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24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等潘江海回到询问室的时候,谢春宝已经等得迫不及待了,一见到他的面儿就说:“潘警官,我想好了,聚力实业公司其实不是我的,我只是挂名。”预审打的就是心理战,有时蓄而不发,反而能获得更好的效果。

但此时的潘江海已经改变了念头。“谢春宝,你的律师来了,我现在再次告知你,你随时有权自行离开,你听懂了吗?”他用眼睛看着对方,一字一句地说。

谢春宝也很敏感,顿时从潘江海的眼神里察觉出变化。“那……那我现在走可以吗?”他问。

“可以。”潘江海点头。他转头拿起了小吕做的笔录,撕掉了最后一页,“这页重新问,写上我告知他可以自由离开的话。”

“那……这个呢……”小吕用手指着笔录上的“聚力实业我只是挂名”的段落。

“不要。”潘江海果断地摇头。

小吕犹豫着,有些看不透潘江海的用意,但还是重新起了最后一页笔录。

“好了,你看看笔录,如果没什么错误,签字后就可以走了。”潘江海摆摆手说。

谢春宝战战兢兢地拿过笔录,看完了,犹豫着问。“警官,您没跟我开玩笑吧,我……可以走了?”

“签字吧。”潘江海叹了口气。

 

加班结束都快晚上九点了,几个人都还没吃饭。崔铁军就让小吕去买些吃的,让大家填饱肚子。小吕挺认真,骑车跑了好远,从南来顺买了两整兜子吃的外加啤酒。崔铁军给他钱吧,还不要。

“师父,您就让我请一顿吧。我都来了这么长时间了,您都不给我机会。”小吕央求着。

“扯淡,只要有我们老哥儿几个在,就轮不着你请饭。”崔铁军把钱往小吕手里塞。

“不行不行,我真不要。”小吕依然拒绝。

“哎,把钱收下!”徐国柱拍了一下小吕,“这是规矩,等你有一天当师父了,也得这么做。”他说着拿起一罐啤酒,“嘭”的一声打开。

小吕没办法,这才收了钱。

“这小子……”崔铁军笑着摇头,“不错啊,炒疙瘩、门钉肉饼,外加杂碎汤,来来来,晚了可没了啊。”

徐国柱是真饿了,拿起一盒炒疙瘩猛胡噜。潘江海喝着一杯茶水,看着他笑。

“哎,你丫怎么不动筷子啊。”徐国柱问。

“我血糖高,晚上不吃饭。”潘江海说,“我就佩服,嘴壮。你丫肯定能长寿。”

“那我借你吉言了。”徐国柱又开了一罐啤酒,仰着脖子就喝。

“哎,你丫少喝点儿,让人家政委看见又得呲叨你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嘿,你丫还让不让我吃啊。别提丫挺的,我犯恶心!”徐国柱立马变了脸色。

小吕耸了耸肩,对崔铁军说:“师父,今天那人差点就撂了。”

“是啊,得多跟你喷子师父学。”崔铁军笑。

“哎哎哎,别提这事儿了,没意思。”潘江海堵小吕的嘴。

“操,要我说,就甭管他们那套,先给丫拿下再说。”徐国柱又喝了口啤酒,“等等等,最后他妈黄花菜都凉了。”

“操,你说得轻巧,人家是证人,你拍一试试去。”潘江海回嘴。

“行啊,那以后咱换换分工,我接你这摊儿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那正好,我真不想干呢,咱从明儿就换。”潘江海说。

“哎哎哎,干吗呢干吗呢,你们俩先掐上了。”崔铁军摆手,“哎,你们知道,那个郑律师上次收了那个涉税的企业多少代理费吗?”他换了个话题。

“多少?”徐国柱问。

“这个数儿。”崔铁军说着伸出了三个手指。

“30万?”徐国柱问。

“不是,加个零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我操,真他妈黑啊!”徐国柱感叹。

潘江海也一惊:“不可能吧,你听谁说的?”

“我一个襄城的哥们儿说的。姓郑的确实厉害,掐中了咱们执法中的不规范,还雇了一帮人上访,最后竟然把案子给搅黄了。哎……这法律一旦落到这帮孙子手里啊,那就会起到相反的作用。”崔铁军感叹。

“操,襄城也够窝囊的,就这么认了?”徐国柱说。

“不认不行啊,他们在办案程序上也确实有问题。这个郑律师也下手准,直奔了程序问题。所以啊,咱们也得注意……”崔铁军说。

“哎……”潘江海心里正不是滋味,叹了口气,慢慢地喝了口水。

“我觉得吧……还得从聚力实业公司查起,这后面肯定有事儿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靠,那还用你说啊,能没事儿吗?”徐国柱说,“要我说啊,还得把那小子叫来,得拍熟了!今天咱不是询问吗?明天就给丫开传唤,讯问他!必须得拿他开刀,不能再绕弯子了。”

“对……”崔铁军点头,“老潘,你的意见呢?”他问。

“我没意见,服从命令。”潘江海软塌塌地说。

“嘿,你丫这什么态度啊……”徐国柱撇嘴。

“你呢,也说说。”崔铁军转头问小吕。

“我……”小吕一愣,没想到能征求他的意见。他想了想说,“我觉得,也应该从谢春宝的口供入手,只要他供述事实了,咱们也就可以追查幕后真正的洗钱方了。”

“嗯。”崔铁军点头,“我也同意大家的意见,查!这是一个突破口。”他果断地说,“那咱们明天就报传唤手续,要尽快拿下他的口供。

 

谢春宝回到家并没马上上楼,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妻子,怎样向她解释今天发生的一切。那笔不菲的佣金还沉睡在卡里,他不知道是不是该现在就把一切向妻子说清。他在路灯下站了许久,想着自己这一年来的经历,不禁感叹。在这个庞大的城市中,自己像一只蚂蚁,卑微渺小、毫无尊严,有钱的人凌驾在城市上空,对他指手画脚、吆五喝六,而他却只有忍气吞声。但是现在有了钱,也就有了机会,谢春宝心中喜忧参半,既憧憬未来的美好,又惧怕面前的问题。

他抽完了最后一根烟,恍恍惚惚地走进家门。但一进门,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儿。此时佳佳正被搂在郑律师的怀里。而郑律师的身后,站着两个彪悍的男子。

“你们……”谢春宝一愣,“放下我的孩子。”他大声说。

郑律师一笑,亲了佳佳一下:“告诉爸爸,好吃吗?”

佳佳看爸爸回来了,忙跑了过去,手里还拿着棒棒糖。

谢春宝一把抱过佳佳,夺过他手中的糖,扔在地上:“跟你说多少遍了,陌生人的东西不能吃。”

糖被抢走,孩子一下就哭了:“爸爸,给我糖……”

郑律师见状叹了口气,冲谢春宝的妻子苦笑。妻子过去,把孩子抱走。

“小兰,我和他们说些事儿。你带着孩子出去买点东西吧。”谢春宝说。

妻子会意,抱着孩子下了楼。谢春宝关上门,转头便问:“你们,你们什么意思?”他的语气不再懦弱。

“我还要问你呢,这是怎么回事?他们是怎么找到你的?”郑律师也变了脸。
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谢春宝沮丧,“我刚下班的时候他们就在我家等了。”

郑律师盯着他的眼睛,判断着回答的真实性:“你知道,公安局找到你意味着什么。”

“我……知道。”谢春宝说。

“他们今天问你什么了?”郑律师问。

“他们……他们问我那笔钱是不是聚力实业的。”谢春宝回答。

“你怎么说的?”郑律师问。

“我……我说不是我的钱。”谢春宝实话实说。

“谁让你这么说的!”郑律师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“你说没说钱是谁的?”他质问道。

“我没说。”谢春宝回答。

“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你能没说?”郑律师不信。

“我也不知为什么,那警官出去再回来之后,就变了样,不再问我了……”谢春宝回答。

郑律师听到这儿,转头对那两个男人说:“你们出去一会儿,我们说点事儿。”

两个男人会意,走出了门外。郑律师才继续说:“我告诉你,现在这笔钱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绝不能把老板漏出去。你也知道老板的脾气,知道会是什么后果。”他说着弯下腰,捡起了地上的棒棒糖,“你有老婆孩子,你们的路还长。我说的,你明白吧。”他直视着谢春宝的眼睛。

谢春宝知道他在暗示什么,赶忙点头:“我知道,你放心,我不会出卖你们的。”

“你现在必须马上离开。”郑律师说。

“离开?”谢春宝皱眉。

“对,离开这个城市,离开这个国家。”郑律师肯定地说。

“离开……这个国家?”谢春宝张大了嘴。

“我会派人送你出去,等这阵风声过去之后,你再回来。”郑律师说。

“那……”谢春宝犹豫了。自己挺不容易才在这里扎下根,就贸然离开实在心有不甘,“还有其他的办法吗?”他问。

“你是想坐牢吗?”郑律师皱眉。

“不是,我是说,能不能躲起来。”谢春宝说。

“你以为警察是傻子吗?”郑律师冷笑,“我都安排好了,天亮之前就会有人来接你,不必担心你的妻儿,我会让人照顾好他们。”

“什么?是我一个人走吗?”谢春宝急了。

“当然。你还想让老婆孩子陪着你受罪啊?”郑律师反问。

“不行,我不能和他们分开。”谢春宝站了起来。

“他们已经被接走了。”郑律师笑了笑,“我倒是觉得,你现在应该给你妻子打个电话,让她别为你担心。”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。

谢春宝这才明白,郑律师支走那两个男人的用意。他脸色煞白,浑身颤抖:“你们……你们这是绑架!”

“你是不是活腻歪了?”郑律师脸色大变,坐正了身体,“你是想好好活着,还是想……”他没把话说完。

“我……”谢春宝瘫坐下来,他知道自己惹不起对方,就转为哀求,“郑律师,我求求你了,别让我和家人分开,我会躲得远远的,不让警察找到。”

“这是老板的意思,你求我也没用。走吧,证件和钱接你的人会一并带来。你踏踏实实的,过一阵就可以回来了。”郑律师说着站了起来。

“我求求您了,您再和老板说说吧。”谢春宝一把拽住郑律师的胳膊,“我保证不让他们找到,保证。”

“去你妈的!”郑律师一脚踹开他,“我告诉你,现在这么说话是给你面子。你可别逼老板,让他做出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!”他露出了狰狞。

谢春宝愣住了,停顿了好久,眼泪流了下来。郑律师见状,就缓和了语气。“你呀,也别多想,好好出去玩几个月,就当散心,等回来的时候就风平浪静了。”

谢春宝摇摇头,又赶忙点头。

“行了,你的妻儿也会离开这个城市,你们早晚会团聚的。好好跟着老板干,有你出人头地的日子。”郑律师冷笑着,走出了门外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命运作者:倪匡 2尸语者作者:法医秦明 3余生皆假期作者:伊坂幸太郎 4名侦探柯南作者:青山刚昌 5火语者作者:阵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