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22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要说搞案子,那帮年轻的真得服这老三位。警察有时和医生相似,越老越有经验,搞案子和看病都得望闻问切,只要切中要点,就能事半功倍。三个人分兵作战,不一会儿就有了结果。徐国柱在调查聚力实业公司工商材料的时候,发现了问题。

“喂,大背头,这个公司是代办的。”徐国柱蹲在工商局的门口打着电话,“对,代办公司有电话,怎么着?我接触接触啊。好,好,放心吧。”他说着挂断电话。

小吕刚买来了矿泉水,递给徐国柱。

“哎,你拿我手机,打这个号码。”徐国柱说着翻开工商材料的复印件,指着一个电话说。

小吕接过材料,满眼茫然:“我……怎么说啊?”

“嗨,就说咱们要办公司,让他马上过来。”徐国柱说,“对了,说的大点儿,就说要办好几个公司,着急,可以马上给钱。”

“那要是他问我是怎么找到他的呢?”小吕想得挺细。

“哎哟,这还用我教啊?就说通过朋友。”徐国柱有些不耐烦,“你呀,得多跟喷子师父学学。干警察就得学会张嘴就来,到什么时候也不能让别人问住喽。”

“嗯……”小吕默默点头。

 

但潘江海那边却没什么收获。他在银行把聚力实业的对账单查了个底儿掉,也没发现打款的单位。也就是说,钱并不是从账面儿上走的。白折腾一上午,潘江海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血糖都低了。一进门,听说徐国柱正在审人。

在询问室,徐国柱直接“拍山震虎”:“说!坦白从宽!”他倒是直接。

“大哥,我……我坦什么白啊?”代办人员战战兢兢地问。

“坦白什么?你不知道啊?”徐国柱好久不审人了,就会张牙舞爪。

“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他回答。

“聚力实业是你代办的?”徐国柱单刀直入。

“是,是我代办的。”他也回答得痛快。

“他们公司自己的手续,为什么让你代办?”徐国柱问。

“没钱啊,他们怎么跑手续?”代办人员反问。

“空壳公司?”徐国柱问。

“差不多吧,反正跟您这么说,经我手的公司,大部分都有短儿。”代办人员挺坦诚。

“那你们丫这不是胡来吗?没钱还办公司?”徐国柱皱眉。

“嗨……这也怪不了我们啊。您说,这菜刀能杀人,但是卖菜刀的不犯法啊?”这小子一看就是个老江湖,嬉皮笑脸起来。

“操,你丫还有理了是吧。”徐国柱撇嘴,“我告诉你啊,这管制刀具也归我们管。”

“哎,哎,是我不对,是我不对。”代办人员赶忙认错。

“还能联系到这帮人吗?”徐国柱问。

“哎哟,这个恐怕没戏,都一年多了……”代办人员为难。

“那你得掂量掂量了,你这些年卖的菜刀都杀没杀过人……”徐国柱仰靠在座椅上,掏出手串一边揉一边盯着他。

“嗨,您别冲我啊。”代办人员赔笑着,他眼珠一转,“哎,您还别说,您这么一提醒啊,我倒是想起来了。他们公司的年检也是由我代办,我那儿应该有他们的邮寄地址。”他终于吐了口儿。

“行,这态度对!但我告诉你啊,可别跟我们耍花样儿。这事儿跟你没关系,别给自己找麻烦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放心,我明白。电视剧都演过,得保密。”代办人员点头。

问完了情况,徐国柱就带着他往外走。但没想到刚一出门就撞上了楚冬阳。

“哎哟!”徐国柱被吓了一跳,“你在这儿干吗呢?趴什么门缝儿啊?”

楚冬阳被磕中了脑门儿,用手揉着,满脸不悦:“他,是什么人啊?”

“他?哦,一个证人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您先走,先走。”楚冬阳摆出了一副笑脸。代办人员点点头,赶紧脚底抹油了。

“哎,老徐,你问人怎么不撕询问通知书啊,还一个人?”楚冬阳脸色沉了下来。

“我也没做笔录,就问点儿情况。”徐国柱解释道。

“问情况也得依法来啊,我不是说你,老徐,咱们办案得讲程序,不能胡来。还有,你看看你手上这佛珠,这警容风纪……”

他还没说完,徐国柱就不爱听了。“哎哎哎,我说‘呱嗒’,你丫有事儿没事儿啊?要有事儿您就忙去,没事儿好好就在办公室待着,跟我这儿添什么乱啊。对不起,我还得出去一趟,咱回见啊。”他说着就往外走。

“哎,你去哪儿啊?我告诉你啊,调查取证是双人工作制,你一个人可不行啊!”楚冬阳在后面说。

“哎,政委,他不是一个人,我来晚了。”小吕说着从后面跑了过去,“我刚才上厕所了,就留徐师父一个人,政委,是我不对。”小吕解释道。

“你呀,学点儿好!”楚冬阳没好气地背起手,转身走了。

“嘿嘿,行,小子,学的有点儿血性了。走,咱宰你喷子师父一顿去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我……我吃完了……”小吕扭捏地说。

“操,刚夸你两句就掉链子。”徐国柱撇嘴。

 

在豆汁店里。徐国柱破口大骂:“我操他大爷的‘呱嗒’,这王八蛋现在人五人六儿的了,搁原来给我提鞋都没戏。”

“哎,为什么叫他‘呱嗒’啊?”潘江海喝了一口豆汁问。

“嗨,这孙子啊,就一两面派。没走的时候干过一阵儿督察,我操,丫牛×大了,见你面儿吧,脸绷得倍儿紧,一点儿没笑模样儿。但一见着头儿啊,立马一脸褶子。变脸儿跟翻月份牌儿似的,呱嗒!”徐国柱说完,狠狠咬了一口焦圈。

“噗……”潘江海一下将嘴里的豆汁喷了出来。

“哎,你丫真喷啊。”崔铁军被溅了一身。

“哈哈哈哈,对不起,对不起啊。大棍子,你丫可真够损的啊。”潘江海笑出了眼泪。

“得了吧,你甭听丫瞎掰。还不是人家当督察的时候,因为喝酒的事儿办过他,就一直怀恨在心。”崔铁军笑着说,夹了一口辣咸菜放在嘴里。

“姥姥!他敢办我?给他一百个胆子试试?我当年是拿枪的……”徐国柱这气势一下就上来了,但随即又降了下来,“哎……但现在没戏了,连‘呱嗒’都管着咱们了。”他不禁摇头。

“哎,十年河东十年河西,人家现在可是今非昔比了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哎……有个事儿我一直想不明白,我说大背头啊,你丫干吗这么玩命地鼓捣这个案子,非要带着我们老哥儿俩照死了查。现在这路子你还看不出来,林楠那帮小兔崽子,搞的是主案,正路子。但这查账的烂摊子却甩给咱们了吗?你丫还当香饽饽给接了?”徐国柱不解。

“我觉得也是,你是怎么想的啊。”潘江海也问。

崔铁军沉默了,他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。“你们会算数儿吧?”他放下了豆汁碗。

“甭打哑谜,有话直说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20个亿减去3000万等于多少啊?”崔铁军问。

“等于……”徐国柱一愣,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
“这么大的资金量,他们不通过正规的金融机构,非要冒险走这地下钱庄,到底是为了什么啊?就拿‘504’那帮孙子来说,地下钱庄只是他们的工具,他们真正干的,远不是这么点儿事。咱们要放着这些线索不查,任这帮孙子胡来。说实话,我是睡不着觉。”崔铁军一口气说完。

“这……”两个老家伙沉默了。

“但就凭咱们哥儿仨,查得清吗?”徐国柱问。

“是啊,大背头,我觉得你得想明白了,咱们为什么要这么干,该怎么干,要不……”潘江海停顿了一下,“别真给自己挖一大坑。”

崔铁军又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我说老哥儿俩,咱们还能再干多长时间?你们算过吗?我给自己算过,还有最后156天,刨去节假日,也就100天出头了。这是我当警察的尾巴尖儿了。现在这个案子,应该就是我这辈子搞的最后一个案子。我真不想糊弄,要干,就给他干好了,要不干就回家泡病号儿去,怎么着也得占一头儿吧。”他说完,用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另两位。

“行,有气势!大背头,我没看错你。别看你丫一脑袋背头都快没了,但还有血性,没阳痿。”徐国柱也敞开心扉,“我也没多长时间就退了,这后半辈子啊,活得是真他妈憋屈。原来当刑警管‘点子’,你别看累啊,但心里舒坦,甭管什么样的流氓,到了爷面前得服软,真看见有炸刺儿的了,咱也敢下家伙。但你说现在呢,跟他妈孙子似的,让单位一脚踢开,我这么大岁数了,成了个‘臭脚巡’。既然你说到这份儿上了,我就一句话,干!咱不能让那帮小年轻儿的给看扁喽!”他说着就端起了豆汁碗。

“行,你们俩都说了,我跟着。”潘江海也端起了碗,“但我还是提醒你们啊,干事别太冒进,盯着点儿左右。”

“干!”三个老警察站起来用豆汁碗相碰,豪气冲天。

“哎,晚上咱得喝点儿去啊。我做东。”潘江海说。

“行啊,但报备你去啊。”徐国柱说,“我可不愿意看‘呱嗒’那张臭脸。”

他这么一说,崔铁军才琢磨过来,现在有政委了,报备这事得找他了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命运作者:倪匡 2火语者作者:阵雨 3古董局中局2作者:马伯庸 4侯大利刑侦笔记作者:小桥老树 5法医秦明作者:法医秦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