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37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花了近十一年,才终于在这惊心动魄的一天即将落幕时,说出了这句“我想你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忽然转了性,而是这一天,在亲眼目睹了一场让人抱憾终生的错过后,她忽然发现,在感情里不应该计较公平输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应该计较到底谁占据了上风,谁先开了口或者谁先低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你永远不知道,当你作着这些无谓的计较时,会不会有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,让你们彻底、永远分离,连计较的机会也失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在还能说“想你”的时候,一定要说给他听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输了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的一瞬,电话那头仿佛世界静止,听不见一丝回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愣愣眨了两下眼,刚要移开手机看信号,就听见许淮颂说:“信号没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靠着医院走廊的栏杆,从暖黄的光晕里抬起头,慢慢站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信号没断,是他脑回路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说:“等我一下。”然后匆匆走向走廊尽头,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头雾水,过了好半天,才听见那头脚步声停了,一个微微喘着气的声音响起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她都快忘记刚才说到哪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想你,或者……可能比你想我更想你。”许淮颂一字一顿说完,然后下意识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那头阮喻笑了一声,他才彻底松开绷紧的身体,重新开始放心喘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喘完了,阮喻问:“为什么要跑一圈才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噎了噎,答:“刚才在病房外,走廊里有值班护士。”所以起先明明听出她希望得到安慰的意思,他也装着傻没有说露骨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了?她们听得懂中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的也是。他忘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低头笑了一下:“今天消耗太大,可能有点犯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消耗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色无奈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嘟囔:“我不知道才问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咬咬牙,不得不说得清清楚楚:“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又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吧,有话直说也没那么难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沉吟了下,说:“可是当时电话里,你明明很冷静,还说警察会保护我的,用不着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安慰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那么相信警察。万分之一她可能出事的概率,就足够叫他无法坐立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两次了,她永远不会知道,隔着千山万水听见她不好的消息,他有多无力窒息。他只是为了安慰她,假装自己很冷静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移开手机,翻到机票预订页面,截下一张图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收到消息一看,发现那是一班旧金山时间晚上十一点,飞往中国国内的航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接到她电话的五分钟内,他就买了机票。只是后来确认了她平安的消息,才没有赶去机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鼻子一酸,带着一点感动的哭腔,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哭腔提醒了许淮颂,他的声音变得有点严厉:“以后电话里,如果非要哭,先说清楚话再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他这语气一激,阮喻的感动一刹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接着严肃声明:“你可能没什么事,我心脏会先被吓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噎了噎,“哦”了声。但想得到的安慰得到了,也就没有计较他语气重,她说:“知道了,你回病房看着叔叔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举着手机站在路灯下,望了一眼住院部的方向:“没关系,护工在,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了,他现在睡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喜欢站外面喂蚊子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上次把你下巴那只捏死了,还觉得过意不去,照顾照顾它同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笑了笑,拿着手机从门边离开,吁出一口气,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见这窸窣动静,许淮颂问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累,躺一会儿。”她叹着气说,“其实我今天还是很害怕,腿都软了,我之前不知道居然要上云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上了云梯?”许淮颂的语气有点诧异,“你不是怕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回轮到阮喻奇怪了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一中四十周年校庆那天,很多学生被老师安排去布置接待会场。可能是活太多了,老师分配任务的时候随机着来,也没照顾到男女。她一开始分到一个系彩带的活,要把彩带缠上窗沿的杆子,因为不敢爬高,所以四处找人换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他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找到替换的人回来,抬头看见彩带已经被系好,还以为是谁干错了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在夜色里沉默了很久,最终抬头看着天上一轮上弦月说:“等我回来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啊,神神秘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阮喻是真累了,也没深想,在床上翻个身,想到什么是什么地说:“你说周俊会怎么样?下午我去做笔录,看他进了审讯室,半天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已经从警方那边大致了解了案情,说:“现在的情况是,客观证据指向他,而他的主观解释仅仅一面之词。就算他没有杀人,也很难轻易洗脱嫌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喉咙底一哽,听他继续说:“他被释放的可能有两种,第一,在庭审之前,有其他嫌疑人出现,并且目前所有指向他的证据都得到合理驳斥,第二,在庭审上因为证据不充分而被判无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现在的情况看,假设真凶确实存在,也一定是经验相当丰富的惯犯,短时间内未必落网,所以,他大概率要尝试第二条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“嗯”了一声:“你不能给他辩护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别说他还没参加国内司考,就算考过了,拿到了律师资格证,也不是专业的刑事律师。这事还是应该遵循“术业有专攻”的原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辩护律师的事情,我已经让刘茂在安排了,等我过两天忙完这边回国再跟他们讨论详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一直喂蚊子喂到凌晨两点多才回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起来做饭,过后早早睡下,结果做了一夜的噩梦。于是第二天一早,看见她黑眼圈的阮爸阮妈就把她赶回了市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儿离案发地点太近了,她胆子本来就小,身在这栋房子里,估计得一直做噩梦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也觉得应该是地理位置的关系,到了市区就会好,所以听了爸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想到,即使到了市区,一离开热闹的环境,回到安静的地方,尤其到了夜里,她依然觉得身心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沈明樱这几天刚好在外地给网店进货,她去市区酒店接了许皮皮,接连两晚就靠着这只猫,还有跟许淮颂连麦勉强入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黑夜是他的白天。许淮颂连续两个白天几乎没能做别的事,偶尔有点事情处理,关一会儿麦,她醒了,听见他这边死气沉沉,立刻就问“怎么没声音了”,他只好马上开麦解释,然后重新陪她入眠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她是懂分寸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真的害怕,绝对不会任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到第三天,许爸爸从icu转到普通病房,能吃能喝,一切正常了,许淮颂就开始考虑回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好吕胜蓝来了医院,到了病房的隔间,看他戴着耳机,一旁手机显示着语音通话界面,心领神会,拿了张纸写给他:“我忙完手头的案子了,接下来几天可以在这儿办公,你要是有事就先回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看了一眼字条,一时没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继续写:“许叔叔是我入行的恩师,我照顾他是应该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刚要拿笔写字回她,却听耳机里传来阮喻的梦呓,她好像又哭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来得及写字,立刻对着麦说:“做噩梦了吗?我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头阮喻的声音模模糊糊,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来:“嗯……没事,我起来倒杯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先开床头灯,记得穿拖鞋,走路当心,别喝凉水。”许淮颂的语速放得很慢,好像也不是真要嘱咐她什么,只是保持声音不断,好叫她走到客厅的时候不会怕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喝完水重新回到床上,他又说:“盖好被子,继续睡吧,我不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二十多分钟,阮喻的呼吸回归匀称,想她应该能安睡一会儿,他才轻轻闭了麦,然后抬头跟一旁站了很久的吕胜蓝说:“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胜蓝摇摇头示意没关系,犹豫了下问:“她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简单解释:“嫌疑人挟持人质,她被警方请去辅助谈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谈判成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不是当时表现得太镇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胜蓝继续说:“我在这方面做过研究,按她的性格,事发当时如果强行克服自己的应激反应去完成了谈判,事后很可能引起心理反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的眉头皱得更厉害:“你的意思是,需要联系心理医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倒应该还没到这个地步,但如果她身边现在没有人,也没有别的足够重要的事件可以转移她的注意力,这种情况持续久了,对她身心健康影响很大。你要么请别人帮忙照顾她几天,要么尽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拿出手机,打开机票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入睡困难的话,你买机票的时候,尽量避开她的睡眠时间。”吕胜蓝补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“嗯”了声,抬起头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第二天清早醒来的时候,发现许淮颂的语音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消息框里有一条他的留言,来自半个小时前:我现在准备起飞了,会在你今晚睡觉前赶到的,你好好吃饭,在家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光标点上输入框,打了个“嗯”字,想到他看不到,干脆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打算起床洗漱,忽然手机一震,又收到一条微信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来自许怀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前几天被刘茂送回苏市的时候,问他要了她的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:姐姐,我给你寄的快递现在在派送了,你记得签收一下哦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从昏昏沉沉里醒过神来,打字:到底是什么啊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前天问她要了地址,说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要寄给她,但又不肯讲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:你等会儿就知道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条消息刚接收进来,门铃就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披了衣服,匆匆下床出去,从快递员手里接过一个包裹,关上门后,拿刀子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她看见了一部看起来很陈旧的老年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个噩耗,顾导的工位换到领导隔壁了,从此上班告别摸鱼,暴风哭泣,希望你们多多留言安慰我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:风流书呆 2最遥远的距离作者:张小娴 3星汉灿烂,幸甚至哉作者:关心则乱 4花颜作者:匪我思存 5小女花不弃作者:桩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