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三叉戟目录

第53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徐国柱在大路上伫立着,等了半天也不见鬼见愁出来。他刚想回去看看,一辆金杯车就驶过来,急停在他面前。

崔铁军摇开车窗,大声地说:“棍子,快上车。”

徐国柱没想到是他,犹豫了一下:“我在等人。”

“别等了,鬼见愁让人扎死了,我刚刚接到通知。”崔铁军举了举手里的电台。

“什么!被扎死了!”徐国柱大惊,“谁干的?抓到凶手没有?”

“没抓到凶手,刑警刚刚发现尸体。”崔铁军说,“快上来,这里危险。”

徐国柱叹了口气,知道鬼见愁最终还是没能逃脱。他走到车旁,从兜儿里掏出硬盘,扔在副驾驶的座椅上,说道:“这是老鬼手里的关键证据,应该与黄有发他们有关,你赶紧送回去,尽快查出问题。我还有事儿要解决,你先走吧。”他说完便走到路旁,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。

“哎,有什么事儿我跟你一起去!”崔铁军立即启动金杯车。

但徐国柱却不理这茬儿,钻进出租车,飞驰而去。崔铁军开车就追,不料出租车开得极猛,刚过了两个路口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妈的,这车开的,跟他妈抢了银行似的!”崔铁军用手拍方向盘骂道。

柳爷开着车,又兜了几个弯子,才放慢车速。徐国柱仰靠在座椅上,大口喘着气,眼神发直。

“棍儿哥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柳爷问。

“老鬼……”徐国柱停顿了一下,“老鬼死了……”

“什么?老鬼死了?”柳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是怎么死的?”他问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不知道……”徐国柱感到头痛欲裂,他叹了口气,看看表,“这个点儿了,还能找着老万吗?”

“这个点儿……”柳爷说着也看了看表,“应该没问题,他每天夜里两点下班。”

“好,赶紧去!”徐国柱说。

 

大约开了半个小时,柳爷把车停在了市北区一个量贩式KTV门前。门口的保安刚要阻拦,一看是柳爷就没再说话。KTV里热闹非凡,男男女女在光怪陆离的灯光下尽情狂欢。低音炮重重的节拍,震得徐国柱胸口发闷。“我操,老万在这儿受得了吗?”他扯着嗓门儿说。

在KTV的一间办公室里,两个人见到了老万。老万的年龄已经六十大几,他头发花白,戴个老花镜,穿着一个皱巴巴的纯棉夹克。一看徐国柱来了,咧嘴笑了起来,但一起身,就显出了腿脚不利落。

“棍子啊,这多少年不见了!你也老了。”老万一笑,满嘴的牙没剩几颗。

“可不,底下的毛儿都白了。”徐国柱龇着牙笑,“我说您老,怎么跑这儿待着来了,不嫌吵啊?”他大声说。

“嗨……”老万苦笑着摇头,“我这一辈子啊,净他妈给人家看场子了,耳根子就没清净过。你要冷不丁让我清净了啊,没准就他妈挂了。哎……现在谁还去歌厅啊,那老哥儿几个也都没饭辙了,都指着那点存款当‘息爷’(靠银行利息活着的人),我哪好意思拖人家后退啊。但也没个正经事儿干,没辙啊,就觍着脸到这儿混来了。挺好,一到这儿我就能睡着。”老万说着就拿起暖壶倒水。

徐国柱坐了下来,他用手摸着沙发的破扶手,突然觉得有些悲凉。要说当年老万可是个人物,他不但在市南区说一不二,而且还多次挫败了市西区的大流氓“水鸡子”。他算是老炮儿中仁义的,一般打架点到为止,不下黑手。但要碰上犯浑的,他也从不留情。在二冬子疯狂的那段时间,他为了保存实力到市北区暂避。其实要真茬儿起来,还不定谁赢谁输呢。但如今呢……徐国柱看着老万瘦骨嶙峋的背影,突然觉得,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。

老万给两位送上水,拿起座机说了几句。不一会儿,KTV的服务员就送来了几袋熟食、干果和果盘。老万回身关上收音机,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“白瓶绿标”的牛二。

“我说老两位,喝口儿吧。”老万一笑,竟是满脸慈祥。

“哎,万爷,我是过来找你说事儿的。再说,你这值着班儿呢,让人发现再给开喽。”徐国柱笑着说。

“不能够……”老万摇头,“这个场子是我一小兄弟的,那谁,小崽儿,你还记得吗?”

“小崽儿?”徐国柱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。

“哎,就是原来倒腾光盘的那小子。”柳爷在旁边提醒。

“哦,那我知道了,小个儿,跑得倍儿快!”徐国柱想了起来。

“哈哈,就是他,就是他。”老万也笑了,“现在他是这儿的老板,人家出息了,开了不少买卖。”

“我操……”徐国柱不禁摇头,“记得那时我们治安队没少在街上撵他,丫抱着一大包毛片儿一口气就能跑出几公里。”

“呵呵,现在他也跑。跑马拉松,听说还得过名次呢。”柳爷说。

“我操……”徐国柱感叹地摇头。

老万打开了酒,到了满满两杯,柳爷开车不能喝,就要了一听饮料。徐国柱把熟食和干果撕开摆好,三个人边吃边聊。刚才这么一折腾,他饿坏了,三下两下就干完了半只烧鸡。

“棍子,你行。就冲你嘴壮,身体也错不了。”老万就吃花生米,但酒已经喝到了第二杯。

“我啊……不该高的都高,按说不能吃这些。”徐国柱苦笑。

“嗨,甭听那个。”老万摇头,“人哪,就得想开喽,什么他妈养生啊,都是扯淡。我告诉你啊,该吃吃该喝喝,把所有的器官都给用起来,这样身体才能好呢。”老万一嘴歪理。

“得,听您的。”徐国柱笑着举杯,“哎,我说万爷啊,你现在跟儿子过?”他问。

“嗨……没有,自己过……我那兔崽子啊,他们两口子看我不顺眼,没事就找茬儿,就等着我闭眼好霸占房子呢。我一生气,让他们丫滚蛋了!”老万的语速慢了下来,似乎被戳到了痛处。

“哎,你好歹还有个儿子呢。我他妈一绝户,对不起老祖宗了。”徐国柱苦笑。

“嗨,我早就想开了,死啊活啊,一辈子早早晚晚。蚊子来例假,多大点儿事儿啊。”老万跟两位碰杯。

“哎……”徐国柱叹了口气,“万爷,我……”徐国柱刚想张嘴,但欲言又止。

“棍子,咱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,你就有话直说吧。我知道,要不是有肯节儿的事儿,你也不会舍面子找我。”老万看着他,“事儿我都知道了,你说吧,想让我干什么?”

“事儿你都知道了?”徐国柱诧异。

“老鬼挂了,是一帮生瓜蛋子干的。动手的叫夏彪。”老万的表情冷了下来。

“你消息够灵通的啊。”徐国柱感叹。

老万笑了笑,轻轻抿了一口酒,说道:“大棍子啊,有句话可能说了不中听。这些年啊,你早就不是你了,但我们依然是我们。”他话里有话。

徐国柱点了点头:“万爷,说实在的,你我不是一路人,但这些年我敬你佩服你,就因为你是条汉子,不恃强凌弱。”

“嗨……说他妈什么文明词儿啊。我就是心太软,要不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揍性。”老万几杯酒下肚,表情便不再慈祥,年轻时的气场渐渐恢复。

“棍子,听我的。你就在这儿踏踏实实地待着。越乱的地儿越安全。其他的事儿,我来办。”万爷的眼睛里闪着凶光。

“哎,万爷,你可别胡来啊。我还没说让你干什么呢。”徐国柱忙说。

“你呀,趁早甭说。说了,就算你教唆了。该干什么我心里有数儿。不就是那个小子吗?放心,他跑不出去。”老万冷笑,“现在这事儿,已经不光是你们警察的事儿了。我们有我们的规矩!”老万说着,仰头把酒喝尽,“还有那个国生,我会按照规矩办好。棍子,你信我一回。”他说着就站了起来。

“万爷,我信你。但你得答应我,不做出圈儿的事儿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呵呵……圈儿是你们画的,我这一辈子都在圈儿的边儿上走,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心里清楚。放心吧,一天之内,我给你结果。”老万胸有成竹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大唐狄公案作者:高罗佩 2无声的证词作者:法医秦明 3古董局中局3作者:马伯庸 4白夜行 5古董局中局2作者:马伯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