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88章 神器重羽琴

  澹台烬也没想过会变成这种情况。

  他的一腔复杂沉冷的怨恨,委实没法对着一个小女孩倾泻,但她却一眼看出自己的感情。

  那些藏起来,卑劣又不愿意承认的情愫。

  是,他喜欢她。

  曾经连情丝都没有的时候,就喜欢得不得了。五百年时间过去了,他以为自己恨她,恨不得穷尽世间一切办法把她找出来,与她一并黄泥销骨,可是骗过了谁,也骗不过自己。

  他依旧喜欢她,此生之向往,尽数在一个人身上。

  可他也知道,这份喜欢不会被容忍。

  横亘在他们之前的东西太多了,萧凛的死,叶夕雾大哥的死,甚至最后,她以跳下城楼的方式,终止了与他的一辈子。

  她不会爱他,只想杀了他。

  因此当她说自己喜欢她时,他沉默下来。承认喜欢她的自己,会多么可笑。

  小苏苏见他不承认,也不反驳,在心里肯定了自己的想法。她看着眼前这个“奇怪”的人,打了个呵欠,用小手揉揉眼睛,趴在他肩膀上睡着了。

  等她均匀的呼吸声想起,澹台烬似乎才渐渐回过神。

  女孩在他怀里睡得香甜。

  漫天的霞光越来越黯淡,歌唱的百鸟散去,周围在澹台烬看来,依旧透着古怪之色。

  不管在任何地方,天幕不会黑得这么快。

  澹台烬没办法,只好单手抱着小女孩往前走。走了没多远,他看见一处亮着烛火的竹屋。

  竹屋四周开放着花,萤火虫飞舞,甚至有夜里绽放的昙花,像是怀里传来的幽香。

  澹台烬抱着小苏苏走了进去。

  如今四处昏暗,只有这一处亮着,他要寻为什么,只能来这个地方。

  竹屋里有一架漂亮精致的床,顿了顿,他把睡得香甜的女孩放上去。

  周围安静下来,他咳嗽两声,呕出丝丝鲜血。

  澹台烬敏锐地抬眸,看见烛光倒映的昏暗处,一个蜿蜒的影子走出来。

  澹台烬眯了眯眼,掌心一道雷电打出去。

  那个影子颤了颤,重新隐回黑暗,依旧没有消散。

  澹台烬皱起眉,他自然睡不着,守着苏苏,等待这个处处古怪的地方天亮。

  然而第一丝天光亮起,他眼也不眨盯着的女孩却骤然消失不见。

  “黎苏苏!”

  连同着整个竹屋,也一并化作虚无。

  澹台烬追出去,外面的天空灰沉沉的,方才粉糯的女孩消失在了阴影里。取而代之,一片丛生的荆棘中,高大的影子慢慢站立起来。

  它身后,女孩睡在一朵盛放的莲台上,被带走了。

  无数魍朝它融合,汇成一个头生魔角的黑色影子,它朝着澹台烬攻击过来。

  澹台烬也阴沉沉看着它。

  “你找死!”

  他的灵剑碎裂,逍遥宗师尊给的东西太过鸡肋,在这个地方根本没办法使用。

  然而可以使用的东西……却带着沉沉鬼气,会染指他纯粹的灵根。

  澹台烬以血为引,一柄紫色带着龙纹的魔弩出现在他手中。

  魔弩以怨气为食,出现在他手中的一瞬,他黑瞳转瞬带上妖异的红色。

  澹台烬也知道,既然走了仙道,断然不可以使用妖魔的武器。

  然而他顾不了那么多,和他抢她的,都去死,全部去死!

  倘若有仙界大能在这里,定会震惊他手中武器,竟是上古会惑人心智,导致杀戮的屠神弩。

  屠神弩出现的一瞬,天幕落下紫色的雷电,犹如扯碎苍穹,咆哮着冲魍妖而去。

  地上被劈出百丈裂痕,魍妖惨叫着落在地上。

  少年绣着鱼纹的靴子踩住它。

  他红瞳妖异,舔了舔唇:“好孩子,告诉我,她去哪里了?”

  “嗤,不会讲话啊。”少年苦恼地笑了笑,“也好,那就去死吧。”

  他手中屠神弩带着紫雷,把地上密密麻麻还来不及逃窜的魍妖吞噬干净。

  耳边充盈着放纵肆意的笑声,澹台烬张开双臂,杀戮之心大开,转瞬也跟着消失在原地。

  *

  “这是在哪里?”

  莲台上的苏苏睁开眼,女孩扒拉着花瓣往下看,看见一片美丽的山谷。

  山谷是春天,盛放着娇媚的花儿。

  莲台疯狂地托着她逃跑,一个声音惊恐地说:“快,快和我进去,那个可怕的人要追上我们了。啊呀,他把主人的魍妖都杀掉了,到底什么来头。”

  苏苏抬手一抓,握住一把漂亮精致的冰蓝色箜篌。

  箜篌飞速缩小,躺在她掌心,用兴高采烈的童音说:“你能看见我呀?”

  小苏苏点头。

  箜篌说:“这里是千里画卷,我只能带你躲进这里。过去镜保留了上古景象,在苍元秘境里,足够以假乱真,你方才处于大妖诞生场景里。再不走,魍会把你噬掉。”

  “千里画卷?”

  看见女孩似懂非懂的眼,箜篌清了清嗓子,用稚嫩的童音说:“介绍一下,吾乃六界十方最厉害的、最后一样完好神器——重羽箜篌,生出的器灵!”

  “你真厉害,器灵。”

  箜篌纠正它:“不叫器灵,叫‘重羽’!”

  女孩点点头,说:“重羽。”

  箜篌在她掌心转了个圈,说:“你要叫我重羽灵尊。”

  “重羽灵尊。”小苏苏问,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
  说起这个话题,重羽高兴地道:“我等你很多年了,有人一直想见你。”手机端一秒記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“是谁?”

  重羽顿了顿,说:“是苍元秘境的主人,也是我的主人。他很疼爱你,不会伤害你。你方才差点被过去镜摄魂,现在魂魄不稳,千里画卷是他留下保护你的东西,在帮你养魂,画卷里一天你长大一岁,很快就能长大,恢复仙法和记忆。”

  苏苏看出它没有恶意,于是说好。

  莲台载着苏苏,一人一琴在画卷里飞行,眼见前面就是山谷,重羽兴奋道:“到了到了,他在里面等你。”

  然而莲台将将触碰到结界,空中凭空出现一个玄衣少年。

  少年偏头,对莲台上懵逼的重羽和苏苏一笑:“找到你了。”

  他抬手,屠神弩的箭矢对准重羽,重羽慌得要命,哭着躲进苏苏怀里:“救命,救命!”

  它在苏苏掌心奶声奶气哭,全然没了方才半点霸气之色。

  苏苏捧住它,疑惑地说:“你不是六界十方最厉害的仙器吗?”

  重羽委屈地说:“也要有人使用才行啊,主人厉害我才厉害,再说了,他手上有屠神弩呢。”

  它又往苏苏怀里缩了缩。

  言语间,小苏苏抬起头,看向来人。

  少年站在空中,身材清瘦。玄色衣摆被吹得摆动起来,他嘴角挂着笑意,眸中红瞳却一片冰冷,周身魔气肆虐,手上汩汩滴着血。

  女孩呆呆看着他,嘴巴一扁,也快跟着重羽哭。

  苏苏在养魂,还什么都不懂,天生的灵体下意识告诉她,这个先前看上去喜欢她的人,气息不太对劲。

  她想起他说,他恨自己。恨她,会不会杀了她啊?

  澹台烬眼前一片血红,他杀了无数阻拦他道路的魍才追过来,魔气漫上他的眼睫。少年冷冰冰的眼毫无感情地看着他们。

  他手伸过来的时候,小苏苏急中生智,连忙用手抱住他手腕,稚声说:“你别杀我们,我长大很厉害的,可以保护你!”

  重羽在她怀里,绝望地想,这算什么承诺啊!对方显然已经入了魔,入了魔的人,听不进任何话,本身就已经化作魔器的奴隶。

  更何况这是夺人神智的屠神弩,屠神弩一出,再无转圜余地,得到无上力量的同时,也会变成眼里只有杀戮的疯子。

  不知道屠神弩为什么会在这个人身上,那不是上古就湮灭在冥界的东西吗?

  重羽咬牙,刚准备使出全力和来人一战,保护苏苏逃离。

  下一刻,却听见少年低声重复:“保护我?”

  女孩清脆地应:“嗯,保护你!”

  “你会……骗我吗?”

  女孩摇头。

  少年神情挣扎片刻,眼里杀戮和自毁的欲望明明灭灭,最后沉寂下来。重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,屠神弩在玄衣少年手中消失,他红瞳褪去色彩,重新变成黑色。

  没了肆虐的魔气,重羽终于看清他本来的模样。

  竟是一个眉眼秾丽,好看得不像话的少年。因着失血过多,他皮肤苍白,唇却带着几近靡丽的艳红。

  在一人一琴忐忑的目光下,他蹲下,从莲台上抱起小女孩。

  重羽回过神,连忙说:“等等!不可以离开,我要带她去山谷里。”

  少年阴冷的目光看着重羽。

  重羽弱弱地说:“去、去了才能离开千里画卷和苍元秘境,我、我没骗你,这是秘境主人的执念,他……等很多年了。”

  “苍元秘境有主人?”澹台烬说。

  “当然。”

  澹台烬若有所思,能拥有秘境,只可能是上古大能。这样的人,执念竟然是看看苏苏,苏苏和他有什么关系?

  重羽解释完,期待地看着澹台烬,本指望他抱着苏苏一同走进去,可是澹台烬冷漠地转身离开了。

  眼见他们离山谷越来越远,少年打算徒手撕破眼前的千里画卷,重羽急得发出阵阵音波,试图阻拦澹台烬的脚步。

  “她父亲想看看她!”重羽还是说了出来。

  此话一出,小苏苏好奇地探出头:“我的父亲?”

  重羽知道她如今在养魂,将来不会有这段记忆,这本来也是主人留下苍元秘境的初衷,盼她毫无负担地活着。

  重羽恹恹地说:“她的父亲,也是我的主人,苍元秘境的主人。神魔大战后,他身死道消,距今已有近万年。主人身为魍之主,上古妖王,因为魔神之令,不得不伤了神女初凰,后来才知道,初凰已有了他的身孕,因为那一击,苏苏出生便没了气息。”

  “初凰神女伤心欲绝,也恨他至极。毁去自己情丝,以九天勾玉为媒介,引时空之力,在六界为女儿凝魂。若我没猜错,直到百年前,苏苏才能破壳出世。”

  重羽声音悲怆:“主人战死的时候,拔下护心鳞,希望庇佑神女和苏苏平安,他抽出自己情丝,给予初凰神女。唯一的遗憾,是没有看见苏苏长大。”

  澹台烬面无表情听着。

  情丝,护心鳞,一切与五百年前叶冰裳手中的东西重合。

  原来是上古魍之主的护心鳞,只不过那妖王并不知道,他的护心鳞没有到初凰和女儿身上,反倒流落到了凡尘。

  这些事情如今再追究,却没有半点儿意义。

  重羽生怕澹台烬不动容,带着苏苏一走了之。

  它连忙说:“我主人不坏的!他爱初凰,也无意伤害亲生女儿,后来许多年,他搜集无数天材地宝,也想帮女儿醒来。他还亲自铸造了重羽箜篌,希望日后能保护她。只可惜神魔大战来得突然,一切他都来不及交付出去。”

  他的身躯和魂魄消逝,只剩一丝执念,留在苍元秘境中,想看看女儿。

  重羽也是因这个原因,才打开千里画卷,苏苏可以一日一岁,在画卷里成长,算全了主人唯一的心愿。

  澹台烬确实不动容,尽管有了情丝,但一个生来没有受过一天亲人的关怀的人,永远也不明白父亲两个字,对一个人来说有怎样的意义。

  他带着苏苏离开,怀里的女孩拽住他衣领,说:“我要去看爹爹!”

  说罢,她要不管不顾往前面的重羽箜篌上扑。

  澹台烬手臂一紧,死死抱住她。

  女孩眼圈红红,她虽不太懂重羽口中那段故事,然血脉相连,哪怕不懂,她也下意识想做些什么。

  澹台烬看着她纯稚倔强的双眼,说:“我带你去。”

  重羽飞向空中,兴高采烈为他们带路。

  它驻守在苍元秘境的意义便在此,今日以后,它终于可以出这个地方了。

  许多年没人和重羽说过话,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自己想等的人,重羽化身话痨,与苏苏说话。

  重羽看一眼抱着苏苏的少年,心里想的还是方才那一幕,它心知澹台烬的危险性,忍不住问:“你身上怎么会有屠神弩?”

  屠神弩不是掉落在冥界了吗,而且这种骄傲狂妄的魔器,怎么会融在一个修真者骨血里。

  重羽横看竖看,从少年身上找不到丝毫魔气。

  如假包换的修仙者。

  澹台烬能驱使屠神弩,还能把魔器收回去,这是何等可怕的天赋!

  倘若外面的人知晓,不管是仙还是魔,都不会放过他。

  魔界恨不得让他当魔君,而仙界恐怕则会除之后快。

  重羽藏在秘境近万年,是世上最后一个无人知晓的神器,它由上古妖王耗费心力寻找材料,请炼器师铸造,比不得上古自然存在的神器厉害,对妖魔也没有与生俱来的偏见。

  饶是如此,重羽依旧心惊,主人作为那么厉害的上古妖王,尚且不能使用神器。一个区区金丹期的修仙少年,竟然能使用魔器,他到底是什么人?

  澹台烬低头,怀里女孩眼也不眨地看着他,她敏锐极了,和重羽问出相似的问题,只不过她更直白些:“你是坏人吗?”

  他注视着她眉间朱砂,说:“不知道。”

  这并不取决于我,而是你。

  你出去苍云秘境以后,会离开一个坏人吗,会爱……一个好人吗?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生肖守护神作者:唐家三少 2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(穿越之天雷一部)作者:蜀客 3我可以无限升级作者:针虾 4第七卷:心伐作者:无罪 5第八卷:长生作者:无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