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27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回过神,打开房门,摊开手心:“我记录大纲的u盘没有丢,这表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低下头,目光凝滞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他想亲手揭开自己的面具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不止是这瞬间。早在之前,明知故问着她怎么知道他是苏市人的时候,还有刻意让她当面念那段“梦”的时候,他都这样想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,如果她终于演不下去,他也可以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始终掩饰,而他的谎言就像雪球一样跟着越滚越大,每当他想逼自己一把,却又想象到,她得知真相后,因为他近乎病态的处心积虑而害怕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沉默里,阮喻自顾自设想着其他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问:“有没有可能,是什么计算机高手使用了某种技术不声不响入侵了我的电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理论上讲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际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不想再编织更多的谎,于是实话实讲:“谁会那么无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岑思思啊。”阮喻却没把他的话当作否定的反问,只是想着,岑思思连她的住址都翻了个底朝天,又为了打击她直播自杀,还有什么做不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到嘴边的坦白就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她猜不到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荒唐的事,谁能轻易联想到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样一来,他又失去了开口的契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搁在身侧的手捏紧又松开,松了又捏紧,最终转头回了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时没注意到他的不对劲,沉浸自己假设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就连大纲也是岑思思偷盗去的,那么《她眼睛会笑》的作者“写诗人”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?

        假使她和岑思思是一伙的,当初又怎么会主动给刘茂送情报?

        她想不通这个矛盾点,等打包完基础的行李,送到新公寓,跟许淮颂分别后,联系了李识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昨天给她打过一个电话,提了公关进展,说直播自杀这件事社会影响太差,事发时就很快遭到屏蔽,波及面不算太大,所以他的善后工作也很顺利,目前事情基本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这次是真心感激他,在电话里询问自己能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说,做点什么就不用了,请他吃个饭当报酬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欠下的人情,根本不是一顿饭能还清的,当然没法拒绝这样简单的要求,答应了等他忙过接下来演唱会的事,就请他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饭还没请,她又得麻烦他一件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接通后,她开门见山问:“学弟,你方便给我一下岑思思父亲的联系方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天晚上,岑荣慎并没有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。她昨天收到一笔赔偿金打款,但汇款账户是之前就提供给了被告的,她并没有跟岑家取得直接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在回答之前,先问: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前两天说要替我排查危机,我想了解一下进展。”顺便确认一下,岑思思当初是不是找人入侵过她的电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说:“我大致知道情况,岑叔叔在排查她对外联络记录的过程中没有发现问题,但他做事比较谨慎,所以还没给你最后答复,打算请国外的催眠治疗师在催眠中针对岑思思的过往行为跟她对话,从而确认事实。只是她现在身体状况不好,暂时没法接受出国治疗,所以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最后,他还是提供了岑荣慎的号码,但阮喻已经了解情况,也就没急着联系他,决定再等等。毕竟站在为人父亲的角度,他已经够焦头烂额,而站在事件责任人的角度,也已经够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待在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新公寓整理行李,忙完已经下午两点多,想起还没吃饭,就下了楼打算买点外食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出楼的时候,碰见了前几天跟她和许淮颂一起被困电梯的那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今天没有化浓妆,是干净的素颜,反而比那天好看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妙含见到她又惊又喜:“是你啊姐姐,你也住这栋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正要说自己是新来的住户,就被她紧紧握住了双手,见她一副老乡见老乡的模样,说:“你跟你男朋友真是我的福星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重音落在最后,所以阮喻在解释“不是男朋友”之前,先疑惑:“福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那天不是去寰视试镜吗?到那儿发现妆哭花了,想卸了重化,结果没来得及上妆就轮到,只好素颜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猜到了结局:“进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妙含猛点头:“进了以后才知道,他们最近就在找素颜路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笑着说“恭喜”,又说:“是你命里有时终须有,跟我和我朋友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”她眨眨眼,“还只是朋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莫名其妙地点点头: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那天你说,你还没有过男朋友,但我以为那种患难见真情的时刻,他应该跟你表白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笑着想解释没那回事,笑到一般却突然顿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耳边,拼接起了一组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小妹妹,别哭了,其实我也还没有过男朋友呢,我都二十六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你想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有”和“吗”中间缺失的部分,难道是“男朋友”?

        那么“你想有男朋友吗”的下一句,是“你觉得我怎么样”,还是“我给你介绍一个”?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的灵光乍现,叫阮喻愣在原地半天,直到听见孙妙含的问话:“姐姐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回过神,摇头:“没……没事。”说完游魂似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刻钟后,她发现自己又绕回了公寓楼下,而她的手里,并没有一点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正在酒店套房的客厅,跟吕胜蓝谈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次碰到一起境外投资相关的纠纷,因为要到中国实地调查案情,所以跟他一起回了国,现在遭遇了个瓶颈,在向他请教破口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听完以后没说话,打开了笔记本电脑,开始打字,五分钟后,他把电脑屏幕转向她:“联系这个人,应该能争取到调查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点点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态度是一如既往的公事公办,疏离又淡漠,但吕胜蓝却隐隐察觉到一丝不正常。看着他不太健康的脸色,她问:“你是不是又犯胃病了?中午没吃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是没吃。

        送阮喻到新家以后,是个接近饭点的时间,她说请他吃个饭表示感谢,但他当时心烦意乱,想着u盘的事,所以说了“下次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酒店后,也就忘记了吃饭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确实绞痛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他答,吕胜蓝就站起来:“你药在哪儿?卧室吗?我帮你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许淮颂撑过一阵绞痛,站起来,“你回去办案子吧,我自己来。”说着转头进了卧室内的浴室,支着洗手台缓劲,淋淋漓漓下了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也饿着肚子,坐在电脑前,把许淮颂的对话框开了又关,关了又开,最后发给沈明樱一条消息:你说,当一个男人问一个女人“你想有男朋友吗”的时候,他的隐含意思到底是“a、你觉得我怎么样”还是“b、我给你介绍一个”?

        消息发出,暂时没得到回复,她心不在焉地右键那条内容,点了转发,打算换个朋友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可能是因为刚才一直在开许淮颂的对话框,勾选的时候脑子一卡壳,直接点了处于列表第二位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摁下“确定”后,她幡然醒悟,手忙脚乱去点撤回,看到“你撤回了一条消息”的瞬间,刚松口气,却看见对头回来了消息:b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愣在了电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的吕胜蓝,在许淮颂电脑上打出这个“b”字后,匆匆删掉消息记录,朝卧室方向说:“那我先走了,你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反派来了,别慌,稳住,软软能赢!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为爱而生作者:伊能静 2小女花不弃作者:桩桩 3莫达维的秘密作者:莫里 4你给我的喜欢作者:施定柔 5鹤唳华亭作者:雪满梁园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