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17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刘权风尘仆仆地把10名嫌疑人押了回来,郭副局长亲自带人到机场迎接,宣传处大做文章,案件街谈巷议。

这几天,三个老警察在市局都挺着胸脯走道,你要想跟他们聊点什么事啊,没空,忙着呢。案子破了,有面儿,心里敞亮。干警察的要想让人尊重,就得拿案子说事儿。

在审讯室里,地下钱庄的主犯陈志豪蔫头耷脑的。潘江海端坐在对面,换上了一副威严的表情。搞预审就得见人下菜碟,看什么人说什么话,见什么兔子撒什么鹰。

“干这个多少年了?”他问。

陈志豪慢慢抬头,试探地看着潘江海:“没……没干多少年……”他一嘴的光州口音。

“没干多少年是多少年?”潘江海问。

“就干了两年。”陈志豪说。

“我可告诉你啊,你什么时候来的B市,租的什么房子,有多少个银行账户,我们可都门儿清啊,你要是装孙子,可甭怪我不客气。”潘江海直接跟他明了底牌。他压根儿就没拿眼夹这孙子,这种团伙作案是最好审的,即便有攻守同盟,随便使个声东击西,就不攻自破了。所以他并不想走冤枉道儿,去耽误工夫。

“嗯,我明白,我不说瞎话。”陈志豪说。

“因为这事儿进去过吗?”潘江海问。

“进去过。”陈志豪回答。“以前跟着老乡干的时候,被抓过。”他说的是实话,与潘江海调查的一致。

“行,还算实在。”潘江海点头,“那怎么不吃一堑,长一智啊,出来还接着干?”

“哎呀,警官,我们也是讨生活啊。”陈志豪说。

“得,都不容易,您辛苦了啊。”潘江海拿他打趣。

“不敢不敢。”陈志豪摇头。

“操,你是不是就差说为人民服务了?”潘江海一下拍了桌子。

陈志豪一愣,又把头低了下去。潘江海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“陈志豪,我也不多废话,到这儿了,你就出不去了。别琢磨着能什么‘抗拒从严、回家过年啊’,我告诉你,那是扯淡。能不能争取从轻处理,从现在起就要有个态度!”潘江海提高了嗓门儿。

“明白,我明白。”陈志豪连连点头。

“我问你,这20个亿里面,一共有多少人的钱?”潘江海问。

“一共……”陈志豪抬起头,眼睛往上看。潘江海知道,这是人在回忆的表现。

“一共有200多人。”陈志豪回答。

“有明细吗?”潘江海问。

“有明细,我能搞得清。”陈志豪说。

“他们都用的是真名吗?”潘江海问。

“那不一定,许多人都是借的身份证。”陈志豪说。

“为什么?”潘江海问。

“嗨……合法的资金,谁从我们这里走啊,谁也不想露了自己的底细。”陈志豪说。

“嗯……这里面最大的一笔资金有多少?”潘江海问。

“最大的一笔?”陈志豪想了想,“大约有5000多万吧。”

“是什么人的钱?”潘江海问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志豪犹豫了,“警官,我不太方便说别人的隐私。”

“说,别废话。”潘江海用指关节敲着桌面。

陈志豪叹了口气,停顿了一下:“好吧,是一个叫聚力实业的公司。”

“说一下这个公司的情况。”潘江海说。

“聚力实业的老板叫谢春宝,三十多岁,我就知道这些了。”陈志豪说。

“他为什么要把钱转出去?”潘江海问。

“这个我真的不知道,我们从来不打听客户的情况。”陈志豪说,“也是不想自找麻烦。”他又补充。

这句话潘江海相信,于是问:“他就转了这一笔吗?”

“这……”陈志豪犹豫了,“他转了不少笔。”他抬起头回答。

“总资金大约有多少?”潘江海追问。

“差不多……有10个亿吧。”陈志豪回答。

“10个亿?”潘江海坐直了身体,他看了看小吕记的笔录,基本内容算是记下来了。

 

在市局三层的会议室里,经侦支队的全体民警正在开会。潘江海走进去的时候,郭副局长已慷慨陈词半天了。他之所以被老家伙们起了个外号叫郭大白话,是有故事的。话说二十年前他当刑警队副队长的时候,有一次在郊区发生命案,他家里有事儿就派徐国柱他们去了,但没想到市局领导还挺重视,当时的贾局连夜要听汇报。要搁一般人,估计就瞎菜了。但老郭愣是拿个小本儿直奔市局,当着贾局的面儿,从组织警力勘查到摸排涉案车辆,铛铛铛地把情况轮得有模有样。但不想刚刚说完,贾局就憋不住了,他拍着桌子破口大骂:“我是真佩服你这张嘴啊,你下面的兄弟也是对你够意思,他们就没跟你说,我在勘查现场吗?”此言一出,哄堂大笑。老郭那次是彻彻底底让徐国柱给玩儿了。也是从那天起,老郭被起了个外号,叫郭大白话。

但能白话却绝不是坏事,在警察圈儿里历来不缺能干活儿的人,缺的就是嘴皮子和笔杆子。碰巧,老郭这两样儿都占。他此时正把一个人隆重地介绍给大家。潘江海侧目,那位四十多岁,长脸、小眼睛,留着中分,小薄嘴皮儿有点兜齿,但表情严肃,目光炯炯,一副领导的派头。

郭副局长看老潘进来,摆摆手示意他坐下,继续说道:“刚才我已经介绍了,从今天开始,楚政委就正式到经侦支队挂职了。这次省厅经侦总队能派他下来,一是对咱们工作的认可,加强咱们的队伍建设,二也是来督办现在这起重点案件。我相信,楚政委一定能和支队领导班子团结一心、攻坚克难,发挥出重要的作用。”郭副局长讲完,大家掌声雷动。

“嗯,谢谢郭局,那我也表个态。”楚政委叫楚冬阳,他坐直身体,小薄嘴皮活动起来,“如果说我的警察生涯是一条鱼,那我最美好的鱼肚子,应该都留在了咱们市局。我调到省厅没几年,干经侦的经验也不是很丰富,也希望大家能多多给予指导和帮助……”他做了个幽默的开场白。但台下的徐国柱和潘江海却不屑地撇嘴。

“哎,棍子,这位什么路子啊?”潘江海问。

“嗨,这孙子啊,外号叫‘呱嗒’。到省厅没几年,原来是市局办公室写材料的,走的时候还是个副科,没想到这几年上蹿下跳,回来成副处了。”徐国柱小声说。

“操,那挺厉害啊。”潘江海逗徐国柱的话。

“厉害个屁,还不是靠他媳妇儿。”徐国柱根本瞧不上他。

“哎,我想起来了,他是不是就是你说的,那谁的女婿……”潘江海话还没说完,就被崔铁军踹了一脚。他一抬头,楚冬阳正看着他。

潘江海撇嘴笑笑,突然鼓起掌来:“好,说得真好。”

“说什么了就好?”郭副局长皱眉。

“鱼肚子啊,楚政委,您原来是食堂的?”潘江海装作正经地问。

“我……”楚冬阳被噎了一下,“嗨,我是打个比方,说我在市局工作过。”他尴尬地解释道。

“噢噢……明白了,明白了。”潘江海连忙点头,“那要是拿鸡打比方,我可是从鸡脖子到鸡屁股都留在这儿了。”他这么一说,几个民警没绷住,都笑出声来。

“哎,老潘,你说的是什么话。”郭副局长不高兴了。

“嗨,老同志真逗。”楚冬阳对郭副局长说,“请问这位是?”他转头问林楠。

“这位是预审专家潘江海,郭局特意给调到咱们支队搞洗钱专案的。”林楠回答。

“哦,您是前辈,请多指教。”楚冬阳面带微笑。但潘江海却看得出,他这笑虽然嘴角上翘,但眼角压根儿没出褶子,这是典型的口不对心。

“别别别,您是领导,我可不敢指教。您继续,继续……”潘江海摆出一副谦虚的样子。

郭副局长知道他这是装孙子,但也不能撕面儿,就接过话题说道:“我说老潘啊,你是刚从审讯室出来吧,说说情况吧。小楚啊,咱们局的作风历来务实,我看咱们可以把这个欢迎会和案件分析会,放在一起开了。”他冲着楚冬阳说。

林楠和楚冬阳都点头同意,于是郭局解散了其他同志,就留下专案组的主要成员。

潘江海给了楚冬阳一个下马威,心里也舒坦了。他也不看材料,就直接汇报,提纲挈领,把陈志豪供述的情况说得头头是道。“我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找到他供述的聚合实业的负责人询问情况,看看这笔巨额资金到底是什么来路,是否涉及犯罪。”

“嗯,老潘问得很细啊。大家都说说,对这个案子的下一步工作有什么想法。”郭副局长说。

大家左顾右盼,不是没话说,而是等着先后顺序。警察是纪律部队,发言分先后。只有新兵蛋子和不懂规矩的主儿,才会抢领导的风头。当然,这帮快退休的老家伙们除外。

“嗯,那我就说说。”林楠毕竟是牵头支队工作的,轮发言顺序,他理应第一。但楚冬阳这一来,他的处境就显得尴尬了。他虽然牵头工作,但毕竟还是副支队长,级别是正科,比起楚冬阳低了半级,所以他也想着从这次发言开始,固化一下自己的首发顺序。“在咱们破获这起案件之后,老百姓拍手叫好啊,咱们经侦是干什么的啊?就是打击经济犯罪,维护市场经济秩序的。别的我不多说,大家手里的任务还很重,现在咱们虽然初步冻结了20亿涉案款,但还没有查清这些款项的来源和去向。没有查清来源,就无法确定是否存在上游犯罪,就无法做出对款项的下一步处理意见;没有查清去向,就不能有效地追赃减损,就会引起被害人的不满甚至上访。所以我想,大家还不能骄傲,更不能懈怠。我相信楚政委的加入,一定能给我们的工作以更大的推动力,我也希望同志们能团结一心,继续紧密团结在市局党委周围,不但要把这起案件做好,还要办成精品案例。就这些。”林楠说话比较务实,他说完,罗洋、刘权等几个副支队长也相继发言。

刘权因为成功抓获了案件主犯,心气正高,就想在郭副局长面前卖弄一下,提出了一个快查快办的建议:“我倒觉得,这个案件虽然看似庞杂,但那个商人举报银行职员的案子已经查清了。他付出的3000万元资金,是通过银行职员转给了皮铮,那笔钱根本就没有划转到境外,而是暂存在了洗钱团伙的‘现金库’中,就是咱们搜查的那个别墅。这个情况皮铮和陈志豪等人都予以了证明,也就是说,这起案件已经水落石出了,款项也已经追回了。至于陈志豪等人经营地下钱庄的行为,我想应该算是扩大战果,我们应该在配合相关部门进行处罚的同时,查证好他们的非法经营行为。这个案件不应影响主案,我们不能陷入那20亿的查证之中。与主案相关的,咱们就查,无关的,就分批解冻,从快处理。”

他刚亮出观点,沉默已久的崔铁军就不干了:“从快处理?怎么从快?11个银行,500多个账户,涉案资金20个亿,你说从快就给从快了?你也是干了多少年的老经侦了,这点事弄不明白?”崔铁军听不下去了,不客气地说,“咱们讲除恶务尽、深挖犯罪,怎么真搞上案子了就开始糊弄了。分批解冻?你说得轻巧,在没有认定款项是否为赃款之前就贸然解冻,这是放纵犯罪,是渎职!”他给刘权扣了一顶好大的帽子。

刘权也绷不住了:“哎,崔师傅,我也不是那个意思。我是说,这20个亿的资金,500多个账户,就凭咱们支队这几十号人,在短时间也很难查清啊。”刘权解释道。

“查不清就不查了?弄不明白就放手了?你这是警察说的话吗?”崔铁军不悦。

他这么一说,刘权就哑火了。

“哎,崔师傅,咱们是一起讨论,别着急,别着急啊。”林楠出来抹稀泥。

郭副局长看这架势,也没法搭茬儿。毕竟这个问题太具体,他也不好轻易表态。于是就找了个理由,先行退场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死刑迷城(无人目击)作者:熊红文 2沉默的羔羊 3余生皆假期作者:伊坂幸太郎 4法医秦明作者:法医秦明 5一个刑警的日子2作者:蓝衣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