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61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凝神静气做了一晚上人,大清早天蒙蒙亮,许淮颂被一阵闹铃声吵醒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一只手胡乱抓向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闭着眼眉头紧皱,把这只手捉住:“你手机不在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迷糊着,半眯着眼抬起头:“那在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之前一个人住久了,她有个习惯,睡觉时喜欢把手机放在被窝里触手可及的地方,保证安全感,这下还没改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昨晚睡到半夜被硌到,就把她手机随手放去了床头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痛地静默片刻,在手机铃声突突突的刺激下睁开眼,转头摸索几下,掐了闹钟,回过身把她重新塞进怀里:“定什么闹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大摇大摆睡着,在你家白吃早饭啊,”阮喻抓着他衣服痛苦地说,“你没把我懒人模式掐了吧,再响一次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起床”两字还没说完,她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也迅速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再醒来的时候,粥香气已经四溢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睁开眼愣了愣,一下坐起来推许淮颂: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醒转过来,拿起腕表一看:“七点四十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飞快下床,跑进浴室洗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。”许淮颂跟着掀开被子,打开房门走到厨房,说了几句什么,再回来挤进浴室,从背后搂住她,“我去认错了,说我不小心掐了闹钟,你慢慢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刚抹完洗面奶要冲洗,拿手肘推推他:“那你别在这儿妨碍公务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飞机上没大休息好,现在还困着,眯着眼把下巴搁在她锁骨上,把半个身体的重量都给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负重洗脸,弯着腰艰难冲洗干净后,偏头拿自己沾满水的脸贴他一下:“快点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蹭了一脸凉水的许淮颂睁开了眼,清醒过来,抬手拿了条干毛巾给自己擦脸,然后翻了个面去擦她的,刚一碰到她,就被她叫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方向错了!这么擦皮肤会松弛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顿在那里:“那怎么擦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比个朝上的动作:“你得轻轻往上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只好照做,擦干她脸,叹口气:“你也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鼓着嘴看他:“我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淡淡看她一眼:“以前这种时候,你只会说,许淮颂,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“嗤”一下笑出声,刚要踮脚去亲他,忽然听房门外传来许外婆的声音:“小娘鱼,听什么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顿住,然后听见许怀诗懊丧地说:“外婆你干嘛抓我包,我看看我哥起床没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许淮颂咬咬牙,一把打开浴室门出去,“你每天作业太少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抱着脑袋逃离犯罪现场:“妈,妈!我来帮你盛粥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吃过早饭就回了杭市,半路上,阮喻跟许淮颂感慨:“其实我觉得,阿姨也不是完全不关心叔叔了,你这几天先专心对付法考,之后找机会跟她聊聊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瞥瞥他,刚要质疑他不理她,就看他笑着说:“知道了。”然后伸手过来握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挡开他:“好好开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个比交警严格的女朋友,许淮颂只好把手移回方向盘,一路专心开到杭市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更严格的事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杭市开启紧急备考模式,阮喻把他当成儿子一样对待,天天用一种“妈妈相信你可以”的眼神盯着他刷题,炖这个炖那个给他补脑,最后把他火补上来了,又控制他的纵欲次数,严禁他消耗过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法考那天,她甚至特意穿了一条酒红色的裙子以表喜庆,亲自陪他到考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服气归服气,却也察觉到了她最近这么浮夸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影工作暂停了,她虽然看起来不大有所谓,心里多少空落落的,所以才刻意管他这么紧,不分神去想那些废掉的剧本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次他在复习间隙看到她似乎在准备新书大纲,但不太顺利,涂涂改改最后又把文稿纸扔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,这种感觉,大概就像伸懒腰伸到一半被打断,想再重新伸一个,却失去了劲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考了六个钟头的试,许淮颂从考场出来已经是傍晚,一眼看到阮喻等在远处,正要走过去,忽然被两个小跑上来的女孩子拦住:“同学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看起来年纪都挺小,似乎也是今天的考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顿住脚步,没有说话,朝她们露出疑问的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女孩子吸了口气,垂着头朝他递来一支笔:“你好,我是今天坐在你隔壁的考生,你的笔落在考场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低头看一眼。一支陌生的钢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我的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对方抬起头,面露窘迫,朝身边的女孩子投去求助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朝她们点一下头,绕开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女孩子却壮着胆子追上来:“同学,她……她刚才其实是想问你要微信号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顿住脚步,淡淡回复: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齐齐噎住,刚耷拉下脸,忽然看到一个穿酒红色裙子的女人朝这边走来,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瞅她们一眼,笑眯眯地问他:“同学,没有微信号,有没有车牌号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她们看见这个三秒前还无情拒绝了她们的男人低头笑了笑,勾着唇角说:“有,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看两人相携走远,两个女孩子在早秋傍晚的凉风中凌乱地扶住了对方:“原来现在搭讪不要微信号,改要车牌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好好记着,再遇到这种男人就不会错过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气鼓鼓地跟着许淮颂上了车:“这才几个钟头没看着你呢,你就惹桃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他笑得无奈又冤枉,正要哄她,刚开机的手机却一连收到几条短信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示在他考试关机期间,许怀诗打了好几通电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瞥了眼他手机屏幕:“赶紧回过去,没大事应该不会这么打你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“嗯”了声,给许怀诗回电,刚接通就听那头传来她有意压低的声音:“哥,我和妈妈看到新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皱了下眉,刚要问什么新闻,话到嘴边却顿住,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阮喻听见这话,赶紧打开微博搜索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热门里跳出一条新闻,是苏市法院决定重审江易案的消息,底下附了一则视频,就是那天江易坐在警局门口嚎啕大哭的画面,还有许淮颂上前安慰他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计是当时被路人拍下来,发给了记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底下唏嘘同情的评论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两人的脸都被打了马赛克,别人分辨不出,但许怀诗和陶蓉一定还是一眼认出了许淮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许怀诗继续说:“妈已经一句话不讲,打扫一下午卫生了,我跟她说话,她也心不在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叹口气:“我有空了回来一趟,你这两天多陪陪她,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许怀诗默了默,临要挂电话带着哭腔说,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用不着对不起。”许淮颂打断她,“除了罪犯和罪犯同伙,这件事没有人真的有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许淮颂坐在车上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也就没顾得上追究他的桃花,拍拍他手背说:“已成定局的事,谁也没办法改变它过去的轨迹,但这条轨迹并不是到此结束了。江易要继续生活,我们也要继续战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偏过头来,看见她笑了笑:“江易案水落石出了,但周俊案还没有。如果所有人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么我们永远不知道,谁会成为下一个江易,又在哪里,有另一个魏进在沾沾自喜,笑看全局。所以你要像你爸爸一样,为委托人竭尽全力,继续战斗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“嗯”了一声,看着她问:“那你会怕吗?”像他妈妈当时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摇摇头,认真回看他:“我不怕流言蜚语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笑了笑,忽然听见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回是张姐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接起来,听见那头张玲惊喜地说:“许律,刚刚接到法院通知,周俊案里,被害人那边的两位朋友愿意出庭作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皱了皱眉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电视了吗?苏市出了件十年旧案重审的大新闻,闹得全城沸沸扬扬,被害人家属大概是因为这件事有所触动,改变了主意。我明天去一趟法院了解详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闭了闭眼,长出一口气:“好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断电话,车里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阮喻忽然感慨般笑起来:“淮颂,你相信因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许淮颂偏过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总觉得,这个世界上是存在因果的。你看,你因为调查周俊案发现了江易案的线索,而周俊案又因为江易案的真相大白获得了转机。再怎样兜兜转转,人们在哪里种下了因,总会在另一个地方收获相应的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弯唇一笑:“那你想不想听听你的因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愣了愣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两天岑氏集团联系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着摸了摸她的脸:“魏进落网后,你的电影出现了资金问题。岑先生知道这件事后,打算收购寰视部分股权,投资你的电影,当作对你当初陷入抄袭事件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惊得半天没合拢嘴: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点点头:“本来打算明天去寰视谈完具体事项以后再跟你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”她皱了皱眉,“这个补偿太贵重了,我也受不起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敲一下她的脑门:“他投资电影也是赚钱的,而且赚的比你多得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“哦”了声,心想也对,忽然想到什么,问:“既然有了这层关系,我是不是对这部电影有了更多话语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的话,我可以去谈一份补充合同,帮你争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点点头:“其他的也没什么,就是……我想把这个因果分享给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系列阴差阳错也是多亏了孙妙含,如果我对选角能有话语权,我想问问她,愿不愿意回来再试一次戏,我们好好拍一部干净的电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请假条:老铁们,全勤了60天的顾导跟你们请个假,明天出去团建,不能更新了,大家周末来看吧!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佳期如梦作者:匪我思存 2琉璃美人煞作者:十四郎 3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:橘花散里 4终于等到你作者:蓝白色 5假日暖洋洋作者:梵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