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46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崔铁军在办公室里心急如焚,直到晚上七点,徐国柱才被放了回来。一进门,他就倒在沙发上,点起一根“中南海”默默地喷吐。崔铁军知道,要不是郭副局长从中斡旋,他今晚就得住在禁闭室里了。

“哎,棍子,有事儿没事儿啊?”崔铁军问。

“不知道……”徐国柱冷冷地回答。

“嘿,别他妈不知道啊,自己的事儿得弄明白啊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我他妈怎么弄明白啊!”徐国柱说着就坐了起来,“一个二十年前的事儿,早就翻篇儿了,现在又拿来说事儿。这明摆着是有人从我背后捅刀啊。”他话有所指。

“哎,你先别瞎猜,还是匿名举报吗?能拿你怎么着?”崔铁军问。

“不是匿名,是他妈实名。你还记得上次那个吸粉儿的‘点子’吗?就是那个国生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是他?”崔铁军皱眉,也预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“是你打他的事儿?”

“不是,那他妈也没证据……”徐国柱吸了口烟,给崔铁军讲了老鬼打人的事。

“我操……”崔铁军倒吸一口冷气,“棍子,你觉得这国生背后是什么人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徐国柱摇头。

崔铁军本想问他是外面的人还是自己人,又觉得不妥就没再往下说。

“估计这次悬了……”徐国柱叹了口气。

崔铁军刚想劝他,又闭上了嘴。

 

这时,潘江海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。他走到崔铁军面前,用力地把一张纸拍到桌子上。

“我说崔探长啊,我从明天开始歇了,这个案子别算我的份儿了!”他拿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崔铁军。

崔铁军拿过那张纸,是一张休假申请。楚冬阳已经在上面签了字。“哎,喷子,你这是干吗啊?”他大惑不解。

“‘干马’?还他妈干驴呢!姓崔的,我明着告诉你,爷爷不干了!”潘江海提高了嗓音。

“嗨,你丫喷子闹什么炸啊!”徐国柱腾地一下站起身来,走到潘江海面前。

“我他妈没闹炸,我就是告诉他,我不干了,让他另请高明。行不行?”潘江海说。

“不行,从我这儿就不行。”徐国柱说着一把夺过休假单,甩给了潘江海。

“你说的不管用,人家政委都批了,你还废什么话啊!”潘江海又把休假单拍在桌上。

“什么他妈政委,你拿他当人,我可不拿他当人!”徐国柱说。

“哎,棍子,你先停。”崔铁军拦住徐国柱,“喷子,我倒想问问你,这是什么意思?冲谁啊?冲我吗?”

“哼哼……”潘江海从牙缝里挤出一丝冷笑,“我问你姓崔的,你丫拿我们当过朋友吗?”他一字一句地问。

“当然了,咱们老哥仨有什么话不明说啊。”崔铁军反问。

“那好,那我再问你。你一直带着我们俩照死了干这个案子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潘江海这么一问,崔铁军的脸色慢慢变了。

“哎,你甭跟丫说了。”徐国柱从中间打岔,“丫歇就歇了吧,没他这案子还好点儿。”

“哎,你这么说什么意思啊?”潘江海急了。

“我什么意思啊?我他妈就不愿意说。你丫还配当一个警察吗?你丫干的都是什么事儿啊?”徐国柱发起火来。

“嘿,你要这么说,还真得说明白,什么配不配的,你丫别拿我打岔。”潘江海说。

“我就不愿意说你,就他妈缺那俩钱儿吗?至于吗你?”徐国柱鄙夷着。

“你说,什么钱?别他妈整这没影儿的事儿!”潘江海急了。

“操,说就说。我问你,喷子,你和那个傻×律师勾勾搭搭的,到底在干什么啊?啊!”徐国柱猛拍桌子。

他此言一出,崔铁军也愣了:“什么?喷子,你和那个律师有交往?”

潘江海傻了,没想到会被徐国柱知道。他尴尬至极,想了想就只能把矛盾往崔铁军身上引:“你先甭问我,你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,为什么要死乞白赖地搞这个案子!”他用手指着崔铁军。

“因为!因为……因为什么?”徐国柱刚想替崔铁军说话,也疑惑起来。什么为了维护国家法律尊严、市场经济秩序的高大的词儿他说不上来。说实话,他也一直不解,崔铁军干吗这么玩儿命地干。

崔铁军看着潘江海和徐国柱,一言不发,特别是躲闪着潘江海那双预审的鹰眼。

“焦雄兵是你什么人啊?”潘江海用审人的语气问。

他这么一说,徐国柱愣住了。这个名字他再熟悉不过了,在二十年前那个雨夜,如果不是二冬子在抢枪时杀害了焦雄兵,也不会有日后一系列的变故。

“怎么回事?他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?”徐国柱也转过头瞪着崔铁军。

“你……你查我……”崔铁军指着潘江海问。

“对了,我查你了,而且还是开了介绍信去的!”潘江海咄咄逼人。

“好,好……”崔铁军低下头,沉默起来。他知道,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,再隐瞒也没有意义,就叹了口气,拿出一根金桥,自顾自地点燃。他缓缓地喷吐了一口,看着潘江海的眼睛说,“他是我弟弟,亲生的弟弟。”

此言一出,徐国柱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:“什……什么?他……他是你弟弟?”

“是的,他原名叫崔雄兵,但在我父母离婚之后,就跟了我妈的姓儿。”崔铁军说,“我妈不想让他当警察,但他不听劝告,非要和我一样,就社招进了襄城公安局。往下的我就不用说了,你们都知道的。”崔铁军说着就想起往事,用手捂住鼻梁。

“哎,大背头,这件事你丫怎么一直不说啊!”徐国柱站起身来,走到崔铁军面前。

“我……”崔铁军语塞。

“那我还是不明白,就算焦雄兵是他弟弟,又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呢?”徐国柱转头看着潘江海。

潘江海面无表情地叹了口气:“棍子,我查了当时的案件记录,里面除了仇建军和耿二冬的名字之外,还有一个姓名。”

“是谁?”徐国柱急切地想知道答案。

“黄有发。”潘江海说,“他才是D融宝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”他补充道。

“我明白了!”徐国柱点着头,“大背头,你丫拿我们当枪使啊!”他质问道。

崔铁军没有回答,默默地看着徐国柱。

“你不说,我替你说。”潘江海走近了一步,“你丫利用看大门儿收发信件的机会,掌握了举报地下钱庄的线索,于是提前找到林楠,伪装了人家请你办案的假象,再通过老郭把我们两个快退休的老家伙拽进专案组,为的是可以独立操作整个案件,之后你借助地下钱庄的线索,慢慢把案件引到了D融宝公司,真正目标是冲着至今还逍遥法外的黄有发。大背头啊,你丫可真是机关算尽啊!”潘江海说。

“他说的是真的吗?”徐国柱浑身颤抖,一把揪住崔铁军的衣领。

“棍子,你给我放开。”崔铁军攥住他的手。

“不,你得说清楚,这到底是不是真的!”徐国柱大声质问。

“棍子,你丫给我放开!”崔铁军说着也攥住徐国柱的衣领。

“我还问你,二十年前那个举报二冬子的电话是谁打的?是不是你!”徐国柱大吼起来。

崔铁军被他拽着,激动得双眼通红:“棍子,棍子……”他的声音虚弱起来。

“说!”徐国柱两眼通红。

“是!是我打的!我当时在经侦下不了手,就借你的子弹干掉了他!”崔铁军咆哮着。

“我操你妈的!”徐国柱说着一拳打在崔铁军脸上,崔铁军应声倒地,“我这么多年都让你毁了!我一直不信老鬼的说法,以为是他匿名举报的,没想到是你这个王八蛋!你把我这一辈子都给毁了!”他说着就扑到崔铁军身上,用力地撕扯着。

也许别人根本无法理解徐国柱内心的痛苦,但就是因为那一颗子弹,让他原本正常的人生急速地出轨,也让他从一个普通警察,变成了令黑道仇恨和惧怕的“大棍子”。由于害怕二冬子残部的报复,未婚妻离他而去,为了震慑住犯罪,刑警队的领导安排他专职负责“点子”,从此他的生活陷入黑白之间。

“行了,行了!”潘江海使出全力才把徐国柱拽开。

“别他妈动我,你丫也不是好东西!”徐国柱一把推开潘江海。

潘江海往后一倒,一下把桌子上的镜框碰倒。“哗啦”,那张探组合影顿时摔在了地上。

小吕一直在会议室做着记录,听到喊声才跑了进来,没想到三个师父打成了一团。他赶忙跑到桌子跟前,把合影拿了起来,但镜框已经粉碎。

“师父,你们干吗啊!”他叫着三个人同一个称谓。

徐国柱看到小吕,火气就降了下去,但随之而来是一种彻骨的冰冷。

“操!还他妈干什么啊?没他妈谁是真心的。”徐国柱冷冷地说,“你?你?”他用手指着崔铁军和潘江海,“你们丫都是哥们儿吗?你们说的都是实话吗?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是一大傻×啊?”他又激动起来,声音颤抖,“我看啊,咱也别凑合了,喷子你丫不是休假了吗?好!我也走,甭管纪委是关我禁闭还是把我给双规了,都跟你们没关系。大背头,我这么多年真是看错你了,你……”他终究还是没说下去,涕泪横流,“你丫自己琢磨去吧,我走了……”他说着就走出了门外。

崔铁军被打得鼻青脸肿,木然地看着徐国柱的背影。潘江海冷冷地看着他,也一字一句地说:“大背头,都是干警察的,谁也不比谁傻多少,你好自为之吧。还真他妈三叉戟呢,都不一条心,还冲他妈什么劲。”他说完也默默地离去。

办公室只剩下崔铁军和小吕。崔铁军一个人默默地伫立,茫然无措。小吕呆呆地看着他,不敢多说一句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古董局中局作者:马伯庸 2一个刑警的日子1作者:蓝衣 3尸语者作者:法医秦明 4无声的证词作者:法医秦明 5命运作者:倪匡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