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29章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许淮颂挥空的第三杆球。他打算把吕胜蓝的事情从头到尾整理清楚,阮喻却一回又一回巧妙避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拳一拳砸在棉花上的落空感,让他从刚才像脱水一样难受的状态里分离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这一刻,再判断不出她是故意的,他就太愧对自己的职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刻意表现得这样落落大方,是为了以退为进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站在她的立场,他的感情来得突兀莫名,所以她要先试探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这样一来,她连开口都不用,就叫他沉不住气交代了老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哪怕她歇斯底里质问他,或者委委屈屈哭一顿,结果也都一样。但他好像一个变-态,竟然有点享受她这样的心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瞥了一眼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刚才,他以为她在斟酌怎样拒绝他。结果她这外柔内韧的性子一次次给他惊喜,连他的胃也在胶囊和她的作用下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忍住笑意,喝了一口温白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唬出的气势矮了一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喝个白开水怎么还喝出了限量版金王马爹利的优雅质感?刚才还勒得她差点背过气去,现在这么淡定不接茬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那硬的不接,来软的?

        她暗暗琢磨了一下语气,说:“我还没吃午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果真顿住了,搁下杯子:“为什么不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正要答,忽然听见他接了下一句:“我不吃,你也不吃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愣:“你这个胃还……”敢不吃饭?

        对话进行到这里,两人同时拿上手机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没吃了还坐这儿闲得慌?到头来两人都饿着肚子,还互装可怜,这不神经吗?

        一前一后走出家门,许淮颂忽然问:“会开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冷不防听见“开车”这俩字,阮喻职业病一犯脱口而出:“哪个车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的目光幽幽扫了过来:“还有哪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噎:“自行车和汽车啊,前面那个会,后面那个……虽然驾龄七年了,但没敢上过路。”说完又问,“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让你开我车去,下午刚犯过胃病,怕开车出岔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来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的时候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像一记软锤,直直撞在阮喻心上,撞得她又酸又麻,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半天没说上话,连脚步都浮了起来,最后晕晕乎乎说:“那打车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吃饭的地方是阮喻挑的,许淮颂刚犯过胃病,所以只能找了家砂锅粥店。

        点菜的时候,他万事不管一切随意,她也就没矫情谦让,拿笔在菜单上一路虚虚划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陷入了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皮蛋瘦肉粥,皮蛋不行,腌的伤胃。

        艇仔粥,海鲜不行,万一胃里有炎症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滑蛋牛肉粥,牛肉不行,太不消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起头:“你好像只能喝白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,你点你吃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开始挑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排骨粥,排骨不行,啃起来多丑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膏蟹虾粥,虾蟹不行,嘴里会有味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鸡丝粥,鸡丝不行,万一塞牙缝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再次抬起头,严肃而决绝地说:“我也想喝白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眨了两下眼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确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顾全大局,她可以,她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给两人上了一锅热气腾腾的白粥和几碟免费赠送的配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阮喻觉得那位服务员看她的眼神流露出了一股同情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从这一幕,看见不久后的未来,这对男女被生活的重担压倒,只能喝着白粥在风雨中飘摇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喝个粥也不清净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到一半的时候,许淮颂接到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避开她,开口就是:“我是,您好何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老师?那不就是苏市一中的副校长,他俩曾经的英语老师?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竖起了耳朵。没想到这时候,她自己的手机也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妈妈来电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环境很安静,两人一起接电话,声音一定会传到对头。阮喻准备起身走远点,结果被许淮颂虚虚点了一下,那个手势的意思是叫她坐这儿接,他去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说着话转头离开,阮喻才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曲兰说:“喻喻,我跟你爸爸刚才接到何老师电话,他这礼拜五十大寿,请我们一起去苏市参加生日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一滞,立刻联想到许淮颂接到的电话:“我一定要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何老师本来也想不起你,可上回在一中不是刚碰过面吗?怎么了,你有工作要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苦着脸搅碗里的白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既然考虑跟许淮颂发展关系,那他们是校友这件事,估计也快说开了。但人家才刚开半句口,她要是就暴露了自己暗恋他多年的事,今后还不被吃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曲兰继续说:“老师特意邀请了你,这点礼貌还是要有的,没事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刚好在这时候接完电话回来,阮喻抬头跟他对视了眼,匆忙转移话题:“妈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过了,正跟你爸喝酸梅汤呢,妈说的话你听进去没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已经在她对头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赶紧说:“哦,我也想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你跟妈在这儿选择性耳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没有……”她抬头又看对面人一眼,然后说,“我想想哦,回头再跟你说,先挂了啊妈。”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重新拿起粥勺,优雅得像拿起了刀叉准备吃牛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她一眼:“想喝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轻咳一声:“我妈做的酸梅汤。”然后开始套话,“你还跟以前在国内的老师保持联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没有,上回在母校碰到,就留了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到现在还记得你啊。”阮喻苦思冥想着该怎么把话题绕到正确的方向,结果越聊越尬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许淮颂的下句话正中她下怀:“请我去参加生日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作恍然大悟状:“那你会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抬头,看她眼里星星点点的,一副很期待他说“不去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吟了下:“看看有没有工作冲突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“呵呵”一笑:“忙就不去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忍笑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后半程,阮喻吃得心不在焉,但结束后,她还是不忘大事,记起了约他出来吃饭的最关键目的,按计划说:“你出来这么久,猫在酒店会饿吗?四个月的猫是成长期,营养得均衡点,整天吃单调的罐头不好,要不要给它带点吃的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啊,突然聒噪通常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弯了弯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阮喻以为,自己“醉翁之意不在猫”的意图被看穿了的时候,却听他说:“那你帮我挑点适合猫吃的,跟我一起回去趟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就这样顺理成章跟他回了酒店,临要进电梯,开始了下一步计划:“哎,忘了吕小姐,她吃过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不是跟你一样忙起工作就不吃饭?要不从楼下带点吃的给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瞥她:“你要带的。”言下之意,跟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点点头: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就转头跟她去了大堂点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精挑细选了一份叫“盛夏白莲”的时令套餐,又单点了一杯“浓情绿茶”,打包好进了电梯,询问过许淮颂后,按下“15”层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暗暗给自己充足底气,没想到,到了十五层,电梯门“叮”一声响移开,恰好就见吕胜蓝拿着一只行李箱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目光对上,吕胜蓝先笑一下,向她和许淮颂点头致意,然后拖着行李箱进来,摁下“1”层,接着转过头说:“我处理完工作了,回美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别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胜蓝是以工作为由跟许淮颂一起来中国的,现在,虽然他还没戳破下午那件事的真相,但她显然意识到他发现了,知道当面对峙谁也不好看,所以主动退避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碰巧,她不会跟许淮颂打这个照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阮喻忽然觉得,没必要送出这份暗示提醒的晚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里谁也没有再说话,三个人的呼吸都很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达一层,阮喻和许淮颂没有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胜蓝再次向两人点头,当先拎着行李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天的晚风带着青草的气息,像极了八年前,她在学校的白鸽广场,第一次见到许淮颂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他一见钟情的瞬间,她没想过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到今天,就像打了一场长达八年的仗,她把每一步都迈得小心翼翼。因为许淮颂太聪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他打交道必须随时保持一百二十分的警醒。一旦她的行为甚至眼神、语气有一丝丝企图越界的嫌疑,他就会用那种看似绅士温和,实则不留余地的方式拒绝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从来没有正面开口过,稍加试探就遭遇壁垒,她很清楚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原本她想,他总有一天要成家的,八年了,他身边没有过女人,他爸爸在痴呆之前也很中意她,把她视作“准儿媳”,那么到最后,他真的没有可能将就地选择一下她吗?哪怕他们永远相敬如宾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她可以等等看这个“最后”。直到一个多月前,他突然回了一趟国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先她以为是他国内的家人出了什么事,几经打探,才从他室友,也是他们共同的同事嘴里套出话——他在中国打了个来回后,常和一个说中文的女人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安慰自己,大概是工作原因进行的视频面谈,可是之后不久,却得知他再次回到了中国,并且叫助理准备了一笔资金买车,甚至带走了美国驾照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时候,她真的开始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觉告诉她,许淮颂对那个女人绝对不是一时兴起。甚至很可能,所有她一厢情愿的时光里,他也对另一个人这样用着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再次要从旧金山离开的时候,她不露痕迹地以工作为由,跟他坐同一班飞机回了中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去确认这个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她看见了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店房门外,那样不言而喻的情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甚至没给她一丝自欺欺人的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刻表明立场,先介绍那个女人,直呼“阮喻”,再介绍她,客气称“吕小姐”。远近亲疏,身份关系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淮颂根本不会在礼节上犯这样低级的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自己嫉妒得快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这一天的刺激,让她克制压抑了八年的情绪彻底爆发,以至于她在看见那条消息,敏锐地猜测到前因后果时,按下了那个致命的“b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让她在八年里第一次犯蠢、出错的“b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让她掉价到三流,彻底出局的“b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酒店的一刻,吕胜蓝又回了一次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记得,刚才进电梯时,面板上没有亮起的数字。那说明,他们就是往十五层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应该是许淮颂默许、纵容着阮喻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找她做什么呢?所有身在爱情里的女人,都知道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胜蓝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要跟许淮颂这样的人发展亲密关系,除了努力比他聪明之外,还有一条捷径,那就是像阮喻一样,让他愿意为了你,变得不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软软:怎么我一下套他就中计?是我太聪明?

        颂颂:继续,别停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十二年,故人戏作者:墨宝非宝 2择君记(两只前夫一台戏)作者:电线 3夏梦狂诗曲II作者:君子以泽 4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:加西亚·马尔克斯 5你如北京美丽作者:玖月晞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