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31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当阮喻在脑海里模拟起这血腥暴力的一幕时,身后却传来了阮成儒的声音:“喻喻,快过来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往她身后看一眼:“你先去,我跟何老师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先去?意思是他随后就到,要跟她坐同一桌?

        呵,了不起,费尽心机制造这场相遇,就是赶着趟来见家长呢吧?

        身后又传来一声“喻喻”,阮喻看了看许淮颂和周俊,说:“那我先过去了。”然后坐到了曲兰左手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崇坐在亲戚那边,这一桌子大多是苏市一中的退休老教师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坐下后,向几位认识的老师一一问好,没过多久,就看许淮颂和周俊肩并肩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阮成儒右手边那个位置还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斜着眼瞅,果然看见在周俊即将碰到那把椅子的时候,许淮颂一个骚气走位,灵魂飘移到了她爸爸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阮成儒自然而然抬起头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正要瞧好戏,看看许淮颂打算怎么跟她爸爸打招呼,没想到下一刻听见的却不是他的声音,而是她爸爸:“哎?这是……淮颂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爸您“争气”点啊,您怎么能主动先打招呼呢?而且这都八年了,您为什么还记得这个学生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稍稍弯腰,低头说:“阮老师?”晚辈的谦恭表现得淋漓尽致,又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不确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快坐。”阮成儒眯着眼笑,“好多年不见你啦,我记得你当时毕业后是去了美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成儒这话一说,同桌几个老教师也隐隐记起他来,一个个笑着说:“淮颂?哎,四十周年校庆晚会,台上弹钢琴的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,真是越长越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那成绩也是好得没话说,一边准备出国,还能考文综第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人气实在太旺,阮喻加周俊都比不上他一个,满桌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,筷子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向老师们有礼地点头致意,一个个答过他们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是曲兰:“淮颂现在在做什么行业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侧身朝她点头:“之前在美国做律师,今年刚有回国发展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成儒的眼睛在听见“律师”两字时微微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从她爸这个熟悉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异样,果不其然听他接了下半句:“小许这么年轻有为,成家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老师重逢多年前的学生,一般也就关心事业和家庭这两方面。但阮喻知道,“小某”是阮家默认的,阮爸爸相看女婿时的标准称呼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坐下不到一分钟,竟然就从“淮颂”升级成了“小许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扶了扶额。她爸这个样子,考虑过“小刘”的感受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注意到她的动作,越过重重阻碍看了她一眼,然后答:“还没,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成儒点点头,接着跟他聊了几句别的,说到事业问题时,扭头看了眼阮喻:“喻喻,瞧瞧人家小许,跟你同一届的,现在发展得多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也就是家长们对“别人家孩子”的一种客套式夸赞,听听过就好,但许淮颂却在阮喻开口前,谦虚又认真地接上:“没有,她比我发展得要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的目光缓缓滑了过去,跟许淮颂对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周俊也嗅到了浓郁的八卦气息,停下跟身边老师的寒暄,侧着耳朵来听。

        阮成儒果然奇怪了下:“你跟我们喻喻认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长辈问话,阮喻不好插嘴,只能由着许淮颂点头:“对,不过之前不知道是校友,不然今天应该送你们来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成儒跟曲兰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憋着股气,一气喝了半杯橙汁。

        演,接着演,使劲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又跟阮成儒说:“等这边结束后,我陪她送您和曲老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况,叫“阮喻”太显生疏,不够向两位老人表达他的意图,叫“喻喻”又过头,会叫阮喻感到突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含糊不清的“她”字,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插不上话的阮喻又喝了半杯橙汁,暗暗磨牙。

        曲兰笑呵呵接上:“那多麻烦,你要是顺路,送喻喻就好了,我跟你阮老师住在郊区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笑着说:“不麻烦,郊区空气好,顺带兜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们回去可得晚了,多不安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放心,我送她到家门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见机讨好可真是够了。阮喻实在没忍住,插了一句:“之前怎么没见你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稍稍侧身,看着她认真回想了下:“嗯,前两天是只送到楼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曲兰一愣之下笑出声,捏捏阮喻袖子,低声说:“人家小许送你到楼下,你还嫌不够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小声顶嘴:“楼下又不是家门口,那上楼过程中也可能遇到危险的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还强词夺理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是我应该送上楼的,以后记得了。”许淮颂笑着看她一眼,说完后被一旁周俊拿手肘捅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过头,看见他朝自己低低竖了个大拇指,用气声说:“兄弟,高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没说话,抬头见阮喻在曲兰耳边说了句什么,忽然起身离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一路往洗手间的方向去,他朝周俊点一下头,示意失陪,也离开座位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是喝多了橙汁去上厕所的,当然,也是为了去洗手间冷静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戴上有色眼镜看人以后,越来越发现那人简直不是人。她现在根本分不清,许淮颂哪段是真情,哪段是演技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瞧这花言巧语一套一套,指不定讨好过多少小姑娘和她们可怜的爸妈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隔间做了几次深呼吸,等出去,却看许淮颂跟犯罪分子似的站在外间盥洗台边,一副守株待兔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你……”她望天拍胸脯,“吓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似乎笑了一下:“躲在里面骂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在心里暗暗翻个大白眼,摇头却摇得很自然:“我干嘛骂你,你做什么亏心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等会儿一起去给何老师敬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要开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茶代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啊,”她笑眯眯地说,“我们一桌就三个小辈,叫上周俊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噎了噎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眨眨眼,神情无辜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扳回一局,她心里舒坦点,一边跟他往回走,一边说:“你发现没,我爸可喜欢给我相看对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点点头,又听她说:“之前刘律师也是他介绍我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知道,我爸喜欢刘律师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想了想:“因为他是律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:“因为他为人忠厚老实,心眼好,花头少,不浮夸,不会欺负人,行动胜于言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轻咳一声,低头看了看她,似乎要从她脸上找见什么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阮喻似乎就只是单纯说事,没有任何指桑骂槐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回到宴席上,许淮颂一改之前的进攻态势,除了被问到以外,就少有主动开口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阮喻发现,每次侍应生上个什么菜,但凡她看过两眼以上,那盘菜就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次又一次转到她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回,她瞅准那盘龙井虾仁即将到她面前的瞬间,偷偷斜着眼看了看右边,就发现许淮颂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刚好从转盘上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中间的阮爸阮妈彼此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看这样子,俩孩子刚才是闹了点不愉快?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是吧,咱们喻喻看起来好像还没答应小许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束生日宴后,远道而来的阮成儒和曲兰被何崇邀请去喝下午茶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打算趁这时间回家看一趟陶蓉,问阮喻要不要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转几盘菜就想把她哄回家,哪有那么便宜的买卖呢。阮喻摇头说“下次”,陪着爸妈一起去喝茶,下午三点半才跟他重新碰上头,一起回杭市。

        阮成儒和曲兰还在茶馆门口跟何崇难舍难分,阮喻走开几步,朝许淮颂招招手,示意他过来低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明所以弯下腰,看见她凑到他耳边,小声说:“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遵守交通规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我爸教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回去一路,许淮颂全程目视前方,全神贯注开车,一句打岔的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座的阮爸阮妈再次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看这样子,不愉快还没闹完呢?

        ——那这次就先不留小许在家吃晚饭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失去了一顿关键晚饭的许淮颂还不知道自己被阮喻坑了,送完两个老人,跟她一起在市区简单吃了点,就把她送回了公寓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晚上七点,阮喻穿着七公分的细高跟奔波一天,又累又困,也没功夫给他下绊子了,掩嘴打个哈欠,迷迷糊糊跟他招手再见,然后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看她一眼,刚要跟着下车,却被她抬手制止:“我中午开玩笑的,不用送我上楼。”说着关上车门,转头往灯火通明的公寓楼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默了默,还是下了车,结果刚一走进一楼大厅,就看她一个人傻站在电梯前,歪着脑袋瞧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上前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回过头,指着墙上张贴的一张纸说:“停电了,电梯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瞥了眼那张“停电通知”,又看了看另一边的安全通道:“那走楼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……十二楼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不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噎:“哦,走得动。”然后瘪着嘴往安全通道那扇门走,没想到经过许淮颂身边的时候,却看他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愣,听见他说:“上来,背你。”看她傻着不动,又说,“快点,我还要回去准备视频会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背个人还不忘霸道总裁高冷人设,会不会好好说话了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气哼哼爬了上去,决定累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刚被背起来,她就后悔了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胸贴背的姿势,好像太亲密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微微仰起上半身:“我还是下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乱动。”许淮颂回头瞥她一眼,“你这么仰着,我很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又被这语气坚定了把他累死的心念,在他转过头去的时候,悄悄作了个“略略略”的鬼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许淮颂竟然敏锐地再次回过头来,吓得她一嗓子阻止了他:“老回头干嘛,你……你看路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低头笑了一下,开始稳步上楼,看上去似乎非常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慢慢克服了胸贴背的心理障碍,低下头在他耳边说:“这么熟练,没少背女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回头看她一眼:“背过我爸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来是开开玩笑,打探打探他情史的,这下倒是噎住了,默了半天才问:“那叔叔现在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一脚脚上楼,一边答:“就那样,在美国靠护工照顾,智力很难恢复了,但只要不再突发脑梗,也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皱皱眉,问出了藏在心底很久的疑问:“我问个问题,你不答也没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离婚了,我爸妈,十年前。”不等她问,许淮颂就已经一气答完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低低“嗯”了一声,听见他说完这句以后喘起了粗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十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慢很慢地压低身子,以极小极小的幅度,一点点圈紧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一个安慰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低头看了眼她的手,弯了弯嘴角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十二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从安全通道的门出去,没想到一眼看见电梯门缓缓移开,从里面走出了十二层的房东夫妇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愣,脱口而出:“咦,不是停电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房东太太也愣了愣,解释:“停电时间是早上六点半到七点半,晚上这个时候人流量大,不会检修电路的。”说着又笑了笑,“楼下大厅不是亮着灯吗?楼道里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对哦。那是她刚才太困,看错了早晚?

        房东夫妇笑着进了家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怔在许淮颂背上没动:“你……你也看错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回过头,笑着反问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啧,没停电非要背上十二楼,这种恋爱的酸臭味,我们单身狗是闻不懂的了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终此一生,我只爱你作者:满城烟火 2春闺梦里人作者:白鹭成双 3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:电线 4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:叶斐然 5多喜一家人作者:荷风吹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