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41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是在右半边床睁开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已经亮了,但她睁了眼却像没醒来,浑身轻飘飘的,记忆还停留在昨晚那个吻,停留在那个吻结束后,在她耳朵里噼里啪啦炸开的,许淮颂的心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他怀里待了很久,跟他说了很久的话,聊着高中的事,一直到不知不觉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卧室忘了拉上双层窗帘,半透明的轻纱隐隐透进清晨的日光,照得整个房间充满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,以至于阮喻干睁了很久的眼才回过神,缓缓偏头,看见了左半边床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背靠软枕合着眼,看起来似乎睡着了。他没有进她的被窝,就穿着衬衫西装裤坐在被子外面,与她隔着适度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记得,昨晚她好奇地问他,当初一开始是怎么注意到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说答案很没意思,不是她想象的那种,最后才在她的追问下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一切的起源,不过是军训时候的男生宿舍,他的下铺说了一句:“咱们老班的女儿长得蛮可爱的,你们谁有兴趣发起‘老师变老丈人’的挑战?”

        并没有惊心动魄的浪漫邂逅。只是青春期的男孩子们之间,这样一句轻忽的调侃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实很平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就像这个太阳照常升起的早晨一样,平凡却美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看了许淮颂一会儿,轻手轻脚爬出被窝,想把他掰成平躺、舒服的姿势,手刚碰到他肩,却看他忽然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个激灵缩回手:“你这醒的还怪吓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睁着睡意朦胧的眼笑了笑,轻轻抬了一下她的下巴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你躺下睡,我要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是到起床的点了,但许淮颂最近作息紊乱,坐了大半夜,天亮才犯困,现在正是想睡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“嗯”了声:“那我睡一会儿。”说着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爬下床,帮他把卧室窗帘拉上,然后出去洗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许淮颂没能躺上多久,刚睡沉就被一阵手机震动音吵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闭着眼去摸索床头柜,半天才拿到手机,眯着眼接通以后低低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瞬间死寂,默了三个数,传来一个奇异的声音:“哎?打错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蓦地睁眼,从床上飞快坐起,移开手机一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屏幕显示备注“爸爸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并不是他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阮喻的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阮成儒打错了,是他接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筒里接着响起一句疑问:“没打错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吸了口气。没想到之前端午节精心准备了一番,却白忙活一场,最终在这猝不及防的时刻直面了“老师变老丈人”的挑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来得及正式拜访,就在清早这样暧昧的时间点打了个暧昧的照面,绝对不是理想的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在进与退间犹豫片刻,还是认了,重新移近手机,低咳一声说:“老师,您没打错,我是淮颂,您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死寂得更久,过了会儿,起了阵窸窸窣窣的动静,像是阮成儒和曲兰正在召开什么紧急会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拿着手机,跟拿着颗□□一样轻轻走出房间,移开了厨房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正在里面煎蛋,回头看见他还讶异了下:“怎么起了啊,不是要再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立刻作个手势打断她,举起手机给她看,比嘴型:你爸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惊得睁大了眼,也跟他比嘴型:你怎么接了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: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把关了火,冲上去夺手机:“喂,爸爸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紧急会议的声音立刻停止,阮成儒清了清嗓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地说:“哦,喻喻啊,你在哪儿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望着天花板认栽:“在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己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阮成儒若有所思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陷入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拿食指狠狠戳许淮颂的肩,听见电话被曲兰接了过去:“喻喻啊,你爸给你打电话,是想问你,周俊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在杭市被拘留着,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,”阮喻看了眼许淮颂,想着反正老人家也猜到两人一起过夜了,干脆“破罐破摔”,“要不叫淮颂跟你们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瘪着嘴把手机递给了许淮颂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清清嗓,回答曲兰:“曲老师,我们律所的同事已经接手了这个案子,前天提了会见申请,最迟今天中午之前能跟他见上面了解案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孩子没法出来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公安机关还在侦查,如果之后没有进一步发现,按他的情况也不能取保候审,要一直羁押到庭审结束看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多久能开庭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不好说,最理想的情况也要四五个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:“这孩子,我总觉得他做不出那种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继续说:“您别太担心,这事我会盯着,之后调查情况,我们律所的同事可能会来拜访您和阮老师,了解前几天的详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聊完后挂断电话,许淮颂刚要把手机递回给阮喻,掌心却再次传来了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头一看,发现这回来电备注是:李识灿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前一后两个电话,要是能颠个倒就完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看见李识灿来电倒也有点意外,说:“他一般没事不给我打电话的。”说着伸手就要从许淮颂掌心里抽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死死捏着手机不动,眼神冷淡,无声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哭笑不得:“干嘛啊你,我开免提行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才松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接通电话,扬声器里传来李识灿的声音:“学姐,有件急事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能被拍了,”李识灿的声音听上去带着抱歉的意味,“端午假那天,你跟警察走了以后,我送许律师妹妹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和许淮颂同时滞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酒店哪里被拍?”阮喻慌了神,“现在什么情况?媒体爆了照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有,不过应该是我没错,你看看微博,也通知一下许律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看了一眼眉头紧皱的许淮颂,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,子虚乌有的事,他们也不能颠倒黑白,我已经安排人去酒店调监控证据,声明也在准备,会第一时间把这事回应清楚,只是我现在不知道照片到底拍到什么程度,担心后续有人深挖许怀诗身份,影响她学校那边。所以方便的话,你叫上许律师,我们等会儿见个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应了下来,挂断电话,看许淮颂脸黑得难看:“娱乐圈的好事。”说完回头去卧室拿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跟过去,听见他拨了两个电话,一通打给陶蓉,叫她没收许怀诗的手机,暂时不要让她接触新闻,一通打给律所,叫刘茂起草文件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    交代完事,他才转头看阮喻:“我去洗漱,你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默了默,垂着头说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抬手,拿拇指擦擦她刘海:“事分轻重缓急,那种情况,你跟警察去办案有什么不对?难道还能带上怀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低低“嗯”了声,回头拾掇了下,跟他一起出了门,在路上了解了微博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在开车,她在副驾跟他讲:“是个新人狗仔,模仿以前的专业狗仔弄了套定时爆料,昨晚九点发预告,说明早九点有个新闻要讲。刚才八点五十分的时候,又发了一条内容作为预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内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某男明星最近真会来事,前阵子刚闹出个圈外感情纠纷,现在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没说下去,因为觉得用词太脏了。那条内容说的是——“又跟学生妹现身酒店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的定时爆料预警太模糊,李识灿怀疑事情落在自己头上的时候,距离九点只剩十分钟,也只能启动应急措施。

        八点五十九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寄希望于李识灿的团队能拦下这个新闻,但时间确实太短了,一分钟后,她还是刷出了一波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共四张,两张是李识灿跟许怀诗站在大堂角落等电梯的照片,还有两张是两人身在酒店的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偏头瞥了一眼照片,说:“帮我接通李识灿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赶紧照做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戴着耳机,言简意赅问那头:“我是许淮颂。监控记录什么时候到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半小时之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先叫你的工作室团队转发爆料人的微博,内容编辑:参照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,转发次数过五百,欢迎法庭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说完,摘了耳机,一脚油门下踩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护妹颂。(#^.^#)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半暖时光作者:桐华 2迷雾围城(人生若如初相见)作者:匪我思存 3抱住锦鲤相公作者:立誓成妖 4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:棠粒儿 5爱情的开关作者: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