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45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手机被没收的许怀诗百无聊赖,借阮喻的打了两个钟头游戏,看其他家长陆续来接,许淮颂却还没出现,有点着急地问:“我哥是不是被老师留下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猜许淮颂是去联系何副校长,了解流言的事了,安抚她说:“没事的,你不放心就拿我手机给他发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晃晃手里的手机,确认道:“那我开你微信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吧,又没秘密,记得跟你哥说是你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说是我,他会不会宝贝甜心一顿叫?”许怀诗说完,不等阮喻有反应,自顾自抖了一下,摸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,“咦……好肉麻,我不要吃狗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哪儿这么叫过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许怀诗打完字不久,手机连着震动了两下,她问:“他回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看了眼屏幕,顿了一顿,说:“哦,他说还得有一会儿,叫我们无聊的话,可以去学校里逛逛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呗,坐一下午,闷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于是一起出了宿舍楼,这时候已经接近傍晚,逛了一圈也没觉得热,路过艺术馆的时候,许怀诗像想起什么似的,拉着阮喻往上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看样东西,”她神秘兮兮地带她到了301琴房,打开门指着钢琴说,“在那后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失笑:“那后面是我写给你哥的情书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摇摇头:“你再去看看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只好钻到钢琴后边看,这一眼,就见墙上原来那行字母下面,多了一行拿涂改液写的字母:xhsyxhry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许淮颂也喜欢阮喻。

        和上面那行发黄陈旧的字迹相比,它是崭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谁写的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傻蹲着看了会儿,笑着起身回头说:“你哥他好幼稚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却看原本在身后的许怀诗不见了。取而代之的,是脸瞬间黑下来的,她的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骇:“哎吓死我了,你怎么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咬了咬牙,默了默才说:“我要不来,能听到你这么真心地评价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“呵呵”一笑,企图蒙混过关:“怀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教室拿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逛学校能不来这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哎?他这是什么笃定的态度?她本来还真没打算来。故地重游什么的,那是失意的人才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热恋中的人不怀旧,因为现在就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别冤枉我了,是怀诗拉我来……”她说到这里,恍惚间明白过来什么,怀疑地看了看他,拿出手机查微信聊天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软玉:哥你那边什么时候结束啊?我借了姐姐的手机给你发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:快了,你找个借口约她到301琴房,叫她看钢琴后面,然后把我这条记录删掉,只留下一条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:还得有一会儿,你们无聊的话,就去学校里逛逛透透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抱着肚子笑倒在钢琴边:“我看说你幼稚都是抬举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上前拿过她的手机一看,一阵气噎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理想的设计中,事情的发展应该是:阮喻在看到那行字后热泪盈眶,然后他适时出现,朝她张开双臂,等她扑进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他把她环在这张琴椅前亲,跟她说——我想在这儿补你一个早恋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套发展下来,就是一个完美的,富有告别过去,承前启后含义的恋爱仪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实是,阮喻一直靠在钢琴边笑,一边说:“哎笑得我肚子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站在原地静静平复胸腔里乱窜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终于抹着笑出的眼泪停下,见他脸色难看得像能挤出墨汁来,上前挽住他胳膊说:“好了好了,我看到那行字了,我很感动,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不如不加这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低头瞥瞥她:“你知道现在涂改液很难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又想笑了,努力憋住了说:“那我给你辛苦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不甘心精心设计的剧本就这样付诸东流,他说:“辛苦费就不用了,在这儿补我一个早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愣:“这怎么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低头盯住了她的唇瓣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滞了滞,松开他的胳膊,离他远了一点,挠挠头:“啊……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说话,上前一步逼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低咳一声,接着退,一步退到没盖琴盖的钢琴边,掌缘摁上琴键的高音区,发出清脆一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结巴着说:“这……这是学校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笑了笑,最终走回了原剧本,拿起她一双手,让它们圈住自己的腰,然后说:“还是我补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手撑着琴沿慢慢低下头去,凑近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阳从窗子外照入,暖色调的光充斥着整间琴房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总觉得,这个氛围里的这个吻,可能有着跟之前不一样的味道,要把她带到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紧张,她睫毛不停打颤,圈在他腰后的手紧紧攥着他西装的衣摆,把它攥得皱皱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就在许淮颂要吻到她的一瞬,一个青涩的男声在门外走廊响起:“许怀诗你扒着门干嘛呢,做贼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顿住,齐齐偏头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扒着门上小窗口的许怀诗一溜烟就跑,一路急喊:“啊呀呀赵轶你真是我克星我要被我哥打死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,不是所有的精心设计都能马到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打死妹妹是不能的,但许淮颂的眼神已经足够具有杀伤力,以至于从学校到家一路,许怀诗都缩在车后座,抱着阮喻所在副驾驶座的靠枕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缓和气氛,说:“要不要去哪儿吃个晚饭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摇摇头:“车后面有零食,你饿了就先吃点,把她送到家我们就回杭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瘪着嘴,小声说:“哥你连一顿饭也不愿意跟我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从后视镜看她一眼:“我是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不太信地“哦”了声,看他对自己爱答不理,只好跟阮喻聊天:“姐姐你最近干嘛呢,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点点头:“昨天开了个剧本会议,剧本筹备基本进入正轨了,之后一阵子隔三差五就得去寰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那你有碰上什么大人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制作人在电影行业还挺有名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出品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摇摇头:“不太了解,两次会议都没碰上,听说姓魏,是寰视的董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厉害。”许怀诗一脸崇敬,转而开始拍马屁,“不过姐姐你别累着了,什么洗衣做饭刷碗的,都可以交给我哥的。哥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默了默,张嘴要说什么,又闭上了,直到把许怀诗送回家,才重新开口:“跟你说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正解了安全带,从后座拿零食,听见这有点严肃的语气一愣,转回头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晚要飞美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低低“啊”一声:“是叔叔身体出了什么状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。”看她拿回零食,许淮颂倾身过去,帮她安全带系上,说,“是计划里的工作,后天有个庭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松了口气:“我还以为什么事呢,你去就是了。”说完后又隐隐觉得不太对劲,“怎么了,是要去很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后还有别的案子得忙,需要调查取证的工作没法远距离完成。我从一个月前开始就没有接新案子了,但遗留下来的这些必须做完。”许淮颂的语气里带了一丝抱歉的意味,“顺利的话,这次大概走两到三个礼拜。接下来半年时间里,可能时不时就要像这样回去十天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的事业,本来就不可能短短两个月不到就摘干净。律师这个行业又有特殊性,不是随手打个辞职报告,跟新人交接一下工作就完了的,手头已经接下的案子,总要一桩桩办好,对委托人负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默了默,笑笑说:“哎呀没关系,两三个礼拜眨眨眼就过去啦,你时不时回去一趟,我还不容易看腻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噎出个笑来,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过了一会儿又问:“既然早就知道今晚要走,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庭审时间确实早就定了,原本许淮颂因为爸爸的事飞去美国后,是打算庭审完了再回来的,只是当时阮喻的状况太差,才卡在中间又折返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国当天,他也跟她说过——你不是睡不好?我就是为这事飞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阮喻沉浸在确定关系的喜悦里,完全没有因为这句话有所联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偏头看她一眼:“早告诉你,叫你早早不高兴起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的也是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他前几天刻意不倒时差,还特意问她想做点什么,又黏糊糊地把她带来了苏市,刚才还在艺术馆跟她……索吻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拆了包薯片,喂一片到他嘴里:“以后有什么工作安排可以早点告诉我,我又不是三岁小孩,不会跟你闹不开心的。你要是早说了,我刚才就……”给他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什么?”许淮颂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“呵呵”一笑,摇摇头示意没什么,嚼薯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精神抖擞聊了一路,直到杭市公寓,许淮颂把她送上楼,说:“我不进去了,陈晖五分钟后就来接我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自己在机场吃点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点点头,站在门口看她进去,帮她阖上家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即将合到底,许淮颂顿住,阮喻也忽然伸手去抓门把手,然后一个推一个拉,一起把这扇门重新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先开口,声音闷闷的:“抱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了上次的经历,许淮颂没有在门口做这件事,迈过门槛进了屋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抱住他腰,把脑袋埋进他怀里:“在那边好好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一手揽着她,一手摸摸她头顶心:“你在车上说了八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抬起头:“那你听进去没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算好旧金山时间的,你准时把饭菜照片拍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笑着叹口气:“知道了。”默了默,看她还抱着自己不放,说,“陈晖可能在楼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“哦”了一声,松开他,叫他走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摸摸她脸,转头要开门,手扶上门把再次顿住,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阮喻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……”许淮颂犹豫着滚了一下喉结,“吻完你再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热恋中的瓜娃子好烦哦,都分不开这俩人了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天增顺作者:竖着走的大螃蟹 2一生一世,美人骨作者:墨宝非宝 3十年一品温如言作者:书海沧生 4光芒纪作者:侧侧轻寒 5长相思作者: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