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

第53章 战事

  苏苏朝妇人道了谢,就要离开,妇人脸色一垮,连忙拦住她。

  语气不满道:“我救了你,辛辛苦苦把你从荒地背回来,你竟然想这样就走了?”

  苏苏说:“那大娘待如何?”

  妇人打量着她的身段儿,说道:“我不管,我救了你的命,你以后就得听我的。我有个儿子,正好没娶媳妇……”

  苏苏唇微弯,好笑道:“你想让我嫁给你儿子?”

  从勾玉口中,苏苏知道这妇人撒了谎,自己就倒在小镇不远处的大树下。妇人发现她,起先是拿了她的耳坠,见取不下来手镯遂放弃。

  离开之际,见苏苏貌美,又动了别的念头。

  没想到这念头是让苏苏给她做儿媳。

  想得倒美,拿了她的珠玉苏苏不与她计较,毕竟妇人给自己提供了两日住所。就算住最好的客栈,耳坠也够住半月了,妇人还想要她的人就过分了。

  妇人理所当然道:“我儿子人中龙凤,在沧州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现在打仗,他能护着你,我劝你最好老老实实的,不然我让邻居也来看看你是如何忘恩负义。”

  苏苏对妇人的无-耻叹为观止。

  她没有把凡人打一顿的心思,于是平静说:“耳坠给你,作为报答。我不可能嫁给你儿子,我已经嫁人了。”

  妇人瞪着她:“什么耳坠,你别胡说八道,我可没有见过什么耳坠!你竟然嫁人了!”

  说罢,她用一种看不洁荡-妇的眼神看着苏苏,像是要冲上来把苏苏涮掉一层皮。

  苏苏以为她要放弃,举步就走,没想到妇人拽住她云袖:“那就给我儿子当妾!对,当妾!你休想跑。”

  这小丫头如此貌美,她那鬼迷心窍的儿子断然不会拒绝。不过一个小狐媚子,自己看得上她是她的福气。

  苏苏回头,终于生了气。她眉眼冷锐地看着妇人:“你确定?”

  妇人被她的眼神吓得瑟缩一瞬:“有什么不确定的!”

  苏苏左眼里流转出浅浅的紫色,院子中树叶化作利箭般,朝着妇人飞过来,妇人哪里见过这样诡异的画面,她抱头尖叫——

  “妖精,你是妖精!”

  苏苏手指一转,树叶跟着妇人追,妇人唉哟一声,跌倒在地。

  树叶也轻飘飘落在地上。

  妇人还没回魂,眼前凑过来一张少女的脸,苏苏笑吟吟道:“大娘,我想通了,给你当儿媳,你说好不好~”

  妇人眼睛一翻,晕了过去。

  苏苏拍拍手起身,打算离开。不过一个最小的迷幻术,连法力都没用,可见妇人心智极为低劣。

  她还没走出院子,一个人影担忧地跑过来,扶起妇人,愤怒地看着她:“你对我娘做了什么?”

  男子长相不错,可是一双浓郁的眉毛看上去很凶狠,应该就是妇人口中的“儿子”。

  苏苏不语,皱眉看着男子。

  男子身上煞气很重,一看就杀了不少人。她回头,厉声指责她的男子呆了呆,显然没想到自家院子会出现这么漂亮的少女。

  想起娘让人带口信,说给他相中了个媳妇,他看苏苏的眼神瞬间复杂起来。

  苏苏说:“你在沧州当兵?”

  男子大声说:“正是。”男子叫康亭,还是个守城门的小统领。

  苏苏问:“大夏和周国战事如何了?”

  康亭怔了怔,眼前少女容貌端丽,凭空生出几分不可亵渎的感觉。她声音温和,看向他的目光却冰冰冷冷。

  康亭生气地说:“你打了我娘!今日休想离开。”

  苏苏摇头:“没伤害她,她若不起歹心,拿走我东西之后,还想扣住我的人,我不会吓她。”

  康亭自然知道自己娘是个什么德行,他眯起眼睛看着苏苏:“你就留下来,给我娘赔罪吧!”

  他心思微动,心想娘从哪里找来这个美的姑娘,虽然……不及宣王那位倾国倾城的妃子,可是眼前的少女极为纯粹灵动,比起宣王妃也不遑多让。

  苏苏见康亭要和她动手,她眼里冷了冷,下手再不留情。

  片刻后,她踩着康亭的背,地上虎背熊腰的男子脸色涨得青紫。

  “我告诉你!野丫头,我可是宣王妃的直属亲卫,今日你走不出这沧州!”

  “宣王妃?”苏苏神色复杂地看一眼地上的人,这人是叶冰裳的亲卫?

  康亭以为她怕了:“你伤我娘,王妃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  苏苏说:“我真是害怕,可是事情已经发生,要不你带我去见见王、王妃,让她帮你娘出口恶气?”

  康亭:“……你!”

  苏苏踹他一脚:“走吧,去见王妃。”

  得来全不费工夫,她都不用想办法如何去沧州府里面了。

  *

  康亭被苏苏胁迫去找叶冰裳之前,心里想过很多种她悲惨的下场,他露出冷笑。

  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,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,还以为能在沧州府为所欲为。

  如今大夏谁人不知,王妃心地善良,手握灵器,庇护着沧州城。谁都不会去探究叶冰裳只是侧妃,如今都默认她是萧凛妻子,称颂她与萧凛天作之合。

  她相貌美丽,极为护短,到时候这个野丫头一进去,自己说出少女侮辱娘亲的事,再把少女说成周国奸细,王妃一定会严惩她!

  抱着这样的心思,康亭带苏苏来到了沧州府。

  沧州府曲径通幽,丫鬟在替叶冰裳扇扇子。

  她坐在树下,柳眉轻轻蹙起,为什么事情担忧着。

  有人来禀报:“王妃,康统领出事了!有个女人打了他和他娘,还很嚣张地让他带她进沧州府。”

  叶冰裳讶异道:“什么?”

  “那女人就在外面。”

  叶冰裳敛起裙裾,皱眉严肃地说:“这样的局势,还有人敢在沧州生事,伤我沧州统领?”

  叶冰裳绕过假山,一眼就看见了苏苏。

  许久不见,穿着浅金边白色流仙裙的少女,正在看沧州府的湖。

  如人所说,她果然挟持着康亭,半点儿害怕都没有,小脸白净,透着淡淡的粉。

  澹台烬……没有折磨她。

  康亭见了叶冰裳,眼睛里带着一分崇敬的光,随即恭敬唤道:“王妃!”

  他盼叶冰裳让人把身后的少女抓起来,为他出口气。

  没想到叶冰裳愣了愣,轻轻抿唇,冲他身后少女柔声道:“三妹妹。”

  礼貌之中,还带着几分恭敬。

  康亭一下就傻眼了,随即脸色煞白。

  三、三妹妹?

  都知道叶冰裳是叶大将军的女儿,但是嫡女只有家中三姑娘,那身后的少女岂不是……叶大将军的掌上明珠!

  苏苏应她:“大姐姐。”

  两人对视一眼,叶冰裳突然呵斥康亭说:“你定是对三妹妹做了什么,惹怒了她。三妹妹的身份,也是你能欺辱的吗?还不道歉!”

  “属下,属下给三姑娘赔罪!”康亭不甘不怨地跪下。

  一提到身份,沧州府的人看苏苏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。

  苏苏了然,天下皆知,她现在不仅是叶啸的女儿,还是周国皇帝为质时娶的妻子。

  如果现在问大夏子民,最恨谁,最怕谁,无疑都是同一个答案——周国那个恐怖狠辣的皇帝。

  暗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。

  周国和夏国还在打仗呢,澹台疯皇的军队,就在城墙外面,而他的女人,怎么会来到沧州?

  苏苏看着叶冰裳,扯了个明艳的笑:“大姐姐真客气,我当然不会与你的人计较,他忠心耿耿,嘴里一口一个王妃,我替大姐姐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

  叶冰裳面不改色:“三妹妹说笑了,府中将士,都是忠君爱国之人,忠的自然是殿下。”

  有时候女孩之间的恶意,三言两语就暗藏锋芒。

  苏苏无意在这时候和她争个高下,随意点了点头。开始使用护心鳞的叶冰裳气质有了微妙的改变,她看上去依旧温柔如水,柔柔弱弱,可是总有些地方不一样了。

  苏苏说不上来,开始防备这位无害的大姐姐。

  这时候康亭说:“王妃赎罪,属下也无意得罪三小姐,只不过属下回到家中,看见三小姐打了属下的娘亲。娘她年事已高,体弱多病,救了三小姐,却没想到被三小姐这样对待,属下一时气愤……”

  叶冰裳叹了口气,摇摇头看着苏苏。

  仿佛在无奈她的跋扈和不懂事,但她也没说苏苏,只对康亭说:“我会派人去为你的娘亲诊治,若真有什么,沧州府会一力承担。”

  苏苏:“……”

  真是好大一口锅,叶冰裳越不怪她,越显得自己不懂事。

  “大姐姐是我的姐姐,还是这个统领的姐姐?”苏苏疑惑地皱眉,“怎么不听听我怎么说,就妄自定了我的罪,认定是我犯了错?”

  苏苏见叶冰裳又要开口,觉得无趣极了。

  她和叶冰裳在这里争个什么?战事吃紧,魔神的邪骨也没抽出。

  苏苏恹恹道:“大姐姐愿意怎么想怎么想,此次历练,我学会不少东西,兴许能帮得上忙杀妖兵。我是大夏子民,流着将军父亲的血,也想为大夏效力。”

  叶冰裳不置可否,让苏苏先去休息。

  *

  叶三小姐归来,在沧州府不是什么秘密,很快就传开,包括三小姐欺辱康亭那点事,也人人知道了。

  萧凛从城楼回来,就听说了这些事。

  他净完手,不知为何,想起般若浮生中委屈巴巴的小桑酒。他轻轻叹了口气:“让人去康亭家附近问问,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他的人效率都高,没一会儿就回来复命,把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。

  “康亭那老娘无-耻,方圆几里都知道。她拿了三姑娘的首饰,还想强迫三姑娘给她做媳妇。”

  萧凛冷下眉眼:“康亭按军规处置。”

  属下称是。

  很快康亭受到惩处的消息,同样传遍沧州府。如果说叶冰裳在沧州得到百姓的拥戴,那么萧凛绝对是大夏的神话。

  他做出的决定没有人敢质疑,康亭一定犯了错。

 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叶冰裳侧躺在床上,握紧了床单。

  萧凛十分繁忙,按理他应该去问问苏苏周国的情况。可是想了许久,他还是没去。

  他承认般若浮生对他有影响,蚌公主的泪在他心里烫出一个洞。他生出的情愫并不磊落,为了守住现实,他只能忘记般若浮生,一心一意待冰裳。

  他是个坦荡的人,从来没变过。

  如果翩然还活着,再看入他的内心,会知道他依旧守着叶冰裳。

  苏苏也没找萧凛,对于分寸,她比萧凛还清楚。

  毕竟一个谁都不爱的修仙者,不懂还好,一旦懂了人间的弯弯绕绕,她会尽量比谁都做得好。

  她写了封信,把自己目前知道对付妖怪的办法全部列出来,打算送给所有将领,最好是也送回叶啸手中——

  叶啸伤好,最近也在赶来边境的路上。

  澹台烬能驱使的妖怪都是小妖,真正的大妖全部镇压在荒渊之下。而修真者至今没有打开仙门。

  苏苏知道为什么。

  修真者大多冷漠,在大妖没有出世前,他们眼里朝代更迭很正常,天下能者居之。

  有小妖作乱,譬如赤炎蜂、血鸦、虎妖,但人间自有除妖师和道士来与之抗衡。

  除了苏苏和勾玉,谁也不知道魔神即将降临。

  修真者追求无上和长生,人间的繁华对他们来说只是过眼云烟。不到澹台烬觉醒,他们绝不会管,包括自己的掌门爹爹,五百年前也是个冰冷的修仙者。

  可是魔神觉醒,他们想管,后悔已经来不及。

  苏苏才把信鸽放飞,就听见遥远的战鼓声。

  黑夜里,不知道是谁在说:“周国那个暴君的虎妖又过来吃人了!”

  此话激起所有人的惶恐。

  自从开战以来,澹台烬的虎妖每隔一段时间就试图来杀人。

  那老虎也贱,背上驮着澹台烬派来的道士,能吃几个就吃几个,吃完就跑。

  吃到将领算赚的,吃不到吃了小兵也不亏。

  它的存在,正在一点点瓦解沧州的士气。

  苏苏跑出去,果然见城楼上燃着火把。

  一只比沧州城楼还高的虎妖,冲着士兵们咆哮。萧凛不知何时穿上战袍,冷静地对着虎妖射箭。

  虎妖知道怕他,大嘴一张,叼了几个人就跑。

  萧凛的剑射过去,身边的除妖师面容凛冽,也冲着老虎一顿打。老虎背上的道士连忙反击。

  很快老虎夹着尾巴跑了——

  这次它叼走了十个人。

  是近来最少的损失,让人烦躁的是,对面一群穿着铠甲的尸妖,还在澹台烬身边蓄势待发。

  萧凛心态很平稳:“让人去检查,城中是否出事。”

  过了许久,将士来报。

  “城中无事,只有……”将士顿了顿,“康亭和他老娘都死了。”

  头被捏得稀碎,死状可怖,一群血鸦在啄食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吞噬星空作者:我吃西红柿 2魔皇大管家作者:夜枭 3第三篇 五万年的尸体作者:我吃西红柿 4第六篇 界主世界作者:我吃西红柿 5全职法师作者: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