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30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和许淮颂后脚也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来酒店就是为了吕胜蓝,目的达成,就以“有点困,就不上去了”为借口提出了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打算真的进到许淮颂的房间。这次的心态太不一样了,距离他那场疑似表白不到四个小时,这么快送上门去,她会慌到心脏跳停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也没勉强:“那我先上去放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车都不在,回去休息吧,不用送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”他突然起了玩心,似笑非笑地说,“先上去放东西,然后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愣了愣,皮笑肉不笑“呵呵”一声:“那许律师再见,你的车,我会请代驾开到酒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疏远的称呼和安排,真是知道怎么一报还一报。他低咳一声:“开玩笑的,你在大堂等我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不买账了:“不了,五分钟够我打到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不上去了,”他眼底露出几分无奈的神色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”她好像这才舒服起来,“你还是先去喂猫,我在大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看她一眼,转头摁了电梯,然后又回头看她一眼,大概在确认她没有口是心非。

        适当的“作”叫情趣,“作”过头可是会透支感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明白着呢,听见电梯“叮”一声,朝他努努下巴示意他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他临走那两眼,电梯门阖上的一瞬,她紧抿的唇一点点上扬,最后偷笑着走到休息区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碧辉煌的大堂顶灯照得四面一片敞亮,这个时间来往的人不多,坐了会儿,她看见两名保洁员推着一车打扫用具从她面前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跟另一个交代:“1922房的客人床单还是不换,别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1922,那不是许淮颂的房间号吗?为什么不换床单?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的功夫,两名保洁员已经从她面前经过,再远就听不见下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快步上前,跟在她们身后假装同路,然后顺利听见另一个的回答:“这都三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还说了什么,阮喻再没听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她已经停了下来,脑子里一阵轰隆轰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天前,她睡过那床被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许淮颂送回家后,阮喻就一个人纳闷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静下心来想,连她睡过一晚的床单都舍不得换,先不说这种痴汉行径是不是许淮颂的作风,从这事看,他应该早就喜欢她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在酒店那晚之前,他似乎一直没流露明显的讯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洗了个澡,因为白粥不饱腹,就拆开了那份被她带回家的“盛夏白莲”当夜宵,一筷子一筷子吃着,边在手机上刷起朋友圈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滑刷新,看见刘茂一分钟前的一条内容:同样是律师,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?

        底下配了一张图,是两个日程表的对比。左边那个密密麻麻,右边那个,只在明天和本周六有两项工作安排,其中周六那列,显示是早上九点到下午一点有个重要的视频会议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精神起来。周六中午就是何老师的生日宴,右边这个日程表,该不会刚好是许淮颂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她在下面留言:一周就两项工作计划,哪来的神仙律师呀?

        至坤刘茂:我们许律师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搁下筷子,兴冲冲给曲兰回电:“妈,周六我会去的,你跟爸爸在家里等我,我们直接坐网约车,大周末就不去高铁站人挤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头曲兰一声声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阮喻哼着歌收拾碗筷,打开电视调到中央五套看世界杯,心情很好地发了一条朋友圈:绿茶配世界杯,边熬夜边养生。[ok]

        配图是茶几上那杯“浓情绿茶”和背景里的挂壁式电视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秒回:白莲呢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看了眼已经被自己吃空的套餐,脸不红心不跳地说:吃不下了,在冰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:那我明天来吃早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她现在去酒店再叫一份“盛夏白莲”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艰难地咽了一口绿茶,忽然看见刘茂过来插了一脚,回复许淮颂:带我一个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:嗯,睡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言下之意,做梦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差点没笑出眼泪,抹抹眼睛,转瞬又看到底下一条评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高中时候的老班长周俊回了一条:这是什么情况?[疑惑]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是指她和许淮颂的“情况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后知后觉:难道除了刘茂以外,她和许淮颂还有共同好友?

        也对,当初两个班一起毕业旅行,作为活动组织者的班长,可能加了大家的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眼疾手快删掉这条朋友圈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口气一松,又发现没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删掉朋友圈,许淮颂还是会收到周俊回复她的提示通知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下一秒,许淮颂发来了消息:你跟周俊认识?

        说还是不说呢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在房间来回踱步,作了个决定:都到这份上了,就说一半吧,如果许淮颂追问下去,她就捋袖子“实话实上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:以前在苏市住同一片。你也跟他认识?我听刘律师说,你外婆家好像也是南区那块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:嗯,看完球早点睡。刚才说笑的,明早我有工作安排,不用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轻“嘶”一口气,正乐呵,忽然从杯中绿茶品出了不一般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连她睡过的被子都不肯放过的男人,居然对她的男性朋友表现得这么轻巧?他对刘茂不是挺凶吗?

        电视屏幕上,球员一脚射门进球。阮喻的脑袋也像被摁下了一个什么开关,豁然开朗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翻开刘茂那条关于日程表的朋友圈,重新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刚好在她犹豫去不去参加生日宴的时候,刘茂会“无意间”帮助她做了“去”的决定?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太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刘茂本身不会故意这么做,因为他根本不晓得何老师的存在,除非这一切,是唯一的知情人——许淮颂的授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许淮颂又是怎么了解,她也受到了邀请的?——也就是说,他可能已经知道,她是何老师的学生,是他的校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既然如此,他为什么不直接跟她挑明,而要用这种迂回的方式,诱使她去参加这个生日宴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非常清楚,她不想去,是因为他可能要去,是因为担心小说的事情被揭穿。

        推测到这里,答案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视机里传来球迷们疯狂的欢呼,然而在阮喻的世界,所有的尖叫与庆祝都成了渺远的背景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惊讶地捂上嘴,半晌后,自言自语出一句:“难道我……早就掉马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六,阮喻还是按原计划接了爸妈去苏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,她对许淮颂这个人翻来覆去作了很多假设,最后发现,所有假设都是无意义的,真正能找到答案的地方,是这场生日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以“工作计划临时有变”为由,出现在了宴席上,那么她想,世界上不会有这样多的巧合,他应该早就知道自己是她小说男主角,这是怕她当缩头乌龟,故意诱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他没有出现,那么这一切,就只是她的无稽脑洞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十一半点,网约车到达苏市。酒店门口,阮喻和爸妈一起下了车,第一时间瞄向附近停车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见许淮颂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阮成儒觑她一眼:“看你心不在焉一路了,一下来就东张西望的,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“呵呵”一笑:“我这是在侦查敌情,保卫您跟妈的安全。”说着挽过曲兰的手,“我们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家三口在侍应生的引导下到了何崇订的宴厅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从杭市过来,三人到得比较晚,二十几桌的宴厅已经满满当当都是人,还没开餐,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叙旧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围着何崇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的眼睛跟机关枪似的一顿猛扫。

        确认没有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吐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把许淮颂想成什么人了。想想他这两天,一天不落跟她“早安”“午安”“晚安”那劲头,要真早知道真相,哪会像看猴子一样,看她上蹿下跳地演戏呢?

        人性不会这样险恶卑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跟着爸妈上前去跟何老师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彼此一个照面过后,阮成儒和曲兰被何崇拉着跟一群老同事说话去了,而她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:“阮喻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回过头,发现老班长周俊站在不远处,见她望过来,惊喜说:“嗨,还真是!我就猜今天这日子说不定能碰上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走上前,又说:“好久不见了啊,你说你去年也不来参加同学聚会,这次倒是肯给何老师赏光,不够意思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笑着跟他打招呼:“那阵子刚好忙,下回有空一定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还待在杭市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今天特意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……”周俊的语气里浮起八卦味,“许淮颂也在杭市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噎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俊立刻兴奋,压低声说:“我代表一零届九班十班全体同学八卦一下,你俩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“呵呵”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跟许淮颂还没个定数,而且这种涉及到男女关系的话,怎么好由女方先下结论宣布呢?

        她捋了一下刘海,笑着撇过头去,正打算拿个模糊点的说法搪塞一下,目光掠过宴厅大门,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的笑容立刻凝固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俊一愣,跟着她看过去:“哎,这不是许淮颂嘛!你俩怎么不是一起来的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声音不低,一下惹来许淮颂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过来,跟呆滞的阮喻对上了眼,然后皱了皱眉,似乎感到疑惑不解,上前来问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怎么在这儿,他心里真没点数吗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缓缓抬眼看他:“我来参加高中老师的生日宴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微眯一下眼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俊在旁边一头雾水,插嘴:“这是怎么,搞了半天,你俩不知道你们是校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摸摸后脑勺,一脸稀了奇了的样子,比个手势:“来,那我介绍一下啊,一零届十班许淮颂,九班阮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笑呵呵克制着内心即将喷发的小火山,说:“这也太巧了吧……!”然后看了眼同样神情稍显讶异的许淮颂,作最后一项确认,“哎可是你今天不是有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脸从容的解释:“工作计划临时有变,所以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这个“理由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差点就被他完美无瑕的演技骗过去,但从前一幕幕却在此刻轮番在眼前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明知故问着“你怎么知道我是苏市人”的样子;许淮颂“碰巧”来到一中食堂,“碰巧”让刘茂接走她妈妈,“碰巧”在大雨里像个英雄一样救了她的样子;许淮颂在医院病房假装病弱,逼她念小黄文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暗恋多年的高冷男神,居然是这种表里不一,心机深沉的人?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付诸深情那么多年,她从前一点也没发现呢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感觉自己快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眼睛里将流未流的泪,都是当年趴在教室外的栏杆,花痴一样偷看他时,脑子里进的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满心以为自己爱上了优雅清贵的花泽类,结果芯子里还是个幼稚的道明寺!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的沉默里,许淮颂淡淡眨了眨眼,一如既往的气定神闲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吸了口气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“怎么了”?她想用这双七公分的细高跟,一脚踩穿他脚上锃光瓦亮的皮鞋啊!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故伎重施惨遭滑铁卢,精英律师性命垂危。我们点一首《祝你平安》送给他好吗?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琉璃美人煞作者:十四郎 2谁都知道我爱你作者:月下箫声 3拥抱谎言拥抱你作者:唐家三少 4舍我其谁作者:公子十三 5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:蓝色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