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54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杭市,许淮颂开始朝九晚五到律所上班,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周俊案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知道这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年前的旧案,前人已经翻来覆去竭尽全力,他身为律师,很难再为它做得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们都看到了,整整十年,许妈妈是如何心怀愧疚,许爸爸是如何背负骂名,被害人家属是如何愤愤难平,被无罪释放的嫌疑人又是如何落魄潦倒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家庭,全都在那个案件里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对此无能为力,所以企图从相似的周俊案里找到一点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周俊案能够水落石出,如果能阻止悲剧重演,他就可以证明给妈妈看,也许爸爸当年没有做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忙案子,阮喻在家也无趣,但凡不用去寰视,就早早起来粘上他,跟他一起去律所改剧本,说这样可以省家里电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没有戳穿她,律所的电费是他付的,一样是自家的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半月过去,因为周俊在讯问中始终坚持无罪辩解,并且事实证据不够充分,检察院对提出对案件进行补充侦查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没日没夜周旋着的张玲和许淮颂终于得了喘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阮喻掐指一算,却发现他快回美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怕他又跟上次一样“突然起飞”,阮喻这回特意提前问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坐在电脑前忙工作,喝了一口她递过来的牛奶,说:“可以比原计划晚几天再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庭审时间还能随便延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摇摇头:“不是庭审。本来回去是为了赶着签几份前两天刚生成的重要文件,不能使用电子签名也不能承担邮寄风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现在不用签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用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眨眨眼有点疑惑。许淮颂说话向来精准到位,很少有一次两次还说不干净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默了默说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不明所以地走过去,然后被他圈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坐稳在他腿上,许淮颂才解释:“吕胜蓝刚好要来国内办事,说可以顺带把文件拿给我签,然后随身带回旧金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这样才能在她身边多待几天。怪不得含糊其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滞了滞,点点头示意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低头看看她:“别多想,就几份文件,也用不着见面,我叫小陈帮我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阮喻拖长了音,顿了顿说,“我不是在想这个,就是觉得……她能帮你忙,我净叫你为了我来回折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同事间本来就是互相分担工作的。再说,我也不是为了你在折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笑了笑:“看不见你,我自己最先难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嘴上没讲什么,眼尾却带着笑意扬起来,搂住他脖子,亲了下他的下巴,一触即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低下头,拿三十倍的时间跟她的唇作了一场缠斗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天后,阮喻照惯例去寰视开剧本会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送她到门口,嘱咐她跟之前一样随时保持通信,避免落单,如果和魏进打了照面,保持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警方的暗摸正在步步深入,阮喻作为知情人,得装作毫不知情,于是下车后就在心里暗暗预演了表情、言语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现实是,她根本不需要考虑这种“北大清华选哪个”的问题。因为半天过去,七楼会议室岁月静好,人在十九楼的魏进一步也没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她感慨运气不错的时候,午饭时间,又看见制作人郑姗的秘书来送奶茶。

        跟上回一模一样的牌子和口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脑子里正闪过个念头,就收到了一条印证这个想法的微信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:不用紧张,我就在十九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运气好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李识灿又找了个什么由头来十九楼吹空调,才叫她免去了跟魏进可能的接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复:谢谢,麻烦你了,又浪费你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识灿:没事,我闲着呢,这儿的空调好吹又不要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再回,刚要摁下锁屏键,忽然注意到下方一条新好友申请。

        点开一看,似乎是个新注册的用户,头像都还是默认的,验证内容:你好,我是吕胜蓝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天吕胜蓝叫助理送了资料到律所,挺有进退地并没有跟许淮颂见面,现在应该也拿回了他签过字的文件,突然来加她微信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她摸不着头脑地点了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胜蓝很快发来消息,开门见山:阮小姐你好,冒昧打扰你。我今天就回美国了,走之前想请你喝个茶,如果你方便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倒确实有午休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为什么突然请她喝茶?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在屏幕上停顿良久,正打算退出对话框问问许淮颂这是怎么回事,紧接着又看到她的消息:我没别的意思,只是想跟你聊聊淮颂在美国的情况,可以的话,请你暂时对他保密。

        美国的情况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皱了皱眉头,打字:我在寰视,只有一个钟头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胜蓝:那我开车过来,你十分钟后到正门可以吗?

        软玉: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到了寰视门口,坐上吕胜蓝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一身利落的职业装,看见阮喻,摘下墨镜跟她打招呼,之后一路无话,直到进了对面茶室的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茶上了,看对面人似乎还在酝酿,阮喻先试探着问:“吕小姐怎么知道我的微信号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胜蓝低头笑了笑:“就是那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简简单单四个字,气氛陡然凝固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胜蓝紧接着抬起眼来:“那天的事,我很抱歉,但今天我不是来跟你道歉的。我接下来要说的话,还会对你产生新的歉意,只是这些话,如果我不说,你可能永远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茶室出来回到寰视,阮喻整个下午都处在心不在焉的状态,好几次被制片人点到名,连讨论的问题都没听清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傍晚散会,许淮颂说他已经到门口,她才打起精神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楼大厅,李识灿正支着手肘坐在沙发椅上玩手机,看她从电梯出来,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微微一愣,然后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应该是算准了散会时间,来这儿确保她平安回家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看起来有点小题大做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感激地回看他一眼,走出大厅,上到许淮颂的副驾驶座,系完安全带却没见车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偏着头,目光还落在大厅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顺他目光看去,见李识灿朝这边望了一眼,然后拿上手机转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解释:“他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许淮颂打断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隔了老远,但李识灿的意图,他一眼就看得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挺好的,有他在放心一点,你的安全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瞅瞅他表情,见他应该是真情实感地放心,也就没再多说什么,歪着脑袋靠住了椅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偏过头来,看她神情恹恹的样子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张张嘴又闭上,默了默摇摇头:“没,就是开会开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别回去做饭了,晚上在外面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车子缓缓发动,涌入了川流不息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把头撇向窗外,看天色一点点暗下去,道旁高矗的路灯一盏又一盏亮起,就像中午时候,吕胜蓝平平淡淡的一句又一句,把她一直以来没有看见的,许淮颂的世界慢慢照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:“你应该不知道,淮颂当初为什么选择读法律吧。其实他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理解他爸爸的。那个时候,他也觉得许叔叔好像是个‘拿人钱财,□□’的反面人物。所以他最初选择到美国读法,是因为想做一个跟他不一样的律师,可能现在回头看看,有点幼稚,有点滑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黄种人在那边很不容易。我还好,从小待惯了,在学校也有很多朋友。但他没有。他单枪匹马,在受到歧视和不公待遇的时候,只有拿成绩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美国人确实吃这一套,当他的成绩一再位列榜首,他们渐渐就变得心服口服,说那个中国男孩是个天才。可是他们不知道,他们口中的天才,因为过劳进过两次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以全年级最好的成绩毕了业,考上了全美最难的bar。但后来,你应该也猜到了。他抱着一腔逆反心理念了法律,跟他爸爸一路摩擦、冲突,却最终在成为一名律师后,一步步走回了他爸爸的轨迹,磨平了这些棱角,理解了他爸爸的不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叔叔突发脑梗,被诊断为脑血管性痴呆的那天,他在医院枯坐一夜,之后,开始接手他爸爸的案子,一件件全都扛下来。他什么话也没讲,但我看得出来,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是真的用心了。律师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工作,而是一项事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能想象不到,他这样的人,竟然有过烟瘾。就是许叔叔病倒以后不久染上的。最初那两年压力实在太大了,没办法,只有靠外物刺激,直到第三年,他才回归正常状态,把烟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看到的他,是摸爬滚打了八年之后,风光无限的他。他有了资本,所以能够说回国就回国,但这并不意味着,他的放弃很轻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事没有别人知道了,如果我不讲,他可能永远不会跟你提。而比起你永远不知道,我觉得还是由我多嘴开这个口更好,反正,我们本来也不可能成为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再说一句让你讨厌的话吧,一夕间割舍掉努力八年的事业,也许他确实心甘情愿,但这真的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,如果你依然不考虑迁就他到美国去,至少,对他的牺牲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抿着唇,望着窗外的车流,捏紧了包里的护照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哇,怎么这么晚了呜呜呜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冰糖炖雪梨作者:酒小七 2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:安知晓 3月歌行(奔月)作者:蜀客 4莫负寒夏作者:丁墨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: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