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三叉戟目录

第36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。果不其然,第二天刚刚上班,局纪委就把徐国柱叫了过去。

他一进门就觉得气氛不对,纪委的这间办公室已经被重新布置,分明弄成了审讯室的模样。在他坐的凳子前横着一张办公室,纪委的小张和小李就坐在桌后,徐国柱也没客气,一屁股坐在凳子上。

“什么事儿?我手里一堆活儿呢。”他说。

“徐国柱同志,我们今天找你,是受领导指派,希望你如实回答我们的提问。”小张说。

“问,快问。”徐国柱把手揣进兜儿里,犹豫了一下,没掏出手串。

“你结婚了吗?”小张问。

“没有啊。”徐国柱随意地回答。

“有女朋友吗?”小张问。

“没有啊。”徐国柱皱起了眉头。

“是否和女性同居?”小张问。

“你什么意思啊?拿我老光棍儿寻开心是吧。”徐国柱憋不住了。

“徐国柱同志,我们刚才明确告知了,我们是在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,请你端正态度好好配合。”小李说。

“哪个领导?我听听?”徐国柱问。

“徐国柱同志,请你先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。”小李说。

“没同居,不信你们俩待会儿就跟我回家,看看我被窝儿有没有娘们儿的味儿。”徐国柱跷起二郎腿。

“那我问你,你认识王金花吗?”小李问。

“什么?”徐国柱抬起头来。

“王金花,女,年龄四十七岁,住在市南区小宽街胡同28号楼。你认识吗?”小李的工作挺细,说着就把一张打印出来的照片递了过去。

徐国柱拿着照片,浑身颤抖起来。“这……这他妈是谁在嚼舌头,我操他妈啊!”他几下将照片撕碎。

小张和小李一愣,没见过来纪委撒野的。“徐国柱,请回答我们的问题!”小张也加重了语气。

“回答个屁!”徐国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。他从兜儿里掏出手串,无所顾忌地揉了起来,“我问你,是他们谁到你们这儿告状的?啊?我听听!”他质问道。

“你无权对我们发问。”小李也急了。

“你们丫装什么孙子啊。我他妈当警察的时候,你们丫还是液体呢。”徐国柱撇着嘴说。

一听这话,小张和小李可不干了,也站了起来:“徐国柱,你要是这个态度,我觉得咱们就没法谈了。我们只能采取下一步措施。”

“下一步什么措施啊?给我找个炮友,解决我的生理问题。行啊,我欢迎啊。”徐国柱一发起脾气来就什么都不吝。

“好,好,你就是这个态度是吧。”小李指着徐国柱问。

“你他妈指谁呢!”徐国柱往前凑了一步,拿右手一掰小李的手指,疼得小李哇哇大叫。

办公室彻底乱了。这时门被打开,纪委副书记沈政平跑了进来:“老徐,松手,快松手!”他过来阻拦。

徐国柱一看是他来了,才松开手:“哎,我说书记,你们什么意思啊?跟我玩鸿门宴呢?”

沈政平严肃地看着他,冲两个年轻人使了个眼色,他们便走出了办公室。“老徐,我们是在正常履行程序。”沈政平说。

“履行什么程序?审问民警?问民警下班回家是不是找炮友、搞破鞋?”徐国柱咄咄逼人。

“你……”沈政平一时语塞,“哎……”他叹了口气,“你呀你,怎么还是年轻时那个德行啊。”他苦笑着摇头。

“我什么德行我自己知道,我就问你,这是谁想变着法地弄我,到你们这告状来了啊?”徐国柱问。

“没人告状,匿名举报。懂了吗?”沈政平。

“匿名……”徐国柱沉默了。

“既然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。我就问你,有没有这事儿吧。”沈政平把语气放缓,做推心置腹状。

徐国柱盯着他的眼睛,知道沈政平看似平常的询问,实际上暗藏杀机。他移开了眼神,默默地揉搓着手串。

“怎么着?拒绝回答,还是没有?”沈政平把问题递进。

徐国柱看着沈政平,知道他身后就是监控摄像头。沈政平是多年的“老纪委”了,别看平时客客气气的,但办起事儿来可一点儿不手软。徐国柱知道,在警察行里,那些高冷装骄傲的,往往都是蠢货,而看似温和能跟你促膝谈心的,往往才是软刀子杀人。他慢慢地把手串收了起来,看着沈政平一言不发。

“行,老徐,那我就也跟你透透底。”沈政平说着就转过身,拿起办公桌上的一个公文袋,拿出一摞照片,“上个月的24号凌晨,这个月的3号、12号,你看看吧,每张上面都有时间。”他开始拍山震虎。

徐国柱拿起那摞照片,逐一翻看。每张照片上都有自己的身影,而且在照片下方都标注了具体时间。他笑了笑,把照片扔在桌上。“这能说明什么?我进过那栋楼?”他反问。

沈政平知道他是警察老炮儿,就笑笑说:“这只是我给你出示的一部分照片,还有更不堪入目的呢。”他玩起疑兵计。

徐国柱看着他的眼睛,判断着真伪。“不堪入目?怎么不堪入目了?拿来看看啊。”他问。

沈政平笑笑,又扔过一张照片。徐国柱一看就傻了,在照片里,自己竟然和花姐搂在一起。“这照片是哪儿来的?”他抬头问。

“我们也不知道,匿名寄来的。”沈政平说,“我说老徐啊,你是真能扛啊。怎么着?就这点事儿非要难为我们?”

“我说老沈,这哪是我难为你们啊,分明是你们难为我好吗?”徐国柱反问,“我现在正搞着一个专案,估计是挡了不少人的道儿,这事儿你能看不明白?不明摆着有人给我挖坑儿使绊儿吗?”

沈政平盯着徐国柱的眼睛,沉默了一下说:“老徐,和你办案一样,我们也在履行着职责。你当了这么多年警察了,该知道哪儿是雷区。今天我们找你谈话,也只是走第一步程序,如果你拒绝配合,我们会直接开始第二步。”

“第二步?什么第二步?”徐国柱问。

“找照片上的另一个当事人谈话。”沈政平说。

徐国柱愣住了。

“老徐,回答我的问题,你和照片上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沈政平问。

“我……”徐国柱一时语塞。

 

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已经快到了吃午饭的时间。崔铁军打发走小吕,坐到了他的身旁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崔铁军问。

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徐国柱流露出警惕的眼神。

“嘿,我可不是纪委的啊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哎……”徐国柱长叹一口气,“怎么着,你都知道了?”他问。

“操,你这么一闹,市局谁不知道啊。”崔铁军摇头,“有影响吗?”

“影响不知道,操,反正我都这个岁数了。但是不知道是哪个孙子在后边扎的针儿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会是局里人吗?”崔铁军问。

“不像。”徐国柱摇头,“局里人再恨我,也不至于玩这么下三滥的手段。”

“那是……案子上的?”崔铁军皱眉。

“不知道。”徐国柱也思索着,“嗨……我他妈一光棍儿,人家也没结婚,他们能拿我怎么着啊。”他开始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“我操,你丫还真有啊。行啊你棍子……”崔铁军笑了。

“哎……”徐国柱摇头,“有什么有啊,都他妈是憋得。”他自嘲。

“其实我担心并不是这个,而是……”崔铁军停顿了一下说,“他们终于开始了。”

“他们是谁?”徐国柱抬头问。

“就因为咱们不知道他们是谁,所以才更危险。”崔铁军说。

 

快下班的时候,崔铁军接到了儿子的电话,他犹豫了一下才接通。“喂,小斌啊,什么事?”

“爸,今晚我请您吃饭,你一定要来。”儿子崔斌兴奋地说。

“我……”崔铁军犹豫了。上次他到前妻家做客的时候,就觉得别别扭扭。

“爸,今天不在家吃。我请你们俩到外面吃。”崔斌也很聪明,特意说出了人数。

“哦,什么喜事儿啊,这么高兴?”崔铁军问。

“您来就是了,我请客。老地方,不见不散啊。”崔斌说着就挂断了电话。

崔铁军叹了口气,推着自行车走出了市局大门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火语者作者:阵雨 2余生皆假期作者:伊坂幸太郎 3长安十二时辰作者:马伯庸 4古董局中局1作者:马伯庸 5古董局中局作者:马伯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