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三叉戟目录

第42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在市西区一栋老旧的五层建筑里,鬼见愁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直勾勾地看着对面的女孩。窗外雷雨交加,屋里一片香艳。女孩二十岁出头,浓妆艳抹,脸上带着挑逗的表情,身上只穿着内衣内裤。

“鬼哥,我可脱了啊。”她抿嘴一笑,褪去最后的伪装。

老鬼盯着面前丰腴的身体,不为所动。“转一圈儿。”他说。

女孩装作害羞,轻佻地笑着:“讨厌……”说着便缓缓地原地旋转。

老鬼看了一会儿,低头点燃了一支雪茄,轻轻地喷吐,沉默了一会儿才问:“你知道我找你要做什么吗?”

女孩把身体转回来,故意抚了抚前胸。她早已落入风尘,对陌生男人的眼神并不抗拒。“知道啊,是为你办事……”她声音软软的。

“为什么要为我办事?”鬼见愁跷起了二郎腿。

“那还用问,当然是为了钱。”女孩毫不隐瞒。

“好,那你出去找铁锹,他会告诉你具体怎么办。从今天起,你不再叫原来的名字,我们会给你提供新的身份。每次做完之后,你会拿到十万元的酬劳,但一定要记住,嘴要严、不能乱说,不然……”鬼见愁停顿了一下,“你知道后果的严重性。”他说着就摆了摆手。

“知道,鬼哥说话我一定照办。”女孩柔柔地说。她并未离开,而是往前走了几步,“鬼哥,就这么让我走了吗?”她问。

“那还能怎么样?”鬼见愁知道她话里有话。

女孩笑了笑,迈着猫步走到鬼见愁身旁,慢慢地俯下身体。“鬼哥,你不先试试吗?”女孩凑到他耳畔。

鬼见愁抬起头,并没有回答。女孩仿佛受到了鼓励,转到鬼见愁面前,轻轻地蹲了下去。她熟练地操作起来,鬼见愁也不拒绝,把身体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靠在沙发上。但女孩忙活了半天,却无济于事。

“哎……算了算了……”鬼见愁推开女孩,系上裤子。

女孩站起来,娇滴滴地说:“鬼哥,你别急啊,还没开始呢。”

“别废话了,出去跟铁锹拿一万走,就说我干了你了。”鬼见愁摆摆手。

女孩高兴地亲了他一口,转身就要出门。

“哎,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啊,嘴要严。”鬼见愁再次叮嘱。

“知道了……”女孩回头笑着,“铁锹哥,发钱发钱。”她一出门就大声说。

鬼见愁叹了口气,刚想仰在沙发上歇一会儿,就听外面乱了起来。他警觉起来,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

在外面,徐国柱正和铁锹剑拔弩张。他看到鬼见愁,不屑地笑了:“怎么着?连你丫都当了老总了?”

鬼见愁没想到徐国柱能找上门来,就冲铁锹摆了摆手,走了过去说:“大棍子,你怎么找到这儿的?”

“我怎么来的,你甭管,我有事儿要问你,怎么着,就在这儿说?”他撸胳膊挽袖子。

“进来吧。”鬼见愁转过身,带着他走进了办公室。铁锹不放心,也跟了过来。

“你出去!”徐国柱指着铁锹说。

铁锹没动地方,还要坚持。鬼见愁冲他使了个眼色,铁锹这才出了门。

屋里就剩下了两个人。

“什么事儿这么急啊?”鬼见愁问。

“你过来,我跟你说。”徐国柱冲他招了招手。

鬼见愁疑惑,走到徐国柱面前。

“你跟花儿是什么关系啊?”徐国柱拧着眉问。

“我跟她?”鬼见愁不解,“没关系啊?”

“别他妈在这儿装孙子了!”徐国柱说着就挥出一拳。

鬼见愁没料到他会突然袭击,躲闪不及,一下被打中了腹部。他疼得弯腰,徐国柱又顺势抬起一脚,将他踹倒。

“你他妈犯什么病了!”鬼见愁也不白给,一把抱住徐国柱的腿,也将他扳倒。

徐国柱倒在地上也没闲着,冲着鬼见愁的脑袋就踹。鬼见愁忙护住脸,刚要起身,正看见徐国柱举着一个花瓶砸了下来。

哗!这一下可够狠的,土陶的花瓶在鬼见愁身上砸得破碎。要不是他护住了头,估计就一脸花了。

“我去你妈的!”鬼见愁猛地扑了过来,双手掐住了徐国柱的脖子。徐国柱人高马大,一翻身就把鬼见愁压在底下。两个人在办公室里缠斗起来。铁锹刚闯进门要帮手,就被鬼见愁骂了出去。

“孙子,我弄死你丫挺的。”徐国柱掐着鬼见愁的脖子,不断发力。鬼见愁的脸憋得通红,不断用拳击打着徐国柱的左肋。徐国柱疼痛难忍,这才放手,但刚一放手,鬼见愁又把他压在下面。

“大棍子,你丫到底什么意思!”鬼见愁的头皮蹭破了,鲜血直流。

徐国柱的嘴角也破了,气喘吁吁地瞪着鬼见愁:“你……告诉我……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鬼见愁也累了,松手把他放开,站起身来,后退了两步。“你真想听吗?”他问。

“废话!说!你到底……”徐国柱犹豫了半天,“动没动过她?”

鬼见愁见他问这个,笑了:“你的女人,我不动。但她这些年所有的花销,包括那间花店,都是我给的。”

“你在控制她?”徐国柱问。

“对,我是控制着她。”鬼见愁回答。

“为什么!”徐国柱质问。

“因为我愿意,我有能力养活她!”鬼见愁挑衅着。

“我操你妈,你丫那些脏钱!这些年我是不是对你太客气了!”徐国柱火了。

“你甭跟我这儿气势汹汹的,我不吃你这套!”鬼见愁也提高了嗓音,“脏钱?那什么钱干净的呢?你们挣的就干净,我们的就脏?大棍子,你别他妈天真了。这个花店就是个摆设,我就要让她老老实实地待在里边。要不,你丫会有炮友吗?”他直接把事情挑明。

“我操你大爷的,你一直在监视我?”徐国柱气得发抖。

“我犯不着,我是为了还你的人情。”鬼见愁说。

“去你妈的,我不用你还!”徐国柱说,“你放了她,我就不再找你麻烦。”

“现在不行,我以后会放了她。”鬼见愁说。

“她欠你多少钱,我还!”徐国柱说。

“她一分不欠,是你欠我钱。我每年给她十万,你算算,现在都多少钱了。”鬼见愁说,“你一年能干她几次啊,你算算,比他妈‘空姐儿’都贵!”

“你……”徐国柱气得发抖,“那些照片是你拍的?”他问。

“是我拍的。”鬼见愁理直气壮。

“你想干什么!让我放弃那个案子?”徐国柱问。

“是的,这只是第一步。”鬼见愁直来直去。

“你以为这样有用吗?”徐国柱问。

“棍子,听我一句劝。趁着现在我这个层面还能解决,就赶紧放手,要是换了别人,我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。”鬼见愁说。

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徐国柱皱眉。

“我没必要威胁你,你是什么人我知道。”鬼见愁说,“因为敬着你,所以这些年来我和兄弟们一直守着规矩,但现在的新人,可不会再讲老理儿。”他严肃地说。

“你甭跟我这儿吹牛×,流氓就是流氓,永远上不了台面儿。我不怕你挖我的事儿,大不了我脱了这身衣服,但你可得小心点儿,要是玩儿出了圈,就肯定得挨办!”徐国柱说。

鬼见愁看着他,叹了口气。“你就是自己无所谓,也该想想花儿。”他的眼神冰冷,“棍子……我也是身不由己。”他也叹了口气。

 

雨后的阳光一片灿烂,但徐国柱眼前,却是一片黑暗。他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,穿过摩肩接踵的人群,扑面而来的喧嚣在他身后消散。他步行来到北菜园街,到一个老字号要了一碗炒肝,但没吃两口就泪流满面。他拿劣质的餐巾纸努力地胡噜着脸,弄得满脸纸毛。他再也吃不下去,跌跌撞撞地走出门,在一个破旧的小巷中痛哭流涕。有人驻足观望,他也不管不顾。生活、工作、感情,他即将一无所有。那曾经妄想的一束光亮,在此刻也像花姐门前的声控灯般转瞬即逝。他仿佛站在沙漠里,遥望着孤独的无尽无头,而自己曾经幻想那重新开启的生活,其实根本没有敞开过大门。他在这个炎炎夏日,寒冷到浑身颤抖,脚下像踩了棉花一样,轻飘飘的,根本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。在护城河旁,他颤颤巍巍地从兜儿里拿出一串钥匙,奋力地扔了出去。他看着水面溅起的浪花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沉默的羔羊 2尸语者作者:法医秦明 3三叉戟作者:吕铮 4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5白夜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