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三叉戟目录

第11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下午三点,太阳铆着劲儿地灿烂着。徐国柱路熟,开着金杯车到了目标地点。为了保险起见,崔铁军下车的时候把牌子给摘了。

“棍子,是这地儿吗?”崔铁军问。

“差不离儿。”徐国柱透过车窗确认着。

“铁锹是真名儿吗?”潘江海问。

“操,你丫够逗的,有他妈姓铁的吗?”徐国柱撇嘴。

“铁木真……”小吕在旁边说。

徐国柱一瞪眼,小吕立马把头低下。

“铁锹是外号,原来就是一混子,打架斗殴,没少让我们收拾。后来跟了老鬼了,一直跟着他干。这孙子挺猛的,下手又黑又狠,现在是老鬼的左膀右臂。”他说着朝几个方向努着嘴,“那个小超市,是他开的;那个宾馆,有他入股;还有那个彩票店,看见没有,就站着人那个,也是他的。”徐国柱如数家珍。

“行,不愧是管‘点子’的。那咱们就在这儿守他。”崔铁军说着就把车灭了。老金杯本来空调就不太灵,一关空调车内顿时成了闷笼。

“哎,我说棍子,怎么现在这帮流氓还占着地盘儿啊,你们刑警不灵啊!”潘江海坐在车后座说。

“废话,你还能把这帮孙子都给毙了是怎么的?”徐国柱没好气儿地回嘴,“只要他们没干出圈儿的事儿,你就得让他们活着。什么叫法制社会啊,这就是法制社会。”

“操,你有理儿。”潘江海摇头。

“要我说啊,你们干预审的就是整天在屋子里坐惯了,外面什么样儿根本不知道。在你们眼里就两条,有罪没罪。但人可没这么简单啊,没准他今天是个活雷锋呢,明天碰一事儿过不去了,就拿刀砍人呢。咱要干这行儿啊,得明白一个道理,这犯过事儿的人啊,你要给他口饭吃,他也能踏踏实实的,做事不做绝。”徐国柱说完摇摇头,觉得自己说得有点多了。

“你懂了吗?”崔铁军问小吕。

“懂……懂了。”小吕点点头。

“行了,别废话了。咱们马上分组,棍子脸儿熟,目标大,在车里看着;我去小卖店附近转悠,喷子看彩票店,小吕,你盯宾馆。”崔铁军分配起任务。

“哎,我和小吕换换吧,宾馆的可能性大些,我去。”潘江海说。

“算了吧,喷子,你丫是愁彩票店没地儿坐吧,瞧,那旁边一石墩子,你那儿守着去。”崔铁军看出了他的小算盘,“宾馆是可能性最大,所以才让小吕去,他面儿生,不会引起别人怀疑。”

“行,您是大领导,我们听喝儿。”潘江海夸张地点了点头,一甩车门往彩票店走去。

“小吕,你记住照片上‘耗子’的模样没有?”崔铁军问。

“记住了。”小吕点头。

“好,你到宾馆的大堂坐着,要有人问你,你就说在等人。如果看见了目标,就给我发短信。”崔铁军叮嘱道。

小吕点头,也走到了车外。

看小吕走远了,崔铁军叹了口气:“操,丫喷子干不干啊?”

“呵呵,怎么着,你还想让那老家伙真给你卖命啊?”徐国柱笑着问。

“不是给我卖命,是起码得有干活儿的样儿啊。”崔铁军说,“瞧丫那揍性,你就说这些天,丫干成了什么没有?”

崔铁军没料到,这么一说,徐国柱也不高兴了:“哎我说大背头,你丫是真拿自己当大领导了吧,我还告诉你啊,跟着你在这玩儿,是我们俩老家伙托着你,别他妈不知深浅。”

“嘿,你这也……”崔铁军没想到是这个效果,苦笑了一下,走下了车。

 

时间一晃而过,转眼就到了傍晚,“耗子”的身影却始终没有出现。当警察的人啊,年轻时都想让时间过得快点,有时恨不得一下变老才好,认为那样才会获得别人的尊重和信任。但到老的时候,才会明白,这个抓贼缉盗的职业就是个青春饭,等腿脚不利落的时候,就只能耗在办公室里感念逝去的青春了。

崔铁军坐在小卖店附近,掏出一个收音机,拉出天线在那儿听。往来的路人根本没人注意他,都以为是个退休大爷。潘江海闲得没事,就到彩票店里买了几张彩票,然后和看摊儿的店员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下午,不但蹭了空调吹,还白喝了免费的花茶。徐国柱呢,中午吃的门钉肉饼有点给齁着了,连喝了两瓶矿泉水,光厕所就去了三次。只有小吕最认真,坐在宾馆大堂,目不转睛地看着往来的过客。天色慢慢暗了,崔铁军溜达着走到车的附近,环顾四周没人,才钻进了车里。

一进车,崔铁军就有点不高兴了,老两位正梦游周公呢。

“哎,有情况吗?”崔铁军拍了拍徐国柱的肩膀。

“啊!什么?”徐国柱这才醒了过来,“几点了?啊……”他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。

“你呢?”崔铁军转头问潘江海。

“股市又跌了!”潘江海撇嘴说。

“哎哟我说你们丫……能不能干点正事儿啊。”崔铁军气不打一处来,“要都这么干,咱还不如回家睡觉去呢。”

“行,那咱们撤?”徐国柱说。

“正好,我晚上还有个局呢。”潘江海也说。

“什么意思?都他妈不想干了是吧。”崔铁军急了。

“是,咱们这么干是为什么啊?”徐国柱先翻车了。

他这么一说,反倒把崔铁军给说愣了。

“要说你们经侦这案子,跟我们俩老家伙是真没关系。我们之所以干,说白了也是挺你一把。明摆着啊,你跳着脚地往前面冲,肯定有奔头儿啊。但现在呢,你瞧你们支队长那揍性,废物点心一样,弄个案子磨磨叽叽,屁大点事儿都搞不定。最后还得咱们三个老家伙出来捣鼓。操,我这是为什么啊!”徐国柱重重地拍了一下车门。

“嗨……”潘江海也叹了口气,“我还真劝你啊,大背头,咱都是过来人了,有什么说什么,这事儿你也别太冲,肯定有雷。你们经侦这帮人我太了解了,没省油的灯。哪个不是见好就往上扑的主儿,现在都消停了,为什么啊?还不是怕踩雷粘包儿。我觉得咱们啊,可以干,但别太冒进,你狗把八泡屎,早晚有天得出事。我可是想踏踏实实退休啊……”

崔铁军看着潘江海,知道自己说不过他。他压抑着胸中的火气,在这一刻真想一摔车门就走,大不了不干了。但不行啊……他沉默着,知道自己还得坚持下去。

“棍子,你说得没错,咱们现在干这活儿,是费力不讨好。你好好巡逻‘弹压地面儿’多好啊,遛遛弯还锻炼身体,到了这儿肯定得加班熬夜地干,所以你这么说,我不怪你。”崔铁军说着把脸转向了潘江海,“但你呢,喷子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。”

“哎,我怎么不对了?”潘江海就不怕拿嘴跟人较劲。

“我问你,那天扣了那么多涉案赃款,你媳妇得提多少?”崔铁军问。

“嗨……”潘江海笑了,“就几百块钱,这不是为了安全吗?让熟人过来清点,不出事儿。”他辩解道。

“扯淡,你甭跟我这装孙子。”崔铁军也不客气起来,“你以为我白干了这么多年经侦啊,就你媳妇工作的那个银行,千分之三的存款提成,那天扣了得他妈一个多亿,棍子,你也算算,他媳妇得提了多少?”

崔铁军这么一说,直接把矛头转向了潘江海。徐国柱一下从座椅上弹了起来:“哎哟喂,我算算啊,一千万是三万,那一个亿是……我操,你丫得请客啊!”他一把揪住了潘江海。

“嗨,没那么多,网点儿跟网点儿不一样。”潘江海笑着解释。

“所以我说啊,咱都别装孙子,要干一块干,有好事了你们上,我看着。有雷了,我担着,不用你们。咱只要别关键时候掉链子就行。”崔铁军在这儿等着呢。

“行,您说的都对,我检讨,我请客,行了吧。”潘江海让人捏住了短儿,服了软儿。

“操,要不是大背头说,我还真不懂这个。喷子,你丫可真行。我告诉你啊,从今天开始,夜宵都你管了啊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没问题,卤煮给你俩菜底儿,炒肝儿给你吃大碗儿,白瓶儿绿标二锅头,给你要两瓶儿,喝一瓶倒一瓶儿。”潘江海笑着说。

“滚蛋,你跟我这儿装什么孙子。别拿这些下水忽悠我啊,再请客就上丰泽园,葱烧海参一人一盘儿。”徐国柱说。

几个人正在嬉笑着,崔铁军突然紧张起来。“哎,你们看,那个人是谁?”他眼睛直直地望着窗外。

被他这么一说,徐国柱和潘江海也都闻声望去。只见一个染着黄毛的高个儿年轻人,正带着四个妖艳的女孩往宾馆那儿走。那人穿着一件花衬衫,左手打着石膏吊在胸前,不是别人,正是那天晚上的“黄毛”。

“有谱儿了。”徐国柱压低声音,用手指了指黄毛身后一个超短裙的女孩,“看见那个没有?那个外号叫‘花骨朵儿’,是个冰妹。那个,看见没有,花裙子的,是个‘楼凤儿’。”

崔铁军的眼睛早就花了,他眯着眼睛,只看到一排屁股,一扭一扭地往前走。“谁啊?”他问。

“屁股大的那个。”潘江海指着说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大唐狄公案作者:高罗佩 2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3绑架游戏作者:东野圭吾 4古董局中局1作者:马伯庸 5长安十二时辰作者:马伯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