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三叉戟目录

第48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徐国柱又关了一整天机,他最后一次接纪委的电话,已经是前天下午的事儿。在停职的这段时间里,他几乎没出过家门,渴了就开一罐啤酒,饿了就煮袋速冻饺子,活着似乎只是一种惯性。他好久没这么闲了,或者准确地说,好久没这么真正地闲过。时间对他来说,仿佛是一片无尽无头的海洋,那根本不是什么自由,而是深邃无望的恐惧。被人抛弃的感觉是不可逆的痛苦,曾经的辉煌如消散的烟花,绽放时精彩,逝去后再无踪迹。警界英雄,狗屁!那都是骗人的空名。这个职业只有在带血的匕首和黑洞洞的枪口前才有价值,没有战斗的战士还不如一个农夫。

他看着墙上破旧的日历,无望地估算着时间。天色已晚,房间陷入黑暗。他焦灼地摸索着最后一盒“中南海”,发现里面的最后一根已经折断。他叹了口气,犹豫中打开了手机,想让门口儿小卖部的李子送条烟来。但开机之后,短信便开始报复性地狂轰滥炸。他心不在焉地看着,突然惊得跳下了床。

花姐在两个小时以前,给他发了不下十条短信,内容都是两个字:救命!

奔跑,好久不这么奔跑。徐国柱筋疲力尽,大汗淋漓。他紧紧搂着怀中的女人,似乎忘记了疲惫。和花姐认识快二十年了,他从没想过两人会走到一起。他们毕竟是不同世界的人,之间的鸿沟无法逾越。花姐年轻时曾是市南区有名儿的“大果儿”,当时她经营着一处酒吧。那时的娱乐场所没现在这么多种多样,歌厅、酒吧在聚集年轻人的同时,也鱼龙混杂。扛头、国生等老炮儿都垂涎花姐的美色,动不动就过来骚扰。但她有自己的办法,能让这帮家伙既在酒吧花钱,又占不到便宜。流氓聚集了,警察也就来了。徐国柱为了获取线索,也经常出入花姐的酒吧,两个人几次照面儿便熟络起来。如果要拿个词来形容当时花儿的美,那应该就是勾人。花儿那时真艳、真媚,也真飒,只要是正常的男人,瞄她一眼就会过目不忘。但徐国柱是警察,心理素质比一般人强,但也不敢与花儿有太多接触。他怕陷入这个女人的微笑,一发不可收拾。但在某天夜晚,花儿把徐国柱叫到了歌厅的办公室,要跟他说一个线索。徐国柱也没多想,跟着就进去了,没想到这是个鸿门宴……

 

B市的交通在这时还在拥堵,限行措施已然失效。徐国柱把花姐抱到医院,在交给医护人员抢救之后,累得虚脱倒地。在抢救室外,他心急如焚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在到达花店之后,他只看到了满目狼藉,而花姐就那么孤零零地躺在地上,昏迷不醒。是老鬼吗?他在心中默默地思索着。除他之外,徐国柱想不出第二个人。王八蛋!竟然对女人下手!他气得发抖。他重重地叹气,望着窗外的夜色,又想起了花儿昔日的模样。

那天进到办公室之后,花儿就把门反锁。徐国柱刚想问是什么线索,不想花儿已把自己脱得精光。“棍儿哥,干我吧。”花儿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徐国柱。

徐国柱慌了,但还是板起脸:“你想干吗?”

“我就想让你干干我,我想尝尝警察的滋味儿。”花儿说着就走到了面前。

徐国柱压抑着紧张,努力不去吞咽口水,以免显得愚蠢:“你有没有线索,如果没有我就走了。”他说着推开了花儿。

“棍儿哥,我真的不开玩笑。”花儿又凑上去解徐国柱的衣领,“我从见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,我说的是真的。”

徐国柱停滞着,他不知道那时自己为什么会停滞。如果他真拿自己当个警察,那时应该严词拒绝,甚至狠狠地斥责。但他却没有这样做,竟停滞了数十秒钟。但最后他还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,推门离去。但徐国柱至今也没想透,自己当时到底是因为原则,还是恐惧。

事后他没有责怪花儿,而是狠狠收拾了一顿国生。因为他隐约地感到,这该是国生的诡计。那时他在追查着一个涉黑的案子,国生是其中的知情人之一。当然,收拾国生的理由绝不会是这个,他的把柄多如牛毛。

徐国柱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摸烟,发现并没有带来。就下楼走出医院,到一个小卖部去买。小卖店的售货员是一个小女孩,今年还不到20岁。她梳着一个马尾辫,浑身散发着青春气息,徐国柱看着她,不禁又想到了花儿。

花儿有过两段婚姻,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,也许没有男人能接受她的过去。但这些年,她一直踏踏实实地做着生意,从没听说得罪过什么人,按说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徐国柱抽着烟,大脑开始运转。这时,他突然想到,一直没见到那个花店的小姑娘。这可怪了!他拿出手机,犹豫了一下,还是拨通了鬼见愁的电话,但对方却已经关机。妈的,难道真的是他?徐国柱原地踱着步,望着远方的黑暗。

这时,手术灯灭了,医生走了出来。徐国柱赶忙迎了过去。

“医生,怎么样?”他问。

医生摘下白色口罩,叹了口气:“手术很成功,但病人的情况不是太好。她后脑的撞击太过严重,直接影响到了中枢神经,不排除会有严重的后遗症。但这一切都要看恢复情况。”

“严重的……后遗症……”徐国柱傻了,“能……严重到什么程度?”他问。

“用句通俗的词语说,就是有可能成为植物人。”医生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陈述。

“什么?”徐国柱颤抖起来,“不会吧,医生,你们再想想办法,想想办法!”

“我们会全力以赴,但你也要做好思想准备。”医生说完又走进了手术室。

“我操他大爷的!”徐国柱伫立在原地,把浑身的力量都聚在双手上,“如果真的是你,老鬼,我绝不会放过你!那这笔账也该到了清算的时候。”

 

在市西区一处体育馆里,四周漆黑一片。夏彪蹑手蹑脚地在黑暗里寻找着,观察着周围的情况。这个曾经供人运动健身的地方,如今因为经营不善,被抵押了出去,里面空空荡荡、异常安静。夏彪正走着,突然一个黑影从眼前跃过,他被吓得后退了几步,差一点儿坐到地上。定神一看,才发现是只野猫。他叹气摇头,刚要转身,不料后腰已被硬物抵住。

“谁!”身后的人问。

“我……是小青让我过来的。”夏彪回答。

“别动,要不弄死你。”后面的人说着,就开始搜身,在确认之后命令道,“走,往里走!”

夏彪只得从命,他在黑暗中七拐八拐,才走到一个门前。后面的人用力一推,他便闯了进去。

里面亮如白昼,夏彪忙用手挡住眼睛。后面的人又推了他一把,他才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。随着视线的清晰,他慢慢看清,这是一个室内的篮球场,面积大约有四五百平方米。在场上,正有几个人在打着篮球,为首的便是小青。

看他进来了,小青摆了摆手。“哎,你很准时啊。”他笑着说。

“小雪在哪儿!”夏彪焦急地问。

“东西在哪儿?”小青问。

“东西带了,但我要先看到人。”夏彪说。

“别信他,刚才我搜了,他身上没东西。”后面的泰格说。

“不会吧。”小青皱眉。

“我……我带了。”夏彪有点紧张,“但我进来的时候,藏了起来,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耍花样。”

一听这个,小青笑了起来。“哈哈哈,你的IQ很高啊。”他说着拍了拍夏彪的肩膀,“带人,快!”他回过头喊。

几分钟后,小雪便被带了出来。“彪子,你怎么来了?”小雪大惊。

夏彪一见,赶忙走了过去。小青却一闪身,将他拦住:“哎哎哎,别着急,我们又不会吃了她。东西呢?”

夏彪看着他,想了想说:“你们要先放了她,我再给你们录像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小青摇头,“你放心,我会按照规矩办。”

夏彪沉默着,他知道此时录像是唯一的砝码。他领教过小青的手段,知道那笑容背后的心狠手辣。

小青看他犹豫,又笑了笑:“上次咱们是不打不相识。我向你保证,只要拿到东西就马上让你们走。”他说着用手拍起篮球,慢慢地运球,投掷。球应声入网,“我知道,你们一直被老鬼控制着,她妈得病了,得靠老鬼接济,嗨……不就是钱吗……”小青一脸不屑,又把球运到篮下,勾手投篮,“只要你以后跟着我混,我保证你过上好生活。”他冲着阿飞招了招手。

阿飞会意,冲着夏彪扔过来一个东西。夏彪一把接住,是一辆奥迪车的钥匙。

“这是老鬼以前的车,现在归你了。”小青说。

夏彪没弄明白,疑惑地看着小青。

小青笑笑:“他背叛老板了,老板就将他所有的一切都转给了我。这些,这些,还有这个篮球馆,只要有钱,我就可以独享。”他摆出不可一世的表情,“怎么样,加入我们吧,这可是你的机会。”他笑着说。

夏彪沉默着,但不知为何,心里却蠢蠢欲动。这么多年,他一直被别人踩在脚下。他也曾想和鬼见愁一样,威风八面,但自己却总干着最下作的工作,过着最底层的生活。而小雪也一直是鬼见愁的工具,用自己的身体去要挟别人。

“你……说的是真话吗?”夏彪问。

“呵呵……”小青回头看了看泰格和阿飞,“你问问他们,是不是真话。”

夏彪又沉默了一会儿,才点了点头:“录像在体育馆一进门左手边的沙发底下。”

泰格听到,赶忙跑去寻找,不一会儿,便取回来一个移动硬盘。

小青接过硬盘,用手掂量着。“这里面的东西,你看过吗?”他问。

“这里面所有的录像都有加密,我不知道密码。”夏彪实话实说,“但这只是备份的文件,原始录像都在老鬼那里。”

“呵呵,你是说这个吗?”小青说着,指了指阿飞手里的另一块硬盘。

夏彪有些茫然:“你们,把老鬼……”

“呵呵,我们还在找这个老家伙,但可惜还没找到。对了,铁锹已经加入我们了,这个就是他拿来的,而且还说了密码。”小青撇嘴笑着。

阿飞在一旁打开笔记本电脑,用密码解开硬盘上的录像。“没问题,是真的。”他冲小青做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“好了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小青痛快地说。

“可以吗?”夏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当然可以了,我不会出尔反尔。”小青用手拍着篮球,“记住我的话,如果想加入我们,你随时可以来。”他说着投出了篮球。

夏彪试探地走到小雪身边,看小青没有阻拦,就拉起她迅速向门外走去。

小青看着他们的背影,露出邪性的表情。

“哎?咱们泰国的人呢?还没办成事?”小青突然想了起来。

“没有,听说到现在也没找到那个小子。”泰格说。

“那就让他先回来,咱们还有更大的事儿要折腾呢。”小青说。

 

在出租车上,夏彪和小雪紧紧依偎着。

“他们……他们没跟过来吧。”小雪紧紧搂住夏彪,浑身止不住地发抖。

夏彪望了望后面,并没有车辆跟踪,心里才算踏实了一些。他静静地抚着小雪的头,安慰道:“别怕,有我呢。”

小雪看着夏彪,眼泪不住地流淌下来:“咱们真的没事了吗?”

“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老鬼现在没势力了,咱们不再怕他了。”夏彪说。

“我妈还在医院。”小雪说。

“放心吧,我会筹到钱的。”夏彪说。

“说得容易,哪儿有钱啊。”小雪叹气。

“你看,我还有这个呢。”夏彪说着从兜儿里拿出奥迪的钥匙。

“你还真要了?”小雪惊讶。

“我才不跟他客气呢。等过几天找到买家,咱就把它卖了,那时候就有钱了。”夏彪笑着憧憬。

“哎,你怎么又把头发染了,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。”小雪擦了擦眼泪说。

“呵呵……”夏彪笑了,“咱们躲过这阵,就远走高飞。”他信誓旦旦地说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三叉戟作者:吕铮 2解忧杂货店作者:东野圭吾 3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4古董局中局3作者:马伯庸 5古董局中局2作者:马伯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