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28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绞痛来得又急又烈,许淮颂翻出药吃下后,开门看吕胜蓝已经离开,就掀开被子躺上了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点病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床被子,阮喻睡过以后,他就跟酒店打了招呼说不要换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拿出手机来看,下一刻却忽然顿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微信消息列表第一栏,显示他发送了一条消息给阮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点进去看,她在他的账号发出这个“b”之前,就已经撤回了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秒钟。他回过神,下床走到客厅,查看电脑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脑版微信里,跟阮喻的对话框被删掉,记录显示为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激烈的庭辩要求充分把控时间,这个职业习惯,使他能够清晰肯定,他绝对没有放任吕胜蓝留在这里太久,从他撑不住胃绞痛匆匆走进卧室,到确认房门被关上的声音,仅仅一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对比手机显示的,他的账号发出那条消息的时间,意外就发生在这一分钟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相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胜蓝从小在美国长大,不了解中国人常用的微信,以为删掉了电脑版记录就万事大吉,却不知道手机有同步备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事发时间又太短,她明显是未经预谋作出了冲动行为,没工夫了解清楚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深吸一口气,闭了闭眼,拿起手机打字:你撤回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那头很久没有回复,在他正要打电话过去的时候,阮喻说:我发错啦所以就撤回了,不好意思啊许律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相信她真的发错了。吕胜蓝也一定从她的撤回中明白了这一点,确信她过后不会主动提及,所以才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就越发说明,这条消息非常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现在,阮喻可能把他这句“你撤回什么”理解成了“你为什么撤回”,而不是“你撤回了什么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失去了咬文嚼字的耐心,拨通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过了很久才接,可能是在斟酌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没有余裕斟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浑身的血液都在看到这个“b”字的一瞬凝固,现在整个人都被一种未知的恐慌攥着,以至于完全感受不到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门见山:“我的意思是,我没有收到你的消息,你撤回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阮喻显然也很惊讶,“那你怎么回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咬咬牙:“不是我回的。”再问一遍,“你撤回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头沉默下来,过了会儿说:“那没关系……反正我本来就是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回头拿起车钥匙,转身就走:“你在新公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阮喻听见了门铃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收到许淮颂的“b”字起,怀疑他在委婉地告诉她不要自作多情,到后来接到他的电话,感受到他无法隐忍的急切和怒意,再到这半个小时,不停揣摩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,推翻一种可能,重来,推翻另一种可能,再重来——她像坐了一趟起起落落的过山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到这一刻,她突然有点不敢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走到门前,确认门镜,然后隔着这层两人间最后的门板说:“你……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开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这时候的声音听起来相当平静,似乎已经没了刚才电话里那种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这才敢开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下一瞬,她整个人却被一股巨大的拉力扯向前去,落入了一个曾经肖想过无数次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个怀抱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温柔。——许淮颂几乎是用浑身的力气在捏碎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极度的缺氧让阮喻连惊叫都没来得及,只能感受到他埋在她肩窝的灼热呼吸,刺激着她的神经末梢,一寸寸往她发肤入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大脑当机五秒,开始企图往后缩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立刻松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的目光仍然凝滞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仰起头回望他,短短一瞬,在他眼里看见惊涛拍岸,日升月落,看见白瀑悬空飞珠溅玉,看见这世界上的一切浩大与壮阔,最后,看见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看见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说,人的眼睛是会说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刹,他明明什么都没说,她却好像读懂了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她还摸不着头脑,为什么突然之间,许淮颂对她会产生这样一种仿佛已经压抑了很久很久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震惊过后,她张了几次嘴,终于有问没问似的说:“你怎么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,他像个讨不到糖吃就不肯放弃的小孩一样,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想知道你到底撤回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明用了“到底”这种词,可是阮喻觉得他的语气一点也不强硬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而像是有点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发现他没收到消息,她是打死都不愿承认自己到底发了什么的,可是这一刻,在这样的刺激和震撼里,她做了一个连自己也无法理解的举动——把她的手机递到了他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屏幕停留在她跟沈明樱的对话框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的最新回复是:谁问你这个问题了,还是你写作需要在做调查?我觉得吧,a和b不是同一个答案吗?

        a和b是同一个答案。“我给你介绍一个”后面也是“你觉得我怎么样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怀忐忑地等着许淮颂的反应,然后看见他的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,盯住了她的眼睛:“嗯,a和b不是同一个答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反问平静得出奇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的脑子却瞬间炸开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在极度紧张的状态下,有时候会产生一种“物极必反”的状态。比如说现在,阮喻明明已经不知道手和脚在哪里,却依然保持着静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足足十个数的时间后,她终于作出了反应,“呵呵”一笑:“咦,我都傻了,怎么叫你干站了这么久……”说着招呼他进来,“我刚整完一部分行李,家里还没怎么打扫,你直接穿鞋进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完以后回过头,发现许淮颂还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她又僵了那么几个数的时间,再开口:“你不进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终于跨过了那道门槛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把她请到沙发上:“我给你煮个茶啊!”说着转头就要去厨房,走开两步又回头,指了指他手里那只属于她的手机,“呵呵,瞧我这记性,忘记了手机,还我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三两步走到厨房,关上门,差点一个腿软磕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顾自拍了拍胸脯压惊,然后靠着门板,拿出手机颤抖着打字。

        sos!sos!呼叫沈明樱!

        紧急情况,请求组织援助!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演习!

        重复一遍,这不是演习!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被她的夺命连环call震了出来:咋咋呼呼的干嘛呢,许淮颂要跟你表白啊?

        软玉:恐怕是的!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,其实已经表完了?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我就随口一说,真的?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你现在需要速效救心丸吗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捂了捂脱缰野马似的心脏:还撑得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那你打算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她要是知道,至于躲进厨房吗?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他是认真提出交往了呢,还是只表露了喜欢的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软玉:后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那你对他什么感觉?

        软玉:你这么突然问我,我也说不上来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是真的放下了。可从那一晚,他突然变了态度起,她就控制不住地在揣测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太不可思议,她没有放任自己去深想,思考自己希望的是哪种意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就像硬币落地那一刻,能看明白自己究竟想要正面还是反面,刚才看见那个“b”字的瞬间,她意识到,她期待的可能是“a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种期待到底是“旧情复燃”还是“惯性使然”,她暂时说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许淮颂好像突然变了个人,并不像她从前认知的那样,拿过去的感觉衡量现在的他,让她觉得自己人格分裂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发来了消息:好了,甭管什么感觉,这么多年终于有机会,你就试试拿下他,大不了不好用再甩了,这样你也可以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,如果你现在直接逃避或拒绝,我保证,你一辈子都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软玉:拿下他?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对,拿下他,而不是被他拿下,就是剧烈运动的时候,他下你上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软玉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跟沈明樱噼里啪啦讨论了半天,结束后,并没有着急打开厨房门,而是回头慢吞吞煮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煮完后,她倒了杯白开水,呼吸吐纳,放平心态,然后拉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沙发上的许淮颂抬头盯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垂了垂眼,回想沈明樱的教诲,声色平静地问:“谁拿你微信回了我消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没有遮掩:“你见过的那个同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吕小姐啊。”她把水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,然后就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许淮颂以为,她应该会继续追究、询问下去的时候,她却没按套路出牌,突兀地打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就像挥空了一杆子球,力气使出去了,低头发现球挺闲适地躺在草地上晒太阳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她终于开口,说的却是:“她看起来业务能力挺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业务能力是指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张张嘴又闭上,觉得这话怎么接都像送命。

        默了半天,他直说:“她是我大学同学兼律所同事,除此之外,我跟她没有别的关系。这件事,你想怎样处理都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处理什么?”阮喻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再次挥空了球杆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能再往后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:“你不生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比较生气吧。”阮喻笑了笑,看了眼手机时间,“五点了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眼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谨记着占据“主场优势”的重要性,唬出个架势来,问:“出去吃个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本来以为大家已经习惯我是走“反转”和“反套路”的人了,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真的太脆弱了。qaq我提前更新保命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匆匆那年作者:九夜茴 2第二部 光芒纪·斑斓作者:侧侧轻寒 3百年好合作者:咬春饼 4星落凝成糖作者:一度君华 5九重紫作者:吱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