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56章 所求

 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,战鼓声渐渐停歇下来,不知道是谁发出第一声哀鸣。

  “宣王死了,沧州要破了——”

  沧州城猛然混乱起来,百姓们包裹都来不及收拾,惶惶逃出家门。

  大周军队士兵和妖物混杂,他们的少年皇帝可怖残忍,一时间沧州混乱不堪。

  马车上轿帘被掀开,露出一张不可置信的脸。

  叶冰裳握住丫鬟小慧的手腕,脸色惨白:“他们说什么?告诉我,是我听错了。”

  小慧难过地看着她:“侧王妃。”

  小慧看着眼前的叶冰裳,女子眼尾发红,眼里带着难以置信、震惊又悲伤的情绪,她像是猛然失去了魂魄,拽住自己的那只纤纤玉手,不知不觉使了很大力气。

  小慧说:“王妃,奴婢的手……”

  叶冰裳失魂落魄地放开了她:“怎么可能,殿下怎么会……”

  “禀侧王妃,沧州乱了,叶大将军他们守不了多久的城,要不了多久周国大军就会攻进来,属下现在保护你离开!”一个身穿铠甲的统领,脸上沾着鲜血,连忙说道。

  统领从混乱的城楼上跑下来,明白如今形势有多糟糕。

  宣王殿下守城,一直守到第一缕天光亮起。

  殿下穿着白色战甲,脸色已经青灰,萧凛出生开始,便是大夏的希望,他战斗到了最后一刻,最后握住自己的银剑,和战马一同死在了战场上。

  统领远远看见,茫茫天光另一处,九头鸟车辇上的少年帝王,冷冷地注视着萧凛倒下。

  小暴君身后,车辇上的旗帜被吹得翻飞,像两片冰冷的羽翼。

  尸妖被大夏的士兵和除妖师砍碎,可是周国养精蓄锐的士兵们,如同猛虎,攀上了城楼,势如破竹。

  紧随的虎妖咆哮着,朝着城门冲了过来。

  那一刻谁都明白,沧州守不住了。

  叶冰裳手脚冰凉,眼泪流了满脸,小慧扶着她。车夫很快就位,准备带着她们逃出沧州。

  一座被攻破的城,留下来有多危险,所有人都清楚。

  放下轿帘之前,叶冰裳看见了长街尽头走过来的少女。

  是她三妹妹——

  少女金色裙边似乎缀着日光,她的目光冰冷,看着满城百姓慌乱逃窜。少女背上背着一把剑,她远远盯着倒下的旗帜,安静聆听空气中哀戚的叫喊声,目光像是十二月深潭。笔趣阁TV首发www.biqugetv.comm.biqugetv.com

  觉察叶冰裳的目光,苏苏抬起头,远远和叶冰裳对视了一眼。

  叶冰裳说不上来,然而那一刻自己感受到了冷。

  如同一个无情无欲的修者,用没有感情的目光看了自己一眼。可是很快,少女朝着她走过来,那股冷如骨髓的凉意不见。

  苏苏说:“沧州要破了,这里很危险,你回上京吧。”

  叶冰裳下意识问:“你呢?”

  苏苏看着她。

  叶冰裳抿了抿唇,弱声道:“难不成你想留下来打仗,可、可你是女人……”

  苏苏不语,她拿出自己怀里一张掩藏气息用的符纸,放进叶冰裳掌心:“带着这个,妖怪不会轻易找你,你随张统领他们回去上京。”

  叶冰裳还想说什么,苏苏没有理她,返身走向沧州。

  无数人往外逃,只有她一个人往里走。

  千万人,她逆流而上。

  小慧看着叶冰裳的手死死握住裙摆,不安地唤了一声:“王妃……”

  叶冰裳的手松开,怔然说:“回上京。”

  *

  一柄长.□□过来,叶啸战了一夜,眼看无法躲开,要生生受了这一下。

  银剑折射着日光,与长.枪相撞,长剑应声而断。

  叶啸被人从地上扶起,看见来人,他额上青筋一跳:“三丫头!”

  苏苏脸上都是血,扶起叶啸,把他往城内送:“爹,都下令撤兵了,你怎么还不走?”

  叶啸说:“老子怎么办是老子的事,你这个死丫头,不是让你回上京了!你是不是要气死你祖母!”

  他仿佛老了很多岁:“宣王死在了战场上,爹好好活着回去,没法交代。”

  苏苏抹了把脸上的血,冷静地说:“你不能死,大夏已经失去了一个英雄,爹你是大夏战神,只要你活着,澹台烬就不会那么快侵占大夏。”

  勾玉以为她会很难过,出于意料,她振作得也很快,她像是一夜长大,整个人变得坚韧起来。

  曾经衡阳宗保护她,师兄师弟爱护她,勾玉陪伴她,和她讲修真之道。苏苏天赋很好,受过的挫折也不多。

  可是如今,澹台烬的傀儡术下,她亲自杀了萧凛。

  勾玉无法窥探她内心的痛苦,但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。

  大夏六皇子萧凛——

  出生开始,国师就为他批过命,萧凛与龙脉相关。萧凛的陨落,意味着大夏的国运开始衰竭。

  如果苏苏和这件事没有关联还好,可是偏偏,事情如此残忍。

  那把匕首由她亲自推进萧凛心脏,萧凛让她不要回头,一直往前走。最后他是靠着怎样的毅力,死在了战场,护住苏苏和整个叶家?

  连勾玉心中都沉甸甸的,如果不是它之前疏忽,小主人也不可能中傀儡术。

  苏苏的一番话说通叶啸,叶啸也是个明白轻重缓急的人,只好暂且随着大军撤退。

  苏苏远远看一眼黑压压打过来的大周军队,那里停着尊贵无双的玄色九头鸟车辇,少年就端坐其上,她突然问:“爹,有弓箭吗?”

  叶啸说:“什么?”

  苏苏拿过一个士兵的弓箭,锐利的羽箭刺破她的食指,她神情冷淡,挽弓搭箭——

  鸣镝声划破长空,迎着朝阳,直直朝着玄衣少年射去。

  勾玉大喊道:“苏苏!不可以!”

  她凝了仙力,弓箭带着浅浅的金色,穿过两军,最后射入澹台烬身后的大周旗帜。

  旗帜应声而倒。

  廿木凝惊道:“陛下小心。”

  她连忙飞身而起,带着澹台烬躲开断裂的旗帜。

  她抬起头,就看见澹台烬脸色白得吓人。

  少年狼狈地抬起头,看向两军交战之处,低声自语道:“她想我死?”

  廿木凝扶起他,以她不凡的眼力,自然很快明白了这箭是从哪里射出来的。

  澹台烬笑了一声,手指抵住唇,语速很快,像在说服自己:“无所谓,反正萧凛已经死了。”

  萧凛死了,大夏撑不了多久。

  大夏皇帝软弱,赵王是个欺软怕硬的窝囊废,十余年的歌舞升平,让大夏养出一堆驱虫。

  萧凛一死,大夏的骨头就折了。

  他用轻慢嘲弄的语气说着这句话,廿木凝看着他紧抿的唇,知道陛下心情很是糟糕。

  他攻破沧州,并不如预料的那么高兴。

  尽管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,这种不愉的感觉,来自哪里。

  廿木凝拔下剑,看向大夏,那少女已经不见了。

  *

  这一场战争,从七月打到了十一月。

  秋意瑟瑟,快到初冬。

  苏苏披着披风扶祖母出门的时候,上京的百姓满面愁容。

  老夫人语气里也有几分不安,握住苏苏的手:“夕雾,你说淝城这次又能撑多久?你爹和哥哥会不会出事?”

  苏苏沉默片刻,笑着安慰老夫人:“没事的祖母,你要相信爹爹,他戎马半生,打仗经验怎么也比别人足。您日日对着上神祈祷,仙人会保佑爹爹和哥哥的。”

  老夫人没讲话。

  大家都心知肚明,四个月以来,澹台烬的军队无人可挡,自拿下沧州后,他陆续攻破袁州、川芜阜,甚至上个月远沛城守城的将领直接打开城门投了降。

  多么可怕的趋势。

  叶啸与苏苏大哥退回淝城,继续守着城。

  如果淝城再让澹台烬攻陷,大夏被灭,是早晚的事。

  苏苏陪着老夫人去上香。

  马车一路不疾不徐地行驶,澹台烬的大军压境,让整个上京染上了压抑的氛围。

  苏苏靠坐在马车上,恍然觉得时间过得飞快,她来这个世界,竟已经一年了。

  去年也是在上香以后,她进入叶夕雾的身体。在山贼手中险险逃走,初见澹台烬。

  许是去年的阴影,这回老夫人上香也换了个寺庙。

  苏苏才下马车,听见寺庙的钟声响在耳边,经久不绝。

  灰衣小和尚在撞钟。

  老夫人进去上香,苏苏在台阶下等她。

  一个宫装少女苍白着脸走下台阶,看见苏苏那一刻,她猛然瞪大了眼睛,怒气冲冲跑过来:“叶夕雾!”

  苏苏诧异地看着她,觉得有些面熟。

  还是身后的春桃提醒道:“九公主怎么在这里?”

  原来是九公主。

  九公主看见苏苏,跟看见杀父仇人一样,拽住苏苏披风领口:“叶夕雾,你是不是和本公主有仇!”

  苏苏拍开她的手。

  “有话好好讲,再对我动手,我也不会和你客气。”

  九公主神色憔悴,声色俱厉道:“都怪你引狼入室,让澹台烬顺利回了周国当皇帝。你这个蠢货还管不住他的心,不然……不然本公主也不至于……”

  苏苏问:“你不至于什么?”

  九公主跺脚,恨声说:“父皇也不会让本公主和澹台烬和亲!”

  这话一出,别说是苏苏意想不到,春桃都瞪大了眼。

  自古以来,打仗打不赢的时候,就只能求和。自萧凛死后,大夏节节败退,皇上想讲和,竟然还打算把九公主嫁给澹台烬。

  “你也知道……本宫之前是怎么对他的。”九公主小脸苍白,“他一定会折磨死本宫。”

  没错,以前把澹台烬当成狗逗弄的,除了赵王,就是眼高于顶的九公主。

  她真落到澹台烬手里,绝对没有好下场。

  “本宫不管,你……你得给我想办法!”

  “这是你父皇的决定,关我什么事?”苏苏说。

  “你这个不争气的女人,亏你还是他妻子!”

  苏苏面无表情说:“你说得对,我就是不争气。”

  “你!”

  苏苏走了两步,见九公主怕得脸色惨白,想起她是萧凛最疼爱的妹妹,她叹了口气,说:“九公主放心,他不会同意的。”

  九公主诧异地看着她:“什、什么?”

  苏苏心想,因为他要的是叶冰裳啊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界王作者:骷髅精灵 2凡人修仙传 3一世兵王作者:我本疯狂 4将夜第四卷:垂幕之年作者:猫腻 5第四卷 二十年纵横间作者:爱潜水的乌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