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19章

所属书籍: 三叉戟

“温馨”花店就开在市南区一处繁华的路旁。傍晚六点,花姐即将结束花店一天的生意。在临走前,她又给新上的鲜花喷了一遍水,才招呼小雪关门断电。但正在这时,一个人却挤了进来。花姐一看,是城南批发市场的小老板老路。

老路五十多岁,一脸憨厚。“哎,你们还没下班吧?”他问。

花姐穿着一条紫色的裙子,更显得皮肤白皙。她笑笑说:“快了,怎么了?”

“我来买花。”老路有点紧张。

“买什么?送什么人?”花姐说着,带老路走到展柜前。

“我……”老路犹豫了一下,“想买玫瑰,送一个女人。”他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呵呵……”花姐笑了起来,一脸媚态,“要多少枝啊?我这里刚好上了一批。”

“要……”老路犹豫着,“要一百枝。”

“一百枝?”花姐惊讶,“你干吗用啊,求婚啊?”她笑着问。

老路不说话了,脸红扑扑的。花姐知道不便再问,就招呼小雪,两个人一起给他挑选玫瑰,又加上一些百合、满天星的搭配好。老路一直站在那儿,呆呆地看着花姐。

等花束扎好了,老路却没走,抱着一大捧玫瑰,看着花姐发愣。花姐也挺纳闷儿,但也不好轰他。没办法,就拿话点他:“哎,我说老路啊,你还傻站着干吗,还不快把花给人家送去,再耽误,花都不鲜亮了。”

老路看了看玫瑰,又看了看花姐,终于鼓足了勇气:“这花,我是送给你的。”老路说着就把花递了过去。

花姐愣住了,但马上又恢复了常态。她大方地接过玫瑰,深深地闻了一下。“那就谢谢了……”她用女人特有的温柔回应。

老路迷醉了,呼吸更急促了。“今晚……今晚……我能约你吃个饭吗?”他问。

“哎哟,今晚不行,我有约了。”花姐笑着回答。

“那……那明晚呢?”老路退而求其次。

“明晚也不行。”花姐摇头。

“那……那我等你消息,有空了,给我打电话。”老路说着就退后两步,“哎,祝你生日快乐啊。”他说。

花姐一愣,心里掀起波澜,已经好久没有人记得自己的生日了。但她随即又忍住感动,冲老路笑了笑。“谢谢。”她简单地回答。

在老路走后,花姐关上了店门,沉默着。小雪见状,走了过来。

“姐,我陪你过生日吧。”她说。

花姐笑笑:“哎,过什么生日啊……我都这个岁数了,过一年就老一岁。”

“那可不行。”小雪说着走到后面,拿出了两个妙芙蛋糕,“姐,生日快乐。”她笑着说。

花姐也笑笑,不想驳小雪的面子,就从店里拿出一瓶红酒。两个女人坐在鲜花之中,对饮起来。

“姐,你一点儿不老,还是那么招人。”小雪笑着说。她穿着一身藏蓝色的连衣裙,显得优雅纯情。

“呵呵……你别逗我开心了,就那个‘安踏旅游鞋’?”花姐自嘲道。

小雪也笑了:“姐,你年轻的时候一定很多人追吧。”

“哎……”花姐叹了口气,没有回答,“小雪啊,你未来有什么打算啊?”她问。

“未来……”小雪露出淡淡的忧伤,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她摇了摇头。

“早晚要脱离这种生活吧。别像我一样,真把一辈子都耽误了。”花姐苦笑。

小雪拿起酒杯,浅浅地喝了一口:“姐,你说男人真的不可靠吗?”

花姐苦笑着摇了摇头,她拿出一包“520”,点燃一支:“这男人啊,都是逢场作戏,没一个真心的。咱们女人啊,就得对自己好点儿。趁着年轻,买点好包、好衣服,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不然青春一下就过去了。咱们,得为自己活着。”

小雪点了点头:“姐,你有过爱的人吗?想终生托付的那种?”

“爱的人?”花姐看着小雪笑,“我爱的男人都不爱我,我不爱的男人占满了我的生活。”

“我懂了。”小雪点头,“来,祝我们早日能为自己活着。”她说着举起了杯。

两个人一饮而尽,脸上都红扑扑的。

“哎,跟你说件事啊,我一个朋友有个新同事,小伙子挺好的,工作还稳定。要不要见见?”花姐问。

小雪苦笑:“姐……我这么脏,谁要啊……”她看着花姐的眼睛。

“只要你不说,没有人会知道。只要你能忘记,不再提起,这个秘密会被所有人忘记。”花姐一字一句地说。

“我忘不了,这是我的命。”小雪的表情冷冷的。

花姐知道她想起了不好的回忆,就劝慰道:“你那只是逢场作戏,他们只是你要利用的工具。”

“我何尝不是一个工具呢?”小雪抬起头问。

花姐哑口无言。外面的天色暗了,屋里也变得漆黑。店里的一朵百合散落了花瓣,一阵清香飘了过来。

“你要有勇气,有勇气离开,有勇气脱离。与那个小子分了吧,你们不是一路人。”花姐说。

“我可以离开,但我妈呢?她需要钱啊。姐,你别管我了,放心吧,我知道该怎么活着。”小雪努力地露出笑容,“我敬你,祝你生日快乐。”她又举起酒杯。

花姐笑笑,把酒满饮。她看看手机,上面没一条祝福的短信。

在市北区的一栋高级公寓楼里,刘权等人已经蹲守多时了。他们一直守在5层的楼梯间里,观察着对面房间的动向。在504房间门前,有一条两米长的过道,过道一米多宽,形成了房门与主楼道间的缓冲带,非常不利于蹲守。刘权看了看表,屋里还没动静,心里有些着急。

“棍儿哥,能确定屋里有人吗?”刘权问。

“我去过物业了,他家的电表还在走字儿。从物业的监控里看,进去的俩人也没出来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要不直接敲门吧。”崔铁军说。

“歇了吧您哪,万一不开呢,你找撬锁的啊?这是5层。再有个跳楼的,热闹了。”徐国柱说。

“操,那也不能干耗着啊。”刘权叹了口气。

“要不这样,咱们……”徐国柱压低声音,对大家说出计划。

“我看这招儿行。但不能光让您上,我跟您一起。”刘权说。

“行。”徐国柱点头。

“哎,我也去。”崔铁军和小吕异口同声。

“操,你们丫以为这是打麻将呢,凑一桌儿啊。”徐国柱撇嘴,“我告诉你大背头,我还真不是瞧不起你。要论抓人,我们刑警是你们丫经侦的祖宗。”他那德行劲儿又上来了。

要说抓人,徐国柱确实有自信。“大棍子”可不是浪得虚名,几十年刑侦一线的冲锋陷阵,给了他丰富的工作经验,在社会上也算有一号。他将腕上的手表摘下,放在兜儿里,和刘权缓步走进楼道里,身后的同事都严阵以待。

为了躲避屋内的人从“猫眼儿”往外观察,徐国柱和刘权蹲在地上,一左一右贴着墙壁缓行,轻轻埋伏在门的两侧。刘权主攻,在开门的一侧。这是最要劲儿的位置,只要门一打开,他便将和嫌疑人针锋相对。空气仿佛凝固,徐国柱用耳朵贴着防盗门,能清晰地听到屋里电视声的响动和人说话的声音。他冲后面挥挥手,行动立即开始。崔铁军立即拉下504房间的电闸,屋内的电视声随之消失。刘权紧张起来,等着屋内的人有所举动,但奇怪的是,屋内的说话声也停止了。

时间分秒流逝,屋内一片死寂。长时间的蹲姿让徐国柱双腿发麻,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滑落。这时,门里发出了阵阵脚步声。徐国柱立即紧张起来,浑身的肌肉也紧绷起来。

“哗……”房门轻轻地响了一声,但却没有打开。徐国柱知道,这是里面的人透过猫眼儿在向外观察。几秒后,脚步声又缓缓离开了。

有事儿!徐国柱心里明镜儿一样。一般老百姓,是不会这么提防的。他轻轻拿出手机,给崔铁军发了短信,开始了行动的第二步。

半分钟后,楼道便响起了乱哄哄的声音。

“怎么回事啊?怎么停电了?”崔铁军大声问。

“我也不知道,好像闻见糊味儿了,是不是线路烧了?”小吕打着配合。

“快查查,看看电表怎么回事,没跳闸啊……”后面的侦查员也大声地说。

楼道另一头有邻居好奇,刚要出来便被侦查员劝阻。

504屋内的人再次来到门前,透过猫眼儿观察,却看不到楼道内的情况。他又犹豫了良久,才终于开了门。“怎么回事啊?”他刚发出疑问,门就被刘权猛地拽开。

“警察!”刘权大喊,开门的人立即被按倒在地,徐国柱从地上一跃而起,却不料双腿发麻不听使唤,一下就摔倒在地。小吕见状,从后面冲了过去。崔铁军把电表箱合闸,屋里顿时亮了起来。

小吕第一次参加抓捕,亢奋地冲在最前头。但刚一进门就和一个男子狭路相逢。

“警察!”小吕刚喊出声就愣住了,只见眼前正对着一个黑洞洞的枪口。他下意识地低头,一把托起对方的手。只听“咚”的一声巨响,子弹射穿了天花板。

“操,有家伙!”徐国柱大喊,他跨过刘权,也冲了过去。但门道儿太窄,小吕正在与男人缠斗,他根本挤不过去。徐国柱万分焦急,但有力却无处施展,崔铁军也想挤过来,门口儿乱成了一锅粥。小吕明显处于下风,男人人高马大,渐渐把枪口压低,眼看着就指向了小吕的脑袋。在此千钧一发之际,徐国柱突然想起了兜儿里的手表,便猛地拽了出来,攥紧表带,猛地拿钢制的表盘砸了过去。这一下可够狠的,男子的脸上顿时开了花,徐国柱趁机一把拽过小吕,自己扑了上去。他把男子压在身下,狠狠地砸着对方的手腕,没几下枪就掉了。但男子力量很大,一脚将徐国柱踹开,挣扎着起身,猛地往窗台跑。

“拦住他!”徐国柱大喊。男子在开门前已有所防备,窗户一直大开。窗下有一个宾馆搭的一个塑料顶棚,男子试图跳下逃窜。刘权见状,猛地扑了过去,一把抱住了男子的腰身。

男子身材魁梧,比刘权整大一号,他困兽犹斗,奋力挣扎。

“权子,小心!”徐国柱爬起来,刚要上前协助,不料刘权脚下一滑,与男子一同坠出了窗外。

“权子,权子!”众人都惊呆了。

徐国柱急了,转头往楼下冲。现场十分惨烈,嫌疑人命不好,在坠楼的时候没落到顶棚,中途被栏杆剐了一下,头朝下坠地,脑浆迸裂。而刘权则跌坠到顶棚上,又被弹到了地上,但也已奄奄一息。

“别他妈看着啊,叫救护车!”徐国柱泪流满面,“权子,权子,你丫别装孙子,活着就言语一声。”他抓住刘权,大声地呼喊着。

“放手!别碰他,等医生来!”崔铁军过去阻拦,这是最基本的医学常识。

“我操,我就操!这是他妈的经济案子吗!”徐国柱歇斯底里地大喊着。

小吕早就蒙了,傻傻地站在一旁。

“叫救护车!别他妈愣着啊!”徐国柱冲小吕大喊。

回目录:《三叉戟》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法医秦明作者:法医秦明 2一个刑警的日子作者:蓝衣 3名侦探柯南作者:青山刚昌 4沉默的羔羊 5古董局中局1作者:马伯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