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三叉戟目录

第34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在医院的急救室里,夏彪像只丧家犬一样。他满脸瘀青,打上石膏的腿被高高吊起。小雪已经被送回了家,铁锹在旁边看着他。因为有路人打了110,两个警察在旁边问着情况。

“你说这是自己摔的?”年轻警察问。

“是,是我自己摔的,喝多了,撞门上了。”夏彪说。

“喝多少酒能把自己的腿给撞折了啊?”年轻警察皱眉。

“真的,真是我自己弄的,与别人无关。”夏彪肯定地说。

年轻警察无奈,转头问站在一旁的铁锹:“你是KTV的老板?”

“是的。”铁锹点头。

“你说KTV里都是自己员工砸的?”年轻警察问。

“是啊,他们一帮人喝多了,闹着玩儿就给砸了,但并没伤人啊。”铁锹说。

“监控呢?为什么不开?”年轻警察又问。

“我们这儿设备都老化了,正在检修呢,所以就没开。”铁锹赔笑地说。

“行,你们真行。”一旁的老警察点头,“我可要提醒你们啊,作伪证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。”

“知道知道,我们不敢。”铁锹说。

“行,这是我们的电话,想起什么来了,就打给我们。”年轻警察拿出一张警民联系卡放在桌子上。

“行,没问题。”铁锹点头。

年轻警察刚要走,被老警察拦住。他走到夏彪面前说:“你们听好了,我不管你们是哪个道儿的,也不管你们玩什么猫腻。自己玩儿自己行,但别拿警察当傻子,特别是别招惹老百姓。”

“你……”夏彪敢怒不敢言。流氓有流氓的规矩,要是谁借助了警察的力量,那就没法在道儿上混了。

两个警察问完了,就离开了病房。铁锹从包里拿出一摞钱,扔到了夏彪的被子上。“治好了自己找个活儿干吧。”他说。

“什么?铁锹哥,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夏彪疑惑。

“鬼哥说了,我们庙小,容不下你这尊大神。从今往后,你自己混吧。”铁锹冷冷地说。

“别啊,大哥,我知道错了,别赶我走。”夏彪挣扎着起身,哀求道。

“彪子,这不是我的意思,是鬼哥的。你知道他说一不二的。”铁锹回答。

“那……”夏彪犹豫着,“那小雪呢,能不能也放了她?”夏彪试探地问。

“现在不可能,要等事情办完了,自然会让她走。”铁锹说。

“什么事情啊?”夏彪问。

“你不想好好活着了?打听这么多。”铁锹皱眉。

夏彪叹了口气,仰躺下去。

 

被抛弃的感觉像寒冰一样冷。夏彪独自躺在病房中,默默地望着白墙。他知道,只要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,就永远会处于被动的地位。但没有办法,他自己就是一只蚂蚁。

 

而崔铁军至今最怀念的,还是年轻时当探长的那段日子。虽然那时好胜冲动,但干活儿却是为了理想。理想这个词是奢侈的,年轻时挂在嘴边显得阳光,但过了五十再说就让人笑话了。他此时在一个商业银行里,正和徐国柱在一起查账。徐国柱没怎么搞过经侦,对银行账目一窍不通,于是就在旁边打起了瞌睡。

崔铁军认真梳理着D融宝对公账户的对账单,发现了许多问题。D融宝公司虽然对外业务做得很大,但对公账户里的流水却与其经营规模极不相符。也就是说,涉及该公司的一大部分资金都应该在体外循环。

“请问警官,你们为什么要查这家公司呢?”银行职员试探地问。

“因为案件啊。”崔铁军指着查询单上的法律条款。

“嗯,我的意思是,这家公司涉嫌犯罪吗?”银行职员又问。

“呵呵,你问这么多干吗?”崔铁军反问,“我可要提示一下你啊,我们的调查过程是保密的,你们可不能告知给被查询方。”他提示到。

“哦。”银行职员点头,不敢作声了。

但不一会儿,又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,银行职员赶忙介绍,这位是孙行长。

孙行长挺富态,一张嘴是南方口音。他先和崔铁军二人客气了几句,就把他们请到了旁边的理财室。

“两位警官,不瞒你们说啊,这家公司不仅基本户设在我们行,而且还从我们行贷了不少款。所以我想问问二人,这家公司到底出了什么问题。”孙行长问。

“他们从你们银行贷了多少款?”崔铁军反问。

“这……”孙行长犹豫了。

“你看,你不是也一样不能说吗?”崔铁军笑。

“起码在5个亿以上。”孙行长回答。

“这么多……”崔铁军感叹。

“据我所知,他们在其他银行也有贷款。所以,我要确定贷款的风险性,如果一旦有问题,我们要及时避险的。”孙行长说。

崔铁军知道,银行贷款都是双刃剑,贷款的时候银行占主动权,而一旦企业拿到钱之后,银行就处于被动了。“好,如果我们查到这家公司有什么问题,一定及时通知你们。”崔铁军说了个活话儿。

孙行长道了谢,留下了名片。

徐国柱有点琢磨不透:“哎,我说大背头啊,他们吸收了这么多资金,为什么还要从银行贷款呢?”

崔铁军看着他笑笑。“知道什么叫P2P吗?”他问。

“弄不太清楚,你说说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所谓的P2P,说白了就是一种理财的中介。给你举个例子啊,你想借一万,但额度太小,银行不批,怎么办,找我,我收你14%的年息。但这一万啊不是我的钱,是谁的呢?是大喷子的,我以12%的年息向他借款,也就形成了一种理财产品。而我这一借一贷,吃的就是差价2%。懂了吗?”崔铁军说。

“哦……”徐国柱点头,“还是不懂。”他又摇了摇头。

“嗨……”崔铁军笑着摇头,他又重复了两遍,徐国柱才弄明白。

“哦,那要这么讲,这种什么P2P公司也不会赔本儿啊,用不着贷款啊。”徐国柱问。

“也不是,这种公司即使正规,也会出现个别借款人还不上款的问题,你别忘了啊,还有运营成本呢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那也用不了这么多吧。”徐国柱问。

“是的,所以我判断,他们公司的资金链肯定出现问题了。”崔铁军默默地说。

正在这时,他的电话响了起来。“喂,哦,猎狐办啊,哦,我没在办公室。”他接通电话,“什么?啊,那太好了,我们用派人吗?哦,好,好,谢谢你们了,我等你们消息。”崔铁军挂断电话,喜上眉梢。

“怎么了?人找到了?”徐国柱问。

“是啊,公安部猎狐办刚刚发来消息,发现了谢春宝在泰国的踪迹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太好了,只要能让这小子开口儿,咱们就能摸清这个D融宝的路数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哎,要是需要到泰国抓捕啊,就你和小吕去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我操,你别拿我开涮了,我这外语,出去甭给咱祖国人民丢脸了。”徐国柱摇头。

“有人家小吕呢,你这怕什么啊。”崔铁军撇嘴。

“哎,从这点儿来说,真是不服老不行了。”徐国柱苦笑。

 

徐国柱中午有事,崔铁军就自己抱着材料回到了办公室,一进门,正看见小吕。

“哎,公安部猎狐办可来信儿了啊,没准要到泰国抓人,你好好准备准备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师父,有件事我想跟你说说。”小吕没接崔铁军话茬儿。

“什么事儿?神神秘秘的。”崔铁军问。

“我发现……”小吕看了看窗外,确定没人,“我发现我的电脑被人动过。”他说。

“什么?”崔铁军皱眉,“丢什么材料了吗?”

“没有,但是里面的几个案件报告的电子文档都被打开过。”小吕回答。

“你能确定吗?”崔铁军问。

“能确定,昨天几个文档打开的时间都在我下班以后。”小吕回答。

崔铁军让小吕操作着电脑,仔细地看着那个被打开的文件,不停思索着。小吕的电脑平时没人动,三个老家伙别说电脑了,就连手机的许多功能都玩不转。但如果小吕说的确有其事,那问题就严重了。

“师父,我是不是该给电脑设个密码啊?”小吕问。

“别设。”崔铁军果断地摇头。

“要不我到市局的监控室,查查昨天下班后谁进来过。”小吕说。

“也不行,这不明摆着查自己人呢吗。”崔铁军摇头,他沉默了一会儿说,“这事儿你别管了,也别对任何人说。”他叮嘱道。

“那……”小吕犹豫着。

“守口如瓶,你什么都不知道!”崔铁军加重了语气。

午后的时光慵懒安逸,监控室寂静得让人昏昏欲睡。崔铁军坐在一个破藤椅上,边喝茶边看报纸,有一搭无一搭地和保安闲聊。

“你说你,这么大岁数了还不娶媳妇,你妈不催你啊。”崔铁军问。

保安腼腆地笑笑:“呵呵,崔大爷,我还小呢。”

“我操,你还小啊……要在你们老家,老二都得打酱油了吧。”崔铁军撇嘴笑着,又帮保安把茶满上。

“哎,崔大爷,我自己来,自己来。”保安忙说。

“嗨,客气什么。”崔铁军原来看大门儿时是这里的常客,近些日子一搞案子就来得少了,“怎么样,不错吧。我从哥们儿那儿顺的。”

保安又喝了一大口,皱了皱眉:“哎呀,挺苦的,但……真是好茶。”

崔铁军看着他笑笑,心想连这小子都会说瞎话了,8块钱一饼的普洱,是他妈狗屁好茶。他佯装打哈欠抬头看看表,已经过了半个小时时间,眼看着就快下午上班儿了。“哎,你呀,也不能不着急,老话儿怎么说来着,成家立业,你得先把找媳妇儿这事儿给办了。”他说着又给保安满上茶。

保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小声说道:“上次我妈其实给我介绍了一个,邻村儿的,长得也挺水灵的,但是……后来没成。”

“为什么啊?你没看上人家?”崔铁军问。

“不是……”保安摇头。

“你小子肯定是在城里待时间长了,挑花眼了。”崔铁军指着他说。

“没有,真没有。他们家非要十万块钱彩礼钱,我们家穷,给不起,就拉倒了……”保安挺沮丧。

“哎哟,那太可惜了。”崔铁军摇头,“那不怪你,怪他们家人没眼力,就盯着钱。没事,我也给你盯着点儿,没准咱还找个城里的呢。”

“嗨,您别开我玩笑了。”保安也笑了,“哎哟,崔大爷,您帮我盯会儿啊,我这肚子……”他说着站了起来。

“没事,别着急,踏踏实实的,有我帮你盯着。”崔铁军冲他摆摆手,心想这小子还真能扛,这么大口地喝普洱,不拉肚子才怪呢。

看保安走了,他马上坐到监控控制台前操作起来。他把办公室门前的监控调回到昨晚下班后的时间,往后快进着,突然就发现了一个身影。是他!崔铁军惊讶。此时的屏幕清晰地显示着,楚冬阳正打开房门。

他倒吸一口冷气,听门口有动静了,便关上监控,看了看表,准备待会儿再到法制处转转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2名侦探柯南作者:青山刚昌 3古董局中局1作者:马伯庸 4古董局中局3作者:马伯庸 5无证之罪:推理之王1作者:紫金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