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26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的脸瞬间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赶紧摆手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……我唐突了。”说完非常羞愧地背过了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在她身后无声吸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并不知道什么叫“魂穿”,这个词是从她其他小说里学来的。但正因为学来了才更加堵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调整了一下呼吸,说:“上车,去下一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回过身,小心翼翼瞅他一眼,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开车往下一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是一栋二十来层的高层,离阮喻原先的公寓只隔了一条大马路,从地理位置上博得了她的好感,而且高层的安保也比原先旧小区好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房之余,她特意留心观察了房东夫妇。夫妇俩就住在套房的隔壁,有个上小学的女儿。妻子热情和善,丈夫冷淡寡言,看起来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里里外外看了一圈后,希望房东出示房产证。

        女房东倒也没介意他的谨慎,配合地拿出了证件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向她道谢,表示考虑一下,再次叫走了阮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电梯的时候,她小声问:“这间好像可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点点头:“可以保留,再打听打听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“嗯”了声,跟他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还有个从楼上下来的年轻女孩,浓妆艳抹的,电梯门一阖上,一股浓郁的香水味瞬间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味道过于刺激,阮喻忍了忍没忍住,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稍稍偏侧身体,不动声色替她挡住了气味的来源。虽然并没有太大用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感激地看他一眼,因为香水味太难熬,一直盯着电梯内跳动的黄色数字。

        11。

        10。

        9。

        8。

        8。

        8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”她刚发出疑问,许淮颂也发现到了不对劲,下意识把手扶上她肩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电梯晃震一下,顶灯熄灭,狭小的空间陷入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的年轻女孩“啊”地惊叫一声:“什……什么鬼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原本也该惊叫的。但她现在叫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揽在她肩头的那只手,超过了电梯故障带给她的震撼。她大脑缺氧,呼吸困难,手脚打颤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以为她是害怕,反而把她护得更紧一点,然后另一只手不慌不忙,凭借紧急指示灯的照明,按下了报警按钮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却突然往下滑了一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,阮喻和那个女孩同时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刚想说“没事的”,就听另一个女孩子开始哭,一边紧攥扶手一边嚎:“呜哇,我的妈呀,我还没谈过恋爱,没跟男人牵过手打过啵就要死了,到死都是一只电灯泡,呜哇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解释一下她不是电灯泡,这小姑娘会不会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耳膜都快被震破,过了会儿,抬手想再摁一遍报警键,却被对面人阻止:“不可以!会坠亡的!”说完冲到门边,“还是扒门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小姐,”他忍耐着说,“理论上讲,电梯坠到底的可能性比一般人买彩票中五百万稍微大一点,扒门才更容易让人体对半分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抖了一下,清清嗓子:“你别吓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女孩又呜哩哇哩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担心许淮颂被魔音穿耳,阮喻赶紧安慰她:“小妹妹,别哭了,其实我也还没有过男朋友呢,我都二十六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她说着看了眼许淮颂护在阮喻肩头的手,又鬼哭狼嚎起来,“那你好歹还有人追,呜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追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噎,还没来得及细究这个字,电梯门缓缓开启,外界的光亮瞬间涌入,物业人员松了口气,上前来:“先生,两位小姐,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看了眼身后两腿抖如筛糠的小姑娘:“我们没事,那位小姐可能有事。”说完带着阮喻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阮喻的腿也是软的,还好有个比她胆子更小的作了衬托,才没叫她在许淮颂面前丢大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光亮处,她脱离了他的人工支撑,低着头,留给他一个头顶心,说:“谢……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没接话,开始接受物业询问,向随后到来的维修工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正想回头安慰下刚才那个小姑娘,却看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猛一拍手:“哎呀糟了,我还要去寰视试镜呢!”说着抹了把脸,带着一手背的睫毛膏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……!”阮喻追出几步,想提醒她妆花了,没赶上,只好随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插曲很快过去。回到车上,两人谁也没提电梯里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把阮喻送到了沈明樱家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别的时候,阮喻问他:“你有没有支付宝账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房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噎了噎:“先记着我手机号,过后我去申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办国内手机号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存下他的号码,备注“许律师”,拉开车门准备下去的时候,突然听见他问:“你想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她一头雾水地停住,“有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已经有他手机号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默了默,摇头示意没什么:“进门发个消息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低低“哦”了声,一路神游天外,细细琢磨着那句“你想有吗”到底是什么意思,上楼后,等沈明樱开了门,一把攥住她胳膊就问:“明樱,你想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满头问号:“我没打算要孩子呢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阮喻短促地惊叫一下,自言自语说,“是这个意思吗?可是他为什么问我想不想要孩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眼珠子差点翻出眼眶:“他昨晚在床上问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严肃地摇摇头:“不是,是刚才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呀,都这么激烈了?”沈明樱扶着阮喻的肩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,“他没戴套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噎住,还没来得及解释,手机忽然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律师来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怎么又把他给忘记了!

        她赶紧接通,“嘴不停蹄”地说:“我到了我到了!忘记跟你发消息报平安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没走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愣,冲进沈明樱家门,打开阳台窗户往下趴望,正好对上许淮颂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下了车,正仰头看着上面,看样子是因为她没及时报平安,原本打算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里传来一句:“别趴太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缩回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沈明樱好奇巴巴又凑出去看,跟许淮颂来了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生怕她惊叫出许淮颂的名字,一个字来不及说就掐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瞬,沈明樱果然“啊”了一声,呆呆地俯瞰着楼下,直到那辆卡宴消失在视线里,才回过头说:“我可以爆句粗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知道她怕是压不住惊了,瘪着嘴说:“你爆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!跟你开房的是许淮颂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沈明樱家的沙发上,阮喻完成了一场长达半个小时的坦白从宽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她事无巨细说完,沈明樱也陷入了沉思,缓缓说:“高冷男神一夜跌落神坛为哪般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拥着抱枕凑上前去:“如果自作多情一下的话,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双手比叉,表示否定:“你说你们高中三年,还有之前那一个多月,半点火花没擦出,现在这忽然之间,也没个承上启下的过渡,人家就喜欢上你了?可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眉头紧锁:“对,不可能。这要是写在小说里,一定被读者骂感情线过渡不自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住,我看你就是小说写多,意淫意魔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到底是为什么呢?”阮喻摸着自己的肩瞎琢磨,“他还揽我了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简单,听我给你分析。”沈明樱清清嗓子,“你看,这十二个小时以内,所有他表现古怪的场合,你是不是都处于相当弱势的状态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点点头:“对。”不管是岑思思直播自杀事件,发烧事件,还有电梯故障事件,都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答案来了,一个有能力的男人,在看见一个女人,尤其是一个漂亮女人遭遇困境,极度脆弱的时候,能不产生点保护欲吗?更何况,对方还是一名致力于解人水火的律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长长“哦”一声,又听她说:“要验证这一点,就看当你以后不再处于弱势状态的时候,他会怎样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深以为然,很快把这份自作多情的心思收敛回去,开始专注于找房子,不过接连两天都没发现比那套高层更合适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,电梯故障并不是问题,发生了一次故障,反而说明它会得到物业重视,之后将更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这天下午,阮喻给许淮颂发了条消息:许律师,我决定搬家了,但还没收到岑先生答复,你说我现在回公寓打包行李安全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:我明早有空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把聊天记录给正在洗衣服的沈明樱看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帮你搬家的意思呗。别一惊一乍的,你现在还在遭受被告困扰,就等于没彻底脱离‘委托人’身份,人家负责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到底是看上了许淮颂办事那稳妥劲,怕真发生什么意外,见不到明天的太阳,于是决定最后享受一次委托人的待遇:那又要麻烦你一趟了,你几点方便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:八点半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八点半,阮喻下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明樱原本打算一起去帮忙,却被她阻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怕沈明樱没做好表情管理露了馅,或者许淮颂认出了她是他的校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在等待阮喻下楼的过程中,耳边一直回播着刘茂前两天的交代:“你回想下,她当初是怎么委婉疏远我的?就因为太早看穿了我的心思,她故意穿着朴素,故意不坐我副驾驶座,需要维权的时候,也跟我谎称麻烦已经解决……你要不想成为下一个我,就悠着点,别给她吓进壳子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当时笑笑就过去了,但真到了要跟阮喻见面的时候,又不自觉把这些话仔细回味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他远远看见,她今天穿了t恤和牛仔裤,打扮得非常朴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刻锁上后座车门,在她靠近的时候,一指副驾驶座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,她只是奇怪了下,但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打过招呼后,就去了她的旧公寓。安全起见,许淮颂陪她上了楼,坐在她家客厅等她打包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给他倒了杯水,转头去卧室忙活,打算先从衣物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常年宅,她的衣物并不多,只是冬天的外套比较大件,最好用压缩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厚衣服从衣橱里一溜排摘了下来,搁在床上,正要去外间找压缩袋,膝盖一擦床沿,碰掉了一件呢大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啷”一声脆响,一样什么东西从大衣口袋里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低头一看,忽然滞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个白色u盘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那个,记载了她小说大纲乃至所有细节梗,本该丢失在了咖啡馆的白色u盘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愣了愣,弯腰把它捡了起来,摊在手心,目不转睛地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明假的最后一天下了雨,杭市正闹倒春寒,天气冷得反常,所以她出门时套上了那件呢大衣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妈妈突然来了,她从咖啡馆匆忙离开,很可能顺手把u盘放进了大衣口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后来,杭市天气转暖,这件呢大衣被她塞进衣橱,再也没有穿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抄袭事件曝光的时候已经五月,她根本没想到要去翻冬衣,误以为u盘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她的大纲,从头到尾都没有失窃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傻站在原地,满脸震惊,忽然听见房门被敲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在外面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怎么了?嘿嘿嘿……(明晚大概也是这个时间更新,端午假期间会恢复晚八点!)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云中歌1 2莫负寒夏作者:丁墨 3庶女攻略(锦心似玉)作者:吱吱 4倾城之恋作者:张爱玲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: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