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39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这句暧昧不清的话,一定是许淮颂故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327条短信的阅读理解,阮喻得出结论,这个人的内心远比表面上看起来要温柔,但也远比表面上看起来要坏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分绅士三分痞,一箭直穿少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这节骨眼要抠什么细节?合他的意,研究怎样拥抱更加符合人体构造原理,然后练它个千遍百遍?

        她朝他皱皱鼻子,故意不接他的茬,说:“是有个想不通的细节要抠。”说着转头拿起桌上那部老年机,“我很好奇,它在重见天日之前,到底是怎么带着电池安然度过八年还没烂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被套路怕了,阮喻说这话的时候,眼色里带着一丝怀疑,像在怀疑许淮颂还藏着猫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无奈一笑:“当然是因为八年前,我拔掉了电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当年的非智能机再怎么金刚不坏,也没有一部能够在带着电池的情况下撑过八年。他临走的时候,拔掉了手机电池,把手机存放进了干燥的盒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块电池是哪来的?”阮喻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阵子拆迁,拆掉了座机,有天我外婆一个人在家整理家当,发现自己手机坏了,联系不上我妈,看见我这个旧手机,就拔了自己手机的电池给它换上,想试试能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,万能电池在老年机界是可以通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告诉我,你外婆之后就换了新手机,所以没拔掉这个电池。然后这部手机,就被一起来收拾家当的怀诗发现了。”阮喻瞠目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那时候之所以脑子一热赶回国,不止是因为301琴房那行字母的秘密,更是因为这样命中注定般亿万分之一的几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奇迹,太叫人疯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阮喻瞠目过后,却又释然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确遇见了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下达文件指定拆迁的市领导,手机坏掉的许外婆,把短信写成小说的许怀诗,闹大抄袭事件的岑思思,这些所有角色,在这个奇迹里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奇迹的开始是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奇迹的开始,是许淮颂拔掉了手机的电池,保存了这个手机。是他在离开的时候,潜意识里留了一丝关于她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奇迹的开始,是他没有放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在原地默了很久,最后不再执着于这些,虚虚指了指他第几四颗衬衫扣子,胃的位置:“说了半天,不饿吗你?”说着转头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笑着跟进去:“飞机上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不做夜宵了?”她拿起一盘裹好蛋糊和面包糠的翅根给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有一瞬的愣神,然后知道了她为什么要做这个,笑着说:“做吧,我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回头系围裙,一边忍着笑叹气:“三百多条短信,居然有二十几条提到了炸鸡,你说你上学时候怎么就这么点追求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咳了一声:“是学校食堂太难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炸鸡吃多了不也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那时候我们还外带小火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边洗手一边惊讶问:“在哪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艺术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神圣的地方,竟然被沾染上这种世俗的气息,难怪许淮颂藏着掖着不肯给她知道他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    钢琴王子变成火锅辣哥,真不是一点点幻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嫌弃地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点被气笑的样子:“你说要重新认识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来人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弹琴掩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敢情她那些年偷听过的钢琴曲都是火锅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笑着叹口气:“想回十六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?”告诫十六岁的自己擦亮眼睛,许淮颂其实一点也不男神?

        但阮喻说的却是:“跟你混啊。”她笑嘻嘻看他一眼,“我高中过得□□分了,没劲,跟着你有炸鸡还有火锅,应该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认真思考了一下:“不被你爸打死的话,是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同时笑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阮喻开始倒油点火:“如果我爸妈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,我还真不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到一半没说下去。但许淮颂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想说,她不一定那么安分那么乖,说不定哪天鼓足了勇气,在毕业之前就跟他表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厨房里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好像都在想象那个“如果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觉得自己没有把握。他能在不清楚她心意的情况下选择离开,但如果她主动表明,他还能那么一走了之吗?

        应该做不到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咕噜噜热起的油打断了阮喻的想象,她开了油烟机,准备开始炸翅根,叫许淮颂走远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非不挪步,等她把一盘翅根炸完,衬衫上全染了油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还不显味,到吃完夜宵以后,炸鸡没了,炸鸡味却犹存,而原本该睡觉了的许皮皮开始骚动,一个劲往许淮颂身上蹭香,阮喻就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坐在他对头,远远看着橘猫“吃”人的一幕,说:“这是真·人间烟火气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抱着猫笑:“那你请我洗个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噎,恍然惊觉:“你刚才是故……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按许淮颂的心机,这一身炸鸡味绝对是故意的没跑了。可这话不戳破还好,一戳破,紧张的还是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按正常发展,洗澡的意思,是留宿吧?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打起鼓来,磕磕巴巴接话:“你,你也没带换洗的衣服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左看右看。不对吧,她记得很清楚,他抱她的时候是两手空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楼下车里。”许淮颂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哦,这是准备了两套方案。如果她接受了他,他随时能够把衣服拿上来,反之也不会让自己显得太性急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的目光变得有点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并没有直接拒绝,许淮颂放下猫,站起来往门外走:“我去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……”阮喻在他经过她身边的时候,一把扯住他衣袖,抬起头,用模模糊糊的声音问,“你这是要……留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提起另一只自由的手,食指中指并拢,往她脑门上轻轻一弹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没想什么啊,”她腰杆笔挺地说,“你要留宿的话,我得去整理客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笑笑:“我留,不宿,最近作息乱七八糟的。”又解释,“你不是睡不好?我就是为这事飞回来的。难道再回酒店跟你语音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低低“哦”了声:“那你去吧。”等他离开,飞快掏出手机,跟沈明樱紧急求援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用不着收拾客房。百分之五十的情侣在确定关系的初期,面对住宿问题都会选择矜持,比如住酒店非要订个标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事实证明,最后夜深人静,两张床一定会变成一张床,结果就是两人挤在一张小小的床上,一起思考为什么之前不直接订个大床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如果你现在收拾出了客房,到时候一定也会后悔白费了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这段经验之谈的阮喻陷入了沉思,一直等到许淮颂回来也没思考出个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一动不动,他走过来的时候,眼色明显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上这个眼色,阮喻后知后觉意识到,自己好像被沈明樱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最后发展成什么样,收拾客房应该是个态度问题,她要是连收都不收拾,跟主动邀请他到自己房间来睡觉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    哇,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猛地站起来,扭头就要冲进客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像拎小鸡一样,轻轻拎住她后颈衣领:“刚才不忙,现在忙什么?很晚了,洗澡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缩着头,回过眼“呵呵”一笑:“要不你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想了想,觉得也行。他可以在她洗澡的时候把自己的脏衣服洗掉,不用麻烦她收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点点头:“我很快。”说完就拿着自己备好的洗漱用品进去了,临要关上浴室门,又补充一句,“我在飞机上睡了八个钟头,晚上真不睡,别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“哦”了声,开始在门外坐立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许淮颂出来,就看见她眉头紧锁,来回踱步,右手握拳,打击着左手手心,一副思考国家大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见浴室门“啪嗒”一声响,阮喻回过头,发现他还是整整齐齐穿着衬衫和西装裤,只不过因为穿了拖鞋,裤脚被卷起一层,露出了一截光裸的脚踝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得相当好看的脚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飞快移开目光,抱起一个衣篮子,紧接着一言不发进了浴室,一个澡洗得耳听八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洗完澡出来,却看见许淮颂在阳台找晾衣杆晒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在她慌手慌脚听着门外动静的时候,他根本没有像她一样紧张不安,而是全程淡定洗衣服?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行为虽然让人很放心,但是,这是一个男人面对心仪的女人时,应该有的正常反应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跟小说里写的,完全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见身后动静,许淮颂回头看她一眼:“你还出来干什么?赶紧去睡,我就在客厅办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就……完了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懵着脸“哦”了一声,转头回了房间,在床上躺了十分钟,听外面真的一点动静也没,摸出手机,再次给沈明樱发了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这样都没发生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他是不是最近很累?

        软玉:好像是,他说他最近作息乱七八糟的,不过很累表示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:硬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颂颂:……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琉璃美人煞作者:十四郎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:籽月 3匆匆那年作者:九夜茴 4玉楼春作者:清歌一片 5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: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