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39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崔铁军骑着自行车,在心中咒骂着郑律师这个衣冠禽兽。但转念一想,他也只不过是D融宝公司的一条走狗。在这个年头,成功的概念越来越狭窄,钱、权构架成了社会地位,住廉租房的不可能与住别墅的一起探讨成功。郑律师的那些话也总是在他脑海里回响,崔铁军在想着,他是否在用这种方式向其他的办案人员撒网,自己能扛得住,但别人是否也能扛住。刚拐过管丰路,他的电话就响了。崔铁军停车一看就乐了,是大棍子的电话,这当不当正不正的时间,他正愁没人聊天呢。

在市南区的青华池门口,三个老家伙聚齐了。按照徐国柱的说法,今天是让大喷子出血,给他去去晦气。

“你丫有什么晦气啊?”崔铁军看着他皱眉。

“操,我这晦气大了,这么大岁数还乱搞男女关系,我这不是给自己长脸呢吗?”徐国柱大大咧咧地说。

“别说得那么难听,什么乱搞男女关系啊,你有那本事吗?”潘江海笑,“我问你,你结婚了吗?没有吧,那个娘们儿呢?不是也没结婚吗?人家结了婚的在外面搞才叫搞破鞋,你们这是健康纯洁的恋爱关系!”

“操,你这么一说还真是,我这是健康纯洁的恋爱关系。”徐国柱也不嫌害臊。

“别他妈嘚瑟了,要不要脸啊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哎哟,怎么着?你也气儿不顺?”徐国柱正愁没有同病相怜的,笑着问。

“我心里舒坦着呢,饿了,先扒拉两口。”崔铁军说。

老三位没去远地儿,就蹲在澡堂子门口儿的一个小食摊儿旁,灌肠儿、肉串外加啤酒,不到五十块钱就糊弄饱了。完事后,一个个挺着肚子就直奔澡堂了。

青华池是B市的老字号,里面还保持着老传统的样子。一进去伙计就大声吆喝,领手牌儿、脱衣服、拿毛巾,连泡带搓,冲完了休息区一躺,泡壶热茶比活神仙都美。徐国柱站在池子边做了个全身伸展,一跃就跳了下去,溅了旁边几位一身水。潘江海冲那几位笑笑,指了指徐国柱的脑袋,几位才没跟他较真儿。

“哎……要说泡澡还得来这儿啊,舒坦……”徐国柱在池子里躺成了一个“大”字,“我前几天觉得浑身发皱,就到家门口儿的一洗浴去泡澡。结果刚进去一小崽子就过来问,‘大爷,您上楼玩玩吗?冰火、毒龙、蚂蚁上树全他妈有……’”

“这不是菜名儿吗?”潘江海在池子对面问。

“你别给我扯,你们丫搞预审的什么不知道。”徐国柱撇嘴,“你接着听我说啊。我一看是脏地儿,就说不去,想洗洗就走。嘿,你猜那小崽子跟我来了句什么?”徐国柱自问自答,“丫跟我说,后面出租房里还有岁数大的,干一下五十。我操他姥姥的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他真拿你当老大爷了。”崔铁军也笑了。

“这帮孙子,给我气得啊。”徐国柱说着就往身上撩水。

“后来呢?你丫肯定上楼了。”潘江海说。

“扯,你不嫌脏我还嫌脏呢。哥们儿瞄了个空,拿手机给治安支队的章鹏打了个电话,那帮小兔崽子还挺利落,不到十分钟就到了,连锅端。二十多对儿,一下这个月的数儿就完成了。到现在还追着我屁股后面说要码一顿呢。”徐国柱自豪地说。

“你就别吹了,你肯定没给人家结洗澡钱。”崔铁军撇嘴。

“哈哈,还真没结。”徐国柱说完,三个人又笑了起来。

“哎……咱们要还像章鹏那帮小子那么年轻,该多好啊……”徐国柱叹了口气。

“是啊,这辈子也不知道怎么糊里糊涂就过去了。”崔铁军也感叹。

“嗨,瞎活着呗,日子就是强奸犯,干你一天是一天。”潘江海说。

“呵呵,你丫真行,一张嘴肯定下三路。”徐国柱被逗乐了,“哎,你听说过襄城有一位因为吃饺子不蘸醋让警察抓了的事儿吗?”徐国柱说,“那是个真事儿,据说当年严打的时候,几个襄城的警察到饭馆吃饭,正吃着呢,突然看见旁边一位吃饺子不蘸醋,慌里慌张的,心想估计有事儿,就亮证给他弄回去审查了。结果预审问了半天,这哥们儿是一点儿事儿没有,吃饭发慌是因为要赶火车。”

“哎……那时警察权力大呀,但那帮人也是胡来。”崔铁军泡得冒汗,把身子往上提了提,“要搁现在,估计都得脱衣服滚蛋。”

“是啊,现在当警察就是当孙子,是个人就敢跟你较劲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其实呀,我倒觉得这是法律的进步。”潘江海接过话茬儿,“那个时代也有点胡来,你们还记得吗,还曾经有段时间为了‘充数儿’弄了个‘预谋抢’。巡逻民警在街上看见一拿着西瓜刀的,问你拿着干吗呢,是不是想抢劫啊?对方只要说是,甭管是不是气话,马上给撅到车上拘了,都他妈是‘数儿’闹的。”

他这么一说,几位又是一阵叹气。潘江海不想让话题再继续低迷,就换了个调子。“哎,我说大棍子,你丫这肩膀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啊?”

他这么一说,徐国柱来了精神:“嗨,这伤啊,是郭大白话造的孽。”

“我操,跟人家有什么关系啊?”潘江海来了兴趣。

“你听着啊。当时我们都二十多岁,刚从‘卫生警’转到公安局干巡逻。我们队有一‘挎子’,我们俩就整天开出去转悠,那时白警服也漂亮,一上路牛×啊。有一天队里布了个查盗抢车的活儿,结果在巡逻中我们正好遇见那辆车。我操,那得追啊,但你想啊,我们一‘挎子’,对方是一‘126P’,我们哪追得上啊。结果那孙子也坏,到一急转弯的时候故意刹车,我当时就傻了,前面就两条路,要么撞车要么进沟。结果我就进沟了……”徐国柱笑着摇头。

“噢,那件事儿我还真知道,是不是老郭脑袋上那块疤就是那次啊?”崔铁军问。

“可不,要不是我挡了他一下,他脑袋就瘪了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噢噢噢,你要这么说,我也想起来了,后来刑警队把那帮人给抓了,带出来一大串案子。是那个事儿吧?”潘江海问。

“是啊……”徐国柱拍了一下大腿。

“哎,要说那辆‘挎子’,还有故事呢,也出在老郭身上。”崔铁军笑了,“听说你们队一位爷,带着老郭到外地查事儿,一去就一百多公里,结果回来的时候天都黑了,老郭丫坐累了,在一过大车的地方,想下来活动活动。结果刚下车,那哥们儿就开走了,到单位才发现旁边没人了。有这事儿吗?”

“操,那也是我的事儿啊。”徐国柱大笑,“不是‘挎子’,是一辆被扣押的‘铃木’,丫坐在我屁股后头,我戴着头盔没看见,结果到了单位我看人没了,我操,这怎么办啊?当时都是BP机,我呼丫也不回,给我急得啊,就差报失踪了。结果第二天人老先生来上班了,说昨天是坐长途车回来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几个人又是一阵大笑。

“哎……”徐国柱叹了口气,“要说我们那拨‘卫生警’吧,也就老郭混得最好了。那拨人都在社会上混过,关系复杂,当警察后出事儿的也多,老魏、老蒋,胆儿多大啊……”

“那按说,你跟老郭的关系应该不错啊?”潘江海问。

“嗨,不是一路人。”徐国柱摇了摇头,不愿再提及往事。

“是啊……那时才叫当警察啊……”崔铁军也说。

“嗨,到什么岁数儿说什么事儿,你老占着茅坑不拉屎,后面人还不憋死。你往周围看看,就什么都明白了。”潘江海冲澡堂子里抬抬下巴,“穿上衣服都人五人六的,脱下衣服就是胖子、瘦子,都一辈子,没什么区别。”

“你们知道吗?我还在治安帮过一阵忙呢。”潘江海也开了话匣子,“当时不是全市严打整治黄赌毒吗?预审就定点儿下派,衔接各警种,我直接就到治安的打击队了。那时可真爽啊,天天泡澡堂子耍歌厅。”

“哎哟喂,你丫有‘前科’啊。”徐国柱笑了。

“狗屁,那是打击队为了查情况,派我这个‘生脸儿’去蹚道儿,他们队长老王头儿跟我约法三章啊,只许看不许摸,我操!差点没给我憋死。”潘江海把自己给说笑了,“哎……其实啊,每个人心里都有魔鬼,就看你能不能控制得住,控制住了你就是警察,控制不住你就是流氓。”潘江海总结得挺好。

“哎,歌厅你去的哪个?我看看认不认识?”徐国柱原来是专门管‘点子’的,找情报时没少往那些地方跑。

“正午歌厅,你知道吗?主要是这家。”潘江海说。

“正午……”徐国柱和崔铁军全愣住了。

“就是那个出事儿的歌厅?”崔铁军问。

“哎……是啊,当时里面就很乱,我觉得早晚出事儿。”潘江海说。

“那原来是老万罩的,后来让二冬子给搅和了,一下就乱了。”徐国柱叹了口气。

“我听说襄城缉毒的那小伙子就是在那儿出的事儿?”潘江海问。

“是啊,听说还没结婚呢,就……”徐国柱似乎被提起了痛苦的回忆,“哎,那是个挺不错的小伙子啊,精神、能干,二冬子这王八蛋啊!”他恨恨地说。

这个话题起了头儿,就挡不住了,三个老家伙聊起来二十年前的往事。当时流氓二冬子已经在B市崛起了,老万、国生等老炮儿都躲着他,在来B市之前,他曾经是襄城缉毒民警焦雄兵的“点子”。据说当时因为一起缉毒案子,焦雄兵到正午歌厅找二冬子问情况,结果就突然出了事。二冬子发了疯,不但抢枪杀害了焦雄兵,还在逃亡中扬言要干掉老鬼。最后要不是徐国柱及时出手,还不定要再伤几条人命。

徐国柱沉默着,觉得池子里的水越来越冷。他永远忘不了那擦肩而过的一枪,和二冬子最后迷茫的眼神。

“得了得了,别提那事儿了。”潘江海站起身来,“哎,走吧,二位爷,冲完了喝口茶去。好茶,单丛,广东哥们儿送的,哎……”他看崔铁军也在愣神,“走吧,再泡就秃噜皮了。”

这老三位到了休息厅,每人又做了刮痧、走罐儿。徐国柱连喊舒服,说下次还得让大喷子出血。崔铁军不习惯在外边睡,蹬着自行车先走了。潘江海酒劲儿上来了,躺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,但手机却一直在旁边振动。徐国柱烦了,拿起电话就开始胡抡。

“喂,找谁啊?潘江海啊……”徐国柱咋咋呼呼地说,“他嫖娼被抓了,现在到看守所了。”他说完就把手机关了,这次才清静下来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火语者作者:阵雨 2无证之罪:推理之王1作者:紫金陈 3尸语者作者:法医秦明 4沉默的羔羊 5古董局中局2作者:马伯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