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番外三

所属书籍: 你是迟来的欢喜

        赵轶一愣过后,两排白牙锃地一闪,露出个笑来:“你想啊?缺保镖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在那儿装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花了多大的勇气才捅破这层窗纸,这下气噎了,拿起桌上的卷子就往包里塞,一边说:“是,我缺保镖,你缺心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骂完起身就走,一把推开奶茶店的门,被冷风激得打了个哆嗦,刚往外走了两步,忽然被身后什么人一把拽住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宽厚的手掌包裹住她的手腕,她认得这个触感,其实并没有她嘴上说的那样粗糙。相反,在四面呼号的冷风里,它有一点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顿住脚步,然后听见身后人语速缓慢地说:“我想。我想跟你上同一所大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一根羽毛拂过她耳廓,很轻,却因为靠近耳膜,在她的听觉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“我喜欢你”,也不是“我要和你在一起”,而是“我想跟你上同一所大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十个字,却是这个年纪能给予的,最珍贵的誓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没有回头。这一刻,目之所见都成了特写镜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街上来来往往着的,行色匆匆的人们;对面报刊亭边正在等人的,穿红裙的女孩子;缓缓朝这边驶来,最后停靠在斜前方站台的19路公交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,从她眼前慢慢飘下,落上她鞋尖的一片白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跟着低下头去,眼看它转瞬融化成雪水,文不对题地说:“下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赵轶抬起头,望向头顶纷纷扬扬落下来的白,“下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旦假期过后,全年级的老师都听说,七班有个不学无术的男生转了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开始,消息是从宿管嘴里走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天晚上阿姨查寝,听见二楼男生宿舍的阳台传来说话声,怒气冲冲杀上去,却看见赵轶顶着个黑眼圈,打着手电在那儿背“和平统一,一国两制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阿姨抹着感动的泪水找上七班班主任。

        班主任正慨叹,一问姓名,脸却黑了下去:“您别被那小子骗了,他政治课本里夹着课外书呢。”然后就把赵轶叫到办公室教育了一通。

        赵轶也懒得反驳,一边在脑子里默背历史,全程心不在焉地“嗯嗯啊啊”敷衍过去,出门时候碰上历史老师,突然问:“老师,世界上第一辆汽车哪年发明的来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历史老师一愣,说:“1885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右手握成拳,往左手掌心一敲:“对,是“你爸爸我”发明了汽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满办公室的老师面面相觑,历史老师缓缓扭头,看着赵轶风风火火走远的背影,难以置信地扶了一下眼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可能是巧合,但接二连三有关赵轶的“光荣事迹”传到办公室,连班主任都不得不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临近期末考的一天,数学老师在课前五分钟到达教室,准备分析试卷,却听见趴着打瞌睡的赵轶吼出一句梦话:“你放屁!乌兰巴托明明是温带大陆性气候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之后,班主任彻底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怀疑这孩子学习压力太大,给整疯了,于是在周五傍晚放学时间叫来了赵轶的妈妈。

        学校里大部分学生都回了家,还有一些高三生自主留堂学习的,赵轶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班主任和赵妈妈在办公室谈完,一路忧心忡忡走向教室,到了七班窗边,忽然听见一个女声:“你辅助线都添错了,当然解不出来,这题该这么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下意识放轻脚步,从窗缝往里探看,一眼望见后排一个穿校服裙的女生搬了把椅子坐在赵轶旁边,正低头往卷子上画辅助线,画完偏头看他:“这样懂了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轶“哦”了声:“好像懂了,我再试试。”说着拿过笔开始推演,三分钟后猛拍一下桌板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生吓了一跳,拍着胸脯瞪眼看他:“你干嘛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轶欣喜若狂:“我算出来了,真是45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简单的题,激动个什么劲……”她觑他一眼,瞥过头却弯唇笑起来,等他看向她,又重新板好脸,凶巴巴地说,“还有哪道不会,赶紧问,我要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窗边两个大人对视一眼,悄声走远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讲完一张数学卷,太阳已经落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背上书包往外走,赵轶喊住她:“你怎么回家啊,打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车不安全,我妈不许,我还坐19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送你去车站,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矫情什么,我不认路啊?”许怀诗“嗤”他一声,先一步离开了教室,走到校门口,忽然听见身后风声呼啸,接着,赵轶连人带自行车停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气喘吁吁说:“叫你等我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眨眨眼:“你自行车什么时候加的后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快一个月了,你那眼睛成天就看着你识灿哥哥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有什么可比性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下巴一扬,故意气他:“对啊,因为你骑两个轮子的自行车,人家开四个轮子的卡雷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轶“呵”出一声:“卡雷拉?我家开雷文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别吹了,这种全球限量的豪车来过一次,第二天你就全校闻名了,这都快三年了,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我家低调,真要来了,我身边还不得成天围满莺莺燕燕的,多影响我学习?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是听他扯皮扯惯了,许怀诗完全不信:“你当拍电视剧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轶懒得再说,“啧”了一声:“你上不上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转头就走:“不上,冷死了,还不如走路暖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轶拦住她,摘下脖子上的围巾,把她连脖子带脸裹了个严实:“快点,末班车还剩五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低头看了眼手表,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这样才非要送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下跳上他后座:“你早说呀,还在这儿跟我闲扯什么霸道总裁狗血剧,快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嫌慢?那你自己坐稳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踩脚踏飞骑出去,许怀诗身子一歪,猛然抱紧他腰:“你杀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轶被她抱得气都喘不过来了,冲身后吼:“你才是要杀人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分钟飞驰到车站,完全没有电影《甜蜜蜜》里那种不紧不慢的浪漫感,两人都是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把围巾摘下来,刚要递还给他,忽然远远看见一辆银灰色跑车驶近了来,停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曹操曹操就到的雷文顿?

        她愣了愣,眼看车窗摇下,一个女人的脸露了出来,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    赵轶接围巾的动作顿住,惊讶地说:“妈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脸有点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及,她是不是又要被误会早恋叫家长了?

        赵轶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,赶紧解释:“妈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赵妈妈却笑起来,看向许怀诗,“怀诗是吗?上车吧,阿姨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上回还在警局门口,用“给你五百万,离开我儿子”的眼神看着她的阿姨,此刻的目光变成了——“这小姑娘真伶俐,想带回家做儿媳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看赵轶,见他也一头雾水,慌忙摆手:“不用了阿姨,我等的车就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妈妈微笑:“你坐几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19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看到末班车开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低低“啊”一声,又看赵轶。

        赵轶努努下巴:“上去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“哦”一声,跟赵妈妈道谢,上车后觉得哪里不对劲,指着赵轶问赵妈妈:“阿姨,我坐了您车,那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车没有后座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平时家里也不接送他,骑车锻炼身体,他自己会回去。”赵妈妈说完,微笑踩下油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诗反应过来,把取暖的围巾丢出去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围巾顺着一千五百万的豪车风飞来,糊上赵轶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差点没窒息,一把扯下,抬眼却见一辆19路姗姗来迟,停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赵轶:我不是亲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晚点还有一更哈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天增顺作者:竖着走的大螃蟹 2我的忧郁小姐作者:陈果 3舍我其谁作者:公子十三 4古董杂货店1作者:匪我思存 5抱住锦鲤相公作者:立誓成妖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