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三叉戟目录

第18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看郭局走了,楚冬阳环顾左右,准备开始自己的第一次亮相。他拿起茶杯,抿了一口,理了理思路。“我听了大家的发言啊,觉得都很好。争论是推进案件向正确方向进展的最好方法。如果人云亦云了,大家都没有观点了,那讨论也就失去了意义,会产生武断的结果。”他一不留神,就摆出了领导的架势,“我想,咱们应该先明确一下这起案件的打击重点。陈志豪等10名嫌疑人是干什么的呢?是从事地下钱庄的,所谓的地下钱庄,就是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,擅自从事跨境汇款、买卖外汇、资金支付结算等业务的违法犯罪活动。这个想必大家都明白。而我们发起这次行动的起始点呢?是银行职员廖俊丰伙同皮铮,以提供洗钱服务为由进行合同诈骗的案件。我也同意刘权副支队长的说法,这起合同诈骗案才是当务之急,咱们首先要保证这起案件的顺利移送起诉,之后再考虑那20个亿的问题。”楚冬阳表了态。

他这么一说,崔铁军也不说话了。人家是支队的政委,政委定了调儿的事,他这个当民警的能怎么说。但这时,没想到徐国柱抽不冷子蹦出来了:“哎,那楚政委,我举个例子你听听啊,我在派出所接一110,出个什么警呢?偷自行车。但是我到了那儿一看呢,操,旁边还一杀人的。照你这么说,我就不管了?就拿下那个偷车的就算完事儿了?可能吗?这不扯淡吗!”徐国柱一张嘴就没好听的。其实他并不是太关心案件的走向,而是打心眼儿里看不上楚冬阳,所以自然就站在了崔铁军的一头儿。

“哎,徐师傅,这是两回事儿。”林楠替楚冬阳辩解,“哎,您也说说,潘师傅。”他一边说一边冲潘江海使眼色。

潘江海没接林楠的眼神,不温不火地说:“我觉得啊,你们两头说得都有道理。从法律上讲,楚政委和刘支说得没错,咱们受理什么案件就查什么案件,在支队人手有限的情况下,要先把主案处理好,才能兼顾其他。你主要案件都没按时移送检察院,都黄了,那还谈什么深挖线索啊。”他这么一说,对面的楚冬阳频频点头。但崔铁军和徐国柱知道,这老小子背后肯定埋着雷呢,“但是……但是啊……”他开始转折,“我也同意老崔和老徐的说法,咱们在兼顾主案顺利移送起诉的前提下,是要进一步深挖,说白了,这是打击经济犯罪的责任,要不就是放纵犯罪,就是渎职。所以我说啊,两头说得都对。”他倒是一碗水端平。

楚冬阳一听,脸色就不好看了。林楠又忙着抹:“哦,潘师傅,那您觉得下一步的意见呢?”

“呵呵,我一当兵的,能有什么意见?我上面有崔探长,他上面有你们几个。我就听喝儿就行了。但我表个态啊,无论给我什么任务,我都坚决完成。”潘江海这属于是典型的管杀不管埋。

林楠苦笑,想了想说:“我觉得潘师傅说得对,咱们的观点不是对立的,而是从不同角度看问题。我想这样行不行,咱们做一下分工。刘支和罗支负责合同诈骗案件的办理和移送起诉,崔师傅的探组负责继续对案件深挖。两方面协作好,争取取得新的战果。政委,您说呢?”林楠把皮球踢了过去。

“我同意林支的意见。”楚冬阳点头,“但我想说句题外话啊,咱们以后再开会,要心平气和地研究问题,不要动不动就脸红脖子粗,特别是不能带脏字儿。”他话有所指。

“哎,脏字儿怎么了?开会说话的用文言文啊?”徐国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。

“嗨,老徐,老徐!”崔铁军把他按到座位上,“行,我看这样行,我们照办。”崔铁军肯定地回答。

 

这边还说着,市局门口可乱了。刚刚散会,信访办的邱主任就找上门来。

“老崔啊,你们办的案子有没有个统一口径啊?”他问。

“统一口径?那你得找我们领导问啊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哎,你们得快点弄出来啊,我们信访值班的一共就四个人,这一下来了200多个群众,有本市的、有外地的,都嚷嚷着见局长。你们得来人啊,得帮我们答复。”邱主任说。

“哎哟,我们这儿还办案子呢,没时间啊。你们自己解决,自己解决吧……”崔铁军说着就要闪。

邱主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:“老崔,你这么说可不对了,什么叫我们自己解决啊?我们这是在帮你们抵挡呢。走,你带我找小林去。”他说着就把崔铁军拽到了林楠办公室。

林楠一直是开门办公,远远就听到了崔铁军的大嗓门儿。

“哎,邱主任,是什么香风把您给吹来了?”他客气道。

“哪有什么香风啊,我都快晕了,小林,你赶紧到门口看看,你们再不帮帮我,这市局大门就让群众给推开了。”邱主任焦急地说,“都嚷嚷着什么解冻呢,说公安局再不给个解释就到北京上访。”

“操,你说现在这帮人,洗钱还洗出理来了是吧。”崔铁军不忿。

“哎,崔师傅,先别发牢骚。”林楠摆手,“那邱主任,现在需要我们做什么?”

“第一,赶紧做一个‘答复口径’,找你们主管局长审批一下。第二,找个业务熟的,赶紧跟我到门口给群众普普法。其他的你们定。”邱主任说。

“行,我们马上就办。”林楠痛快地答应。

按照邱主任的要求,经侦支队以最快的速度写了一个“答复口径”,里面的内容可谓是字字珠玑。在案件没有全部查清之前,既要让群众得到一定的信息量,也不能过多透露案情。林楠让内勤改了三次,才给郭副局长报上去。郭副局长又改了两遍,又删掉了不少涉案的内容。为了提高工作效率,林楠抽调了包括小吕在内的五个年轻人,负责涉案群众的登记工作。而答复工作,则由他自己和崔铁军直接负责。

两个人来到了市局门口,远远就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堆在市局门口。林楠拿着一个喇叭,大声地说:“哎,各位群众,我是经侦支队的负责人,这是我们的办案人。有什么情况,请大家跟我到接待室去说,不要堵在门口。”

“你们凭什么冻结我们的血汗钱,给我解冻。”一个群众在后面喊。

“解冻!解冻!”他这么一喊,人群顿时沸腾起来。

“哎,刚才是哪位说的?我给你解释解释?”崔铁军对付这个有经验,一般在人群后面喊话的,都是挑事儿的。对待这样的,先把他拎出来,“哪位啊?”他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。

“来,大家跟我来吧,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说。”林楠说着冲大家挥了挥手。

为了不扰乱市局的正常办公秩序。信访办专门联系装财处,临时征用民警食堂作为接待场所。林楠已经制定好了详细的工作预案。来听取答复的群众,必须先经过登记才能进入到民警食堂,每一名群众进入之前,都要接受小吕等五个年轻人的登记,表格是林楠亲自制定的,姓名、年龄、联系电话、金额、账户信息、支付手续费等一应俱全。这个方法果然好,既能避免日后的重复劳动,又能将人群区分清。经过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登记,真正进入到食堂听取答复的群众,也不过百名,其余的围观人员统统被劝到市局门外等待。

“我们就是小老百姓,他们收费低,所以才选他们啊。”一个群众说。

“我是开公司的,本来是到银行向国外汇款,但银行员工把我介绍给他们,说他们有诚信,而且到账快。这不是我的责任啊。”一个企业老板说。

群众你一言我一语,纷纷发言,林楠和崔铁军虽然费尽了口舌答复,但大部分群众却依然不满意。只有个别人感谢公安机关的冻结行为,一个胖子在台下说:“我倒是得感谢你们,要不是你们把钱给冻结了,我估计就全入了股市了,这一轮肯定亏大了!”他这么一说,把林楠都给气乐了。

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工作,群众才慢慢散去。经过统计,100余人的总金额为3.78亿元。离总数还差得很远。

“小吕,现在你的主要任务,就是梳理资金情况。如果能证实被冻结的资金,不是赃款,咱们就可以报请领导予以解冻。在梳理中,你要注意账户的关联性,洗钱案件很复杂,涉案人往往为了掩人耳目,把同一笔资金拆分成多笔通过不同的账户向境外转移。”林楠说。

小吕点点头,他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炼,已经成熟了许多:“林支,您放心吧,我在警校里学过经侦,知道怎么梳理账户。”

“好,梳理的结果要注意保密。”林楠又叮嘱道。

 

快下班的时候,小吕还在计算机前奋战。三个老家伙却约好晚上的饭局了,坐在那儿耗点儿。这时,宣传处的小王把洗好的照片给送过来了。

崔铁军拿着照片端详着,四个人穿着笔挺的警服,披红挂彩。小王心细,还给镶了相框。“成,拍得还挺不错。”他笑着说。

徐国柱也凑过来看:“哎哟,成啊。把咱老哥儿几个拍得跟电影明星似的。”他咧着嘴笑,“哎,我说你小子干脆辞职得了,干照相多来钱啊。”

“嗨,瞧您说的,我哪儿敢啊。”小王谦虚道。

“哎,你小子不是在网上开了一个网店吗,专门给人家拍艺术照?有这事儿吧。”潘江海插嘴,“这不成了第二职业了吗?”他立马给上纲上线。

“这……”小王都晕了,“哎,三位师傅啊,我这还有事儿,先走了……你们慢聊。”他说着就撤了。

“操,你丫怎么动不动就给人家扣帽子啊。他一科员,每月就那么点儿工资,再不干点儿别的,哪够养家的啊。”徐国柱埋怨道。

“呵呵……”潘江海笑着,“我也不给他散去。我就是想告诉这小子,甭跟老家雀门前玩儿心眼儿。”

崔铁军把相框摆在办公室的资料柜上,回身取过了笔记本。“哎,棍子,你查的那几个账户怎么样了?”他问。

“有点儿线索。”徐国柱说,“其中有几个账户的转款人啊,有吸粉儿的前科,我就发给了老肖,让他帮着查查。反正他们人手多,也愿意管,没准还能带出几个毒品的案子。其他几个,我都给了刘权。”

“嗯,剩下的咱们还得自己梳理。小吕啊,我们老哥儿几个电脑不行,就得指望你了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放心吧,师父。”小吕笑着回答。

三个老警察刚出门,正看见刘权带着一帮人风风火火地往外走。

“哎,干吗去啊?”徐国柱问。

“哎哟,三位爷都在啊。”刘权说,“这不是去帮你们加个班嘛。”

“嘿,还帮我们加个班?”徐国柱问。

“嗨,就是案子里的一个线索,经过初查,有了个意外收获。”刘权不再说笑,“其中有一个转款人,与咱们正在经营的另一起案件有重合。我让信息中心扫了一遍,发现了他的暂住地。”

“哎哟喂,那不错啊,没准还能带着再破一个。”徐国柱大大咧咧地说。

“行,老几位,你们聊着,我们走了。”刘权说着就往外走。

“嘿,权子,既然是我们的活儿,就别让你们自己去。”崔铁军觉得脸上没面儿,走了过去。

“哎,没事,反正今天我带班儿。”刘权说。

“嘿,你丫什么意思啊?怕我们给你拖后腿添乱啊?”徐国柱不干了。

“嗨,我不是那意思。您三位就踏踏实实地下班,等我们把人抓到了、押到号儿里了,明天你们过来提人不就得了。”刘权说。

“你丫给我歇菜吧,我们抓人的时候,你还没上班儿呢。”徐国柱挑理了。

“对,我们晚上也没事,跟你一起去。”崔铁军也说,“走啊?”他转过头问潘江海。

“我……”潘江海犹豫了一下,“我就不去了,晚上家里有点儿事儿。”

“操,说吃饭你丫有空,干活儿就有事儿了?”徐国柱撇嘴。

“哎,你说什么呢。”崔铁军瞪了徐国柱一眼,“你回家好好歇歇,人弄住了明天还得问。”他说着就往外走。

这时小吕也跑了过来:“师父,我呢?”

“你……”崔铁军看着他,又看了看刘权,“学学也行,走吧。”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长安十二时辰作者:马伯庸 2尸语者作者:法医秦明 3命运作者:倪匡 4古董局中局作者:马伯庸 5解忧杂货店作者:东野圭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