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30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午后,市南区护老城边上的一处小饭馆门前,停满了出租汽车。饭馆的招牌是“出租司机之家”,门前挂着简易的广告:素炒饼12元,肉炒饼14元,炸酱面10元,今日萝卜皮半价,恕不出售酒水。

徐国柱撩帘走进去,穿着黄色工作服的出租司机坐满了各桌。他环顾了一圈儿,也没找到柳爷。“哎,兄弟,柳刚今天来了吗?”他问身旁的一个胖司机。

“柳刚?”胖司机皱眉。

“哦,五十多岁,大眼睛,挺壮的。”徐国柱描述着。

“嗨,你说的是柳师傅吧。”另一个司机插嘴,“他在那里边儿呢。”他往里指着饭馆里唯一的包间。

徐国柱道谢,缓步来到包间前,从外面就可以清晰地听到,里面正热火朝天地侃着大山。

“哎,柳师傅,您今天可真棒,要不是您,我估计那帮警察也追不上。”一个小伙子说。

“可不是吗?当时我正在‘教门大街’趴活儿呢,眼看着那辆车就冲了过去,要不是柳师傅这拦腰一撞,肯定得伤到路边的人了。”另一个小伙子也说,“哎,柳师傅,您这见义勇为,公司还不奖励奖励?”

“嗨,没什么可奖励的,车撞坏了,今天份儿钱还得自己掏呢。”一个粗嗓门儿说。

“哎,柳师傅,我们哥儿俩是真佩服您,听说您年轻时也是一大侠?”一个小伙子问。

“哎,咱不提以前,喝酒,喝酒。”粗嗓门儿招呼。

徐国柱一听就乐了,这声音熟啊。他一把将门推开,走了进去。

屋里一共坐着五个人,四个年轻的一个老的。徐国柱冲着老的双手拱拳:“柳爷,一向可好啊。”

他说的柳爷,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个粗嗓子。那人五十多岁的年纪,身材不高,但是肩宽体壮,浓眉下两只眼睛炯炯有神,剃个板寸,干净利落。他见到徐国柱,愣了好久才大笑着站起来回礼:“哈哈,是棍儿哥啊,好久不见,好久不见了!”

柳刚原来也是徐国柱的“点子”,但早早就退出江湖了,现在干着出租汽车司机。他冲小子们摆了摆手,大家便识趣地退出了包间。他把徐国柱让到主座儿,掏出一支大前门递了过去。

“我操,还抽这烟呢?”徐国柱接过大前门,放在鼻子底下闻着。

“嗨,几十年都习惯了,便宜,好抽。”柳爷笑着说。

“怎么样?现在活儿不错吧。”徐国柱问。

“嗨,不太好。”柳爷摇头,“现在又是滴滴啊,又是专车啊,出租车是越来越不好干了。”

“是啊,那是人家便宜呗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也不是。他们车好,服务好,乘客就愿意上他们的车。我们这车况,没法跟人家比啊。”柳爷说。

“哎,怎么茬儿?刚才我听那几个小子说,你把什么车给撞了?”徐国柱问。

“嗨……”柳爷笑了,“是这样,我今天早上正出活儿‘扫马路’呢,刚开到‘教门大街’附近,就看见一辆警车在追一辆出租车,我一䁖那车的后牌儿就明白了,套牌儿车。本来没想管,这是你们警察的事儿,但是那车开得特猛,拐弯没拐好,冲着老百姓就去了。我就一加油,拦腰给丫撞出去了。”他轻描淡写地说。

“我操,那你丫是英雄啊。”徐国柱伸出大拇指,“来来来,我得跟你干一个。”他说着拿过一个空酒杯。

“哎,棍儿哥,你们中午不是不能喝酒吗?”柳爷问。

“嗨,我都这岁数儿了,谁还管我啊。”徐国柱大大咧咧地说。

两人碰杯满饮,徐国柱又拿筷子夹了口芥末墩。

“啊……真他妈痛快,鼻子都通了……”徐国柱一脸满足,“哎,我说柳爷,那你今儿就不出车了?”

“呵呵,今儿明儿都不出了,车在修理厂呢。”柳爷说,“要不,我也不敢中午喝酒啊。”

“那可耽误生意了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耽误生意倒无所谓,块八毛的。就是明天早晨没法送老太太上医院了,只能让这帮小子帮忙了。”柳爷说。

“你们家老太太怎么了?”徐国柱问。

“嗨,不是我们家老太太,是一个孤寡老人。我每周义务送她去两次医院。”柳爷说。

“我操,哥们儿敬你啊,敬你。”徐国柱用双手端起酒杯。

“哎,别这么客气,棍儿哥。”柳爷再次满饮,“我呀,年轻时干的坏事太多了,这老了老了吧,就尽量干点儿积德的事儿,要不心里不安啊。”他若有所思地说。他的那帮小兄弟怎么会知道,柳爷在二十年前曾是个社会混混儿,凭着开黑车坑蒙乘客,有一次黑道儿的兄弟给了他一笔大钱,让他去帮着开车,没想到竟是个抢劫银行的现场。他开着飞车亡命逃窜,不料却撞倒了一个无辜的妇女。

“嗨,那都猴年马月的了,早翻篇儿了。”徐国柱摆手。

“甭介,可能在别人那儿翻篇儿了,但在我这儿……翻不过去……”柳爷自顾自地喝了一杯,“你就说那范国庆的媳妇吧,要不是我……怎么会……”他说着就激动起来,眼泪流了下来。

“我操,你这是干吗啊。”徐国柱拍拍他的肩膀,“当时你也是特殊状态,特殊状态……”

“谢谢棍儿哥,一直拿我当人看。”柳爷抬起头,抹了把眼泪,又大笑起来。

徐国柱也笑了起来:“瞧你丫那揍性,跟他妈娘们儿似的。”两个人又喝了一口酒,“我知道,你现在真的改了,不但干了正行,不再跟那帮人往来,听说怎么着,还弄了个‘的士之星’?”徐国柱笑着问。

“操,棍儿哥,你甭跟我来这套,你肯定是查过我。”柳爷笑着说。

“哎,没影儿的事儿,我查你干吗啊?”徐国柱说。

“那个‘的士之星’是给了我,但我嫌扎眼根本就没要。你这是通过谁知道的?”柳爷皱眉。

“我……哈哈。”徐国柱用笑掩藏尴尬。

“呵呵,棍儿哥,你查我也是应该的。我底儿潮,要不是你帮忙,人家也不敢用我。但说心里话啊,你们警察现在是越来越了。就说那些交警啊,碰见违反交通规则的还客客气气的,有的还让人家抽大嘴巴,这什么事儿啊……要搁二十年前你们那时候,还不直接就上背铐儿了。但你在我心里,一直是这个。”他说着就竖起大拇指。

徐国柱点头,拿出一根中南海递给他:“柳爷啊,有你这句话,我这警察也算没白干。那我就直说,今儿个找你,是有事儿求你帮忙来了。”

“有什么事儿,您尽管说。”柳爷说。

“是这样,我近一段接了一个案子,有几个人需要跟一下。但我这岁数已经不行了,所以找你来了。”徐国柱夹了一块萝卜皮,放在嘴里。

“明跟暗跟?需要几辆车?”柳爷问。

“暗跟,需要三辆出租车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呵呵……”柳爷笑了,拿酒给徐国柱倒满,“棍儿哥,你就甭跟我客气了,我知道,你们搞的都是大事儿。老规矩,事儿是什么我不问,你就告诉我怎么办就行了。”

徐国柱看着柳爷,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柳爷,在我这儿可以不问,以后再碰上别人找你干事儿,得问问是干什么。”

“是,放心吧棍儿哥,我不会再犯二十年前的傻了,蹲了这么多年大狱,我可长记性了。”柳爷说。

“具体案情我不能说,但是你得知道跟的是谁。老鬼,你还记得吗?”徐国柱问。

“是他?”柳爷皱眉。

“怎么了?怕了?”徐国柱问。

“呵呵……”柳爷笑了,“您都不怕,我怕什么?再大的流氓也得怕警察啊。”

“行,等你车修好了就开始。包车每天需要多少费用?”徐国柱问。

“费用好说,我给你找俩得力的兄弟,只要够份儿钱就行。”柳爷说。

徐国柱点点头,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一摞钱。“这是两千,你先拿着,不够再续。”他说着递了过去。

“哎,先不用。”柳爷推辞。

“一码归一码,拿钱,办事。”徐国柱把钱放在了他面前。

“那也行。”柳刚拿起钱,点出一千,把剩下的推了回去,“一天一结,加上我,三辆车够了。”他说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解忧杂货店作者:东野圭吾 2余生皆假期作者:伊坂幸太郎 3一个刑警的日子1作者:蓝衣 4侯大利刑侦笔记作者:小桥老树 5长安十二时辰作者:马伯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