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64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擅自拆开另外两封信,把它们原原本本交给了陶蓉和许怀诗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月后,法考成绩出炉,许淮颂顺利通过,而许殷的情况也稳定下来,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原先打算把他接到自己的公寓,但许淮颂看她手伤没好全不忍心,加上公寓房间也腾不开,所以在陶蓉主动提出照顾许殷的时候答应下来,把他送回了苏市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那天刚好是魏进案宣判的日子,许家人慌手慌脚隔绝了所有的新闻,拔掉电视电源插头,丢了日报晚报,不给许爸爸嗅到一丝风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中午,许怀诗在爸爸身边讲他似懂非懂的童话故事,陶蓉在厨房忙前忙后,许淮颂原本也帮着打下手,被接连“赶”了几次才离开了这个他并不擅长的领域,去了阳台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因为手伤歇在那里,和许外婆一起晒太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过去的时候,刚好听见外婆掩着嘴小声说:“淮颂这孩子,还没上门看你爸妈呢?”一副生怕自己外孙不够上心,渣了阮喻这种好姑娘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刚要解释,许淮颂先无奈一笑,上前说:“外婆,您别冤枉我了,我要去,是她不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外婆眼珠滴溜溜一转,看向阮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“呵呵”一笑,举起还结痂的手:“外婆,我是想等手好点了再去,不然我爸妈可得操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外婆恍然大悟,笑眯眯说:“你们俩有打算就好。那淮颂之后还去不去美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月底还有最后一场庭审,结束后没有特殊情况就不再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外婆眼底金光一冒,右拳头往左掌心轻轻一敲,一个“定了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愣了愣,没大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低头笑笑,跟她说:“来洗手,准备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点点头跟他到了浴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这阵子包了所有下水的家务活,连她洗手都由他举着棉花棒,小心翼翼避着伤口给她擦拭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低头看着他动作,说:“痂都结牢了,已经没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置若罔闻地“伺候”着她,结束后,反手关上浴室的门,低头打开了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朝他比口形:审判结果出了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点点头,打开了一份电子版的判决书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凑过去看,发现判的是死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皱眉不解,许淮颂用气声低低解释:“一审能这么快审理判决都是迫于社会舆论压力,但他背后还有个没查清楚的涉毒案,这个死缓,也是给他一个配合警方拿下整个贩毒组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点点头,看他似乎觉得意料之中,也就没再多问,小声说:“周俊那事呢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半个月后开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姐有多少把握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着摸摸她脑袋:“不提把握,只要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苏市住了一晚,看许爸爸情绪基本稳定就回了杭市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连半个月,许淮颂一边准备美国的最后一场庭审,一边跟进周俊案工作,临要开庭前一天晚上,跟张姐一起在律所作最后的确认,到家已经十点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第二天一早要去寰视开会,准备不久后的电影开机仪式,所以早早就睡下了,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,发现许淮颂进了房间,正坐在床边握着她的那只伤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愣,问:“回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“嗯”一声,把她额前碎发拨开一些:“吵醒你了,你继续睡,我去洗澡。”说着关掉了刚才打开的床头灯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点点头,捂着嘴打了个哈欠,后知后觉意识到,刚才醒来一刹,左手无名指痒痒的,好像被什么细绳套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却发现上面并没有什么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困意来袭,阮喻很快再次睡了过去,一觉睡到天亮,就看许淮颂已经早早起床,穿好了衬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醒过神,从床上爬起来:“今天我给你打领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停下动作,笑了笑:“我又不上辩护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用一种“儿子第一天加入少先队当然要由妈妈整理红领巾”的架势下了床:“那也是你第一天以实习律师的身份走进中国法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着踮起脚,专心帮他打起领带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垂眼看着她熟练的动作,问:“什么时候学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律所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眉梢微微一扬:“那是谁给你当的模特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功告成,阮喻一噎,指指他身后:“还能是谁,衣帽架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头笑笑:“好了,去洗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点点头,转头进了浴室,吃早饭的时候,一边咬三明治一边问他:“今天开会要定几个备选电影名,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的不是挺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这片名不一定最终过审,制作人说咬耳朵太色-情了……”阮喻气鼓鼓喝一口牛奶,“你说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不纯洁呢,这个片名明明是——‘好想和你讲个秘密’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一直以来都误会了什么,许淮颂咬三明治的动作一顿,“哦”一声,表示赞同地点点头:“是,是太不纯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吃过早饭,阮喻被许淮颂送到了寰视,照惯例到七楼开会,进电梯的时候,碰见了很久不见的孙妙含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妙含在一个月前被确定为电影女主角。除了阮喻这层面子外,主要还是本身气质形象贴合原著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之前就电话联系过,只是一直没碰上面,这回偶遇,孙妙含一阵惊喜:“姐姐,我跟你的缘分真是回回都在电梯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下意识脱口而出这话,说完脸色一变,稍稍顿了顿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是魏进当初带给她的阴影还没完全消退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拍拍她的背:“都过去了,这次的电影我全程跟组,保证不会再有那种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点点头:“姐姐,你真是我命里的贵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笑笑:“你今天来寰视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岑董叫我来的,说请我和识灿哥一起吃个饭,叫我们尽早熟络熟络,开机后也好顺利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话音刚落,电梯“叮”一声响停在了七楼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跟她挥挥手,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为迁就许淮颂庭审时间,她来得格外早,到会议室的时候,里面只有寥寥几人,正在八卦闲聊,一进去就听一个女孩子激动地说:“那张学友可不是后继有人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这阵子也跟大家混熟了,笑问:“哪里又出天王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看微博新闻啊喻喻,是我们男主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?

        她愣了愣:“他拿了什么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拿奖,是继张学友演唱会‘八连杀’逃犯之后,昨天李识灿在沪市开演唱会的时候也逮着一个,听说还是个流窜杀人犯,这是我们开机仪式前的好彩头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闲聊着,等到参会人员陆陆续续来齐,开始了会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近中午的时候,阮喻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:散会了吗?岑叔叔请你来十九楼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在电梯里碰见了孙妙含,阮喻也不意外李识灿在,低头悄悄回消息:还差一会儿,你们不去外面吃吗?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:外面狗仔不安生,岑叔叔请了厨师来,做了一桌家常菜,你结束后上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是岑荣慎的邀请,阮喻没好拒绝,散会后就上了十九楼,跟等着她吃饭的三人点头抱歉:“岑叔叔,不好意思,我才散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私下吃个饭没那么严谨。来,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人一张大圆桌,满眼精致的江南菜,好几道阮喻喜欢的苏式点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岑荣慎的安排,也许是李识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坐下后稍微有点拘谨,反而是孙妙含跟李识灿处了一上午,似乎已经很熟络,一顿饭下来,全程致力于活跃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原本也是开朗的性子,一茬一茬不带喘地接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上了茶水,岑荣慎因为工作安排离开了寰视,十九楼只剩了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妙含一边吃水果,一边问:“识灿哥,你昨天真抓着杀人犯了?好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一脸“这你也信”的表情:“都是公司借机炒作,给我造热度,人家压根不是我粉丝,就是刚好在场馆附近被逮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妙含长长“哦”一声:“原来是这样,你还怪实诚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一噎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原本已经打算起身去七楼继续开会,听到这话又停下来,问李识灿:“这个炒作跟电影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摇摇头:“是我经纪公司那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“嗯”了声,犹豫着说:“但之前魏董好像有拿你跟电影捆绑炒作的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点点头:“可能是打算在当初抄袭事件的基础上,拿我和你,还有岑思思的关系一起炒。你放心,岑叔叔不会做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当然知道岑荣慎不会拿女儿去炒作,也不会用这种电影背后的“三角关系”去搏人眼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意的是另一个问题:“那魏董还在的时候,你和许律师原本商量了什么应对方案?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魏进落网,应对方案没了必要,许淮颂当初缄口不提这事。他不开口,她就只有问李识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李识灿却在听见这个问题的瞬间笑容消散,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低低“啊”一声:“不方便的话可以不说,我只是有点好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不方便的,”李识灿默了默说,“因为担心拿这种感情问题炒作,会影响到你的正常生活,许律师提出的应对方案,是用最直接的方法破除流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直接的方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笑了笑,抬起头说:“嗯,他说,如果我不能规避炒作风险,他会和你结婚。”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偏偏宠爱作者:藤萝为枝 2满盘皆输(芙蓉簟番外)作者:匪我思存 3小女花不弃作者:桩桩 4美人逆鳞作者:莲沐初光 5你如北京美丽作者:玖月晞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