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57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精心算计是假的,所谓的“有余裕撞停魏进”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意外发生的瞬间,打方向盘也好,撞保险杠也好,都跟他追击魏进的初衷无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死一刻,他只剩了保护她的本能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以外的事,根本来不及想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拿手背抹了一下眼泪,却发现眼泪越滚越多,越滚越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让她哭成这样的那个人,还在若无其事地往泡面盒里倒调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放下手机,起身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在开水壶沸腾的声响里分辨出身后动静,刚要回头问“怎么了”,就被她从背后抱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动作一顿,调料洒出,低头看了眼她环在自己腰间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言不发地轻轻抽气。有湿意在他衬衫上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不需要她开口,他就知道她为什么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垂了垂眼,把她的手轻轻掰开,然后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神情并没有因为她的眼泪而出现松动,相反,一直是紧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闭了闭眼,似乎是不愿意正视她的眼泪,带着一丝央求的意思,说:“别哭了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愣了愣,抽噎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看到她哭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安全气囊弹出的一刹起,他就一直没从后怕里缓过来。看似沉着地处理善后,看似从容地在这里泡面,内心却始终骇浪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他先把她卷进危险里,是他欠她一句“对不起”,可是到头来,她却用这样“从此以后什么都可以交给他”的眼神望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眼泪让他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闭着眼睛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仰起头,从最初的不解,到看见他眉峰间流露出的情绪。——内疚,自责,惭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终于酝酿完,睁开眼要说什么时候,她先开了口,破涕为笑:“哇,许淮颂,你好过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有点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起头,看着他的眼睛:“大桥净空高四十多米,魏进跳下去九死一生,加上人质在他手上,警方也很可能为了营救人质把他击毙。你不能让他死,所以才在警车来不及接近的时候追了上去,没作太多考虑,我理解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到这里话锋一转,低低哼出一声:“——这种时候,你居然还要我说这样的话安慰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又是一愣,向来反应灵敏的人,被她的接连转折惹得迟钝起来,默了默说:“安慰也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抹抹眼泪,扬着下巴说:“对吧?安慰也没用的。换个设想,假如今天你没追上去,而魏进死了,那可能内疚的人就成了我。你再怎么安慰我,我也还是会想——要不是我拖累你,你又哪会错过截停他的最佳机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到这里笑了笑:“人生本来就有很多措手不及的关头,而在那些关头里,根本不存在最佳选择,因为不管怎样选择都有弊端。但现在现实是,魏进被捕,你好好的,我也好好的。我可以安慰你,而不用内疚,这个结果,我简直赚翻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的目光微微闪动,伸出手抚向了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何德何能,能被这个勇敢的女孩子体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摩挲着她的脸,下手的轻,是因为内心有千万吨的爱不知如何去放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阮喻告诉他了:“哎,其实我刚才就想说了,你有时间在这儿自责内疚,没时间亲亲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压抑一下午的情绪在她这句话里彻底崩塌,许淮颂低下头吻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这下仓皇地退了一步,被他亲得一阵“呜呜呜”,指着他身后的窗户模模糊糊说:“没,没拉窗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没有回头去拉麻烦的百叶窗,直接把她抱了起来,一路抱进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里是暗的。阮喻要开灯,许淮颂却拦住了她的手,捧着她的脸跟她交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回应着他的吻,抱在他腰间的手一路往上,勾缠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被她主动的动作一刺激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好像习惯了在黑暗里释放情绪,但这样的黑暗,却渐渐让阮喻回忆起下午的惊魂一幕,还有男解说的那句“能躲开纯粹是运气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体会到了,在亲密里寻找安全感的愿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怎样的严丝合缝,都不够她去拥有一个差点失去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开始不满足于简单的亲吻,往他身上贴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却在这时候往后躲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解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再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咚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倒在了床上,以阮喻压在许淮颂身上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的身下是绵软的床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感受到的,却是什么坚硬如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发现了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被发现了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黑暗里喘着气四目相对,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些“变化”却在这样的贴合里越放越大,大到阮喻目瞪口呆,连喘息也不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感觉,自己的小腹上,好像多了一个会跳的心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死寂里,许淮颂扶住她肩,把她搬开,结果因为姿势问题被她擦到,低低“嘶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咳一声:“你去吃面,我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“哎”一声,拉住他的手:“洗……洗澡真的有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……”他背对着她,“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就扭头进了浴室,有那么点落荒而逃的架势。二十多分钟后出来,却看阮喻不在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客厅没有,卧室也没有,手机也不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打她电话:“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头传来阮喻笑呵呵的声音:“泡面太难吃啦,我出来买点好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吃别的跟我说,大晚上自己跑出去干什么?”他说着走到玄关准备换鞋,“你在哪里,我过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!”阮喻惊慌失措地打住他,“我很快就回来的,你在家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是个不太会说谎的人,有什么心事,很难瞒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前几天,她从寰视开完会出来就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穿鞋的动作顿住,垂了垂眼,语气变淡:“嗯,那你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头挂断电话的阮喻拍着受惊的胸脯,吁出一口长长的气,接着冷不防听见身后传来一句:“小姑娘,买避孕套还做贼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抖,回过头,看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一脸疑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站在便利店的货架前“呵呵”一笑:“那个,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大概从她的表情看明白了,指着五颜六色的货架说:“哦……需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咽了一下口水,眼神已经说明了这个“需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呐,”对方从货架上捻起一盒来,“第一次可以用这个,好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好戴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严肃正直地说:“因为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不大吗?那用这个,”她又捻起一盒,“不容易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再次虚心求教:“为什么不容易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润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拿着两个盒子,皱着眉纠结了下,“呵呵”一笑,小心翼翼地问:“那有没有又大又润滑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回到家的时候,看见许淮颂一个人低着头在吃泡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愣了愣:“我买了盒饭,你怎么先吃上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抬眼看了看她手里一大袋东西,说:“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“哦”了声:“那你不够的话再加盒饭。”说着把自己那份饭搬到他旁边,跟着吃起来,一边吃一边往他裤缝瞄。

        注意到她的目光,许淮颂手里的叉子一顿,但再看她,却发现她正认认真真戳着红烧狮子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于是又低头吃起面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却因为紧张,有点吃不下去,吃了没几口就盖上盒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看了眼她几乎没怎么动的饭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盒饭扔掉,清理垃圾,过了会儿说:“我去洗澡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走进浴室,一边洗澡一边深呼吸,等出来,就看许淮颂双手交握,坐在沙发上发呆,好像在思考什么,情绪有点低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疑惑地走过去:“想什么呢,还在纠结下午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摇摇头,说:“我明天自己去美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愣。他在美国还有工作,肯定要再换时间去,但为什么把她撇开了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接着说:“本来就是因为魏进才带你走的,现在他落网了,你也用不着跟着我受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不是因为魏进才跟你走的啊,”阮喻皱皱眉,在他旁边坐下来,“我是不想跟你分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偏过头来,眉眼间流露出一丝挣扎:“你不用因为下午的事就把自己绑给我,如果你原本有更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头雾水,发现了他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实,早在今天之前,许淮颂就不对劲了。只是原本她心里也装着事,所以对他的态度没有太强烈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她心境开朗了,却发现他依旧消极着,而且,似乎跟下午的事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去摸他的手背:“你怎么啦?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吸了口气:“是你有心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愣了愣,点点头:“嗯,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她的手轻轻挪开:“那天你要跟我说什么,被我打断了,现在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说的是她从寰视开完会回来那天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在回答之前,先从这个疏远的动作里隐隐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说来,那天他是故意打断她的?

        她问:“你故意说要早睡,第二天又故意去苏市出差,都是因为不想听我跟你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许淮颂垂了垂眼,“那天我没有要去苏市出差,上午出门后,沿着钱塘江走了一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阮喻瞠目,问完后,在脑海里理了理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故意逃避谈话,应该是误会她要讲什么不好的事了。所以那天,他从钱塘江回来后,就急急问她要不要跟着去美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魏进只是一个借口,他是怕她离开他,才要把她带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为什么会误会她要离开他?

        在许淮颂回答之前,阮喻就恍然大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在寰视,李识灿默默守着她上车,接着,又发来一条微信消息。而她在那个关头,刚好问了许淮颂一句,说她这人是不是挺自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私的意思是,只接受,不付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许淮颂误以为,她是在指自己接受着李识灿的帮助,却没有回应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误以为,她在挣扎犹豫的事情,是要不要去回应李识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想通以后的阮喻一阵无语,感觉自己像个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许淮颂更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惊讶地说:“刚才我去便利店,叫你不要来,你不会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以为她这躲躲闪闪的,也跟李识灿有关系吧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没有说话,看起来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又好气又好笑:“许淮颂你真是要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愣了愣,眨眨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回头去拿手机,把吕胜蓝的对话框打开:“来,你好好看清楚,我到底是为什么有心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拉了一遍聊天记录,皱眉:“她找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这事,阮喻还在犹豫怎么开口,这下不管不顾了,把事情经过直截了当讲了一通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听完以后,捏了捏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气恼地问:“你干嘛,头痛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摇摇头:“肝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被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肝疼呢!”她吸吸鼻子,“你这么误会我,也不给我解释机会就给我定了罪……有话能不能好好说明白?就你沉默是金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越说越气,最后从沙发上站起来,来来回回地走,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消解心底的憋屈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也默默坐着整理了一下思绪,然后起身把她拉回来:“我错了,以后不把话憋心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深呼吸一口:“你最好祈祷还有以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……”他把她拉进怀里,“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磨磨牙,狠狠咬他下巴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“嘶”了一声,清清嗓说:“那我现在有话直说,问你个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瞥他一眼:“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跟李识灿没关系,你刚才去做什么了?说买好吃的,也没看你吃几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要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那种柔情蜜意的氛围里,这种事自然而然摊开了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这个情况,难道她要跟他说,她去买“以身相许的道具”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以身相许了,打死不以身相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气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摇摇头:“这事你就自己憋在心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被气笑:“刚才还叫我有话说明白,我问了,你又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不说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能怎么呢。他调整了一下呼吸,目光掠过她从便利店带回来的一大袋子零食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随他这一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敏锐地察觉到不对,眨了眨眼说:“你是不是买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心里爆了句粗口,面上摇头:“什么啊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放开她,自己去翻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赶紧追上去扯他:“哎你干什么,你不许乱翻,这是我私人财产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这回绷不住了,什么温柔绅士,在止不住的好奇心面前被打退,一把拎起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争抢着把袋子夺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你推我搡,在地毯上滚成一团,最后袋子“啪”一下被扯开,两盒子五颜六色的东西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发现秘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被发现秘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嗯,明天……见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美人逆鳞作者:莲沐初光 2狐妖小红娘作者:季白 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:叶斐然 4最遥远的距离作者:张小娴 5我的漂亮朋友作者: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