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35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可能还是有点认床,加上旁边多睡个人不习惯,阮喻第二天反而醒得异常早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才蒙蒙亮,她第一反应就是摸床头柜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微信没有新消息,倒是有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:我有急事找淮颂,你跟他在一起的话,麻烦帮我转告一声。周俊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之前在生日宴上跟她碰过面的老班长。短信发自凌晨两点零七分,这个时间,许淮颂在飞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按理说,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取得联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给许淮颂发消息确认:下飞机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:刚出机场,怕你还在睡就没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说:爸爸暂时脱离危险了,转到icu观察,我现在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松了口气,迷信地想,彩虹果然能给人带来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:那就好。对了,周俊在找你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:我看到了,他手机关机,有事应该会再找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结束了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心里落了块大石头,轻手轻脚下了床,刚放轻松吁出一口气,就听身后床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醒了,揉揉眼说:“姐姐你好早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吵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哥下飞机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点点头:“嗯,你再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却从她放松的神情里看出了点究竟:“麻烦解决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是,但还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没了睡意,听她这用词,再联想到昨天陶蓉跟她讲悄悄话的样子,爬起来皱皱眉说:“是不是我爸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演技真那么拙劣?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”许怀诗叹口气,“我都这么大了,干嘛还瞒我这种事,那爸爸是暂时脱离危险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只好实话实说:“嗯,放心吧,你哥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低下头,过了会儿,咬咬唇说:“姐姐,有人说我爸是造多了孽,才会得这种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不知道这个突如其来的“有人”是谁,却看出了她明显的倾诉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到床边坐下:“谁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位原告的家人。”许怀诗吸了口气,“啊,姐姐,我不该跟你讲这些的,我爸可能不是好人,但我哥不一样,你不要觉得律师都是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听得稀里糊涂:“到底什么事?你可以跟我讲,我不会对你哥哥有看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犹豫着沉默下来,酝酿了很久才抱着膝盖说:“我爸爸他……以前是个刑事律师,给杀人犯辩护。我爸和我妈分开,不是因为什么第三者插足,他们观念上合不来,我妈不能理解我爸的职业,也不能接受拿着杀人犯的钱生活……我也很怕我爸爸,不喜欢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哽了哽:“那你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当时应该是为了我才跟爸爸的,但后来,他对爸爸到底是什么看法,我和妈妈也不知道。他一样读了法律,做了律师,我妈心里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没往下说,阮喻却也大概清楚了,恐怕这才是母子俩隔阂的根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完笑笑:“但我哥不是刑事律师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摸摸她脑袋:“就算他是刑事律师,我也不会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一愣:“你不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想了想,反问:“你会因为救死扶伤的医生,救了一名伤重的犯罪嫌疑人,而感到害怕,或者去责怪这个医生,质问他‘为什么要履行自己作为一名医生的职责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皱了皱眉,好像觉得有道理,又好像还是不太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她说:“哎呀,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,我们中午吃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给你做好午餐,然后出趟门,跟一个朋友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男性朋友还是女性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普通男性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普通男性朋友?”许怀诗一脸“垂死病中惊坐起”的表情,“男性朋友怎么会普通呢?我哥要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普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给我看一眼这位朋友的照片?到底普不普通,我一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逻辑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默了默,想这事反正都会跟许淮颂说,也没必要瞒他妹妹,于是说:“那你看一眼自己手机壁纸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一怔,愣愣滑开屏幕,看见李识灿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呆呆举起手机:“你现在不会是在告诉我,约你吃饭的,是我男朋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乍听还有那么点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点点头:“我们是大学同学,你哥知道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嘞!”许怀诗震惊得说不出话,不久就转移了注意力,“我哥知道也不跟我说,不帮我要签名照和限量版专辑?气死我了!亏我呕心沥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到这里急急顿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问:“那我等会儿帮你要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爬过来扒住她大腿,仰着头说:“姐姐,求你看在我们睡了一晚的情分上,带我去看他一眼吧,就远远一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没料到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她不得不给李识灿发了条消息:我有个妹妹是你粉丝,想来看你一眼,不知道你等会儿方不方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:方便啊,你叫她一起来吃饭吧,我做好工作,不会被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旁窥屏的许怀诗一蹦三尺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:不过这样的话,这顿就是粉丝见面饭,不算你还我的,你想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哽,把消息记录给许怀诗看:“你看,这就意味着我以后还要再请他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早就不记得自己哥哥姓什么了,手一挥,豪气地说:“那你就再还他一顿嘛!这有什么关系,我哥才不会那么小肚鸡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心想许淮颂可能还真就那么小肚鸡肠呢,但到底也没断了许怀诗的追星路,答应了她,在心里安排好计划,说:“那这样,我们等会儿先去跟李识灿吃饭,然后呢,我得回趟郊区看爸妈,你也跟我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午的时候,两人一起去了李识灿订的餐厅,进到顶楼一间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进门之前就在不停深呼吸,等见了李识灿真人却还是一阵眩晕,捂着胸口说:“我在做梦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两人进来,李识灿起身笑了一下,跟阮喻打招呼,然后看了许怀诗一眼:“我怎么不知道学姐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盯着他半个字吐不出来,扶着阮喻说:“姐姐,我快晕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笑出声,等她坐下,又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啊,”她结结巴巴说,“许怀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明显滞了滞,再把她五官打量一遍,问阮喻:“这是许律师的妹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干笑一声:“嗯,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相当有兴致地撑着手肘,盯着许怀诗问:“那你觉得,是你哥哥好看还是我好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垂涎多年的美色就在眼前,许怀诗毫不犹豫说:“肯定是你好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;“……”替许淮颂感到悲哀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笑起来:“有眼光,请你吃好吃的。”说着递来菜单,“随便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看菜单的眼睛都在泛着色气的绿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琢磨起菜单,李识灿回头拿出一叠报告书给阮喻:“心理治疗的结果。本来是保密的,岑叔叔想叫你放心,所以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疑惑地抬起头来,正要问就被他打断:“我跟学姐谈点正事,你好好挑一会儿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跟他说了声“谢谢”,翻开资料来看,一边听他讲:“已经确认,她并没有找人入侵你电脑,当初是意外发现两部作品的相似性才借机大作文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跟岑思思无关,她的大纲还能被谁窃取?或者说,也许大纲确实没有丢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这又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凝滞在座位上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有个答案呼之欲出,但就是还差那么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听明白他们谈话内容的许怀诗,陷入了反反复复的欲言又止,再低头看菜单时,心情就不那么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匆匆点了几个菜,然后拿起手机翻开微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想,要不要干脆眼一闭心一横,把这个微博号递到阮喻眼前,向她承认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样一来,她怕是要被这个未来嫂嫂讨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来回犹豫的时候,掌心的手机忽然震动一下,显示一条微博推送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有关昨晚那个通缉令的后续报道,说经查证,嫌疑人与被害人系恋人关系,双方疑是驾车由苏入杭来访亲问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一眼看见“由苏入杭”四个字,愣了愣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还说杭市危险,结果嫌疑人竟然是从苏市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她再次翻到那条附加了照片的通缉令,发现上面确实写了嫌疑人的籍贯,只是当时她注意力全在照片上,没太仔细看文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读一读——男,26岁,苏省人,身高约176cm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跟她哥同年龄的苏市人,说不定还真是她见过的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点开照片,放大,再次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见她埋头研究着什么,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,偏头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指着手机屏幕说:“这人好像在哪见过,可是记不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顺着她的手势靠过去看:“嗯?这是我高中时候的班长,你怎么有他照片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张大了嘴:“啊,那可能是之前,我在学校校史馆那面历届优秀毕业生留名墙上找你照片的时候,见过他这张一寸照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也没来得及追究她为什么要去校史馆找她照片,愣了愣问:“所以这张照片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抖着手退出全屏,把手机递过去给她看新闻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扫了一眼内容,怔在原地,好半天才说:“怎么会……我们前阵子还见过……不对,他今天凌晨两点还联系过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难怪用的不是自己的手机号。他自己的通讯应该被警方监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头脑发懵,李识灿听到这里明白了究竟:“回想一下,他跟你说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刚拿出手机翻到短信,忽然接到一个号码有点眼熟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似乎也认出了这个座机号码:“好像是上次我们去过的那个警局,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接起电话,听见那头说:“你好,请问是阮女士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警官吗?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方便说话吗?有个案子要跟你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臻的语气里带了一丝不确定,阮喻猜他可能为周俊来的,但又怕她跟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:“方便,是要问周俊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警方目前正在通缉这名犯罪嫌疑人,我们刚刚查到,他在今天凌晨两点零七分用他人手机联系过你,请问你这边有没有关于他的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攥着手机说:“没有,我也是刚刚知道他在被通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阮女士千万不要知情不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,”她说着犹豫了下,“也许我一位朋友那儿有进一步的消息,我需要联系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许先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周俊凌晨联系我就是为了找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也正在联系他,但他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在旧金山,你们可以拨打他的美国号码。”阮喻不会背,看了眼许怀诗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立刻意会,把号码写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挂下电话,包厢里气氛凝重得连空调风扇都像定格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怕耽误警方查案,不敢打许淮颂电话占线,发了条微信消息给他:周俊后来联系过你吗?

        暂时没得到回复,她拿起手机翻新闻,一边翻一边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年半同窗生涯,周俊作为班长,给她的印象一直是热心开朗又乐于助人,前段时间生日宴再见,也没发现他有多大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笑嘻嘻地开她和许淮颂的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怎么会杀人逃逸?而且,被害人还是他的女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也很害怕,揪着脸问:“姐姐,他为什么要找我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问到了点子上,阮喻皱了皱眉说:“因为你哥是律师,事发地点在杭市,他应该想到了你哥,想向他求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回碰面的时候,许淮颂在阮成儒面前提过自己优秀的履历,周俊一定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据许怀诗说,许爸爸曾经是刑事律师,如果周俊刚好知道这一点,就更有理由选择向许淮颂求助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正等着许淮颂的回复,却听手机再次响了起来,不是他也不是警方,而是妈妈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接通,曲兰先问:“喻喻啊,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吃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妈跟你说一声,你下午别特意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曲兰的声音是笑着的,但这一瞬,一种没来由的恐惧却占满了阮喻的心头,她默了默问:“怎么了,你跟爸爸不在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,这不是过节嘛,又有学生来看我和你爸爸了,咱们留他在家宿一晚,你不是说还要带个小妹妹?那到时候就没你们住的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有足足五个数的时间没有说话,五个数过后,她的手打起颤来,说:“哦,这样啊,那我们就不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妈先挂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紧紧攥着桌布,竭力克制着自己声音的稳定:“我看今天好像要下雨,你跟爸爸注意关好门窗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们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到这里被挂断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下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跟着紧张起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家三个客房,不会没有地方给我和怀诗住的,我妈在暗示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拿起手机:“先通知警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就给警局打电话,与此同时,阮喻的手机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来电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接通电话,本来还好端端的,一听到他声音就哭了:“淮颂,警方联系你了吗?周俊他,他好像去了我爸妈那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默了默,然后传来一个非常镇定的声音:“别怕,你静下心来,仔细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们可以把心放下,不过如果想给我个面子,假装紧张一下也行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密室困游鱼作者:墨宝非宝 2八月未央作者:庆山安妮宝贝 3我们的婚姻啊作者:陈果 4我的忧郁小姐作者:陈果 5海上明珠作者:滕肖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