冷的脸。

    当时他说什么来着?对,他说:我不信。

    面前那张脸雪白,沙哑着声音道:你不就是想让我死吗?我如你的愿。

    是伤心成了什么样,才连命都不想要了?那一剑横下去,她甚至没有想过肚子里这个要怎么办。

    惊慌地合拢手,江玄瑾下意识地摇头,像是再也站不住,跨过门槛就往外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君上,注意仪态啊。”陆景行吊儿郎当地在后头道,“江家家训,行得正,坐得直,您怎么走个路都东倒西歪的?”

    调侃的声音越来越远,江玄瑾恍若未闻,他看见了依旧停在门口的马车,急急地走过去,却又骤然停在车辕边,伸手抵在车辕上,墨瞳微红。

    朝阳初升,郊外一片清幽,他不知所措地站着,伸出了手又收回。

    有人主动掀开了车帘,抱着肚子跪坐着,笑眯眯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后悔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他抬眼,三分怒意七分委屈:“你又骗我!”

    什么会相夫教子和陆景行好好过日子,什么给孩子起名姓陆,她故意的,就是故意想让他难受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又骗你了。”李怀玉不羞也不愧,理直气壮地道,“谁让你不肯哄我?”

    她唇边带着笑,杏眼却是红的,话说到最后,鼻尖儿也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在想,要不直接驾车回去算了,让你想回来也只能走回来,你对我那么狠,我总不能还对你好,还让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想了想,又觉得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摸了摸脖子上那一道浅浅的疤,她迷茫地问:“可你怎么就这么舍得我呢?”

    心口一窒,江玄瑾睫毛颤了颤,想伸手去碰碰她的脖颈,但还没伸过去,就被她凶巴巴地拍开了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她瞪着兔子眼道,“懂不懂规矩?男女授受不亲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无措地看着她,江玄瑾抿唇,又将手伸过去。

    李怀玉一点也没留情,他伸手她就拍开,像小孩子赌气似的,来来回回拍得他的手泛红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她力道没控制好,拍重了些。眼皮一跳,怀玉下意识地想拉他的手来看看,结果刚碰着他的指尖,这人就顺势缠上来,将她的手慢慢合在掌心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江玄瑾哑声道。

    轻轻一震,李怀玉咽了咽喉咙,眼里的水汽控制不住地往上冒。

    她其实没什么立场怪他,只是最近一直呕吐,又腰酸背痛,任性地想发脾气。真的听见这三个字,她连五脏六腑都紧缩成了一团,又酸又涩。

    一个没忍住,眼里的水汽就落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玄瑾慌了,连面上的镇定都维持不住,捏着袖子来替她擦脸,一边擦一边皱眉:“他们说怀着身子的人不能哭,你……你想听什么,我都说,想要什么我也都给,先别哭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她咬牙,“我自己也控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像是积了多年的洪水,一朝决堤,怎么也压不下去,李怀玉坐在车上抽抽搭搭地哭着,江玄瑾有些急,左右看了看,往一个方向走了。

    竟然就这么走了?李怀玉这叫一个气,嘴巴鼓得跟青蛙似的,心想什么叫朽木不可雕,还是让他走回去吧!

    正打算找车夫,然而刚一抬眼,那一袭青珀色的袍子,竟然就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捏着个红橙橙的橘子,他走回她身边,仔仔细细地把它剥开,取了茎络,掰下一瓣递到她唇边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剥橘子,你原谅我好不好哇?”很久以前,她是这样对他说的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看他沾染了汁水的手,李怀玉不哭了,她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,傻愣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江玄瑾有些不自在,手举着,向来镇定的一双眸子里满是忐忑。

    “应该……很甜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这么甜的橘子,你要不要尝尝?尝了就不生气了,可以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眼底的情绪清晰地透了出来,像谁家别扭的孩子,终于鼓起勇气找人和好。睫毛轻抖,眼神也飘忽,可他偏强自装作一副镇定的模样,薄唇抿着,不肯太示弱。

    李怀玉瞧着,心想这就算是铁石成的精,也得在他面前软了心吧?

    张嘴咬了橘子,她扯过他的袖子擦了擦脸,问他:“回头吗?”

    指尖擦过她温软的唇瓣,江玄瑾怔了怔,目光落在她尚红的双眼上,心跟着一紧。

    “回。”他点头。

    青丝等人没有跟着出门,都在公主府里等着,谁也猜不到殿下这一趟出去会是个什么结局,心下不免都担忧。

    日头渐高的时候,门外有动静了。众人都站了起来,灼灼地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一袭牡丹裙扫过门槛,李怀玉只身进来,抱着肚子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看见她那通红的双眼,清弦急了,上前就道:“殿下别难过,世上什么样的男人没有?只要您想要,甭管是谁,咱们都替您抢回来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徐初酿也连忙帮腔,“实在要走的人,谁也留不住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就梧皱眉摇头:“紫阳君真不是什么良人,依在下之见,陆掌柜并无哪处输了他。”

    江深尴尬地站在旁边,很想闷不吭声,但好死不死的,徐初酿不经意往他这边看了一眼,眼里有敌意。

    这是受池鱼之殃了?眼皮跳了跳,江深连忙道:“就算是亲兄弟,这回我也不帮三弟啊,既然是误会,那怎么能不听解释呢?真是铁石心肠蛮不讲理!”

    他其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从方才厅里人的议论来看,自家三弟好像不占理。人反正不在,他顺着说两句也不会掉块肉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江二公子的胆子就壮了起来,看着徐初酿,想顺便表个立场:“若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,就该逛逛青楼勾栏,惹几个香粉佳人在江府外头哭号,再千里迢迢来跟人说你知道错了。”有人跟在李怀玉身后跨进门,冷声替他补上后头的话。

    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江深僵硬地扭头,目光触及江玄瑾那冰凉的眼神,一口气没上来,差点噎死自己。

    “三……三弟?”

    江玄瑾皮笑肉不笑,眼里飞着雪,嘴里吐出来的都是冰渣子:“就算是亲兄弟,这回我也不帮二哥,风流太过,负尽的都是旁人真心。”

    脸上青了又红,红了又绿,江深看向旁边皱着眉的徐初酿,连连摇头:“我不是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徐初酿平静地朝他屈膝:“已然和离,公子不必同小女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上回去青楼压根没有同那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。”赤金温和地打断他,“徐姑娘既然不想听,您又何必一直说呢?”

    江深要气死了,他觉得这事儿有必要说清楚,可徐初酿是真的不打算听,别开头,直接就去了李怀玉身边。

    “恭喜殿下。”她低声道。

    李怀玉觉得很惊奇:“你们都不多问问发生了什么吗?也不问问我是怎么把人带回来的?”

    摇摇头,徐初酿浅笑:“您想要他回来,他回来了,这便够了。于我们而言,旁的都不急,等您有空了,慢慢说都行。”

    江三公子正在心里翻着小册子记着方才说自己坏话的人呢,听见这话,看了徐初酿一眼,把她的名字划掉了。

    怀玉眼眶又有点红,旁边的陆景行把祁锦推了上来,漫不经心地道:“先让人诊诊脉,你这一天,哭个没完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回神,七手八脚地把她送回房,只留祁锦和江玄瑾守着,全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一合上,陆景行就被拽到了院子的一角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两个人怎么就跟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,好端端地在一起了?!”徐初酿睁大了眼。

    青丝也急:“既然都好了,主子哭什么?是不是受委屈了?”

    就梧也想不明白:“紫阳君那么孤傲的人,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陆景行听得嘴角直抽:“方才谁说的旁的都不急,可以等殿下慢慢说?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看向徐初酿,后者低声道:“那不是看殿下情绪不稳,安抚她的吗?”

    “您快说吧!”清弦急得抓耳挠腮的。

    轻哼一声,陆景行转着扇子靠在了朱红的柱子上,遥遥看了一眼那关着的主屋的门,才慢条斯理地低声说起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感觉到紫阳君的注视,祁锦很是紧张,放在李怀玉手腕上的指尖都在抖。

    “哎,怕什么?”怀玉笑道,“你可已经算是江府里有资历医女了。”

    祁锦哆哆嗦嗦地用余光看了看身边这人。

    怀玉了然,挪了挪身子,拍了拍床弦朝江玄瑾道:“来。”

    江玄瑾皱眉:“还在诊脉。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身子却是很听话地坐了过去,任由她欺身将半个身子靠上来。

    笑嘻嘻地选了个舒服的姿势,怀玉一边让祁锦诊脉一边瞧着他,眼里秋波横陈,点点滴滴欲说还休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能镇定地回视,可她看得久了,旁边又还有人在,江玄瑾的耳根慢慢地就泛了红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。”他闷声道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气氛莫名轻松了许多,祁锦偷偷喘了口气,连忙凝神诊了脉,又伸手探了探怀玉的肚子,退后两步道:“母子皆安,只是夫人这肚子委实大了些,生产之时要格外小心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江玄瑾背脊僵了僵,抬眼问:“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祁锦小声道:“女子生产,没有不危险的,君上若是担心,便多找些经验老道的稳婆。”

    “稳婆能确保人平安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,也说不准,但至少能多些把握。”

    下颔紧了紧,江玄瑾盯着怀玉的肚子看了一会儿,问:“能不生了吗?”

    李怀玉挖了挖耳朵,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生了。”他执着地重复,“不要孩子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气不打一处来,怀玉抱着肚子就挪开,面对着他道:“敢情不是你辛辛苦苦怀了六个多月啊,不想要就不让我生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她凶巴巴地吼。

    江玄瑾阖了眼,指尖捻着她一缕青丝,沉默许久才低声道:“你出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若是她也同大嫂一般,生了麟儿就走了,那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李怀玉一愣,抬头看见他的眼神,后知后觉地问:“你是担心我?”

    担心得连子嗣都宁愿不要?

    江玄瑾抿唇,很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从看见她这肚子的第一眼起,他心里最多的情绪就不是愤怒,而是恐慌,他见过江府漫天的纸钱,眼睁睁看过大哥抱着襁褓里的江焱跪在灵堂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那种痛,他是决计不想尝的。

    怀玉错愕,呆呆地看了他好一会儿,心里一口气慢慢地舒出来,最后倒是笑出了声:“休书白写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茬,江玄瑾还有些不悦:“你既同陆景行无瓜葛,又怀着我的孩子,还要休书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又是故意要他难过的吗?

    摸摸鼻尖,怀玉干笑:“我算计你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蹙眉。

    “咱们北魏的规矩,子嗣不是一律归婆家吗?我怕你知道我怀的是你的骨肉,要来跟我抢,故而先立个休书,你我共有的东西,我喜欢的都归我。”

    顶着面前这人的眼神,李怀玉越说声音越小:“孩子也是共有的,我肯定喜欢,自然也归我……”

    眼神凉飕飕的,堪比外头呼号的风,刮在她脸上,冻得她浑身都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江玄瑾冷声问:“我在你心里,就是这样的人?”

    知道自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怀玉心虚地拉了拉他的手:“我也只是以防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深深地看她一眼,江玄瑾阖目靠在床边,伸手揉了揉眉心,嘴唇上一点血色都没有。

    李怀玉有点不忍心了,想了想,问:“我给你的《放夫书》呢?”

    翻开袖袋,江玄瑾顺手就拿了出来,放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竟然随身带着!

    心虚更甚,她干咳两声,把自己袖子里的休书也拿出来,两封东西合在一起,一并捏着从中间撕开。

    “唰啦”一声响,江玄瑾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面前这人笑得一副泼皮无赖样,把撕碎的两封休书往地上一扔,食指点了点他的心口,痞里痞气地道:“你也是你我共有的,我也喜欢,按照说好的,也该归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这张笑脸已经很久没看见过了,恍若隔世一般,带着朝阳初升的光华,晃得他眼睛生疼,心口也跟着疼。

    缓慢地抬手,他拢盖住自己的眼,喉结微动。

    怀玉安静地瞧着,撑起身子,温柔地俯身过去,极轻极轻地吻在他的手背上。

无忧书城 > 言情小说 > 春日宴 > 第83章 你也该归我
回目录:《春日宴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第三部 光芒纪·颖耀作者:侧侧轻寒 2景年知几时作者:匪我思存 3三千鸦杀作者:十四郎 4长相思2:诉衷情作者:桐华 5玉楼春作者:清歌一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